🔍

JonGeist

✉️发送消息


【6.16魔爱日】【0700时JonGeist】跃人偶魔法粉尘

6.16魔爱日参加作。#6.16魔爱日#0700时 Jon Geist上一棒:幻...

八云紫乐园

以乐园为主题的,写着玩的三千字短篇,看个乐就行。毕竟大家还有个战闻录主赛的乐园要...

出自那跨越世界的重逢

第六届战闻录参赛作,没入围。在这里补个档。详细的简介见目录。

东方极短篇合集

放置我一些东方同人极短篇(或较短的短篇)的地方。各篇之间没有联系(有的话会在简介...

人偶的歌

第十届战闻录参赛作,没入围。详细的简介在目录里。



『(以下都是个人感觉,有剧透)文与榎,一位在鸦天狗那里,代表大势所趋与未来的安定,一位在白狼天狗那里,代表当下的反抗与注定无法成功的结局。开头的战况描写很有那种历史读物简述的感觉,和后面聚焦人物身上的描述之间过渡也挺平滑,没什么突兀感,又能接着那种简述的氛围进行,所以我很喜欢。两千多字,我感觉除了最后面部分有点奇怪的地方,整体大都保持了表达的不紧不慢。对于这样内容的小说,可能会有普遍对战争场面、人物的观念和立意的深刻表达需要;但这篇写得相当平淡,榎进入敌营盖印就是直接进去,没有什么思想斗争或顿悟,只在之后写了一些她们这一辈(文与榎)的斗争不能持续、要放下迎接和平统一的愿景——连喝酒也是平淡得像老友寒暄,这就相当于丢失战争的一部分该有的残酷,换取风格的延续(因为文与榎就是可能会这样寒暄的人,榎就可能不会在肢体或内心独白上表现战争的时刻残酷,对于这点来说,包括只或更在乎榎的椛,专注她们视角的塑造是成功的)。这种写法,其实我是挺喜欢读的,比较特殊的例子就是面向少年受众的有关战争的读物(包括寓言、童话之类),我也喜欢,我也感觉这篇有那类型战争故事方面好的表达(不会为了刻意深刻而过度刻画场面或人物心境,这是我一开始比较担心的点,不过读到后面就放松了),所以我会觉得这篇好读又好看。可能在其他读者视角下以上的点毫无疑问是扣分的,但我是更偏向喜欢的。(当然,这不是鼓励作者以后就一定要这样写,一切只看作者你想要的表达,根据表达的方向选择体裁和内容)然后,最后面奇怪的部分,就是其他人指过的,几个角色名称疑似错用的段落。“文走到关押椛的牢房前”,“椛的视线回复”,这两个都是和上一段承接但“椛”出现得比较突兀的(按照平常看法这里肯定得是“榎”,榎的牢房,和榎喝醉了),如果是错用那可能要改一遍了。如果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承接,那椛进牢房和喝醉的缘由就要写出来,或者起码在表现上和榎那边的能明显区分,这样比较好。然后是“雪地”,出现在最后一段挺奇怪的,在牢房里吗,还是已经出来了(这里也是让我以为作者是在用动作把视角切给椛的原因,因为椛到户外去找大天狗嘛,不过要是说椛在雪地上的话,反而少了找大天狗这个行为的结果,我想了一下,感觉还是错用的可能更大x)。还有“文文的野心”,其实我不太了解那野心是什么,是下毒吗,还是有什么别的计划,还是“通过牺牲榎来换取和平”这个计划就是她的野心体现?其他的我不清楚,如果野心是指是最后一个情况,那挺好的,不过建议这里为了理解通畅还是要承接一下,最短只一句话或者几个词也就够了。嗯,我的读后感总共就这样,只是一些印象和感觉,不用太放在心上,当然认真对待也行,比如后面那些奇怪的地方啊,这次能改,下一次可能还能避免或者稍加利用(比如醉酒转到椛,如果这次是错用角色,那下次可能可以试试真正地用上这种转场方式?)。整体文章我是很喜欢的就是。』
《文与榎》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7号《文与榎》


『真好啊,,,(◍ ´꒳` ◍)』
来自:【6.16魔爱日】【0700时JonGeist】跃人偶魔法粉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