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般通过森猫

✉️发送消息


『更像是前传的感觉吗?猫猫很可爱,生活很温馨请加大力度』
第二章来自:蓝某天发现自己的猫变成了猫娘
『这个姆Q就是懂啦~为了爱的人去作出改变,真的是经典的浪漫桥段呢爱丽丝那边也是有着各种扭捏的小心思,可爱www双七在一起明明怎么样也不会腻』
帕秋莉人形的使用方法 作者:SixRoad来自:天下布文第一期同人文作品合集
『首先要赞美作者写了我爱的易者()人脉者的少女乐园对路人大叔来说真的很残忍呢说起来我也准备了易者和乐园的一些内容碍于时间要素(懒)没能写完个人感觉对易者的形象有些不明确,或者说作者其实只是把易者当做了传达思想的好用传话筒了吧?玩梗内容也是当然作者如果其实是对易者酱有爱的话我只能说一句异父异母的好兄弟对不起』
Path:通向乐园门扉阶梯的两侧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呜呜,何等自由的电波起伏的有些太大以至于完全跟不上看得前几遍甚至没把文字对上人物的号,呜,阅读理解,呜,过去的语文老师们不要鲨我!不过既然会写出这样的文章来想来作者一定不在乎有人看不懂吧(笑)但不得不称赞一下对故事完整性的把握,我不敢说我看得明明白白,但我知道这个故事是讲完了的,而且能有不少人称赞看来故事还是讲得相当不错的(原谅我并不能挖出自己想要的思想的情感的内核,只是看了一个故事)』
夜盲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灵梦的思维发生了转变,但“人类巫女”和“妖怪巫女”之中的抉择并不是作为博丽巫女的她能左右活着应当左右的。“妖怪的幻想乡”,家畜一般的人类,灵梦的抉择是文章的重要看点,但作者塑造的灵梦似乎有些不太坚定,是为了体现这种夹缝里的迷茫吗?当然如果是借幻想乡来写现实的故事的话,现实中这样的人不少呢。最后的最后灵梦这样子是选择逃避了吧?逃避固然是面对问题百试百灵的手段,但是仅仅因为一个对自身定位的模糊和纠结而抛弃自己个人的全部似乎是有些太过了,如果能把这种对自我的否定深挖下去可能读者看到结局会能更容易去接受灵梦这一无助的选择,不过要指出的一点是节奏难免显得拖沓,事件的发展之间联系的不够紧密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达到连续的要求,场景与时间的跳跃会给读者一些不太友善的阅读体验。』
暖阳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首先恭喜拿到最后一个名额成为最强死线战士!细腻而舒服的故事,文字的先进间有柔美的纱裹着,使得对于那位西行寺家的少女来说有些无法理解却无可奈何的悲哀都显得如此的富有诗意西行寺的缘起缘落,春来樱花何日再开?是父亲所说难懂的回忆,是为了不再孤单而修习的剑术?是天真庭师的认真回答?隔开了她与此世的两个境界如此无情却如此温柔,我们所知的那无法实现的祈愿与必将永久延续的遗憾对她而言又是否只是微微一笑责备春意还不足盛呢?无法盛开的樱花树下的这座乐园,这位少女仍将美丽地“活着”』
春樱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真差劲写的可真好啊。简单的文字才是表现力最强的法宝。煞风景的人是啊呜啊呜啃方便面的主子吗?怎么想都是不解风情的庭师啊。自然而随性的去欣赏美景,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的境界比琢磨非山非水的妖梦要高上一截子呢。因为个人经验观点的缘故,感觉幽幽子的行为心境都带着佛家的禅意。万生万物在大的世界里流转着,自身又沉寂在自身的小世界的乐园悠然着。“没什么好顾虑的”,这种自信的话如果放在活人的口中只能是无知的自大,但超脱轮回与生命的幽幽子发表这样的见解只能说是超脱无畏之物的超然洒脱,她一直住在自己的乐园里。当主子的会想要自己的庭师追上自己的思想吗?妖梦变成这幅样子的话就一点也不可爱了。』
真差劲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喂喂喂,怎么会发生这种等级的可怕喜剧事件啊!当然对读者来说这是美妙且能够乐滋滋笑出来的事情。很顺畅的衔接了各位的“死亡过程”呢,节奏十分舒适啊,画面感能够扑面而来,看完以后我得要想办法躲避开七色人偶使,赤色杀人魔,黑心商家的联合追杀。另外我也是属于会对着玩偶说悄悄话的人呢,总觉得以后要小心自己的白泽球了。』
只有我知道的秘密乐园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这里是《何处之兔》的作者,也为大家讲讲这篇兔子和兔子的故事吧!首先为自己能创作出这样一个让大家有讨论点的帝的现象而高兴,写文章的时候调皮的大家长帝总会踩在键盘上和我说这一处不太好呢(纯属吃桃),顺着自己的认知构建了帝作为地上兔首领与月兔铃仙的奇妙关系。这是我欣赏相关同人漫画中兔兔组合常常思考的内容:虽然CP人的脑回路可以是各种各样,但帝作为一个老东西,真的会对傻傻萌萌胆小怕事的铃仙产生出“爱情”这种要素吗?我猜想更多的是兔子前辈对特殊后辈的奇怪疼爱,不同于其他兔子待遇的铃仙专属大家长溺爱,甚至产生出对铃仙的控制欲和占有欲。帝与月亮有冲突吗?没有,帝甚至无数次望向月空挥洒自己的向往。但铃仙的出现让帝尝到了甜头,铃仙满足了帝对月亮的追求,对生活趣味的追求,对自我欲望满足的追求,抛开象征生活基本需求的胡萝卜(我知道兔子不吃胡萝卜!)外,铃仙成为了帝的乐园的最终要素。看看铃仙呢,铃仙并没有意识到帝的行为象征的含义,甚至以体型总是将帝作为一只任性的小兔子来看,这一点衍生了帝与铃仙的最终矛盾,即“月亮”在铃仙心中的地位。帝无所谓铃仙在地上交到了什么样的朋友,在地上的铃仙永远属于这片竹林——帝掌管的竹林,但“月亮”是帝的大敌,帝明白月亮对铃仙的重要性于是更加害怕铃仙被月亮拐骗回去而让自己失去难得遇上的乐园时光。于是帝以最简单和直接的办法去与月亮抗争,聪明的她选择了风险最大的笨办法,没办法,遇上铃仙的帝莫名其妙会有盲目的时候呢,这是萌点!铃仙设定上柔弱而温柔,即便是爆发也不过是一时的怒火冲心甚至外带遇袭时军人本能的觉醒,立马的回神在各位读者看来或许确实有些突兀,这里暂且道个歉。最后的结局,竖中指确实是帝会干得出来的事情呢,乃屋绘PV,没错啦没错就是那个!怎么样,那只帝也很赞吧?』
何处之兔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龙神,博丽的巫女,旧时代旧乐园的平衡被狠狠打破,是十分典型的矛盾冲突点呢。将灵梦的存在化作乐园的象征,期待着灵梦归来的魔理沙十分也是追忆向往着过去的简单日子的无知乐园呢,即便是破口大骂即便是对她怀疑不满,她仍在“等待灵梦”外界人的思想信息传入和影响的结果显而易见,过程是否能更突出一些呢?仅仅举起几个代表事例与灾难看上去总感觉不太够的,借魔理沙之口多来点崩坏的过程吧!当然这里面有字数限制的原因,不能简单归为作者的设计问题。有一个个人感官不太舒服的地方,最后一段的思索,解读不一的话总有些奇怪的既视感,仿佛是身为外乡人的主角莫名其妙背负起了幻想乡乐园重建的重担,若是说是灵梦转世之类的设定的话又难免出现的有些突兀。当然文章最赞的应当是穿插在对话中的一些描写,有美感且不显得多余累赘,把长段的纯对话内容点亮了。』
等待灵梦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文字感觉过于有些零碎,现实与幻想乡的对比虽然可能是乐园的良好突破口,但两边的跳跃显得太快,或许中间再加入一些内容能使行文更加顺畅?不过这是散文吧,散文自然还是应该随性而发的!乐园的憧憬确实能让人感到共鸣,但还是刚刚的话,明明马上觉得自己能碰到些作者的思绪下一刻立马结束了!好难受!随性是好的,只要让内容更加充实的话,保持这种随意挥洒文字的风格自然是最棒的』
乐园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呜,总觉得我可能对于政治的观点过于幼稚与理想化,总觉得别是这什么奇怪的隐喻的来着......不过能在书屋过审肯定就没问题啦!而且是看上去阿麟这个领导者还蛮不错哎?(果然灵梦应该是那种暴君统治者吗XD)被批判的“旧社会”感觉不是一个因为“落后残暴的统治阶级登台”而扭曲的旧“乐园”,而是一种现实化的“幻想乡”发展必经之路。借用记者之口来说出“美好的弹幕游戏与残酷的阶级压迫并存”的旧“乐园”景观与麟所振臂高呼的乐园配方来对比确实很有新上台政府会讲的味道。不同于经常看见的傻麟形象,放在这种背景下艰苦前行的领导人政客麟也意外有可爱之处呢。』
博丽社会党的乐园配方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鬼型兽中“灵长园”的设定不得不说是纠结“乐园”这一概念的优秀箭靶。不过感觉文章对“被动物灵支配”和“被造型神支配”之间的对比没有更加清晰的描述,很快的跳到了造型神战败后回到“老样子”的当下来,这使得对于动物灵压迫性支配和造型神无为化支配哪个更倾向于“乐园”的观点体现不明确,或许是作者刻意去模糊化了两者的区别,来避开了对二者的判别。当然之后阎魔所认为的“顺应人类灵所想而为”与人类灵酒客“反抗”和“迷茫”的醉形醉语一起很好地建立起了一个新的观点,最终能让读者窥探到作者所认为的“乐园”一貌。』
借酒为由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极其恶劣的斯卡雷特家姐妹和古明地妹妹呢,即便是读心小五也架不住如此一番三个神经病狂轰滥炸(唯一正常人的哭泣)乱糟糟的古怪发言实际上针对性极强,很轻易能带入到觉的视角去体验被戏耍却难以还击的无奈。苦汁子与糖水的冲突与交换这一冲突上升也格外招人喜欢,不同于喝着甜滋滋浓糖水大讲真理的蕾米莉亚,喝苦汁子的觉的生活无时无刻不压着一块“石头”,不断给与其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但或许这块生活的“石头”却是觉生活中“甜”的来源。最后的梦境松一口气躲开了“神经病”们的骚扰,却陷入了“神经病”们的新一轮进攻,捉人笑点的同时又吊人胃口,叫人恨不得拽住作者的领子恳求他多写个几千字呢』
三个神经病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