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心怀那人入睡,

也许,就能于梦中相会。

早知身入梦,

但愿未曾醒。

——古今和歌集

 

一.神庙

 

跑吧,跑吧,请越跑越远,

请逃离我,逃离地狱之源。

我的女神,伊西斯的化身,

大地之神的女儿,古老血脉的继承人,

你是我的母亲,我的妻子,

你是现人神,

你是我的女神,

你是我的女王,克莉奥佩特拉。

 

亚历山大港已陷入熊熊烈火,

双眼充血的士兵,双手犹如铁钳。

勇猛的猎豹被打败了,

他们冲锋如电、齿利牙尖,

但群狼更加团结。

凯撒的军团在寻找你,

他们口中祸国殃民的妖邪,

他们口中淫荡无耻的娼妓。

他们的语言既非希腊也非米底,

而是伊特鲁里亚的血,和铁。

宫殿里空空荡荡,

王座正被他们践踏。

女王,请越跑越远吧,

他们竟想俘虏你,伟大的克莉奥佩特拉。

 

你的皮肤宛如少女,

你的眼眸宛若星辰。

你是希克索人信仰的玛利亚,

你头发上缠绕的是尼罗河的毒蛇。

你的声名远扬,神性充盈,

击败了隐士们崇拜的青蛙女神海奎特,

你是神庙中最伟大的母亲。

神庙为你骄傲了三十九年,

三十九年后,

神庙中传来阵阵痛哭。

法老的荣耀已被抛弃,

镶金的吊灯,黑皮肤的阉奴,

因为士兵的脚步颤抖,

异族的声音回响在诸神祈祷的地方。

快跑吧,我的女王。

 

为什么不逃跑,女王?

为什么看着我,女王?

你想要见我最后一面。

可是我尸身已然冰凉,

短剑划开我的胸膛,贯穿我的心脏。

我们的爱情枯萎在阿卡纳尼亚,

我们的爱情凋零在亚历山大港。

请让你的毒蛇代替我吧,

代替我亲吻那最诱人的地方。

爱奥尼亚的微风吹入神庙,

掀开唯一靠海的窗。

凯撒看到了你,我的女王。

尸体氤氲着摩西劈出的晨光。

毒蛇已经消失,

猎豹已经服从,

群狼就要返回故乡,

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已经被埋葬,

一切都结束了,克莉奥佩特拉已经死亡。

爱人,让我们一起进入梦乡。

 

二.神社

 

跑吧,跑吧,请越跑越远,

请逃离我,逃离地狱之源。

我的女神,你从未注意到我,

现在这把小刀,要向你的脖颈挥落。

快跑吧,我的女神,

美丽的年轻小姐,

美丽的风祝,东风谷早苗。

 

我每天都在注视你,

我每天都在倾听你。

我每天都攀爬到妖怪山的山顶,

只为欣赏沐浴在晨光中的绿发。

十年前,你用奇迹劈开晨光,

在我脑中烙下永恒的画。

十年后,神社空无一人,

我决定摘下属于自己的花。

我扼住你的脖颈,双手如同铁钳,

触感与我想象的一般柔软。

我感受到你的呼吸,

我感受到你的温暖。

爱上我,我的最爱,

接受我的信仰,我的女神。

逃跑吧,我日夜思念的人。

逃离这想要俘虏你的恶棍。

 

你的容貌不像来自这个世界,

这个秩序严格,无法呼吸的社会。

你的大胆和活泼让我着迷。

铁轮的冲击,御柱的威严,

奇迹的风祝散发出强者的光辉。

你的风姿让我想要打败你,

破坏你,蹂躏你,让你流出晶莹的泪珠,

如同凯撒所说,

我来,我看,我征服。

即使那时,

我的灵魂已被埋入泥土。

灵魂寻求邪恶的力量,

灵魂寻求恶魔的交易。

有人想要神社消失,

我们达成微妙的共识。

灵魂获得妖怪的身体,

这幅身体被设定用来惩罚诸神。

神社的大火越烧越旺,

渎神者的声音回荡在祈祷的地方。

逃跑吧,我的女神,

你已经逃不出我的手掌。

 

为什么不逃跑,女神?

为什么看着我,女神?

为什么你的表情依旧那样温柔,

为什么你轻轻拭去我癫狂的眼泪。

我是冷酷无情的杀手,

我是精神分裂的变态狂。

一切都已经被我毁灭,

只有奇迹能拯救这个瞬间。

只有奇迹,是的,只有奇迹。

我轻轻松开双手,

毒蛇爬上我的胸膛。

我失败了,我也成功了,

因为早苗小姐,听我说,我从未离你如此之近。

大雨浇灭大火,

那是蛇神与蛙神大人召来的救兵。

早苗小姐,听我说,

支持那大雨的信仰也有我一份,

以及,

我一直喜欢着,

你。

恶棍的自白悄然而止,

你默默地合上我的眼睛。

我听到你的声音,

仿佛忧伤的琴弦,又如母亲的叮咛,

只有这次,你只对我一个人说:

“安眠吧,可怜的魂灵。”

我终于经历了真正的爱情,

我终于进入了真正的梦乡。

 

三.旅馆

 

跑吧,跑吧,请越跑越远,

请逃离我,逃离地狱之源。

丝丝阳光从百叶窗射入,

旅馆的小房间依旧昏暗。

我看着你熟睡的脸,

那么年轻,

那么没有杂念。

我把昨晚的钱放在你身边,

悄悄走进洗手间,

公司还有一场晨会要赶。

冰冷的自来水打在脸上,

我一下子清醒,内心揪紧,眉头紧皱,掩面。

我在干什么?

快跑吧,越跑越远,女孩。

快跑吧,我的肉体伙伴。

快离开这个无耻男人的金钱。

 

我知道你们这行不说真名,

可你说名叫“克利奥帕特拉”时,我真的有些吃惊,

因为我本科是历史专业,

因为我的毕业论文就是以她为题。

虽然现在的工作与历史已经毫不相干,

我感到,这就是命运发生奇迹的瞬间。

可是我很快了解,

你选择埃及艳后,只因她登场于一个日本手机游戏。

你说你之所以援助交际,

也是为了手机游戏氪金。

我的心中五味杂陈。

那天晚上,我为你讲述了克莉奥佩特拉的故事,

你为她和马克·安东尼的爱情流下眼泪。

你的善感激发了我的欲望,

我化作黑发的罗马将军,

与女法老在烈火焚烧的城市生离死别。

你的身体让我所有的梦想得以满足。

第二天,你说你从没经历过这样的扮演游戏。

之后,我们的每次相会,

都以扮演他人的爱情开始。

 

我们渐渐理解对方,

或者说,是你摸清了客户的需要。

昨夜的剧本是幻想乡的爱情圈套,

这是我们都喜欢的题材。

我时常写些东方同人小说,

让自己进入梦的世界徘徊,

逃避冷漠的同事,无聊的家人,以及许久不联系的朋友。

你是我唯一的读者,编辑,以及演员。

我感受到你能理解我,

或许是因为我会付钱,

即使只是一场服务,

你也值得我成为会员。

我们讨论游戏和动漫,

编造只对自己口味的故事,

发表痛骂圆滑世故的宣言,

这对你的年龄讲很自然,

但是我的同龄人大部分已不再这么干。

你让我感到年轻,

你是青春女神赫柏,

你满足了我对女人的所有想象,

你是海伦,我是帕里斯,

你让我在怀中痛哭流涕,

你是我的母亲,我的妻子,我的伊西斯。

你能穿上任何cosplay的服装,

你是东风谷早苗,你是所有我喜欢的性癖,

你神秘的缝隙,是摩西劈开红海的光。

 

为什么不逃跑,女孩?

为什么看着我,女孩?

你的神情我永远琢磨不透,

你的双眼和玉颈让我着迷,

我的理智告诉我,我应该离去。

这是违法,这是犯罪,

我会被四季映姬大人关进地狱。

可是有一件事我还不知道,

我从未真正理解你的心灵。

亲吻让心中的坚冰融化,

可我不想只在夜晚吻你,

我想起床之后,能轻轻地把你叫醒。

我想把你介绍给冷漠的同事,无聊的家人,以及许久不联系的朋友们,

告诉他们这是我最喜欢的女孩,

告诉他们这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女孩,

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女王,这是我的女神。

无数次,在进入梦乡之前,

我想告诉你,我爱你,我一直喜欢你,

但我害怕得到轻易的敷衍,

人造革的钱包就在床头柜上,

狠狠地对我辱骂嘲笑。

于是我说,

逃跑吧,女孩,

逃得离我越远越好。

你一开始奇怪,

后来已经习惯,

善解人意的你没有多加评论,

每当我出口,

只是主动拥抱上来。

我们便相拥着进入梦乡。

我们像爱人一样入睡,

但是我的灵魂无法安眠。

大街上,汽车轰鸣的声音,

小摊贩,人群,吵吵嚷嚷,

散乱的灯火划过百叶窗缝隙,

没有任何人为诸神祈祷。

这个城市仿佛没有夜晚,

就如同生活无法终结。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一个最荒谬的舞台,

舞台上,我心爱的人在饰演爱我的人,

我告诉自己,这是梦。

我告诉自己,不要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