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草味包子

✉️发送消息


魅明魔镜

用于放置已公开练习稿的地方,不过质量太差的练习稿不会放在这上面。好想摸鱼啊啊啊啊...

紫镜

因为字数原因,没能成功发出的活动投稿活动为:【夜之章】-特殊邀请函初次投稿,草草...



『最后是不是人称好像搞错了,咱看到左慈都指出来了(x)小问题文章本身读着还算流畅通晓,故事简练易懂,没有过于赘余的地方,人物塑造有可圈可点之处,这是这篇文的优点然而本身故事终究还是缺乏一种令人惊喜的张力,故事本身是略显的王道的剧情,这本身不是缺点,但传统的故事对故事本身的精彩性还有细节上的用心之处还是提出了更高些许的要求,而这篇文或许稍显平淡结局亦令人感觉有些仓促,文文的“阴谋”到底是什么?作为读者,我感觉作者是说的不够清楚的希望作者能在故事上还是多加雕琢,我期待着作者写出更精彩的作品!                                                                                                                              ——from 浊浪文工团』
《文与榎》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7号《文与榎》
『蛮有趣的一段文字,读来富于神秘的气息与美妙的质感,有阅读象征派诗歌时所能感觉到的独特美。如画般的景致,如彼岸花般简练而鲜红的故事。我还是挺喜欢这种感觉的。虽然如此,我仍觉得不论是意象的鲜明感还是内在的音律性上都还稍有提升的空间。不必拘泥于刻意减少字数,我更希望这篇作品能写成一篇精美的组诗。                                                                                                      ——from 浊浪文工团』
《舟上有人》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6号《舟上有人》
『先不说具体的文笔如何,但作为一个心有余力而力常常不足的车万同人文创作者,作为一个时不时于不经意间思考幻想乡到底是何种存在的普普通通的东方众,我确确实实能从文章的字里行间中感受到了对于“所谓”乐园的真切思考,以及某种确确实实的共鸣。可能有些细节还是需要一点打磨,可能有些意思还是表达的偏隐晦——与其说是投稿的篇目,不如像是作者夜行道中的内心私语。也许有些杂乱,也许第一眼不讨人喜——但是作者涌动的情思,幽微的心绪都杂然纷陈于文字间。就如同老酒苦茶,需揣摩品鉴方得其中三味。如果连细细的品鉴都做不到,又怎敢轻易下言否定这篇文章?不敢说这一定是一篇文笔优秀的文章,有些地方确实需要一些小小的改进和整合。但它绝不至于像一些评论说的那样毫无优点,反倒是我看到了许多其他文章难见的闪光之处,作者确确实实是用心地写作了。请将投入的这份心保持下去,不断地精炼文笔,不断地坚持下去,至少在反复的读了这篇文章之后,它确确实实地让我产生了一种共情——光是这一点就是很多文章都做不到的了。顺便说一句:对于作者来说,每一篇用心写出来的文章都像是自己的孩子一般,一些同好在留下文评的同时,对于别人的孩子能不能口下稍稍留情?毕竟我们留下文评的目的还是帮助作者的创作,而不是彰显自我的善驳……』
乐园·猫·一些颜色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写出了谜语一样的结局,导致各种意义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都需要猜一下(还未必能猜准,细节还是给少了www),真的是十分抱歉!以下是聊胜于无的剧情解析(也挺电波的),结局没看懂的读者大大们请务必看一看!——主题是啥?作者的原意是想体现出类似于兰波《洪水过后》中的主题,比如杀戮与毁灭,比如救赎与净化,灭世的洪水带来一切的重生,而坐落于极地之夜的“辉煌旅社”在酷烈的更替中体现光明......紫镜乐园是魔女的大魔法,图书馆的日阴少女,紫色的魔女心血来潮,使用了禁忌的紫镜魔法,对魔女三人组借助杀戮与世界的交替(现实世界与“紫镜世界”)实现的审判与救赎(为什么他们需要“审判与救赎”?可能是因为她们自身的种种缺陷?没想这么多!只是因为这么设定很帅气!)。只可惜以上这些由于字数和时间的限制,全部——都没有体现出来,最后只写了一个紫镜中的幽灵以谋杀的方式借尸还魂的故事——有如阿麟所言,确实是有些俗套点呢(汗)。——为何为紫镜?紫色是神秘而深邃、富于魔女气息的色彩,“紫镜”是本来就幻想入了的怪谈,紫衣紫发也是魔女帕秋莉的象征之一,紫色的药汤简直是童话中魔女的锅炉里的基本配色......于我而言,紫色是最为符合魔女的“乐园”的颜色,没有之一!而“镜”,本身镜子就是带有“灵性”与“魔性”的物品,而镜又代表着某种结界,代表着与另外一个世界的交替,文章的叙述者是我们可爱的网络偶像小爱(x),爱丽丝是文中的魔女三人组中最晚察觉”真相“的,”镜之国的爱丽丝“,也是有捏他这个的意味。紫镜本身倒是一个”反乐园“,紫镜中的魔女三人组的幽灵渴盼来到外界,对于她们而言,只有杀死乐园中的主人,才有可能来到外界,来到于她们而言的乐园——不然,她们只是封印于镜中的囚徒。——故事说了个啥?由于被大幅度阉割了,所以其实故事的情节很简单:帕秋莉在研究上古魔法时发现了“紫镜乐园”这一召唤术并无意发动了它,饶有兴趣的她遂向两名魔女好姬友发出了交♀流邀请。没成想紫镜中的三名魔女的怨灵循着现实中的魔女气息找来,来到现实世界,但可能并非刚好降临于图书馆,可能因为水土不服脑袋不大清醒(笑),总之我们的叙述者,紫镜中的小爱一开始把自己当做了现实中的小爱,并且以第一人称的视角带领我们来到大图书馆赴约,文章中有几个小小的暗示,提示这个小爱是“不正常的”,对“紫镜乐园”有着某种感应,但果然还是还是太隐晦了吧!   紫镜中的小爱来到图书馆发现了被杀死的现实中的帕秋莉(死因当然是她的队友们)——此时现实中的沙沙还活着并且与紫镜小爱会合,此时另外两个紫镜队友正在磨刀霍霍伺机而动ww,沙沙与紫镜小爱一分开就被物死了(悲),然后紫镜小爱发现了死去的沙沙,而现实中的小爱则来到大图书馆并察觉到了异常,于是开始打算杀死紫镜三人组来复仇,于是紫镜小爱就被偷袭了,二人激战正酣,此时紫镜魔理沙来到现场,很是不讲武德的给现实小爱来了一发物死了她。看到“自己”的尸体和还活着的“魔理沙”,紫镜小爱也想起来她的真实身份,于是三人上位成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误)故事说的太隐晦,反而影响了阅读。真的是十分抱歉!』
正文来自:紫镜
『又是一篇以灵梦为主人公的文,果然是乐园的巫女呢(笑)稍微结合作者的解释,再就我个人读完文章的一点理解而言,本文试图表现出灵梦作为同时具备幻想乡“秩序的维护者”、作为“保护人类的巫女”、作为一个人类少女这几种身份时,因为不同身份之间的冲突与矛盾所导致的迷惘——作者确实从几个角度写出了这种迷惘,但也只是表现出了这种迷惘,却缺乏灵梦的一种心理变化的过程,一种心态的转变,最后灵梦突然出走,就突兀了。横而不纵,有空间感而无时间感(这里的时间,强调一种“变”的过程,有“变”方显人物生气),再加上结尾的“能胜任”,纵使有作者的解释,依旧没搞清楚这到底是“胜任”什么身份?(或者是对于能“胜任”什么身份的怀疑与不自信?)或者就是这样理解:“做的好就做,做不好就滚蛋!”——这未免有些不近人情和无趣。作者想讲一个遗憾的故事,也务请把这种遗憾的感觉体现好,目前这种程度是不大完善的。华扇的情节有些多余,最终也没有看出达到了作者想要达到的目的,建议删掉。如果说其他情节还有一个“身份认同”的要素在里面的话,这里华扇对灵梦的强制修行就有点多余了,只能看出灵梦的压力确是因此增加了(暖阳这个情节可以看出作者的用心之处,但很遗憾,不论是作者在评论中提到的哪种该情节的作用,都未能很好的得到体现。细节的描写能看出作者是走心了的,但还是有些不足处,不过不是主要问题,不详叙了。作品取材时来自作者亲身的实践经历,这当然很棒!但是在将亲身经历落实到作品时,希望作者有些地方能处理的更好——就如上好的璞玉不善加琢磨,也难以体现光辉,作为一名“玉匠”,作者请加油!』
暖阳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我看懂了,对上电波了!我好了!(直球)巫女换届下的小小情感波动,与对幻想乡的幽微情愫,第一人称与第二人称的叙述方式交替这点有种散文诗歌的感觉读着很舒服,文采飞扬!不过既然有了诗歌的感觉,希望能够再凸显出一种内在的音律感与气氛感,就更好了!关于灵梦和紫的内心对话,个人感觉可以再精炼下结构,然后稍微有一个小小的过渡引出来。(只是个人的看法)总之是读第一遍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读第二遍就很舒适的文章。』
夜盲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个人觉得纯粹的政治题材用作东方同人是一件很难做的事情——先不说敏感不敏感的问题,外界的很多政治理论之下,都是有着十分深厚的社会与历史背景,想要将它们“幻想入”着实不容易,需要在世界观上做大手术,动很多刀子,简简单单地将看似与外界相似的现象对应起来大概是不行的——不过似乎本文也只是某个系列的一个小篇章,写这样的作品,作者显然是很有野心呢(笑)抛开这个问题不谈,有些细节地方或许还需润色,文章主体为麟的激情演说也稍显单薄,是否可以多些麟与提问者、听者的互动?(尤其是在麟长篇累牍的大段演讲中)是否可以多些对于听众和提问者反应的穿插描写?(当然也提到了鸦天狗这个角色,但是稍显单薄,基本上可以说是功能性的角色),文章比起小说更像是一篇演讲稿——作者是更想突出麟的演讲本身吗?但也不妨再多加些演讲外的细节吧,这样大概会更有趣些(作者的文字功力本身是好的,很多描写可圈可点,文章读着也顺畅舒服,没有凝滞之感——刚刚说是像演讲稿,确实是很具有演讲稿的气势呢)。说是政治话题难写、敏感,但在不触碰不该触碰的底线的基础上,还是一个很有发挥空间,并且对读者的政治理解水平要求颇高的主题,写的好的话,也是十分值得一读。“演讲”本身也包含颇多幻想乡捏他——这点很有趣。麟的政客形象就演讲部分而言,是表现出来了。对于文章中具体的政治倾向,因为是敏感话题,不作置评,本文评仅是对文章本身的评价。(虽然有些多嘴但说一句,政治话题写的时候还是谨慎为妙,不该碰的红线千万不要碰啊啊啊啊)』
博丽社会党的乐园配方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