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idrash

✉️发送消息


测试

测试内容,有违规自删



『为了文末那首诗的醋,包了这篇文章的饺子』
旱潮来自:旱潮
『不好地方楼上说了不少,切题,语言还有架构等等,我就来说点好听的话吧。我一直认为,一篇文烂到一无是处还是蛮困难的,更何况你的文其实还不错。加分点为开头黄昏到夜晚时的城市(时间方面为我的臆测,昏暗阳光下的高楼平房是会给人带来压抑的感觉),在一段自白之后,是一段幻想乡中落樱的描写。抛开视角由“我”到“幻想乡”的生硬转换不看(多打一行回车也是好的啊),由此看来,作者对写景物非常上手,文采方面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有些地方用力过猛另一个加分点,这里我和上面那位云下客有不同的看法,就是“我无限的憧憬就等于无限的怀疑……”这一段,是作者对“幻想乡是什么样的乐园?”这一问题的自问自答。被寄托太多憧憬的幻想乡,就是被僧人喜爱的猫。不得道的僧人即为“我”,“我”追求幻想乡,是不是我对现实的逃避呢,是不是“我”对无限美好的一种执念呢?这种憧憬变成了对自我的怀疑。认为幻想乡与毁灭相距甚远,但是,通过神子和正邪的话,表现幻想乡与理想中乐园的矛盾。所以,无法否认终结的阴影会一直如同达摩克里斯之剑一样悬在头顶。而“我”对于此的回答是:管他呢,对于东方的同人创作,已然成为了生命色彩中的一部分。虽然全文的基调是压抑、沉重的,但是我仍然在此处,看到了作者眼中的光彩。实际上,我认为这是一篇用心的文章。由于作者想的太多,想要说的太多想要表达的太多。作者的想法,对于本次征文的篇幅限制是超载的,解决这个问题有两个方案:缩减想要表达的主题,或者给予自己更多的字数。不过我希望作者能够选取后者,再深入加工一番投稿到战闻录来。文章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表达方式来写成的,希望能够在更宽松的条件下,看到作者不带上镣铐的作品。』
乐园·猫·一些颜色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题外话,对自己作品严格是好事,但是如果一个母亲都看不上自己的孩子,我们这些外人评论起来挺尴尬的(笑)。其实看完作者自己的说法后我改变了些许看法,但是我在这里,还是留下我对文章的第一感觉吧。先说人物塑造,由我来看,可能性格最鲜明的怕是那位人类灵。他对塑形神的愤怒、对被“统治”的不甘、对自以为被背叛的委屈、还有最后在酒精刺激下的踌躇满志。他的每一句,体现了他心态的转变,是人类灵的缩影。这样来看,实际上作者是有语言上的能力的。塑形神与四季,她们的在文中承担的作用是在一问一答中解释人性。但是文中人类灵渴望被统治的深层原因探求又不够深入。最后四季对酒又产生了某些想法(标题也是“酒”相关),篇幅所限也没有详细论述。作者想要谈论的东西太过,但是都止于浅尝。但是四季点出老板娘的身份的反转挺有意思,我很吃这套,如果这个可以更多的服务于剧情的话就更棒了。』
借酒为由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作者你开着心爱三蹦子,带着我们粗略的浏览了一下幻想乡,寻找我们丢失的情怀,至于最后我找没找到,这已经不重要了。但是,开的太快了,七十码的速度,让这些这些美好的景色,在我眼前化作了残影,我还来得及在妖怪之山的山脚下,掏出相机来上一张,你就已经带我到人里介绍这里的农业工作者了。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只有短短几小时的时间,你不得不争分夺秒,争取带我到更多的地点,介绍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介绍那些妖怪,那些人类。还得,去寻找我们遗失在人生道路上的情怀。作为少数几位带领我们浏览幻想乡老司机,我仍愿意留下我的评论,希望这位司机未来能够摆脱时间的限制,下次与我大侃特侃幻想乡的故事。人话版:难得又一篇散文形式的文章,甚至选择了第二人称的写作手法,来一路描绘幻想乡的所见所闻,颇有一股公路片的感觉。但是字数限制,质量与数量不可兼得,去头去尾,还要再写三个地点,字数资源相当紧张。我认为,散文式的文章,对文笔的要求会略高于小说文体。说实话,我挺喜欢妖怪山的那段描述,可惜有些短了。不过韵味十足,看到后面我仍然恋恋不忘那句“那日头在上顶一晒,那流水声都比平时更暖和了”。口语化的语言,运用了一些时代气息的梗,诸如“氪金手游”、“uc震惊部”等等,大概是为了特意将现世与幻想乡作对比的缘故吧,还是挺有意思的,尤其是文章还有一股子京片子味,但是有时运用太多会给读者出戏的感觉,适当运用就好。』
寻物乐园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水子是西西弗斯式的人物,刚刚看完开头的我想这么断言,但是真的是这样的吗?因为各自的缘由,他们都做着外人眼中“无意义”的事情,一位推着石头上山,一位垒着石头塔;一位推上山顶的石头又会滚到山脚,一位即将完成的石头又会被恶鬼破坏;西西弗斯是被众神惩罚,水子……按照一设的话其实也是惩罚,但是文中的水子并没有丝毫的愤懑和不满,垒石塔并非是被强迫的,就好像那是她的梦想。曾记得这样一个形容女生眼睛的比喻:她的眼里有银河。石头对于水子,宛若星星一般绚烂,外人认为的无意义,却是她最大的宝物。肆意嘲笑水子行为的人们,可能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有意义”的。由最后的阎魔点出她的评语,没有人比水子更快乐了。那些人活在世界上,即使腰缠万贯,却也未必有水子活的洒脱。这样看来,还真的像是西西弗斯呢。一篇带着星星咸味,又十分治愈的文章,就好像是炎热天气中的风铃声,让人清爽,非常棒的阅读体验。』
灿若星河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哇,这个帝超恶劣的,要是我有这么个妹妹,哦,我的上帝,看看她的所作所为,我发誓我一定会狠狠踹她的屁股。前半段的日常老生常谈了,铃仙预料之内地中了陷阱,这类的情节,我一向是当做周瑜打黄盖的套路。直到帝抢了铃仙友人送给铃仙的包裹,铃仙对帝恶颜相向时候,我精神了。铃仙的愤怒并非突如其来,之前的中陷阱、,帝的无理纠缠,加上礼物被抢(后文可知这个礼物对铃仙意义重大),怒火攻心自然也就不难理解。略有遗憾的是,末尾的收场有些潦草,仅仅是因为铃仙的弹幕集中了帝,就让铃仙从愤怒的状态下冷静下来,或许是为了表现铃仙的善良吧,但是这么一看帝更屑了啊。加害者却挂着受害人的委屈的样子,虽然我明白这是表现帝嫉妒心的一部分,但是文章以帝为主视角,这样让读者更加难以带入了。总之,如果能有更多的字数来收尾的话,这对欢喜冤家的关系会更加润滑一点。』
何处之兔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由书屋来看字数超了呢,(笑)没事,这也不重要。化用的了《等待戈多》的梗,但是比起原版戏剧中仅仅活在台词里的“戈多”,灵梦可就熟悉多了。可惜在幻想乡崩坏之际,在人类迁怒于博丽神社的夜晚逃之夭夭。至于原因,作者借魔理沙之口,娓娓道来了一个平衡被打破的世界。在那个时间点逃跑的灵梦,很让人怀疑魔理沙的气话是否是灵梦的真实所想。不过嘛,这点上,灵梦的作用和戈多是一样的,是一个交给读者们去解读的角色。而魔理沙,是本文的主角,作者塑造了一个有些粗鲁、甚至还偶尔爆粗的形象,借着对话立起了人物性格。虽然她嘴上抱怨着灵梦的选择,虽然人类反对博丽巫女,但是她也和阿求一样,打心底深处站在灵梦一边,即使灵梦的选择也可能是错误的。这似乎也是同人作者们心照不宣的设定,如果有人类充当指引新方向的信标的话,那么魔理沙很有可能是其中之一。魔理沙一直把“冥现”念成的“明现”,或许是一个她一直向往美好一面的细节。但同时,文章中灌输的设定有些稍微多,对于超短篇来说,大量的设定会显得故事有些拖沓。』
等待灵梦来自:【夜之章-特殊邀请函】主舞台
『平易近人的童话剧,读完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故事我想到了那首《Lost Wonderland》,也是一个寻找的故事,不过比起歌曲,这篇童话更多了一份希望,即使故事结束,爱丽丝与莉莉丝的追寻或许结束了,但是她们从中有所得,这一份希望传达给了读者。或许这就是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吧。虽然没有入围,但是是我本届心中的最佳了』
失乐园来自:失乐园
『别的不多说,眺望迷雾的女人杀的我措手不及。文是《烂片》中的《烂片》演员,我是不是也是烂游戏中的一个npc呢?』
烂片来自:烂片
『赞同楼上长评,你都说完了我还说什么啊(笑)故事的结构:起承转合十分扎实,聊天记录来填充内容的想法十分具有现代气息。刨去东方元素,单作为一篇小说来讲也很优秀。恰好本人正在学习文学创作,对于文章有不小的共鸣,不过水平不如到达辛文。发表一点浅见,文中提到伪读者伪作者的问题,窃认为可以做到“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这年头能坚持阅读的就已经很少了,写文章的更是不容易,没有必要把自己放在读者的对立面,那只是不同读者的需求罢了。扎实的基本功,层次分明的结构,信手拈来的名著,颇有深度的思考。篇幅或许稍长了点,但是瑕不掩瑜。』
我的朋友射命丸来自:我的朋友射命丸
『爽快!一口气看完了。看到下雨那部分,就知道作者读过古龙,以至于我看整篇都带上了古龙的色彩,人物喜怒不于形色,内心活动似乎也是波澜不惊,打斗描写入水墨画一般留白。文笔读起来很舒服,精简的篇幅让人已有未尽。除了某些人物处理不太好之外(剑的主人,有多重身份,但是文内似乎只作为一个“这里需要填补一个角色”的地位来出现,实在可惜),总体来说是一个故事性很强的小说。』
来自:雨
『读完文章后只剩下挠头,看懂了些什么,又没有看懂些什么。甚至我怀疑这文章是给作者留下的挑战书,来看读者的理解准确与否。如果当时讨论文章的那天晚上作者在场的话,估计在捂嘴偷笑吧。回到文章,说实话,我没啥可说的,自认为对文章理解不完全,实在是不合适评论。一开始还想除了开头的哆来咪、丝伊特和东方有什么关系。然后逐渐发现曦神=稀神,白鹭是稀神能力的体现,还有堇子与她的神秘珠,确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结合的非常好。纠结了一下,想了想还是给了4分,虽然文章着实难懂,时间线破碎,换主视角都给理解加了不少难度。但是本来同人的包容,应该容纳这种有进取心的文章。非常期待作者能够自己讲一讲他的创作想法。PS:我非常喜欢那位老中医』
春晓一记来自:春晓一记
『宝剑六,算是塔罗里颇为不吉利的一张——男子驾着载有一女人,一小孩的船,船的一侧是激流,一侧是平静的水面。六把剑插入船舱,他们的重量使船艰难前进,但是如果拔走的话,船内六个洞又会让船沉没。但是,它也说明了事情正在想平稳发展。就像现实和故事里原子弹的发明,平息了二战后的混乱。很有现实意义的故事,少年从渔夫,到大夫,到发明大规模杀伤力的屠夫(他人看来),也正是人类对于制止战争与瘟疫行为历史进程。开头第一个故事有点碎了,但是看完整篇后,这一段还是有必要的。让人舒服的文风,好比河流,时而平缓,时而湍急,我在读的时候,也被文中人物的遭遇所感染。但是作者发力十分谨慎,没有用力过猛,感情的抒发穿插于各段,以量来弥补阅读时的意犹未尽。这同时也是一部人类的成长史,面对瘟疫,人类从恐惧,到直面研究,正如同文内人们对待少女态度,是对新冠阴影仍然存在的今天,颇具现实的写照』
正文来自:宝剑VI


希望可以增加显示文章点击量,和回复评论的功能。修改评论的时候,验证码有时不可见。
来自:炎上书屋功能建议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