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槲女士

✉️发送消息


【中长篇连载】饼干槌子

本大爷是鬼人正邪,真想不出哪个一肚子坏水的作者由着自己的性子、胡编乱造出这么一本...

白槲的东方心念集子

也许只是孤立的故事,也许会在别处大放异彩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畏怯的、思量了很久很久...


『上面那位朋友基本上把场打圆了,我就最后抛出一个问题好了。投进暗流涌动的平静湖面下的小石子,当真只是人本身的欲望吗?p.s.真的很适合拍成电影的故事,不如说编排上已经是各种方面成熟的剧本了,要是作者有集资影视化的打算记得通知我,我卖几把琴也把钱凑上。』
万寿无疆来自:万寿无疆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因存在而永恒,还是因永恒而存在?荷取——她自登场便显示出作为母亲的孩子的一面,那位永恒的女性诞下了她,埋下她另一重面貌的种子,它很快作为殉道者显露出来,要以接近偏执的态度完成作为结束的献身——并且同时也作为起始,因为她知道自己将复活。在献身开始之前,唯一还牵动她的只剩友人虚幻的影子,不在场,回忆便永远美丽。无爱的性、作为器官存在的去魅的子宫,用这些去逼紧一条新的生命(而不是孩子),献上更多更多回忆,直到最紧要的关头,只要按下去,我将又一次诞生,籍此觐见永恒(两者的关系我并不认同),这时那个幻影说着,”也许,到时候了,就是现在。“,动摇便发生了,”明白过来“,于是永恒的一瞬统一了一瞬的永恒,孩子得以活下来,殉道者成为母亲。我想说的是生命并非没有灵性的成分,在思考之外还有前思考的部分,也许复制河取的难题的确能够靠思考解决,但关系到生命的部分必须跳出思考,跳出《契约论》和任何权利义务关系,跳出包括价值在内的任何资本主义逻辑,跳出伦理、尊严等等,跳出你脑袋里的所有用来思考的符号,回到不能符号化痛苦和死亡本身,然后问问它们,我是否还保有对你们的直观感受?不,不是说要用死亡定义生命,不是这么打的,更不用扯上永恒,那又是另一码事了。借死亡谈论生命确实是妙棋,前提是确实谈的是死亡和生命,而非观念(尤其是智识建构出的)堆砌出来的其他什么似是而非的东西。我不打算回答开头的问题(因为永恒在文本里只是个由头),对于河取而说,她没有杀死孩子的确实的原因在于这个体系之外的什么,它被作者拔出去了,它本应该、而且确实在这,但苏格拉底带着它洋洋得意的面孔占据了它的席位,”求知欲“,也许,但母亲们也许值得更普遍也更自然的、更悲剧的答案,也许是我武断了,毕竟河童究竟不是人。结尾喜欢,别的没有了编辑 』
复制荷取来自:复制荷取
『是的,好好享受这些文字吧,此外,我不愿多加评论了(缓过劲儿来可能会)。』
远山来自:远山
『碎碎念:很顺很滑很完整,人物塑造无功无过,但情节的展开着实令人惊喜。点个“不”是因为树个稻草靶子打确实没什么意思。斗倒了一个不好好过日子、拿腔拿调的香霖只能证明“假学问家”的软弱(而这是很多余的一件事),离“活着就是为了活着,而不是为了更高的什么”还差一段(蛮远的)距离,虽然设计了对应的对辩场合,但是由于敌人过于软弱,主角还是同样靠(书上看的)学问而非真正的生活实践(坚强的活着,我是说)挫败香霖,所以整体的观感就是讽刺说理比较强行。这一点,我想鲁迅先生故事新编里的那篇《治水》作为范例真是好极了。况且人香霖确实没必要那么平凡的活着——外界可能没有,但幻想乡里真能“出世”的不在少数,香霖他虚就虚在自己不是蓬莱人,还得吃喝拉撒,不然哪来那么多事儿,但问题是幻想乡里真的有蓬莱人,还不止一个,所以批倒这个有阶级土壤的思想本身便失去胜利价值了。当然作者也可以为我们展现市侩的命莲寺、守矢甚至市侩的永远亭,但我想那样作者也下不来台。哪怕反观最普通的人们,我也确信“现实的人”“世俗的人”与“庸俗的人”之间并没有连等关系,而且三种人都普遍存在(白泽,“我”,灵梦),各自有各自的精神世界。香霖的讨嫌之处在于他用自己这套去要求上面三种人,并对这些人加诸他的敬畏受之不避,但上面三种人也并不比香霖高明多少,尤其是二者价值观冲突的时候。价值观是不能比的,只有斗争存在高低,而就我这个天天跟各种牛马斗智斗勇的平头老百姓纯血冷酷日子人(我相信读者大部分是这种人)看来,香霖离招摇撞骗还差得远,顶多算是自命不凡端个架子,结果是半瓶水咣当,而三人那边吃请请吃、推脱卸责、糊弄工作、虚伪逢迎的做派要比香霖丑恶的多。全程讨论的是文本哈,没有别的意思,别自己往里带。』
学问家来自:学问家
『以下是一些碎碎念:切《圣经》藏药片,字节脱落显露出现实面前生命的挫败,这个设计太震撼了。可以预见我会读它无数次,我会向每一个与我讨论安乐死的人讲述这个故事,它值得,就像我以前向她们讲述《荒原太阳》后半那样。如果说荒原太阳从亲属的方向讨论了强烈的生命尊严问题,不带意识形态色彩的。那么这篇从病人本身角度讨论同一个问题,是的,合法的安乐死是生命的失败,而由反抗通往“安乐死”的梅莉则取得了残酷惨烈的胜利。此刻它不是assisted suicide,而是euthanasia,是升华和落下之间,在那里生命才成为生命本身,而不是权力实现的客体。说句不好听的那是亵渎生命在我的讲述末尾不会有梦,这一点希望作者原谅我,可能我这个人比较无趣,会更多强调这个故事的哲学思辨意义。』
安乐死来自:安乐死
『碎碎念:比起梅莉莲子还是更爱神秘学一些,不如说莲子只是浅薄地爱着某物,这个“某物”展现为神秘学,展现为梅莉等等,但归根到底是梅莉自己。不是“当对方身上我们所偏爱的特质渐渐消失后我们也就不爱对方了”这种用法,也不是“爱情归根到底是透过对方的眼睛来看到自己的重要性和独特性,纯粹是一种自恋”的意思,并不“归根到底”,她就是,从头到尾缺乏对人的关照,而迷恋这种交往的形式,迷恋与梅莉一起营造的她自己的符号系统(夜驱、称不上神秘学的怪谈、小社团,ect),用梅莉的说法,“你只是顺理成章地爱一些技巧,假装爱其他部分”。感觉文本量有些小了,不少意象之间没能互相接上,另外夜驱这个线索起到的串联统合效果比较有限,假如说,夜驱除了作为一种趣味和一种氛围意外,更多的参与到文本之中,文章的节奏能更明快和紧凑一些。夜に駆ける、INSTANTBLUE 和了不起的盖茨比都喜欢,感谢!』
梅川苦茶子来自:梅川苦茶子
『一些碎碎念:在反复考虑为《木偶》写评的时候,我不能不感同身受莲子直面那前所未见的数据结构,那217TB时生理上的作呕,起笔又掷笔,写了又删。我想是因为你刚强地直面了我回避的几乎所有问题,其中最主要的是我身边正发生的一切:(非符号式的)人工智能、(至少是一部分)名牌大学生的困境、pua、人的尊严和灵魂是否存在,等等。谢谢你,《木偶》使我确定除了软弱而漠然地缩在自己的文学世界里,除了用自己的符号体系去重命名世界以外,确还有活在周遭的可能和必要性。我实在不能了当而从容地评木偶,“几重木偶,都是谁,多么巧妙”之类的,所以请允许我从一段以前的聊天记录开始,只记得大概的意思。开端是讨论凸优化的应用性问题,后来我提起人工智能,就转向闲聊了。A:我一直在想,认知科学还在不停地发展,未来人工智能是不是有可能产生真正的感情。B:我觉得不大可能,除去研究方向的问题单纯从解决问题的角度考虑,你也很难用程序去实现感情。A:但有道是识别感情的程序进展迅速。B:毕竟只是识别只是一种人脸图像处理,跟真正的感情问题还差十万八千里呢,你能接受别人用刻板印象处理感情问题吗?包括很多表情机器人,聊天机器人,他们实现的目标是“模拟感情”而非“感情”本身。让人类们和激励判准觉得自己有感情,他们就万事大吉了。B:究其根本,是因为一切程序都是围绕着数据在处理,底层用二进制储存着这些数据,而二进制很难表示感情这种东西,你知道为什么底层用二进制储存数据吗?A:为什么?B:因为硬件基础是二进制的,半导体,电,正与负,为了方便罢了。但是感情,尤其是爱并非“为了方便”可以解决的,相反爱是不怕麻烦。A:人的神经中枢,突触末梢不也可以模拟成极化和静息吗,再加上表示极化强度的矢量,就可以模拟神经信号了阿。而且这样想的话,就变成一个高次空间的优化问题了,不就有建模凸优化解决的可能了吗?(那时候我学凸优化学得比较魔怔)B:那数据量怕是全世界的服务器都给你跑也跑不出来。A:可能。B:好,就算可能,你要怎么用形式语言定义感情呢,就拿“爱”说。不要搞模拟那套。B:很难,是不是?因为你无论怎么定义它都要落实到数据上,数据对象或者数据结构。我问你觉得,“爱”是哪一种数据类型?整形,浮点,布尔?还有数据结构的问题。最终还是要落到数学上。B:What is love?A:那我觉得可以这样,爱可以被定义成一类不依赖数学逻辑的变量。B:你要不要听听自己在讲什么。你比人工智能还人工智能。A:有什么办法?你都这么说了。B:其实还有另一个问题,就是你有没有切实体察过人类的“爱”?你的“爱”就一定比人工智能的“爱”、比形式语言的“爱”更真实吗?这两者真的有本质的差别吗?A:老师你这是不是耍无赖?B:你先耍无赖的。B:你的底层在是什么,用什么处理爱?你又凭什么觉得自己处理的是“爱”?你跟人工智能的差别在哪里? 你对“爱”的认识又是什么?A:我有心,它没有心,我的爱在心中。B:“心”又是什么?A:我觉得这样讨论有些虚无,定义的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一定有某种人具有而人工智能(暂时)不具有的机能存在,这是我们讨论的前提啊。B:我就是说,这个前提经不经得起反思?爱是那么普遍又个人化的东西,我不认为一个人与人工智能之间的“爱”的差异性会大于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假如AI告诉我,他的“爱”是允许特定的病毒通过防火墙,让它随便占用内存资源,我不会觉得它比“快餐式恋爱”或者“一见钟情”更“不爱”。A:总有区别的。A是我,B是我的线性代数老师,一个三十多岁的超智能中年,我跟他一起读了《尘埃落定》和《都市风流》,起因是我把《冰淇淋锥》,那一篇脱胎于他课堂的超短篇给他看了。他处理高维线性问题的能力令我瞠目结舌,而他对我的高等数学功底恨不成钢。他很乐意回我的微信,而我至今对于糊弄他的结课作业抱有愧疚。我想《木偶》逼近的正是这些问题>> `爱` 不是命令,也不是可运行的程序。定义 `爱` 保持对象状态为第一存储空间占用率  <<爱是什么?>>  爱,更新至数据库>>  再见,世界我是个寂寞又不懂得爱的人,我身边的人大多跟我一样,脸上一半写着“想爱”,另一边写着“缺爱”。但莲子不同的地方在于,她爱的能力被《幽默风趣指南》和《益智人生》一类的pua手册毁掉了,人际化为空无的欲望,爱情中产顺直男的幻象,将梅莉供奉在镶着金边的神龛里。(利己式的)理智和效能化逻辑完全支配她的思考方式,道德和同情则成为不屑的对象,哪怕扼死梅莉时也是这样。我强烈怀疑她是应试教育的产物,真的。除此以外,她的才能止步于获利。假如没有这档子事,若干年以后她将顺利成为她们系的办公室主任,前提是她斗得过跟她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其他妖魔鬼怪。我不觉得莲子的才能多么出众,我反而觉得她是最可怜最值得同情的一个。被整个控制论资本主义社会的胡萝卜大棒敲得服服帖帖晕头转向,阶级跃升遥遥无期,只好锻炼出来一身残害同类的本领,简直某国大学生的刻板印象,huh?,虽然我认为莲子三棒子打不出个屁(切格瓦拉那种屁),但也许她只是少了强尼银手的邀请,我不好说。相比之下莲子可爱得多,哪怕她假的可以,至少她宠溺地关怀着卖弄那些PUA技术的莲子(OMG太甜了,简直像B哄我学高数)。她至少在追更大的东西,相比莲子,她的才能令她游刃有余。读者对她的一切印象来自于“梅莉日志”,(好吧,日志,蓝也有),但考虑到有那么个黑幕八云紫远程控制她的电脑,我有一种更加可爱的猜想:“梅莉日志”全都是八云紫做的人设,梅莉表里如一地傻白甜,而且是个V圈mmr——至少同人图是真实的,所以她肯定不是坏人(但我想作者的本意应该不是这样。至少八云紫不至于提醒莲子“217”再抛出专属木偶的诱惑,除非八云紫把她编辑日志的数据放闪存里了。八云紫呢,我很喜欢作者对她的塑造,至少AI不再作为时髦的元素出现了,而是AI本身。我最喜欢的设计在于,赛博境界妖怪藏身在网络空间的一切缝隙和交界中,跟我们熟知的那个八云紫一样。正如境界的本意——可能刷出妖怪的模糊界域,一道昏暗的巷,传来回声的远山,无限延伸的夜路,八云紫管辖着她们与常识交界的区域,正如“八云紫”弥散在超文本标记之间的罅隙里。这个人物设计应当作为同人文学的范式。情节上就不说了。还是回到题目来吧,木偶:pua术、相对性心理学、Vtb和中之人、阴谋、话术、男权凝视(哪怕是在意淫中!)、我创造的AI、意识传输、“三赢”的阳谋、养成系梅莉、算法、“相信”为true、前所未见的数据结构、迷雾后插上信息主义之翼的控制论社会、爱。我实在做不到组织一段话阐述她们,只好罗列在这里,假如有人能推荐一些阅读书目帮助我我会感激涕零的,不要拉康。我想至少最后八云紫的数据库里录入了一些V圈小作文以外的东西,这就够了。』
木偶来自:木偶
『恍然以为自己在读博尔赫斯』
月都荣耀建造时来自:宵行文集
『完结撒花!zsbd』
006来自:觉Discover
『很新鲜,读起来像某个故事的节选,也许长一些会更好』
正文来自:蔷薇盛开
『好故事,可能平淡了点。』
一闪一闪看星星来自:一闪一闪看星星
『难得糊涂。zsbd』
一人王国来自:五 行 山
『这可真是……快节奏』
十三、石长姬来自:妖怪之山纪行
『碎碎念:文字稍微散了一点。谋篇布局来说,也许会有更好的切入点。对于小说本身,用设定讲故事,而不是用故事讲设定,也许会让故事更出彩一点。                                                                               ——from浊浪文工团』
《临终传承》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1号《临终传承》
『碎碎念:    文字是互评这么多篇里数一数二的好文字。很难得的,作者把握住叙述和描写的平衡,既做到毫不生硬地推进着情节,又展现出如此丰富的细节,塑造了陷入虚无主义的莲子,和活在现实中的梅莉,以及相爱的一对。    环境是有着荒芜破败感的废城,与浪漫的大海。    莲子:顺从者    诚如叔本华所说,生命本来是没有意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现实是一种既定的东西,意义是我们安慰自己的一个谎言——这是一个巨大的空洞。人对于生活的信念从这个空洞中流失,便很快陷入虚无主义。而未经反思的”大多数“人,尚未意识到空洞的存在,过着庸俗的生活,”现实“,他们是这么说的。而莲子选择对这个空洞视而不见,从而将无意义的日常”日常化“,得过且过,或言同时从虚无与庸俗两方幸存:        ”不过,事实究竟如何,对我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我只是乐于陪梅莉做这些事情。“    人是玄生玄灭的偶然存在,因软弱而延续,说的就是莲子    梅莉:反叛者    与莲子不同的是,梅莉意识到空洞存在之后选择了反叛——以消极的方式。她不干正事,用幻想的方式(密封俱乐部)反叛意义的谎言,既庸俗,就如披头士唱的:People say I'm crazy doing what I'm doing人们说我举止疯狂Well they give me all kinds of warnings to save me from ruin他们给了我各种劝诫,救我于毁灭边缘When I say that I'm okay well,they look at me kind of strange当我说一切都好,他们奇怪地看我Surely you're not happy now you no longer play the game认为你不遵循规则就肯定不会快乐People say I'm lazy dreaming my life away人们说我整天白日梦荒废人生Well they give me all kinds of advice designed to enlighten me他们给了我许多建议,想为我指明方向When I tell them that I'm doing fine watching shadows on the wall但我满足于看墙上日影斑驳Don't you miss the big time,boy you're no longer on the ball追念已逝去的黄金岁月I'm just sitting here watching the wheels go round and round我不过坐在这里,看轮子一圈圈转I really love to watch them roll我就爱看它们转动No longer riding on the merry-go-round无法再回到过去了I just had to let it go只能随风飘逝Ah, people asking questions,lost in confusion人们提出问题却又迷失自己Well I tell them there's no problem,only solutions我告诉他们世上本没有问题,只有解法Well they shake their heads and they look at me as if I've lost my mind他们摇摇头看着我仿佛我失去了理智I tell them there's no hurry我说不用急I'm just sitting here doing time我坐在这儿消磨时间    然而空洞还是在那儿,怎么办呢?    接吻:反叛”人“而回归”兽“    后一个问题,梅莉给莲子的答案也很简单,就是爱——从”我“的尺度重新标定意义。籍由回到”偶然性“中,过一种随机的生活,梅莉真正成为意义的主宰。而莲子也受梅莉影响,选择正视虚无的空洞,回归到兽,回归到人类最原初的欲望——用爱彼此相互弥合、相互支撑,一起活在这荒芜的世界上。    简而言之,是爱,爱战胜了一切。    ”秘封俱乐部,她说,是对有意义的反抗“,反抗的有意义,庸俗也。而反叛最终的目的是反叛无意义,从而真正弥合虚无的大创口。作者诡计般的表达更加深了生活本质性的虚无与人对意义的需要的矛盾感,也强化了”反抗“这一无意义行为本身的意义。”纸飞机“作为符号化的虚无,将头尾打通,让文章有完成感,让碎片成为超短篇(而且非常浪漫)。短短九百字能够做到这些,这篇文章绝对被低估了。也可能我在浪漫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吧……关于意义的思考,让我想起自己写失乐园的时候。总之是好评。                                                                                      ——from 浊浪文工团』
《活动记录#412》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15号《活动记录#412》
『一点碎碎念:文章流畅,但是正如楼上所说的,遣词造句上可以再下功夫。另外,能根据人物设定、性格和人际关系设计对话,制造”话里有话“的效果,这一点值得肯定。怎么说呢,感觉情节有点支撑不住故事。另外题目中”鼠疫“的完成,有点取巧了呢。假如人物的情感得到进一步的、更明显的表现,连携起(对话)的情节起伏,不经意间写出日常平静的水面之下涌动着汹涌的暗流,也许会更引人入胜些。俩妖精为什么要瞒着斯塔?有没有牵扯到更深层的矛盾?都是可以挖掘的。即是是日常也应该牵着读者的注意力走呢。                                                                              ——from 浊浪文工团』
《晚安,侦探小姐》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16号《晚安,侦探小姐》
『碎碎念:语言离诗尚有距离,作为散文观感不错。有兴趣的话可以试着提炼一下有意思的意象                                                                              ——from 浊浪文工团』
《舟上有人》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6号《舟上有人》
『看完觉得,值个”屮“字』
《文文。新闻》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10号《文文。新闻》
『碎碎念:非常舒适的阅读体验,哀而不伤的氛围浸透与字里行间,作者自有一套叙述节奏,徐徐推进情节,从博丽灵梦死到阿吽散心,引出记忆与阿妈,出门,遇见魔理沙,引出博丽巫女被人遗忘悲哀的宿命,毫无滞涩,非常自然。在不断崩坏的幻想乡中,巫女被赋予维护结界和解决异变的责任——维护一个下行叙事的责任,这给灵梦带来意义的空洞,而巫女会被继任者代替,旧的巫女会被遗忘,更是为巫女的宿命蒙上了悲哀的色彩。但是温柔的地方在于,尘世的爱最终调节了浓郁的悲哀,生命的寒冬里,至少还有彼此相互依偎温存。不太同意上面那位朋友关于故事不完整的观点。就好像死在白梨花树下的巨人,我们并不写他的葬礼,熔毁快乐王子城市,我们不写它在硫磺火下崩解的结局。灵梦的心结解开了,”象冢“不再烦恼她了,故事结束在这里,反而别有一番美感。                                                                                     ——from  浊浪文工团』
《博丽巫女》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14号《博丽巫女》
『碎碎念:需要你,我是一只鱼,水里的空气,是我憧憬却无法成为的你。没有你,像离开水的鱼,快要活不下去,不能在水里游来游去……我是一只跳到岸上的鱼,如何能忘记我曾经爱你,曾经我活在你的生命~是自我感动度极高的的单相思呢,一首《届不到的爱》送给若鹭姬。(开玩笑的嘿)稍微认真点说。作者文笔相当流畅,借”鱼水“的点子演绎千字,展现若鹭姬卑微却不卑劣的恋心。最后的出水确带有几分殉道者的反抗精神,也揭示了她可爱的、不成熟的一面。期待作者更广泛的阅读,呈现更丰富深刻的作品                                                                              ——from 浊浪文工团』
《缺氧的鱼》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13号《缺氧的鱼》
『碎碎念时间:随着行文,关于父辈、人与妖、执念、人注定失败的挣扎与命运的和解,这样的故事逐渐浮出水面,作者的笔法也由描绘渐渐转为叙述。复杂的前缘纠葛交缠,弘治落笔于画中人,画中人落笔于弘治之命运,在人间之里这个笔洗里,那个被放置在恶与美的两极拉扯下、励志“画尽这世间一切风景再孤独地死去”的孩子最终归于平凡,从父辈与自己设就的苦痛中解脱出来,”平庸但光荣“的、幸福地活着,,没有人因此受伤。死去的仅仅是生命的可能性与张望梦想的眼睛,大妖们傲慢地掂量着,这是最好的结局了。但是给我记好了,比想象的两倍还要远,那就是人类的梦想啊!(中二脸)咳,(稍微)认真讲一下。可以看出来作者设置矛盾的操作是很骚的,但是可能是因为没处理好多对矛盾相互的关系,导致矛盾没能很好地收束作用在一个中心上,显得故事有点散了。另外,假如问我阅读时最期待什么,那必须是弘治的精神觉醒与转变,他是怎么从领队被边缘化,又落得如此境遇的?他与他的好友从前发生过什么,为什么好友之死如此刺激他?又怎么让他向后文的方向转变。可惜的是,作者略笔代过了这些会很有意思的部分。总得来说,这篇文章对题目的理解比较深刻,处理得当,但完成度比较一般:整个故事展开讲会是什么样子呢?真是令人期待呀。                                                                                   ——form 浊浪文工团』
《画中人》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12号《画中人》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作者很会,尤其是阿求插书那里,妈妈心都要化了。阿求读小铃写的书那里,除了羞耻play的情趣元素,我还想谈谈别的。小铃所描写的,其实是她美学下非常理想化的场景,或称幻象,这幻象其实是小铃对阿求爱欲的投射。就好比《心灵奇旅》里面,主人公幻想与她的偶像梦幻共演以后的生活。而现实与幻象之间总存在落差,造成幻灭感,很容易导致爱欲的流失。但是偏偏阿求(根据对小铃的理解)猜出了作者,满足了幻象,可以说非常甜了。另外身体书写play也太棒了,建议多来点。凰文录没有这篇,我不是很认可。另外,当读者沉浸在无限温柔和缠绵的少女情感中时,作者在最后一行斩出了无比凌厉的一刀。果然没有寿命论的铃求组是不完整的感谢端上纯度如此高的铃求糖,敬礼!                                                                                              —— form浊浪文工团』
《一次旅行》来自:乡里奇谈挚爱篇互评赛11号《一次旅行》
『碎碎念:假如这不是一篇东方同人的话,我大概会这么想:结尾颇有魔幻现实主义韵味,疑窦突生,灵梦在恍然间使得情节波澜又起。卡着点断在这里,也多了象征解读的可能性,处理非常高明。然而东方视角下,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又是谁在作妖呢“这样无聊的问题。跳出东方视角以后,才感觉到此篇文章的魅力。这也是我得到的一个启发:当现实本身包括魔幻,魔幻应当成为更加超越性的力量。说回文章,大概表达的是,乐园的意义在于其住民而非乐园本身。起头的诗句、加入琪露诺作为华生役、大量心理描写是文章的亮色。头尾来看,宴会以后八成是炸乡了,但是某种修正力把乡又掰回来,难怪紫这么淡定。美中不足的一点是大量交代设定使得头有点重了,显得后面没有很好地展开,下次试着用”巧劲儿“写背景设定吧。文笔扎实,字里行间能品出压抑、迷茫而平静的无奈和浪漫的底色,我很喜欢。』
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我本来是他上面那位)不是碎碎念而是走心的话:   在特别邀请一干作者中,你的水平值得肯定。    首先,中间那段对白设计就不是泛泛之辈能写出来的,我可以说,把中间所有对白都摘出来单独看,这篇的对白设计好于特邀的大多数文章。无论是流畅度还是“对话感”还是不同人物的区分度还是其中立场的碰撞,都可以体现作者的底力,我认为作者经典的写法绝对会写,而且写的不差。    主题的乐园方面,我认为作者挖掘的足够深刻,阐述的足够清楚。    【不过东方和同人创作给我的倒从来不是希望,而是一种更深的绝望。    我无限的憧憬就等于无限的怀疑,我无限的热爱就等于无限的恐惧。    幻想乡如果寄托太多憧憬就会变成地狱。    我尝尝怀疑,为什么会喜欢同人创作。喜欢一样东西,往往就是追求一个乐园,乐园是一种逃离感的寄托,而且是一切巨大终结感的反义词。】    作者把同人作为寄托热爱和憧憬的乐园,然而却只是借此对抗现实的引力,换言之,逃避现实,希望属于自己的美好无限延续。----------    稍微释案:猫是僧众争执矛盾的根源,两众僧侣因为争猫失去了禅心,沾染羁绊,坏了修行,斩猫即斩心猿,造一杀孽还众佛心,个中轻重,见仁见智。头顶鞋履暗示僧人们本末(头履)倒置,应该看好脚下路。----------        作者自己就像南泉斩猫案里的那只猫,被现实和幻想反复拉扯痛苦异常,因此同人给他带来的“反而是一种更深的绝望”    借助“物哀”的思考方式推想乐园的毁灭,作者将这份痛苦经由神子和正邪外显,表现为乐园本身的否定。这种否定彻底摧毁了乐园的“法理性”,以至于:    “尽管乐园是站在“终结”最远的远端,但永远暗藏着毁灭的动机,越是深入就越是体会到。”    到此为止,此次来稿里任何一篇对于乐园的挖掘深度,都只能望此项背而不可即。尽管是比较老套的点子,但是3000字能抵达这里实属不易。    最终作者的选择是:让他去吧。猫斩了就斩了,不如说斩了才好,纠正了头履倒置,心结随此打开。    “我不愿被夹在绮丽和苦涩之中窒息。  “越来越多的生灵聚集到博丽神社前的白樱树,远古的神明,月上的公主,长眠复苏的豪族们,伶仃大醉的鬼,不可一世的天人,叫嚣的天邪鬼和碗中的小人,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灵梦还是认为,乐园之人无法欣赏樱花,但如果这皑皑飘白不看做花瓣,而是天边云朵的碎屑,应该还是能欣赏的吧。”    作者说,你看,幻想乡还是很吸引人的,不是吗?    言及此,我不认为“漫不经心”的文字可以达到这样的表达效果,错位和游走交织的分层叙事反而调动了我的阅读兴致,跟着作者走进了叙事的迷宫。    写法现代主义一点无所谓,表达出来才可贵,可笑的是水平太次反而恼羞成怒乃至“文学责任感”上头的某些读者或者“前辈”。《尤利西斯》都接受的了,《白银时代》都接受的了接受不了这个?那估计也是告别文学了。至于解释,作为作者可以选择解释,给读者阅读提供便利,但是要牺牲自己的篇幅,拖延文字的节奏,但这绝对不是他的义务,不解释更不是过错。自己阅读漫不经心文学储备不过关不要怪罪作者,不然我怕弥尔顿跪下来求你不要死。    不知道作者有没有看过这本轻小说,《前桌女生竟是我的头号黑粉》,里面有个作者角色叫“酱爆”,点子极好,但是极其熬读者,他码字的时候有一种“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宣泄热情,相信自己写的是最好的,尽管老是被编辑教训,然而仍然怀着勇气坚持与现实互殴拳拳到肉。    谁的文章没被喷过?谁的文章没被漫不经心的暴言过?我记得,我的第一篇文被某人直球侮辱“写的什么jb玩意”,截图发到群里,甚至不是私发给我,我还留着,偶尔看一眼。这样的经历每个作者都有,但是都需要自己去克服,我所能做的,就是作为读者给你正向的、有效的反馈,陪你走一段一段的路。回到文章,我个人没有阅读和理解的障碍,所以不对结构和素材的组织形式做评论,我的建议是,平衡好【表达欲】和【篇幅】,不懂得【克制】是每个作者都会时常犯的错误。另外,用词贵准不贵精(刻意超常),文笔上仍有潜力进步。最后,文章情感细腻丰沛,我很喜欢。』
乐园·猫·一些颜色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碎碎念:很不错的超短篇,我可以说,它相当完美的贴合了神主希望营造的幻想乡气氛。悠久而美好的,怀旧的气氛。作者借由寻觅和发现心中微妙情怀的过程,拉家常一样叙述幻想乡的人事物,让文字慢慢沉淀出这样的感觉。前半截引入部分稍显拖沓,不过后半部分相当有意思,是那种使得东方众会心一笑的文章。离开幻想乡,回归现实,会是什么心情呢,怅然吧,怅然啊,好像作者结尾那样。阅读顺畅自然,字里行间有情感流露,我很喜欢』
寻物乐园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碎碎念:散文小说的感觉,成功之处在于的的确确地传达了幽幽子思念故人的怅惘和哀意。阿麟说了很多,我提炼一下就是:情节性稍弱,不太抓人。个人意见是对于乐园内涵的挖掘稍弱。各方面都很舒服的一篇文章,我很喜欢。』
春樱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碎碎念:完成度很高并且非常浪漫的超短篇,超级喜欢,可能这届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一篇。简单来说,乐园从来不是某种的乌托邦,乐园是与你自由自在的地方。信息圈层化和控制论对人的“死机器化”(海德格尔意义上的),影射控制论乌托邦的现实情况,这一块处理得当,虽然并不深刻,但是很好的平衡了表达欲望与篇幅,使得节奏毫不拖沓。过渡流畅,衔接利落。虽然超短篇还分节有些取巧,但是总体来说效果很棒,三倍抒情三倍浪漫,三倍喜欢!各种细节用心了。美中不足的一点是,做黑火药那里很浪漫是的啦,但是浪漫到梦幻会让人担心成立性问题……最后密封很喜欢,多来点(bus』
飞行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本文叙写了“我”幻想入并被爱丽丝收留,精神寄托失而复得的过程。好在行文流畅自然,令人期待作者将来的作品。我提一点庸俗者的建议:比喻有其表达目的,而非为了彰显比喻本身,他是作者为读者建立经验迁移的桥梁,从这个意义上讲,比喻宜准不宜作怪,宜化繁为简而非相反,宜用大家熟悉的解决陌生的。我个人反对修辞、反对不恰当以及累赘的定语、推崇诗的语言,“诗是一场烈火,而非修辞练习”,望共勉!人物的心理变化和活动假如能反映到行为上,由读者自己体会出来,往往比作者直述更有力量。举个例子:   一股离奇的讽刺感涌了上来 神态上如何呢?身体也会难受吗? 我看着她,心中五味杂陈,仿佛有一双巨大的靴子碾在了我胸口上。我感到了一种宏大的喜悦,却又夹杂着悲凉和感伤。表达出来了,但是怎么样写才能传达给读者,使得读者共情呢?我也是天天被这些内容困扰呢。本文有非常大的进步潜力,期待作者的重制版,届时可以来“浊浪文工团”聊文~』
(投稿)新家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伍迪艾伦式废话,搞得我也想写了,开玩笑的好看,各个话头的转捩很有潜意识的感觉,让文文来说更是妙不可言的切入点。短短3000字内,居然在高强度废话中展现了有点深度的思辨过程,仅这一点也足以脱颖而出。』
关于乐园的满纸荒唐言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说起“无限”和“书”,不由联想到博尔赫斯的的《沙之书》,后半部分则看得出《废墟图书馆》的痕迹。不知道作者是不是从之二者中获得了灵感呢。帕秋莉的收集欲望无限膨胀和满足,围绕这一中心展开的故事,清楚不做作,令人不禁想读下去。人只有通过故事才能理解世界,而故事的载体又是人本身,社会,这一人的关系的总和先是被帕秋莉摧毁,又藉由她再造。从这一过程中诞生出直通天国的力量,像光之种萌发一般令人动容。叙述自信且大胆,有古典德国童话的质感,我很喜欢这一点。文笔还有锤炼的空间。』
废墟中那多彩的书籍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借酒”也是常谈的话题了,能写的有意思,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人性探讨和精神分析的部分差点意思,不知道福柯对你是否有帮助。“人本身就是被权力建构出来的产物”,既然选择了“灵长园”这么尖锐的矛盾,假如能阐述到这一点,故事的深度将大不一样也说不定呢。反转再反转很有意思,叙述流畅自然,有中国古典白话小说的质感,我很喜欢。』
借酒为由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碎碎念:首先吐槽下错别字,已经影响阅读了(笑)到了枪杀爱丽丝为止节奏明快,简洁,叙述非常流畅,令人期待后续的发展,但是后半部分叙述偏重有点问题导致高潮……乏力。另外,情节的推进如果只靠时间,会让读者一头雾水哦。假如能双线展开,分给人间之里一些笔墨,观感可能会大不一样。这是一篇”令人想读下去“的文章,期待作者以后的表现。』
乐园与希望与未来,此为人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令人无法自拔的电波系超短篇,妙处在于仅仅着墨于情节的节点和情感的起伏,略去发展过渡。对上电波则爽籁遄飞,浑身感电,对不上只好一头雾水。但是,谁说一定要看懂?诶!就是玩!   flow,别管作者怎么组织这个故事,just enjoy it! 跟着作者的文字flow,说不定也是享受这样一篇文章的途径。说起夜盲不由想起小碎骨,致人夜盲的夜雀妖怪,最近因为kk的游戏发售存在感异常的高,因此看了题目就有这方向的期待,没想到落空了呢。题材是经典的选巫女换届,结界组刀好恰,多来点(』
夜盲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首先我想说的是,同人文不适合这个题材,真的,流泪猫猫头。架空世界或者同人世界的护身效力真的不如历史学教授的护身效力。还是那句话,见仁见智吧。作者的文字可见功力。麟的政客形象也跃然纸上,明明是反对基于超自然力量等级化压迫的政党之领袖,仍然是作为“麒麟”而非“全体生灵的历史选择”自居做出保证,可见其利用“拜力量传统”这一与政党主张相左的传统力量,而非与其彻底割袂的嘴脸。由此可见,麟不过是个打着红旗的政客罢了。说到底麟党也不过是个政党,作者给我们带来的也不过麟党领袖的一面之词,还是明显的对外口径,也暗示了读者,大可不必对麟的乐园配方那么乐观。现在风气这么左,请各位不要玩这么大,赵丹真的很痛的,流泪猫猫。单单文字值得4星』
博丽社会党的乐园配方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唉呀唉呀,月兔究竟不是地上兔子呢。在帝的漫长生命中,于幻想乡,于永远亭的日子是不是像七月浪花上的泡沫一样呢?温暖的、明媚的、柔和的,又脆弱而转瞬即逝的泡沫一样的日子,想必对永琳和辉夜也是类似的吧。正因为永无止境的漂泊之中偶尔有幻想乡这样的港湾停靠一下,各位长寿种心中会产生帝这样的戚然的珍惜,也是情有可原的。更不用说永琳与辉夜这些永生的赎罪之人,想来是恨不得溺死幻想乡这药酒中,好借酒麻醉永生的痛苦。但是对于铃仙而言,过去与将来呆在永远亭的日子算得上是生命的大部头,会想要出去也鬼混可以理解嘛。这样想来,也许是寿命刀也说不定呢(哎呀别打)。叙述流畅,文字舒服,节奏松紧有度,喜欢。』
何处之兔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痴纯的戎璎花与温柔的四季,星月夜的河也很浪漫,作者娓娓道来一个温暖的故事,令人莞尔。然而水子的倔强中,当真没有西西弗斯式的超越性吗?塔罗牌的起始,【愚者】,他相信生命可以永远永远支持他,小孩子一样天真,后而成人,便失去这份可贵。生命的旅程从“失乐园”开始,从愚者到了……倒数第二,【审判】,位于这个位置的四季映姬守望了愚者一整夜,与她携手走向了末牌【世界】象征的生命圆满。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文笔仍有锻炼空间,阅读体验优秀,我非常喜欢(合掌)。』
灿若星河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很多尴尬的,出丑的瞬间,你可能会记挂很久,偶尔想起甚至不由得骂自己声傻逼,这样子一直放不下。但是后来问起身边的朋友才发现没有人在意过那件事呢!大家都有重要的事情做,不会无聊到留意这种小事。人们期待的理所当然是绚烂的烟花,而非场内某个吃泡面的观众,哪怕她是幽幽子。幽幽子的通透让她不拘这方面的小节,而妖梦的憨直则令她心有忿忿,像极了责怪家长闯红灯的小朋友(笑)。然而,然而!这时你的死党突然钻出来啦!“哦哦那个时候小X的反应超级搞笑哦!”然后翻出你的黑历史balabala。说明ta跟你自己一样,留意着你的一举一动,ta才是一直在意你、记挂你的人呢。大口吃着泡面的幽幽子,何尝不是在撩拨这样的妖梦,享受她对自己的小小纵容?而妖梦呢,与幽幽子预料的一样,还是惯着自己的主人了。少在我面前,打情骂俏.jpg人物的互动到此为止,道理方面我是不太懂啦,幽幽子老谜语人了。但是话说回来,问题客观存在,躲进乐园借看烟花的借口不正视它,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毕竟假如连幻想都要受到批评,那么荒原上绵亘综横的绝望又该靠什么愈合呢?人们逃避着消解问题,庆幸而无奈,我想作者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吧。』
真差劲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哈哈哈哈哈哈太乐了太乐了,咳咳。我的阅读体验大概是这样的:什么玩意,树洞吗?还有?还有?md还有?连起来了,全都连起来了。就该这么写,不,是只能这么写啊哈哈哈哈作者在搞笑的节奏上很到位,每一个包袱都在我心理期待最高的时候抖出来了,过山车一样的阅读体验极佳。如果说在我看出这篇文“小品”的本质后,辅之以留意上文,我就感觉“kapa的光学迷彩”要出现了,那么布偶服里是小碗这一点就真的是始料未及了。kuso!我也想要里面有小碗当驾驶员的fumo!俩人对着魔理沙布偶发q属实把我整乐了。还有kapa这种被迫视奸的耻度刺激,送出微妙黄瓜的尴尬刺激,以及最后兜底只好沉默承受所有的究极被迫害役小碗……“不要说出来,拜托了,这样对谁都好。”怎么办好想看针妙丸在神社被迫吃黄瓜的脸色还有假装说漏嘴以后灵梦的反应以及所有后续啊!我想,在3000字如此局促的文本量内,与其严肃地想办法挖掘乐园主题的深度与丰富度,真不如化乐园为【乐】园,开发其他可能性。笑完之后是一阵深深的后怕,各位,你信任的树洞不一定值得你信任,请经常检查你忠诚的她/他。』
只有我知道的秘密乐园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我在我的一篇散文中注道:<font size="2">“《En attendantGodot》塞缪尔·贝克特(SamuelBeckett),一说戈多(Godot)是从英语‘God‘演变而来。’God‘意为’神‘,或可言’救主‘。“</font>无疑灵梦对于幻想乡现在这个烂摊子来说是一个救主,一个所有问题的可能解。灵梦的离去才是希望成立的原因,然而魔理沙却怨恨这一点,宁可灵梦留下保留“团圆”的状态。这是处于私怨。出于公义和主角组的感情,她仍会回应人类的期望。龙神,在这场冲突中的立场是调和者,但是他的手段偏向于镇压多过调和,值得玩味。最后幻想乡的诸位等到了灵梦,也就是冥现,然而最终兑现的希望是否足够有力,足够推开通向乐园道路的门扉,这一点作者并没有给出供以想像的线索,结局或不明朗,在前方铺垫充分,情感达到高潮的情况下,个人并不喜欢这样的设计。纯对话推进的小说非常考验作者的的对话设计功底,这里的表现大概功大于过吧(笑)。帮助作者隐去了不少枝蔓,只借着魔理沙的阐述揭开了复杂局势的一角。故事的成立性还有待雕琢。文章节奏有些拖了,可以在这些方面多下功夫。我特别喜欢冥现借化妆与魔理沙交互的各种细节,尤其是“口红”处,此一笔胜过十笔。』
等待灵梦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碎碎念:东方双关和现代歇后语喜欢。翻译腔跟联合国国家地理best match,大大提高了对白的无厘头搞笑程度。各种意义上都很出色的小品文,阅读体验一流。最后,姐姐组太甜了,我喜欢。』
三个神经病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开头相当惊艳,使用Gensokyo的称呼外加“其实挺无趣的”这样的反差式陈述简直将人置身在了90年代的银座,铺面而来的怀旧和倦怠感,仿佛来到了什么文艺片片场,我挺喜欢的(笑)。先抑后扬的结构挺好,可惜中间缺少过渡,略显强行。共鸣感和沉浸感出色,镜头感很强。这些仰赖于琐屑处的着笔以及选例的朴实、普世。各处引人遐想的小细节令人会心一笑。但注意克制一下真正的废话对好不容易营造起的氛围感的破坏,表达效果因此变差了非常得不偿失。这里的废话指的是:对于文章写作目的没有帮助的文字。作为短篇小说的开头会很有意思,想象这是部香港文艺片,这篇文章是片子前8分钟的旁白,一下子就有王家卫的的感觉(笑)。相应的缺点是,不够丰富。文章胜在真情实感,但是语言不够凝练精到,再多加锤炼会赋予文章更多的质感。值得鼓励。总体阅读感受良好,3星』
乐园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白槲女士   :群里的讨论错过了,干脆在这里稍微写一下我的想法先从线索入手,拉一拉枝干。本文线索主要有四:“哗啦”的翻页声作为蒙太奇的信号提醒场景切换。“我”作为线索人物贯穿和提供视角,既是“丝伊特”(现实的我在梦中的投影)、萤火虫(进入梦中的现实的我)、又是“苏伊特”(现实的我,与丝伊特在列车上发生“你是我”的争执),以及揭示了村子——月都、老中医——师匠的neta。曦神的命运这一明线。“我”希望看雪这一暗线。 曦神这一明线包含二重叙事:(按事件顺序梳理)曦神与“我”从青梅青梅的好闺蜜关系一起成长(英语课、晚上传字条、上学等等日常描写、庙会、父母意外后“我”载她回家、雪、大学分别)但最终因为复杂的命运因素渐渐疏远(大学、交友、社群、曦神自己的精神困顿),简而言之,两个小女生慢慢长成大女生。曦神的命运(童年生长环境是乡土而晦暗的小县城和村子、原生家庭愚昧而专制、迷信恶俗、儿时冲撞了白鹭神(在“光明的未来上面“)、结巴、认识“我”、童年生活、到村子、结识老中医、父母的创伤性刺激、庙会与我迷失见白鹭神、(与白鹭神冲突“光明的未来”,这一部分作者放在了文章最末尾,其实发生在很前面,紧接着“我”在庙会找她。)、被白鹭诅咒进而死了父母、被我骑车载、高考爆炸(也是因为白鹭)、各自上大学与“我”分开、割腕、(我认识阮文后)通电话情分疏远、“我”忙于这边、回村参加葬礼被烧死) “哗啦”的切换声是作者的仁慈(大概),可以想象没有“哗啦”的春晓一梦,那真的是理解不能吧(笑) “雪”的线索也是场景描述、同时还暗示二人命运的迥异,这里举典例一例:曦神父母意外,“我”骑车拉她回家,路上她念了“我”的杂志的那段,“小科学家们……”   这里雪既成为对曦神离开村子的阻碍,暗示了人物的悲剧命运,同时也体现“我”把北方的雪国梦幻化、理想化成了理想乡一样的存在。“我”追逐对雪的执念而曦神与我最终被雪分隔(关系的淡漠、死时的大雪(“我”期盼已久的)、天上灰烬之雪),“北方真好啊。”与“我不在乎了。”。雪发挥了线索、hint、场景三重作用。结合这下线索去品味,你会发现春晓也渐渐明朗了。 另外说自己感想多些的点吧,关于修辞结构方面群里的大佬文艺水平不知道高我多少我就不献丑了,这里捡着大伙落了说的,我个人欣赏的闪光点评论一下,可能流于浅薄,也请不要嘲笑。 开篇那个狗卷啊污蔑啊梦啊投影啊,其实就是苏伊特也瞧不起曦神父母。欲盖弥彰,挺有意思的。顺便暗示一下月都相关的neta。   往下大家都说《尤利西斯》,我就略了。我说说贾平凹,这篇的几个楔子(“定场诗”一类的反正放这个篇头位置的)相当有味道:卞之琳的《断章》暗示梦与现实、主体客体相互对应的几个3—1关系(曦神—稀神—白鹭神/123—Sweet—萤火虫/堇子—梦的A面—梦的B面)London Bridge 连接外界和象征监狱的London Tower,众所周知London Tower下层就是监狱,感兴趣可以去查一下,“take a key and lock her up”暗示“小镇和村子”作为意象囚禁少女,剩下更明显我就不点了。包括后面文本中穿插的歌谣、唱经等等,非常应景,都成功的起到hint的作用。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楔子+穿插写法在章回体小说中比较常见,尤其是《红楼梦》,而白话文运动,新小说以后渐渐少了,贾平凹的《废都》可以说是重新发扬了这种写法,可以读来看看。 列车那段引出了 “现实” 其实受《隐秘的角落》影响我挺想扯扯小县城,但想来作罢。关于主题与其说是少女的革命,我认为更贴近的是“逃离”。但总归叛逆的基调是没错的。 丝伊特想逃向雪(喻指理想国)而不得,迎来掺着曦神骨灰的灰烬之雪(辛德勒的名单neta?)曦神想要逃离原生家庭和小镇,割腕,等等。阮文文文象征为了利益随波逐流的力量者,渴望逃离俗世的名利场,最后人性回归,却终不可逃。堇子逃离现实,最后神秘珠无了归于现实,浑浑噩噩。最尖锐之逃离是曦神与老中医对命运的逃离,这里有点主观了,不知能不能get到。曦神与老中医(师匠,“银色马尾辫的老中医”)是一对apprentice—mentor的关系,这两人都是逃离白鹭神给定的命运,可能太电波了我试着解释一下,体会精神。逃离是主题。曦神的命运自小与白鹭纠缠,白鹭“颠倒黑白的能力”令她成为哑巴、失去父母、最终前途灰暗。这里白鹭是村民迷信与愚昧的化身,象征着出身环境对主体的囚困、也即曦神拼命逃离的事物,曦神一辈子逃离村子和自己的出身,最后被烧死的悲剧,我在她身上看到了我这种小镇做题家的身影呢。老中医代表先知者,他们既超越了命运,同时也不打算反抗命运。如果把命运比作行驶的车辆的话,它的车辙就是命运的轨迹。老中医从头到尾预见了车辙的方向(体现为对命运象征“白鹭神”的了解与戏谑),同时又不打算反抗,而是顺应。但这恰恰是最过分的逃离:他们献祭了自由与未来,换区车轮碾过自己时的无痛无痒,以超脱的姿态逃离(也许已经发生过的?)苦难,他们拒绝与命运和解,也拒绝对抗它,只是逃,不停背叛过去和自己的乡土,好像浑不在意(这里可能需要一点点人生阅历,或者阅读量)。这二者正是一条路上一前一后出发然而背道相驰的两个人,我不禁想象,假如曦神没死,她在若干年后会成为老中医吗?第二主题大约是弱势身份角色(女儿、结巴等等)在原生家庭内受到的压迫以及随之而来的精神困境,这也是曦神这个角色的原型种子。总之是(包括我这种读完特别有共情因而激赏的)一部分人自小到大的精神困境吧。我也想看雪,可能也想去一线城市,想上好大学,想逃离浅薄庸俗,我也是曦神,也许我们都是曦神。最后文笔这里产生了一点割裂。一方面我赞美一下作者的现实笔触,包括场景描摹和对话设计,尤其是丝伊特和曦神两个小女生慢慢长成大女生,最后闺蜜情感莫名疏离最后越走越远了,不是女孩子可能很难理解吧(笑),青春期叛逆女孩尤其是这样原生家庭很有问题的县城少女别扭的内心,很写实,很喜欢。另一方面也许是对这种穿插和时空错乱的写法的不熟悉(不要杀我),举个例子《百年孤独》虽然一样零乱但是很完整,读完是明朗的(逃),但是《春晓》个别地方交代得混乱,比如割腕那段的人称,跟曦神的关系;为什么丝伊特这么自责,这里我只能从自身情感经历出发理解。这就是我说割裂的原因,它既老练又青涩,然鹅借着梦的背景,反而增添了更多幻梦感,可以称得上正负转换了。不得不说非常难得。 文章除了挑人没有太大毛病,认真读的话的确非常有意思,看起来作者是想写出可以让人会心一笑的文章,而且他做到了。五分鼓励一下。 白鹭喜欢,因为冬天会来我家附近过冬,最近更是天天能够看到,这也是为什么我这么喜欢《春晓一梦》nmd,真的很有代入感啊。最后,谢谢耐心看完。』
春晓一记来自:春晓一记


好耶!祝下届依旧精彩。
来自:【幻想战闻录夏祭·夜之章】文评楼

『啊?发生了什么?』
【东方无关】算得上是自省的文章来自:白槲的东方心念集子
『在阿白身上能看见当年贴吧的遗风』
【东方无关】算得上是自省的文章来自:白槲的东方心念集子
『没人看的话确实是很难受的,我也只能贡献一个人头这么多。但即使短时间内没人看也不用担心哦,还会有考古学家的嘛。我觉得,比起...』
【东方无关】算得上是自省的文章来自:白槲的东方心念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