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麟·斯彼哈尔斯基

✉️发送消息


【东方乱世录】文字作品合集

这里是东方乱世录的文字作品盛放区。欢迎各位赏脸观看批评。



『有点难把握住人物......两面的设定倒是很有趣。心理描写略显累赘了,感觉就像阿空在发呆很久一样。』
朝圣来自:朝圣
『    怎么说呢.....这篇文章有一个给人不错的整体感官,看得出来作者在布局排版和写作上的用心。先为作者的用心点个赞。 我对着篇文最初抱有不少的好感——是一篇偏向同人性更强的类幻想出文章,这种文章我个人认为可以利用东方的设定和要素去深挖很多社会所蕴含的深意与运行中的合理与不合理。但可惜的是读到最后还是略感有些失望——尽管结尾扣开头的套路蛮有效,但这个结尾不但草率而且有些让人费解。     这种失望感不仅来自于结尾,而在于第一部分之后的开始:三条线——夏有栖、堇子、爱丽丝,前两者外界后者幻想乡,这种即在外界落笔又在幻想乡内落笔的多线操作让人有了更大的期望但也带来了不小的失望:爱丽丝线太想凸显东方性,而堇子和夏有栖线却没把同人性给拉到相应的位置,导致一篇我理解上想深挖社会的文章东方性或者说幻想性拉的太高,显得过于“美好”。拿具体实例而言就是:在幻想乡的爱丽丝遇到了小异变,在现实里作为投影的夏有栖也的境遇也被写成了小异变。    有人会反驳到幻想乡里的爱丽丝遇到的异变不算小,可你仔细思索一下,神绮压制爱丽丝逼其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和“成长”,可能对于爱丽丝而言很大很难接受——可跟红魔乡这样想让红雾弥漫整个幻想乡的异变而言,甚至是辉针城里的那种下克上,是不是真的于幻想乡而言算小异变了呢?     但现实不是——家庭暴力、校园霸凌、邪教、民族矛盾等,哪一个无论于社会而言还是于个人而言都不算“小异变”。     文中似乎只有校园霸凌能算是写的比较生动,而剩下的:家庭暴力脸谱化、邪教过于“正常”、民族矛盾的生硬植入与文章关联不大——因为校园霸凌已经把“孤立与敌视”给表现出来了,导致民族矛盾显得完全没有必要.......不过如果作者真的是想硬塞元素那当我没说。邪教的话建议作者不管是查现实资料还是去看其他作品,都会发现文中这个只是在探求超自然和“幻想”的组织相较而言就和一设的秘封组的秘封俱乐部一样无害,邪教之所以“邪”在于它不仅会导致人被不可逆的摧残和危害,更会助推甚至导致社会的极端化。家庭暴力这个作为亲身经历者表示——家庭暴力远比一般人想的离谱,家长不仅会说要以让你成长作为借口,他们更多的本质目的只是想砸掉有可能无法给他们吐出钞票的提款机,而不是助推你的成熟化和社会化,更不会说还把孩子当做人来看待。这种种轻则是“简化”重则是“不用心”的问题加在一起形成的就是让人觉得作者写了又没完全写甚至有刻意躲避的嫌疑——这很不好。可以不写但不要轻描躲避,可以不看但不要忽视漠视——如果可以的话:不要不写,不要不看,看到了写出来然后该骂骂该喷喷,觉得汽油烧身恐怖也不要把它换成淋水冲澡,觉得家庭父母有错也不要继续复读孝顺仁义。    如果要做一个总体性的缺点评价:第一个就是不够劲不够深,写社会的文章要来的猛一些。     第二个就是主题的模糊。     最后到底为什么堇子要登上天台?天台上后面又发生了什么故事?      被逼迫?被出卖?不由自主?还是说单纯想逃避?这种时候留白虽然让结尾开放的同时回扣开始,但节外生枝的过多了会让人过于嘈杂地给出过多误解性甚至很离谱的解读——我可能就是一个(笑) 我是该理解为“面对暴力时应该让幻想麻痹自己从而让自己舒服”,还是理解为“面对暴力时应该坚持自己的底气和本愿”,还是理解为“幻想之下的人不会被暴力趋势着成长”........以上结论有我仔细深刻解读的尝试也有我寻词摘句断章取义的口胡,而这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理解结果”,它可以不标准不统一口径,可要是“理解的结果”千差万别到了眼花缭乱的地步,我们是否应该考虑一下是不是文章没说清楚话呢?这又可能回到第一个问题——轻描淡写导致含糊不清,含糊不清引发理解歧义,到最后这篇文章也模糊了。     但好在,这篇文章没有到一个意识流的情况,并且语言并没有说是很缺失美感,所以哪怕我有些费解我也愿意回读和深挖,并不会说是我读我自己写的文那样有些费劲和痛苦——毕竟没人愿意一手抓着一堆设定和资料的同时忍受各种露骨的描写,哪怕我自己蛮好这一口的。      哪怕顺畅感弥补不了主题表达的缺陷,但它即很好地顺应了人在阅读时最直接的感官又没用力过猛——所以我认为它非常适合入围,尽管有着方方面面的问题。      有的东西需要被写出来,而且让世人看的清清楚楚,不管是对幻想的追寻还是对成长的探求,亦或者别的种种想要表达的,这是创作者该做的,这是创作者应做的,没必要故弄玄虚高人一头,也没必要畏手畏脚不敢下手。       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写的更好,写出真正的批判或呼吁,写出真正的理想或幻想。把他们摆出来,清清楚楚的摆出来,没有人规定你要去写什么,也没有人规定你要去表达什么,那就别怕,把该写的都给写出来。      说的有点多了似乎.....』
世界不止眼前的模样来自:世界不止眼前的模样
『首先回应一下评论: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东方乱世录里秋穰子的设定才能让误解减少(扶额)感觉评论把秋穰子当成作者的一种“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不完全理解”的存在,但实际上东方乱世录里秋穰子本身就不是个正儿八经的社会主义者,她打着空想社会主义旗号搞着全民嗑药均分的东西。仔细想想这不就是个与科学社会主义反其道而行之并且偏出去十万八千里的东西吗?那么为什么就要犯下一种经常出现的形而上学错误即认为有名号的社会主义者乃至左翼就一定是“科学社会主义者”呢?假的社会主义者会不会有?曲解的社会主义者会不会有?波尔布特和TNO初稿的梅茵会不会有?或者说《共产党宣言》在一经发出时恩格斯就批判的那些打着社会主义旗号实际反对科学社会主义的人会不会有?那么秋穰子很显然就是被批判者的一员,作者写一个完全非理想甚至很离谱的“红色”社会本身就是这篇文的目的之一。而同样的根据乱世录的博丽统一超事件的妖山cut来看,这应该是秋穰子的乐园崩溃后的故事,而故事的视角是放在了除厄共产政权上。补充一手除厄共产政权的设定:探索:除厄共产政权除厄共产政权作为与秋穰子同处于妖怪之山的力量,其前身由天狗国和妖山的各个势力组成。随着秋穰子统一了妖怪之山,天狗国的代言人也由原来的总统射命丸文变成了社会主义佣兵集团的犬走椛,这些佣兵很快被秋穰子分配为散播“福音”的先锋,而统一到来后她们也如愿回到了家。可家里的一切都已经变了,秋穰子的乐园本质上是一场让生灵沉迷于致幻剂和毒品的骗局,而妖怪之山的抵抗在姬海棠果领导由西部的妖山联盟开始——这里聚集了几乎所有妖怪之山你能见到的种族,甚至包括了来自山下的一些妖精和人类。随着姬海棠果被秋穰子的“僵尸”们击溃,妖山联盟则迎来了一位长久隐居的领袖——键山雏,她承诺将会以科学的社会主义战胜虚伪与虚假的社会主义,但她的政策也只是刚刚开始推行。但是这样一个鱼龙混杂的联盟真的能够代替这个腐朽畸形的乐园吗?文章在尽力避免东方乱世录的作品容易产生的问题——就是把事情说不明白,结果这次出于字数和篇幅考虑用了一些简便的名词甚至有的带有刻意混淆和讽刺作用的地方都被当成了一种不理解和离谱,我觉得这事本身也蛮离谱的。如果说连这篇文章的目的到底是去描绘一个科学的社会的繁荣与否还是不科学的社会的衰败与否都看不明白,那么很显然这挺不合适的,而且自动默认作者是一个无知且乐于臆造的作者这种情况是不是也很离谱?就如同很多自称的科学社会主义者看见列宁和考茨基书信往来辩论就直接指认考茨基是彻头彻尾的叛徒,然后把考茨基其他的一切言论、理论、思想都以“叛徒思想”“离谱理论”“谬论”来论处,这本身就是违反马克思主义的,这本身就是一种片面且形而上学的思维。来谈谈文章:文章首先是想通过一个视角来观摩秋穰子二次崩溃后的全貌,但很显然作者处理的不是很好——事情太小,篇幅太短,又讲的太多,然后还想着用名词逃课,如果真的嫌麻烦懒得解释——那你为什么要写文?上限字数两万呢你为啥就写这么点?问题就在于——还是太觉得别人会去好好看乱世录的其他设定和作品了,自己又懒得在每一篇独立作品里解释或者暗示,结果就是两头不讨好。最早评论的那位在文笔上已经说了很多了,注意改正就行。最后期待作者能把更多的文本写入到东方乱世录:幻想终末的模组之中。——露米娅·雅鲁泽尔斯基 from幻想乱世委员会既然楼上非要把这篇文章生硬对标上TNO,那么我也没啥好说的。我为自己的才疏学浅表示歉意。』
《秋叶飞落后的天狗》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5号《秋叶飞落后的天狗》
『篇幅有点短小,要是扩写的话能成为一个很强而有力的故事。对于猫的刻画非常鲜明,这点很赞,因为这种鲜明给这篇文章增色了不少。但是总觉得还是太单薄了......蛮期待这个成为一篇更加充实的长文的。』
《幸运的猫》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3号《幸运的猫》
『向所有贤者对话是在neta《三体》吗,这种梗来的很巧妙而且很棒。然后爆炸的为什么又是红魔馆()这种在幻想乡里造出各种各样外界的东西蛮对我胃口的,包括原子弹。而且这个选题也蛮符合“鼠疫”的要求的——河童的反抗必然失败,因为对于更强大的存在而言同归于尽只能让弱者在功利主义上取胜,而在道德主义层面而言两者都会被抹平一切痕迹再被后世进行自己意愿的解读,就不止是‘失败’那么简单了。』
《核平的幻想乡》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4号《核平的幻想乡》
『既有灵异色彩,又有科学色彩,双倍的快乐.jpg说实话要说刀的话倒是真的没有对我造成太大床上,但是文章中问出的一个问题:被自己所爱的人一直拿来做实验真的是一件好事吗?这一点十分引人深思。将小白鼠改造成人的,是救星。将人改造成小白鼠的,是灾星。』
《记忆》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2号《记忆》
『列车的五个年头——文评与相关设定书写者:社团主催麟·斯彼哈尔斯基首先感谢各位看到这里,这一篇精彩的短篇文章出自社团文案旅长摩多罗之手,描绘的是东方乱世录:幻想终末中秋穰子统一后二次大崩溃所出现的势力之一——铁路工团的相关内容。探索:铁路工团铁路工团由原来效忠于博丽联合工团的三大派系和博丽共和国的工团与无政府主义人士为主体联合组建而成的一支全新的工团队伍,他们盘踞着博丽大平原东南部的一条铁路主干线。在畸形的空想社会主义演化为秋穰子主义并统一博丽后,工团的余脉们如同旧的工团主义在博丽帝国时期那样被清理了——不过不是用枪弹,而是用毒品和致幻剂。冈崎梦美总书记因过量摄入药物而离世,这导致工团中相当一部分人尤其是铁路红军开始逐渐认清秋穰子主义的嘴脸,并开始拒绝饮用掺有致幻剂的饮用水,开始了对于秋穰子的批判。批判的武器逐渐发展为武器的批判,在这个腐朽衰败的乐园坍塌之后,结合而成的铁路工团再度联起手来为幻想乡工人的平等与解放而奋斗——不仅要从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的压迫中解放,更要从致幻剂与毒品中解放。然而,就如当年的联合工团面临的挑战一样,他们真的能够联合起来吗?文评:《列车的五个年头》这篇文章写出了那种依赖铁路为生的铁路工团应有的公路片风格,再加上一点战争片独有的反思与悲怆,一幅“乐园后的末日”这种景观铺开在眼前,让人开始感慨这个幻想乡与其生灵的命运多舛。大崩溃已经迎来过一次,而第二次的大崩溃更是让理想走上绝路,作为整个世界观的第一作者,从老总书记博丽雨先、再到“三巨头”金森克、朝仓理香子、冈崎梦美,最后再到铁路工团,工团整个角色在东方乱世录里一直是一种理想化革命的践行者。也许不如博丽共产党的市场派川森明或者威权派冈川竹林那么来的直接、也许不如博丽社会党来的带有温和与谅解,但是就像冈崎梦美统一的bgm《团结的人民永不被击溃》一样——在理想主义团结下的人民照样有着强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并不来自于理想,来自于人。对,只要人还在,就还有机会,铁路工团也许因为现实放弃了工团的理想,但是只要人还在这趟可能没有终点的列车上生存着,希望总会有的,铁路工团的车轮只要继续向前,总有一日博丽的伤痛能随着路轨和火车头的轰鸣而被治愈,只要铁路工团还记得来时的路、还有着来时的人。“在实际斗争里面,我是爱憎分明、决非中立的。”——约翰里德↑铁路工团再统一博丽时的名言总而言之,感想就到这里。感想旅长摩多罗为社团做出的贡献!』
列车的五个年头(作者:旅长摩多罗)来自:【东方乱世录】文字作品合集
『以下来自阿麟的吐槽(六点钟了早上好啊~):一盘蔬菜沙拉和白米饭放一起的拼盘固然看上去很奇怪,但是吃起来意外的好吃呢。前半部分感觉好像是小吃一样有着较快的节奏把食物快速的送入口中,后面揭露满满的设定就是填肚子的白米饭了,可是这白饭能不能再添一碗啊,干饭人表示没吃饱xwx平均的节奏把握的很好,可惜不是全文都那么设定满满,让人容易把握,先紧后松的节奏没有把松留给读者思考而是让他平铺直叙就那么过去了,显然有些不合适。要么你蔬菜沙拉洒满千岛酱给读者来一次味蕾的刺激,要么你丰富管饱的大白饭让人一次干饭干个爽。搞这种前紧后松的拼盘确实有那么点不合适,也不是非要让全文保持一致节奏:如果可以的话,前面幻想乡的几位人物的死亡写的十分紧凑迅捷,然后突然给一个节点(比如守矢神明离开),让接下来的事情放缓节奏且写的不那么直白但会塞满设定(比如写写幻想乡的变化,幻想乡住民的变化,文怎样被具体打死的),让读者一边思考一边吃.....额,一边读,就能有脑和胃的双重饱腹感,从而带来阅读的愉悦。总而言之,加油写吧,我很期待接下来的走向。owo』
乐园与希望与未来,此为人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来自阿麟的吐槽(凌晨五点半了x):红魔馆日常爆炸是吧,虽然不建议写文的时候玩梗,但偶尔这样皮一皮也是很快乐不是吗?帕秋莉对于书籍的占有欲被写的淋漓尽致,不但把这种强到发指的占有欲给写的很强盛,还让它有了动态的一个不断膨胀的变化过程。从一个无限装书的空间,到铃奈庵书籍的复制,再到把一个个人的故事变成书且为此不惜杀人,再让为各种目的来的人变成藏品。而后来把这些书籍汇在一起,我们的社会就是这废墟之上的图书馆——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每一本书都值得好好阅读。七百多字的一篇小吃,个人觉得料还是不够足,内容在尽力充实了但字数实在太少,没能完全写扩展开。而下料的话还是那个样子,不管是糖是毒还是刀片,短文章优势完全可以在于过人嘴瘾上,给人一种很强烈的感情冲击——但很明显这篇文章写的太清汤寡水了。如果字数给的更宽限,肯定能表现得更好吧。』
废墟中那多彩的书籍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来自阿麟的吐槽(凌晨五点了):重复着无用功的水子和极富人文关怀的判官。一对在表面上看上去很甜很温暖,在属于水子们的乐园的河滩上来演绎出略带悲剧色彩的暖心剧,不得不说设计上是走心了。把星星和石头相联系:一个是远不可及的星辰,一个是近在咫尺的石子,当这距离上产生的美发生之际,那么此时文字美就能被它携带而出,给人一种细腻唯美的感觉。一条乐园的主线亘在文章的轴心骨上——这是水子们的乐园,是幻想乡最天真可爱的乐园,哪怕垒石头是无用功,带着对乐园的坚信她们依然会做下去。可是“温柔的判官”实在是有点ooc,且不论非黑即白的阎魔能否产生对于水子们无用功的共情,但就水子本身作为早夭婴儿的亡魂的设定而言,其实我有一种更加毒辣但更刺激的新思路:如果把水子设计的更为天真,单方面的对阎魔输出自己的天真,乃至于把阎魔和星空都视作自己的母亲,但阎魔却依然只是对她们的不孝做出黑的判决,对她们“留住星空”的行为持不屑一顾的态度,但却并没有影响到水子们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与乐园之中,再以水子对着朝霞发痴而阎魔因为工作早早跑开为结尾,再让水子坚信“母亲会再次造访乐园的。”用这种隔阂来造就一种悲剧的氛围,这样才能引发更多的思考——毕竟七百多字,想让人吃饱几乎不可能,那么就只好加料下毒塞刀片,发糖吮蜜撒狗粮。总而言之,我个人觉得还是有点追求文字表面的美了导致内容挺轻薄的,而且仅有文字美是不够的——要么内容充实让人吃饱,要么加料够猛过人嘴瘾。如果做不到这两点仅去用华丽辞藻堆砌美文,是会如花朵一般凋谢的,是会被把玩之后无情扔掉的。』
灿若星河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来自阿麟的吐槽(我这次没喝酒也没熬夜):What are you fxxking doing?And what are you fxxking saying.我难得不喝酒不熬夜的来写文评然后看见这个让我血压上来了,都快到三千字了你让我看了感觉跟什么都没吃一样还在试图用你毫无内涵的无病呻吟从我胃里挖东西可真有你的。好,既然你想把我开膛破肚,我就把我胃里的东西倒出来给你看看。首先是这个文章我压根找不到任何可以摸索下来的主心骨,完全就是随便乱糊和随意剪裁出来的文章,随心所欲要有个度,不能搞得这样完全散乱就像一群钢铁雄心4赤潮模组的加速主义者对着古典油画手*了以后搞得乱糟糟的然后直接把被**涂得满满的油画扔到了TNO勃艮第毒气室的人骨头上。乐园也好幻想乡也好,这油画不是被这样糟蹋这样用的。其次,乱变的叙事、糟糕的人称已经算在第一条乱里面了,那么第二条你这就是文章立意:没有任何立意,甚至偏离乐园的主题,我只看见了文字的堆砌,没看见任何逻辑性,也感受不到文字的美。根据分层原则来看,你这底层到顶层全是空空荡荡的就随便扔了几块砖,谁愿意看啊?还有那用意不明的用典,你在干什么?最后,完全脱离一设的人物设计,幽幽子要是举手投足都透不出作为西行寺大小姐的威严,第二天魂魄妖梦能活劈了她让她再死一次都说不定;雾雨魔理沙要是没有那种俏皮的感觉,她估计就是一个谁都能套上去皮的空壳子毫无灵魂;好了,我看了以后选择喝了点酒冷静了一下,不能说一点优点没有,起码作者还是想展示乐园的,把东方二次同人创作本身这个过程,这个创造乐园的过程写入文字值得鼓励和肯定,把幻想和现实交织要交织的逻辑严密且紧密,不可以搞得太随性子,随性子的交织......我就不好说什么了。总之,还是需要锤炼,加油,我觉得你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乐园·猫·一些颜色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来自阿麟的吐槽(我酒劲上来了wryyyyyyyy~):秘封组,好!好秘封组这口的看见这篇文章应该狂喜,就像精罗吊死了威尼斯总督一样狂喜。以莲子的视角切入,通过唯心主义的祭祀和祈祷来引入自己先被射伤然后机缘巧合之下召唤出神明再得以进入幻想乡的故事,思路非常的新颖,对于乐园这一主题把握的也很好。而且很多设定我觉得既有喜剧效果又能让设定更加圆满(比如堇子是莲子的奶奶)。不管如何,秘封组好诶!』
(投稿)我替梅莉中了一箭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来自阿麟的吐槽(喝了很多酒就当胡言乱语吧):文风非常的细腻唯美,但说实话,写细腻的文章不是把文写中空的一种借口或者掩护。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难以欣赏纯粹的文字美,还是说现在这种追求细腻唯美和中空主题(“回忆”这样子的主题着实太抽象空大了,导致这篇文章深入到底有东西,在表层也能感觉到美,可中间总觉得有点空)的文章太多了,以至于在我眼中未免显得有点“言之无物”。不是每个人都会只欣赏表面美乃至远观而不近赏,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往下深挖到底去感悟内核乃至过度解读,一篇文章在我个人看法中不能只面向两个极端,而要让不同人在不同的层次上都有不同的感悟。我肯定作者对于美的追求,内容确实很美带给人非常棒的享受,也能凸显出西行寺幽幽子的见闻与思考的深度含义。这篇文章的文字可以说是美到了一个我所认为的艺术品的级别,要是能再精细的继续打磨,说不定能美到成为震撼一个圈层的美文。而且读起来十分的顺畅,有着一条主线下来。但还是那个问题,两千多字啃下来我肚子里还是感觉不到有什么饱腹之感,就和没吃东西一样。只留头脑中的美而没有饱腹感的文章我个人不是特别喜欢,但我相信要是字数能扩充到五六千一两万,中空问题会很好的解决。而就个人提取出的文章主题来言“回忆”来言,要避免文章的“中空”其实也十分简单:那就是把回忆的内容写细,到细枝末节,并且加入丰富的隐喻和暗示,不一定非要让回忆之间都有很严谨的逻辑联系,但是一定要让回忆成层,这样用回忆的内容构成一层层填满中空。而现在的文章来看回忆的内容都仅仅只在为最深层的内核“回忆”而服务,并没有单独成层——当然,这是字数限制的缘故,所以三星收好,继续加油。』
春樱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来自阿麟的吐槽(喝了不少酒就当胡言乱语吧):巫女换届,很不错的设定,但是在一设里好像博丽巫女间都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吧(也有可能是我记的模糊了),以电波系的文字写出来别有一番韵味。还是那个问题,幻想乡真的是乐园吗?但是博丽巫女所守护的是“乐园”,那么就要努力用自己的守护让幻想乡变成安生安定的乐园。可惜这种文章当做小吃还好说,倒是当不了正餐,看了以后还是饿啊~(阿麟的奇妙比喻)』
夜盲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来自阿麟个人的吐槽(可能理解会有偏差):以一个魔法和在幻想乡中的死亡为代价(是这样吧??我其实看的不是太懂)进入某个乐园,这个设定未免有些俗套。但是作者优美的文笔为这篇设定俗套的文章增色了不少,从而让这篇文章可以很顺畅很舒服的读下去。文笔的优美为这篇文章带来了很多分数,也确实很喜欢这样的文笔x但是总觉得作者并没有解释清楚一些事情,比如紫镜乐园这个究竟在指代什么我读了四五遍还没有个定数(也可能是我解读的方向错误),是比已有世界更美好的存在吗?在逻辑上这篇文章总各位觉得有点太散了,优美的文笔和丰富的细节以及比喻是掩盖不了逻辑上的缺陷——说真的,我没看出这些人物的行为逻辑在何处,是为了追寻乐园献祭自己?还是说有着更高含义的自我牺牲?总而言之,我是看有点云里雾里,在五六遍阅读后才刚刚有眉目,希望作者多多加油。』
正文来自:紫镜
『以下来自阿麟的个人吐槽(已经深夜一点多了当做胡言乱语也好qwq):首先这篇文章我挺喜欢的,在被压缩数目的文字里充斥满各种设定是我的最爱,这种文章读下来就像吃了一顿饱饭,让人有饱腹感,看一遍下来就能感觉肚子里满满当当。不管是魔理沙这样一个略显暴躁的角色一开始还在破口大骂灵梦却不一会为灵梦而哭起来,我个人是从这里看得到魔理沙内心其实还是有点纠结的,但这样一个耿直且直来直去的魔理沙真的很招人喜欢啊.......就是粗口少点好(笑),最后纠结结束,魔理沙坚定地站在了灵梦这一边选择理解并默默支持灵梦回来建设新的乐园。但是吧,这篇文章我个人嗅出的弊端确实也有点影响感官,虽然饱腹感有了,却有点食之无味的意思。简而言说:没有劲!(海军老大哥的声音)如果要体现人妖之间的矛盾,个人觉得不是“人文主义”“拆神社”“科技”就能挖完的,在鄙人对于幻想乡一设的研究中感觉到,这样的矛盾完全可以上升到不同生产力水平之间的矛盾、不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不同经济基础所决定的上层建筑的矛盾,这样的矛盾才更刺激更加引人入胜,为什么甲午中日战争和日俄战争能引来那么多人深挖,就在于这种社会基本矛盾运动之间的矛盾所构造出的一种引人入胜的图景。总而言之,这篇文章的世界观很棒,如果能以此基础写更多更刺激的文章,也许效果会更加棒哦owo』
等待灵梦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来自阿麟自己的吐槽(已经凌晨一点四十了qwq):一位伶俐的史官的挣扎之路啊,虽然想秉笔直书,但是又忌惮那些强大到能用各种力量去避免史官写下他们负面信息,可能刚刚下笔的一刻就要被隙间查水表吧(笑)。于是乎阿求选择了分卷,一本像是日记一样记下乐园的趣事,一本《幻想乡缘起》记下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公认形象和事实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但是吧阿求写的这么多怪心思真的好么?这个阿求显得未免胆小却又机灵到发贼发鬼了吧,可能我们过去看到的阿求是大妖怪们修正过的形象吧(笑),可能从这角度也要感谢作者给我们带来一个更加亲民真实的阿求。虽然伶俐一点的阿求形象很不错,但个人觉得过于伶俐的人不太适合当史官——因为过于伶俐的人既能察觉到别人察觉不到的真实,却也会自己随性子改动自己的内容。史官略显呆板的形象从孔老二那里就开始有了,这就说明历代大多数的史官是那种很代办的人,极易被皇帝牵着笔走。但我们理想中的史官形象却又太圣人了:既要有秉笔直书的勇气,还要有实事求是的精神,还需要不畏强权,更需要会保存自己作品的机智,几种难以同时加入的性格就像玩游戏给人物加点一样是技能点不足的,所以史官这个角色会和普通人一样多样。可能这么伶俐的一位女史官真的会给修撰的历史带来一抹更亮的色彩?』
不要翻阅,等我死后立即烧毁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来自阿麟的吐槽:可能是我欣赏不来太散的文章吧。个人觉得在字数被压缩到这样,当试图用散文化兼具口语化的文章打组合拳的时候,往往都是右拳头挥向左拳头重拳出击,导致看的人也是云里雾里且感受不到美,不过好在这篇文章口语化的左拳这次占了上风,反倒是把散文应有的语言美右拳给赶了下去。但是,感觉作者的正面情感还是传到了,大家都对着乐园有着应有的憧憬,希望在乐园里住下;身为东方众也都会为东方喜、因东方悲,大家的幻想乡可能真的是一片让我们从现实之中暂时解脱的乐园吧......但幻想乡真的是这样吗?(笑)』
乐园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来自阿麟的碎碎念:要不是字数限制着作者,可能作者会写的更精彩吧。这只帝真的是很帕露帕露西,作者把帝对于月球的嫉妒和刻画的非常到位,但这种对于月兔嫉妒和对于月亮的不满却没有演变成彻底的恨意,铃仙和帝的这对欢喜冤家的组合已经在磕到了。人物塑造上,成功塑造出了一个恶劣、傲娇、嫉妒心的帝和一个想占有自己乐园的帝,但是吧......我真没觉得铃仙被完全塑造出来,只能靠猜测她是个善良且恋旧的形象?结尾还是有点草率,铃仙态度突然变好和两人忽视刚刚打斗所留下的痕迹显得有点不符合逻辑,仅仅一发弹幕的击中就改变铃仙的态度未免太不符合她刚刚杀红眼的形象了吧........总而言之,整体给人的感观还是很棒的,希望作者多多加油owo』
何处之兔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其实我写的那篇没想把阿麟搞得太过于负面,起码吧.......阿麟还是有承诺的,而且在世界观中她是有可能真的实现的,但是很明显“七大”就表现的圆滑了许多,真的变成政客力(哭)本来我是想写“六大”的麟,因为在自己设计的时间线上起码到“六大”麟都还是一个充满热情和理想的左派社会民主主义者的形象,但是我又想到了TNO的威社萨布林,就打算写一个“变质”的麟。冴月麟在大崩溃开始也就是“六大”结束不久的时候,有不俗的实力,但是社民共和国治下的分裂与内斗日渐趋凶,冴月麟只好搬出自己的麒麟身份来维稳,“七大”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在最近自己的进一步构想中,“七大”让博丽联合工团和博丽共产党对冴月麟产生了不小的怀疑,社会党的根基也开始动摇,冴月麟即将面临执政的第一次危机,要么就此变成圆滑的政客,要么自己强行战胜自己顶着巨大的压力和旧有的反对回来,要么就把权柄放给别人自己去冷静几年(共产党或者联合工团的几派,甚至是魔理沙她爹),毕竟她已经连任一次了。冴月麟在整个世界观内的设计更像是一个有理想的政治家先变成圆滑的政客,又被现实打击而磨出棱角,再成为真正伟大的“解放者”,当她在无数内外打击下真正醒过来之际,也许那时候才是博丽社会党/博丽统一社会党真正兑现承诺的时候,也是冴月麟真正胜利的时候,她的热泪盈眶将不仅仅是为自己的胜利而激动,更多的是几十年的不易而感动、几年的背叛而后悔,还有那些千千万万为她和乐园而牺牲的所有人。同世界观的永暗堡统一内容:【【东方乱世录】永暗堡统一博丽一览-哔哩哔哩】https://b23.tv/pBRnax动态内会发阿麟的统一超事件x』
博丽社会党的乐园配方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推荐区解放-随心片语】《列车的五个年头》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