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正直者

✉️发送消息


『故事里出现了东百,就非整个狠活不可。』
美丽幻想乡来自:美丽幻想乡
『看完觉得,值个“纯”字』
新家来自:新家
『本文有着非常充实的细节和有趣的言语,畜生界的骂架和规矩的闹剧荒唐又生动。早鬼打碎这规矩,闹剧收束得十分巧妙富有张力。全文共有三人被称为”天下无双“:早鬼、神子、八千慧,她们的冲突正是活法的不同,作者的褒贬非常明了,就不多嘴了。要挑点刺的话,我觉得早鬼和八千慧最后的对谈没立起来,像是匆匆写总结。』
天下无双来自:天下无双
『确实是一篇来自草原的文章,水乡的土葬或许宁和不应打扰,草原的天葬悦动又充满勇气!怀念那位朋友。看得出马背上的自傲,隐约见得了在去往城市时的不安。我想我没法解读出“作者”的故事里哪些是编纂的,他们但浪漫是贯彻的』
尾声来自:《一决胜负》
『我在写《无羁鱼》的时候想的不是《自由鸟》,而是满脑子的《人形之歌》,就差把爱丽丝写进去了(』
人形之歌来自:人形之歌
『吐槽大会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吐槽这篇文章“仅仅是一篇故事罢了”。<o:p></o:p>  我觉得故事就是小说的最重要的东西,作者平实的讲述很能打动人的心。“简单深刻的内核和有趣的故事”也是我一直想写的东西。<o:p></o:p>  本文三创于《脏兮兮的东西》山女和垢偿在地下时期发生的故事。开篇是对山女的刻画(真的很动人),然后由阿燐开始调查地底空气污染事件切入,非常随性又流畅的视角切换,一三人称转换,让我不得不佩服作者的笔力。这里稍稍有个问题就是:阿燐的插入对文章的主体运行没有什么影响,感觉就是最后来拿走山女钱的工具人,我觉得阿燐视角比较适合刻画整个地底社会风貌,要是体现出这些也许会好些。<o:p></o:p>  山女作为艺人像个风尘女子一样谋生,同时也因为有着“传播疾病的妖怪”被人排挤和误解,照顾腐烂妖精垢偿加剧了这一状况。好在山女和垢偿一些温馨的画面冲淡了这份沉重。故事的高潮在于某个有钱的病弱妖怪金主在于山女结婚后迅速的暴毙了,山女立刻被当场了谋财害命的家伙。当来算账找茬的人围住了山女之时,垢偿挺身而出引发了爆炸来救场。最后垢偿离开了山女,去到地上见识了。故事本身就是如此简洁,中间对于人物刻画使用的细节、语言等读起来也十分生动有趣。<o:p></o:p>  要说缺点的话,可能是三创本身性质带来的,本篇对于垢偿的决心的体现较少,虽然垢偿去解围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总感觉少了些铺垫。这篇的重心是放在山女上的,因为对于垢偿的塑造原文已经完成了。大概这就是他们说这篇“只是故事”的原因吧……<o:p></o:p>  感谢您的创作,以上都是些个人看法,有些偏颇还请包涵。<o:p></o:p>  <o:p></o:p>  <o:p></o:p>』
地底妖怪想要幸福来自:三次同人征文大赛-初审通过
『要说了解射命丸文的话,是不是要了解作者呢……zwl冬祭看过类似的开头,应该是同一位作者吧(<o:p></o:p>次生的后半生还结婚生女了,不愧是他(本可以过上仙人生活的他,最后还是踏入尘世了,或许是接过母亲悬壶济世的遗志吧。不同于《医生》,这篇文章把次生设置在更加尖锐的问题上:救一个人牺牲另一个人的比较。禁忌的医术,牺牲丈人才能救的女儿,被选作巫女的灵生。正因为没有八意永琳的万能药,才需要抉择,那么生命真的可以比较吗?到底有没有“该死”的人呢?本文以扎实的功底,平和的节奏,缓缓向读者抛出了这个问题。最后把结局归为循环,这就是生者灭之理吧(人被杀就会死并感视角切换的衔接显得有点生硬,感觉矛盾冲突该激化的地方有些仓促无力。以上都是些个人感触,有偏颇之处还请包涵。在此感谢能够三创《医生》这篇文……是亲兄弟。』
某医者的后半生来自:三次同人征文大赛-初审通过
『渡》没写完谢罪*2。本文是对《渡》的续写与补充,作者给出了《渡》中人物行为更加具体地解释,这一点比我那故弄玄虚的文章要好多了。老实说看见《织麻歌》的时候真是特别欣喜。为了出名而渡海的木春,也是一种纯度。鸦天狗的天空的归宿,鬼对力量的追寻……着些设计使得本文有一种单纯而空灵的质感。人物形象较为丰满,母亲的祈求那一段我认为是不错的亮点。到底为什么渡海,怎样才能渡海这篇文章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就是太平稳了吧。但是我真的非常喜欢这篇文章(  zwl再见了。』
来自:三次同人征文大赛-初审通过
『本文是《渡》的续写,《渡》本身就算是没写完(我谢罪)。感觉《渡》的缺陷也延续到这篇三创里了。在完成了相当程度的铺垫,却没有配得上的结尾,斜体字表述的故事,和主线联系得不紧密。<o:p></o:p>  三千余字,简洁流畅的叙述,十分易读,虽然没有激烈剧情的起伏,也有宽阔的海的余味。在这里感谢您阅读了《渡》,并三创了这篇文章。<o:p></o:p>』
来自:三次同人征文大赛-初审通过
『取自《祟死》衍生设定中铃求线的故事,《祟死》本身没留什么笔墨给阿求小铃,作为三创可以说相当独立。老实说我不敢去写寿命论题材,看见“蝉”大概就知道要刀了(bushi)。阿求本就短暂的一生,花去一些在编篡《幻想乡缘起》上还不够,作者又设定阿求作为稗田家“族正大人”扯入繁杂的族权斗争中。本文就开始在阿求带着小铃去永远亭的一日偷闲中。也对应文中“要是拥有无限的生命,它们也不会如此急躁的吼叫着”,把阿求拎去对比永生的辉夜就是这样,见面之时辉夜只是在唱着和歌。接下来本文的发展就在对话的探讨中得出结论了。和歌、蝉鸣……氛围营造得不错。但我还是觉得这一部分关键内容得用更加充实点的情节来体现,篇幅最长的这一段过去后,叙述节奏又逐渐加速……可能是比较忙吧。老实说情节设计也是我的弱项(指站桩尬聊),一起努力吧。还有一点个人感官上的建议,一般来讲,人物性格驱使人物行动,本文有些地方似乎有些反向的人物行动“强造”人物性格,比如帝推销香囊的情节插入稍显生硬,把细节处理得圆润点似乎更好。以上都是基于个人感官评价,如有偏颇还请包涵。<o:p></o:p> 结尾不要再刀了啊,铃求厨落泪(<o:p></o:p>』
蝉鸣来自:三次同人征文大赛-初审通过


这就去找评委“请联系我”
来自:【幻想战闻录五周年夏祭】评论合集楼
文章名称:《比坚》《脏兮兮的东西》《戏言》《祟死》《渡》《非传统意味的医与生》《吊死》文章地址:直接访问个人主页就能看见力:https://book.zri.moe/user/35我的写作风格是尽量让文章看起来“比较车万”。这些也就是我在书屋里发布的全部了...
来自:东方三次同人创作大赛-创作授权征集
”虽然说以前只入围过一次“ tql
来自:我怀着参战幻想战闻录的野心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