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睡了。

 

是时晨光熹微。我们姑且不管她为啥睡这么晚,总之她睡了。

 

她这一睡,就是三年。

 

——————————

 

阿姬是个阎王,正的。彼时阿觉也是个阎王,负的。

 

她俩人不在同一个地方上班,各有各的阎王殿。工作也忙,往夸张了说三年五载都聚不到一块儿,所以一见面总是既亲热又生分。阿觉就总向阿姬抱怨,哎呀工作可烦好想找个冷清衙门睡上三年不起床不洗脸不吃饭;阿姬就回她说,你这阎王不是副的,得是个负的,你当这个阎王对你对我对整个阎罗殿都是负担。

 

所以有一天阿觉就让地府给裁了。连同她那管的一片儿都一起裁了。阿姬摇摇头,说上面老板挺大气。

 

阿觉呢,从阎王一跃变成了土皇帝,虽然只辖了一人王国,但她想了个招儿,找了哗啦啦一大片宠物。宠物会自己干活,也不用她发工资,就是宠物有点什么事还得她拿主意。清闲的时候也有,忙的时候也多。

 

阿姬就问她,你这和当阎王的时候干的事情不是一样吗,还偷不了懒,何苦走到这一步呢。

 

阿觉反问她,你横竖就是个王,我可是皇帝,皇帝知道吗?我跟你讲,我昨天做了个梦,梦里有只黑脸长嘴的动物,长得跟个小大象似的,我想给它拉过来做宠物,但是它不干。

 

阿姬就说,黑的,梦里的,那是貘。地上有个藤原妹红说过,貘是石油王,比我们乘一千倍带饶十个地府财政加起来还有钱,你招它,想得美。

 

阿觉就笑了,说我在梦里和它打了一架,挺过瘾的,有机会你来我梦里玩玩,我们三个PVPVP。

 

阿姬说,那我俩不得睡一个枕头上吗?

 

阿觉啧了一声,说去你的。

 

————————————

 

阿觉还是阎王的时候,阿姬去过阿觉的阎王殿。

 

地府的阎王两班倒,所以阿觉和阿姬每天都有半天假。刨去吃喝睡,勉强还能剩点儿闲。

 

阿姬去的时候交班的阎王刚走,阿觉迟到了还没来,阿姬就一屁股坐到阿觉的阎王椅上。挺舒坦。

 

阿觉姗姗来迟,阿姬就把惊堂木一拍:啪!“堂下何人!”

 

阿觉骂了一声不文雅的,就去拽阿姬。“下来下来,我还有工作呢。”

 

“你是阎王,我也是阎王,你做得阎王,我做不得?”

 

阿觉就很气,又没有办法。把一旁偷着笑的判官的高背椅抢了,罚那判官站着。

 

不一会儿有受审的灵魂来了。阿姬不是一般阎王,光看就能看出来者是非善恶为罪几何,靠得是一双亮晶晶绿油油犀利双眸目光如炬,端的是一个天赋异禀分辨黑白巧夺天工,不枉人送外号黑白大盗,说她靠分辨黑白的能力连着盗走了一百次地狱最佳员工的位置,连并夕夕猝死下来的那群奋斗逼都卷不过她。分过来的两百个案子让她两分钟就断了个干净。

 

阿觉就在一旁啧啧啧啧啧,说我们这殿不是这么玩儿的。我们这儿比不上你们先进工作集体,来这儿干活的都没那么高工作效率,按你这个速度其他部门配合工作顶不住的,要是上面按你的标准分案子下来我一样顶不住。

 

阿姬就问了,你之前在我那儿怎么就顶住了呢?你再不跟我回去再呆这儿以后想回去都回不去了。

 

阿觉就骂,像你说得这么容易哪儿还有我们这地儿啊,而且你直接在这里说这种话我手底下员工怎么想,他们要是自闭了我还得费心思开导他们,你可别给我在这儿增加工作量了。

 

阿姬就说没意思。阿姬也确实觉得没意思。

 

————————————————

 

阿姬和阿觉一起出过一趟外勤。

 

原因是地上大旱,放着不管会导致地府工作量爆炸,有系统崩溃的危险。上边考虑过后派了两个阎王上去想想办法,美其名曰现在加班是为了之后过上更好的日子。

 

阿姬经手的魂流量大,知道很多边边角角的信息。她听说诹访有个雨降宫,在那里献上一只大雁能稳定降雨。正好让她碰上天上一行大雁北飞,当场挽弓射箭,从长空中偷了一只雁下来。

 

阿觉有点愠,也没发作,就在一旁看着阿姬祈雨。果不其然,刚把这只北雁献到位,大雨就倾盆而至,跟个喷泉似的。

 

阿姬就说,以前我这眼睛也出过问题,分不清黑白了,麻烦得紧。我就去京都附近找了个能治眼睛的同事,送了他五斤蒟蒻,就治好了。

 

阿觉摇摇头,说要是我就带着手底下的死神和鬼,拿起镰刀和锄头开河造渠。

 

阿姬嗤笑,那多没效率啊。

 

阿觉就说,麻烦别人多不好。

 

——————————————————

 

阿觉让地府撸下来之后,阿姬也去过阿觉的阎王殿。

 

那时候已经不叫阎王殿了,叫地灵殿。阿觉还坐在同一张椅子上,旁边没判官了,换了一只猫和一只鸟。

 

阿觉就招呼阿姬,我给你讲,我家猫不是偷尸体吗,它前两天偷着一串念珠,尸体上面的,你过来品鉴品鉴,你一个阎王别说什么嫌死人东西晦气之类的瞎话啊。

 

阿觉把手里的念珠往桌子上一丢,阿姬就过去把念珠执在手里,一转一转,腻味了,想放下来,可就是放不下来。

 

阿觉就笑了,你也有执念啊。

 

阿姬突然就很烦。阿姬平时是很洒脱的一个阎王,一般的烦心事她都能不当回事儿的解决干净,这次就不行。阿姬面无表情地说,你给我整的念珠拿不下来,你是不是得负责任。

 

阿觉一看有点不对劲,就从阿姬手上把念珠取下来。说来也怪,阿姬怎么甩也甩不掉的念珠,阿觉一拿就拿下来了。

 

阿觉把念珠往旁边一丢,说那边笑得很大叔的那只猫,过来把这玩意拿去丢炉子里烧了。

 

阿姬就很奇怪。你就没有执念吗,凭什么你随随便便就甩掉了?

 

阿觉叹了口气,说你可别提了,要么给你摸摸吧。阿觉说着把手伸出来,阿姬一摸,那念珠还在阿觉手上,只是看不着了。

 

————————————————————

 

阿觉睡过去以后,阿姬老是往阿觉的地灵殿跑。阿觉一睡就是三年。

 

终于阿觉醒过来了,她下了床洗了脸吃了饭,来到地灵殿自己的桌子上,问阿姬,你来了怎么不叫醒我呢。

 

阿姬就说,我本来还想等你醒了嘲笑你睡三年只是嘴上说说,谁知道你他妈真就能睡三年?

 

阿觉就摇着头啧啧啧啧啧,说我做了个梦,梦见这个世界五彩缤纷的,就是地上有一条很细很窄的裂缝,把世界上所有的色彩都往里面吸。我离得远远的看了很长时间,想看看世界上的色彩是不是都能让它吸走了,就这么等了三年,世界还是五彩缤纷的,看起来没怎么变。我就好奇被吸走的色彩都哪儿去了。走过去刚探头想往里面看,结果我自己的色彩被它吸走了。我当时就吓醒了,妈的我想想都害怕。

 

阿姬就笑着骂,你傻不傻,知道结果还凑上去是愚,连结果都没意识到是蠢,愚蠢二字你至少得沾一个。

 

阿觉也跟着笑,说谁不是呢,你早点把我叫醒也就不用三天两头看我醒没醒了,我也不用凑上去让吸个干净,怪渗人的,我现在都还浑身不得劲呢。

 

阿姬问,你睡了这么久有什么不良反应没有?

 

阿觉就说,感觉天蓝了,水绿了,地之色乃黄色可带劲了。一切的一切不都还跟以往一个样吗,要说不良反应就是我身上颜色都没了,我也伤心啊,等了三年就等了这么个结果。

 

阿姬就说,你怕不是还在梦里没醒过来。

 

阿觉想了想,说确实有这个可能,但是我梦到你的时候你一般都催魂夺命跟个死神似的,一般不会像个阎王一样跟我聊天。

 

阿姬就问,要是我在你等了两年零十一个月零二十九天把你摇醒,你什么反应?

 

阿觉想都没想就回答,那我肯定揍你,我等了那么久不就白等了吗。

 

阿姬就继续问,你现在也还这么想吗?

 

阿觉就讲,靠你别老是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我睡了这么久才醒还没跟我妹打招呼,就不接着招待你了啊慢走不送以后有空再来玩。

 

———————————————————————

 

然后阿姬就醒过来了,一看日历,好家伙,睡了整整三年呢。

 

条件:123456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