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亲爱的妹妹古明地恋:

 

自你上次一走,已过许久。做姐姐的甚是想念,但你行踪难定,气息难寻,只好在间歇泉出口的信箱里留下此信,盼你经过家门的时候一读。还记得我们从前经常这么联系吗?你也给我留过许多信,描绘地上世界的多彩?做姐姐的很喜欢这种交流。不过,现在比起信件,姐姐更想和你面对面聊聊天、叙叙旧呢。所以恋恋,请看到信后务必回来;我正在做准备,欢迎最爱的妹妹呢。

 

请万万不要再把上次的事情挂在心上,姐姐已经完全不在意了。不如说,姐姐十分感激你的好心。的确,长时间窝在地底,既不出门也不见客,是姐姐的生活过于消极了。虽然有阿空、阿燐和其他动物陪着,也免不了有些寂寞。上次姐姐和你一起喝酒之后有些烦闷,也许是这个原因。那瓶红葡萄酒储藏在地底有些时日了,劲头太大,让你看到姐姐失态的一面,这是我的不对。我不太记得我对你说了些什么,但是根据你的反应,我想应该是和那方面有关吧。也就是,作为数量稀少的妖怪,不得不在一定的年龄,肩负起繁衍后代责任的那回事。当然,那种事不用着急,尤其是对我们的年龄来说。我绝对不是在阴森森的房间里呆了太久,满脑子想着自己为什么还是孤身一人,整天担忧自己会不会就这样到死也没有经验的那种老妖怪。但是你也知道,喝酒之后可能会说出糊里糊涂的话;我想,我可能是不恰当地表达了某种“想要邂逅!”(但我其实不想,恋恋,真的不是!)的话语。恋恋,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实在是太体贴了,作为妹妹实在太替姐姐着想,竟然把我的醉话记在心里。所以说,我必须在这里承认,第二天的事从这个角度讲都是姐姐引起的。我不会怪到你头上。

 

虽然这件事追根溯源是姐姐的责任,但是恋恋,我不得不说,你做事也有些太心急、太不用脑。好吧,就算是你听到我“希望相遇到某个特别之人”的心愿,你可以好好地口头安慰姐姐嘛。你可以对我说:“你会的,特别的他一定存在于某处!”那样姐姐也会开开心心地回到日常生活,每天喂喂动物,写写书,顺便把这份情怀埋藏在最深处,这样也挺好的嘛。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们或许还可以半夜来个姐妹的睡衣派对,聊聊经历过的感情,甚至你可以用这件事嘲弄姐姐也没关系嘛。恋恋,作为妹妹,你不觉得这样才是正确的事吗?为什么你要在第二天早晨,把在旧地狱定居的魂魄妖忌老先生装在麻袋带到我寝室里呢?

 

恋恋,或许你不知道,我们觉妖怪与半灵是无法繁衍的。生理卫生这方面教育的缺失也是姐姐的责任,我不是要怪你。再说,妖忌老人已经如此年迈,她孙女妖梦小姐都是大姑娘了,你真的觉得他和老姐相配吗?你真的认为姐姐后半生就这么交给一个老头子很好吗?且不说我那天早上受到的惊吓,恋恋,被你吓到我已经习惯了;可是你说袋子里是给我带来的另一半的时候,姐姐还稍稍有点开心呢。(划掉)可是看到你带来的人,我不禁很怀疑你平时是怎么看待姐姐的。难道你在说我看起来像是老奶奶吗?是我熬夜太多了吗?脸上有皱纹了?皮肤干裂了?恋恋,你可以和我直说,我会注意保养的。你真的不必用这种方式暗示我,真的。

 

还好,妖忌老人是个很和善的人,恋恋。你应该庆幸他原谅了你。但是我能读出他心里在犯嘀咕,怀疑这对姐妹到底有什么问题。这真的有些伤人,我的妹妹,你是自由惯了,不注意形象;可姐姐是地灵殿的主人,恋恋,多少还要在旧地狱保持威严。你知道平息“古明地小姐饥渴到半夜把老头抓回家里”这种流言多么费事吗?后来我才听说你大晚上在旧地狱街道,一路找了很多鬼和妖怪,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我真的很奇怪:你的能力不是让别人过目就忘吗?怎么就这种时候他们都记着“古明地小姐需要野男人”这种事情了?你究竟是怎么宣扬的啊?而且为什么最后的结果是只能打晕妖忌老人带过来,难道没有一个人自愿答应你的请求吗?(划掉)我不是责怪你,亲爱的妹妹,我只是觉得这事情做的很不地道。

 

还好,旧地狱的事情我还能应付。妹妹,假如你仅仅做了这件事,我根本不会发火,也没有写这封信的必要了。一件笑谈,又怎么样呢?作为一殿之主,我也不是脸皮那么薄的人。但是——我还是要稍稍批评你一下,恋恋——你真的有点太急躁。刚送走老爷子,我还没和你多说几句话,你就又失去了踪影了。没想到,你中午又带回了见越入道云山先生。我都不知道你们认识呢。真是有点后悔当初让你去那个寺庙念经!开玩笑的,恋恋。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我永远支持最喜欢的妹妹,但是这不代表你做的就都是对的,恋恋。我们真的需要谈谈。我说魂魄妖忌老先生又老又干枯,并不是暗示我想找一个正值壮年又肌肉丰满的妖怪。我真的没有这样暗示。我知道有的鬼族很喜欢肌肉,很喜欢那种膨胀和汗水,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我们觉和这些真的不搭(还是说你对这种特征有感觉?那我要写一封更长的信了,另外谈)。云山先生是一个威猛又很有男子汉气息的妖怪,或许很多人都会被那漂亮的大胡子迷倒,但是你应该更了解你老姐的,不是吗?平时我宅在家里干什么呢?我是在看书啊。我不是在健身。我是文科系啊。你真觉得我会和云山先生走到一起吗?对了,还有生理卫生的问题。怎么想一片云和我们都从根本上有微妙的不同。我知道你说我们都是粉色系,但是婚恋又不是插花,不是颜色对上就好。就此说句题外话,我希望你能学到一个教训,那就是看人不能只看表面。

 

在对云山先生和追过来的一轮小姐道歉之后(你不知道云山先生多伤心,我听到他心里真的很期待和我生孩子!瞧你造了什么孽,恋恋),我发现你又消失了。还是那个毛病,身体动得比大脑快。我都猜到你要去做什么了。没错吧?你还要去找别人和我邂逅。不,我想这已经变成了相亲。我姑且也是姐姐啊,从古至今,还没有妹妹帮姐姐相亲的道理。恋恋,你的好意我真的心领了,但是这件事正如我所说,只是酒后失言。姐姐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我现在绝对没有那种意思,尽管你的下一个人选还算有那么一点可行性。

 

是了,你下午带了霖之助先生过来。你说这里发现了外界流入的道具,害的我不得不一起和你演戏,随便给了他一块用来压泡菜坛子的破石头鉴定。然后我们一起暗中观察了霖之助先生。不得不说这令人头昏脑涨的一天里,也就这一小会儿还算放松。我们讨论了霖之助先生的品格。我承认,那时的我也有些跟着气氛走了。现在想想,做姐姐的应该当即就把霖之助先生请回去。可是我承认当时也稍微、稍微、稍微有些好奇。霖之助先生以博学和热衷于书本闻名,那么他也许真的与我有话可谈。这就是你把他带来的原因吧?那么你还真是进步了,我的妹妹。我不是说赞同这种行为。但是要给我设立一个标准的话,至少也是霖之助先生这样进入英雄传的人物吧。老头子和云彩妖怪什么的还是免了。

 

在你和阿燐(对了,这只死猫那时候也太得意忘形了)的催促下,我走进房间和霖之助先生对话。那真的很丢脸啊!霖之助先生一直想指出这块石头就是个泡菜石,我只好找各种蠢爆了的借口否认,同时试图施展女性魅力吸引他。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做!这是你老姐从未受过的屈辱!恋恋,你瞧你有多狠心啊!我不断展示着我的明眸(霖之助先生认为的黑眼圈),秀发(霖之助先生看到是的因为熬夜开叉的头发),纤纤玉手(霖之助先生心中注意的是因为写字太多留下的老茧),还有女性的曲线(霖之助先生根本什么都没注意到,他那个时候心里还在想泡菜石!)。恋恋,作为觉妖怪生活多么疲惫,你恐怕体会不到吧。能看到别人的想法很残酷!还好你小时候选择了另一条路。这个先不提。我知道你心里不会痛。但是姐姐心里多么辛苦,多少也体谅一下吧!

 

最后,我没有引起霖之助先生任何的兴趣。显然他没有被我青春气息的样貌和身材吸引,真的和别人说的一样,他是个对道具之外毫无欲望的男子。这种人又怎么繁衍后代呢?恋恋,你不知道,繁衍可不是把两个性别的妖怪放到一个笼子就好的。我再找时间给你补生理卫生课吧。看到我引诱失败,你又试图消失,还好我早就吩咐阿燐和阿空把你抓住,关进房间。我不会犯同样错误一,二,三,四,四次。我是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四次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你看到我身上都是乌青,衣服也擦破了。我告诉你是因为我太生气而不小心摔下楼梯了。其实我没好意思告诉你的是,霖之助先生刚走,魔理沙小姐就来了。显然,“地灵殿主人是个满身大汉、无男不上的女色魔”这一流言已经在地面上刮起飓风,我真的希望你在地上没有和天狗什么的乱说,你没有吧?但是直觉告诉我只有天狗的参与,才能解释为何我已经变成幻想乡第一女流氓。魔理沙小姐很生气,她还以为我对她的男人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啊?也就是展示了我的明眸、秀发、纤纤玉手和女性曲线。顺便说一句,我也对魔理沙小姐重复了一遍动作,她心理的吐槽可是要狠辣多了,狠到老姐不得不用催眠术让自己忘掉,否则作为女性生存下去就很困难的程度。后来魔理沙小姐强行拉我“玩”了一局弹幕,然后就把我打成了这个样子。现在,我的右胳膊和左腿还处于无法弯曲的状态,因此只能勉强用左手写字。另外我的额头还有两个肿包,看起来比茨木华扇还像鬼。那天晚上没和你说是我觉得这对你还有点早。但是,恋恋,我希望你将来会学到的一课就是,抢男人的时候一定要先看周围有没有危险的女人。我预计,越是优秀的男人,周围危险的女人越多。就像越是优秀的身体,周围想附身的怨灵越多一样。老姐这次输掉是技不如人,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是你一定要锻炼自己,将来可以打败所有和你抢男人的混蛋!(跑题了,整段划掉)

 

总而言之,在这过度充实的一天的夜里,我睡的太沉了。我甚至没注意到阿燐和阿空把你偷偷放走。这两个宠物也太胆大包天。就为这,我已经让阿空做了三本路径积分习题作为惩罚;同时把阿燐和一块抹了黄油的面包绑在一起,从桌子上扔下去,转了一个晚上,黄油干了才落地。不过我知道,她们也是不敢违抗你。妹妹,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总以为你会反省。你是我的亲妹妹啊?看到你姐姐的这么困扰,不心疼吗?我不是指责你。我知道你确实心疼,也反省了。但是妹妹,我真的很想说,你的思路似乎还是不太正确。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躲在地灵殿里写这封信?

 

你知道,我们旧地狱最近开展了旅游项目。总会有几个不怕死的来参观地灵殿,顺便交钱用于支持我收留的流浪动物。这本是双赢的活动。但是我的好妹妹,看看今天发生了什么?外面怎么会围了那么多人?而且他们的心之声,怎么会那么一致?

 

“洛丽塔万岁!平胸万岁!小学生身材万岁!小五大人万岁!嫁给我吧!”

 

我知道,我稍稍有些对霖之助先生对我的样貌和身材不感兴趣这件事表露不满。但是这种事是强求不来的。不喜欢就不喜欢,都是缘分。所以亲爱的妹妹,你为什么要操纵无意识,让整个幻想乡的萝莉控都趁着旅游聚集到我面前了?还让他们的欲望暴露地如此彻底?天呀,我一下子遇到了幻想乡的所有变态!是的,他们都对我很感兴趣,但是未免过于感兴趣了!我都不敢稍微深层地看他们的思维活动,我怕看到连催眠术也无法忘记的玩意儿!恋恋,现在我的处境是多么可怕,不会读心的你是不知道的啊!他们还在喊!他们的人数还在增多!人类,妖怪,鬼……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来了!有男有女,还有性别不明的东西!还有穿着奇装异服,像是从外界过来,还拿着什么奇怪画册的家伙!恋恋,你知道,我从来是都是最爱你的姐姐,哪怕你把天捅塌下来,我也不会责怪你;可是现在,我真的真的真的有那么一点想用我的手背轻抚你可爱的脸蛋!我真想几个大巴掌……狠拍自己的大腿!

 

事情就是这样了,亲爱的妹妹。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忐忑不安;心理稍稍有些不镇定,文字上有点激动,请不要在意。啊,他们在外面开始举行什么奇怪的仪式?别、别脱衣服啊!(划掉)嗯,总之,恋恋,姐姐十分期盼你回来。请在进门之前务必使用能力,把这群人先遣散。放心,只要你做到,我保证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不会再提。就像前面写的,这件事说到底,都是姐姐酒量差的责任。请千万别觉得愧疚,那样姐姐也会同样伤心的,好吗?姐姐、阿燐和阿空会准备好特别好吃的晚饭等你的。还有一起玩的桌上游戏。床铺也会暖烘烘的。你喜欢的,我都会备好。所以,快点回来,好吗?亲爱的妹妹?说实话,男人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我后半辈子再也不想见了!我只需要你!快点回来吧!

 

——爱你的姐姐古明地觉

 

P.S. 恋,我发现你还在继续叫人来。这么说吧,假如你三天之内不回来,我用老姐后半生的幸福发誓,我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把你的屁股打♡爆。听见了吗?打♡爆。我会扒开你的觉之瞳,让你看看生气的老姐内心是多么恐怖。

 

P.S.2 恋,开玩笑的。刚才那段是阿燐硬要写上的。快回来吧!期待和你相见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