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27日

地点:月球轨道,任务点M1

“T-1分钟,所有单位,做好出动之前最后的检查,第一阶段的任务目标,是将结界信标运送到月面的指定位置,方便后续部队的登场,所以务必要保证运载目标安全,切勿和敌人恋战!”

舰队已经全部就绪,电闪雷鸣,而且散发出五光十色彩虹荧光的灵能风暴,此时仍旧在月球表面肆虐着,无数的气旋在下方快速流动,将周围的云系因为惯性开出了一个个的风眼,相比于地球,这些骇人的云带可以向上延伸数十公里,但也同样,能够给突入月球表面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路径。

通过之前附近的联盟军搜集而来的零散消息,茨木华扇已经能够推断,月面此时究竟是怎样的情况了,通过将附近结界的活动性整合并且可视化,在月球上空,大约200公里的位置,灵能强度出现了阶梯式的增长,这是在大范围进行折跃,在时空中留下的痕迹。而这个范围,是直接包括了整个月球在内里面的一切。

“灵梦,魔理沙,你们都还好吧?”茨木华扇再三确认两人的情况,“记住,虽然只是猜测,但是月之都很有可能对整个月面进行了彻底的改造,所以当你们进去之后,务必要小心。”

“我只想早点打完这场仗回去,和魔理沙还有蕾米莉亚他们继续过原来的生活……”

“灵梦,可千万不要松懈哦。”

“还是注意你自己的安全吧。”

真是令人羡慕的感情,但是,也没有时间去浪费了,伴随着数百道在宇宙里划出的火光,行动便正式开始,短暂的平静只持续了短短半分钟,就遭到了来自月之都部队密集的反击炮火,将这场战役的双方都拉进了这片光束和弹幕交织的空域里。

这次的敌人,和以往有些不同,月之都原本的机动战士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却是许多月之民遭到扭曲变成的鬼魅,它们就像是不被引力和漂浮在轨道上的残骸束缚一样,灵活地在灵梦和魔理沙的身边流窜,时不时就在人类们未能及时瞄准的空档,朝它们喷吐出致命的灵能法术,将其直接焚烧成灰,或是用刀刃形状的手臂,逮住一个不幸的机动战士,直接一刀捅进机体身上的核反应炉,引发殉爆,带着驾驶员双双殒命。

“那是什么东西?”魔理沙一边控制浮游炮避免被近身,一边在其中一个信标的周围不断移动。

“灵魂,看上去已经像是被完全侵蚀,失去了自我意识的个体……虽然看上去更像是自愿的。”

虽然一开始有些棘手,但是这些难以追踪的鬼魅,似乎不能接近结界信标所在的位置,只要太过靠近,就会直接失去活力,变成一片尘埃,那么,只要能够将其放置在月面上,那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虽然风暴依旧肆虐,但是在那些如同狼群一般迅速移动,并且同样凶猛致命的鬼魂之间,博丽灵梦在厚重的彩云下方看到了一些似曾相识的景色,那是自己曾经追击纯狐的时候,在月之里侧上飞行经过的海洋。

“魔理沙,你看下面。”她指向了前方的风眼中,透露出来的海面。

“那不是……那不是静海吗?那本是属于月之都结界内部的地方,怎么会直接暴露在现实里?”

就连魔理沙也对眼前的景象感到震惊,伴随着高度的下降,联盟军正在迅速穿过正在呼啸的风暴表层,顺着从信标钻开的通道向月面快速下降,本以为等待着他们的,是被吞没的殖民地城市,看起来在当初的灵能风暴,并非只是吞噬了现实,而是直接将月之都结界的内侧和外侧反转,将经过改造的月面,在大气层的保护下转移到了外界。

“灵梦!我们这边正在收到严重的电磁干扰,恐怕当你们刚刚下去的时候,会短暂失联一段时间……到达月面之后,按照计划行事……”

茨木华扇的担心是合理的,因为在通讯开始之后不到几秒,博丽灵梦收到的就只有不间断的杂音,月之都的结界原本是用于约束灵能,将其有理化变为稳定的分子的工具,或许是因为缺少了发生器的作用才会陷入到不受控制的状态,眼看着下方的静海越来越近,设定好的反推发动机在预定高度启动,最后终于安全地平稳落地。

虽然受到了一些干扰,但是登陆行动还是能够算得上非常成功,绝大多数的信标都已经就位,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进行准备工作,博丽灵梦和魔理沙环顾四周,随即开始清点人数。这片熟悉而且纯净冰冷的大海上空,曾经可以将浩瀚的宇宙一览无余,但是现在,强烈的风暴却将此处掀起了滔天巨浪,并且,原本清澈见底的水里,如今也满是各种各样她们从未见过的异形生物,在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完全自由状态下,已经产生出了一个独特的生态系统。

月之都的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将结界内外反转,而且将本应该纯净的月海变成现在这般污秽的情况?博丽灵梦控制着机体,在这片广阔的水域上空,于信标的附近空域四处巡视着,直到她看到了一些仍然在自动化运转的无人机,正在往水中倾倒各种各样的生物幼体,就和三途川一样,各个时代,不同体型和习性的生物,都能够相互和谐共存,包括几亿年前的巨齿鲨,还有当今时代的蓝鲸都是如此。

这不可能是月之都能做出来的事情,痛恨一切生命的她们,理所当然会保证月海的纯洁,但是如今的情况,又有谁能够拥有先驱者的技术,并且在月面上肆无忌惮的使用?不过,博丽灵梦没用多久就找到了答案,她绝对不可能不知道眼前的人物,那正是纯狐,正站在突出水面的一个巨石上,而就算是这片微小,而且苍白的岩石,都已经在纯狐的影响下长满了茂盛的植被,甚至在她脚下光滑的表面上,都能够生长出五颜六色的花朵。

“绵月丰姬,是你做的吧?将月面的内侧和外侧相互连接,随后将人类在这里建立的一切尽数吞没……纵使还有数千万人还在这上面,你还是毫不留情的全部屠杀了他们呢……”

“纯狐?”

面对着博丽灵梦操控的钢弹,在推进器喷射降落时发出的巨响和狂风,纯狐不仅不为所动,甚至身上都没有一处因为飞溅的水花沾湿,在接近平齐的高度,灵梦能够看到,这个复仇的具现化的神明,以及克劳恩皮丝就和上次一样,正在静海上,准备发动对月之都的进攻,无数次的挫折,让纯狐做好了一切准备,现在,她绝不可能再次失败。

“看起来你们那边还挺顺利的?嗯……那我不得不说,我低估你了,博丽灵梦,还有你,魔理沙。”

不需要看到本体,光是闻到从面前的机动战士的精神力骨架上,凭依的灵魂里,流动的记忆,纯狐就可以察觉驾驶员的身份,相比于几十年前,同样是在静海上的初次相遇,魔理沙和灵梦都成熟了很多,在现实的熏陶下,学会了妥协和迂回。

无数的污秽,正经过纯狐的双手在这片大海上肆意流淌,她正在亲手将月之都保留出来的这片净土,染上生命的色彩。岩石上是五彩的草木和花朵,水里是纵横交错的各种鱼类和海兽,而在旁边的空中,在那些缥缈的彩云里,是各种各样的飞禽的身影,叫声不绝于耳。

“把这里变成生命的绿洲,也是你的计划的一部分吗?”魔理沙问。

“按以前来说,早该是了,只是被你们阻挠而已。”

“魔理沙,灵梦,好久不见!”

克劳恩皮丝,依然是熟悉的小丑服装,依然是天真无邪的笑容,也依然,是令人畏惧的实力,自从她回到地狱之后,也是一段时间没再会了,曾经博丽神社宾客云集,欢声笑语的日子,明明才过去两个月,却仿佛来生一般遥远。

“皮丝……这回你应该不会……”

“那是绝对不会的,这次要烧的是月之都哦。”

“皮丝这次绝对不会麻烦你们的,放心吧,”纯狐安慰着灵梦和魔理沙,“倒是你们该注意一下信标的布置工作,如此大范围的折跃事件,肯定是月之都导致的,但是能够连接结界内外,并且让两地的物质流通,除了八云紫以外,大概只有绵月丰姬了,她应该就在附近。”

“话说回来,那些无人机……”

“你觉得当初的静海,明明有水和大气,却没有任何生命是正常的吗?”

纯狐手上拿着控制这些无人机权限的令牌,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偷来的,但是月之民在以前,确实有过将月球进行地球化改造,使其能够变成类似于地球的地方的计划,直到某一天戛然而止。

“那是月之都本来的主人,打算实现的事情,通过大量的机器对月球进行全自动化改造,将月球变成另一个生命的摇篮,”她看着两人,继续道:“然而,月之都因为憎恨生命,强行将其停止在了刚刚拥有大气和海洋等地形的程度上,我只是把该做的事情做完,让他们好好看看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

“用他们最害怕的事实去击垮月之都的士气……那还真是你的作风……”

博丽灵梦注意到了停留在纯狐身上的一只乌鸦,和一般的动物没什么不同,只是在这片世外桃源当中,一个正常的生命反而是最异常的存在。

“啊,你在看这只乌鸦吗?这是我从附近捡到的,因为是死在了真空里,所以尸体没有腐败,然后我就重新给了它一次生命。”

“但是为什么这里会有乌鸦呢?”博丽灵梦问。

“因为那本来就是地狱事先侦察这里的斥候,”纯狐回答,“原本以为月之都不会察觉这样一个微小的扰动,结果还是被他们发现了,测量海之道路的过程,也因此受阻,当初要是成功的话,或许我们就可以直接抵达月之都的内部,然后把事情做完。”

“那么,现在呢?”魔理沙看着这只并没有任何不同的乌鸦问。

“现在?它可以继续我给予的任务了,如果月之民真的按你们所说的,已经陷入梦中沉睡,那么在我和嫦娥之间将不会再有任何阻挡,顺便,我要去的地方就在你们的结界信标附近,搭个顺风车吧。”

也不管灵梦和魔理沙是否同意,纯狐直接就踩上了钢弹的肩膀,纵使是因为纳米机械,在那比镜子还要光滑的外甲上都可以站的十分稳当。大概也没有别的选择,两位主角也只好照办。而那只乌鸦,也从纯狐的手中起飞,按照设定好的路线,向着无尽海面的远处,月之都的入口前进。

“芙兰,莱瓦汀,不要限制自己,在月亮上随便玩吧!”

“好耶!”

映入茨木华扇眼帘的,首先是三颗红色的彗星,冲入了对面的敌阵当中,随后是铺天盖地的恶魔,从舰队当中的传送门里鱼贯而出,纵使是在宇宙的真空里,也可以发出震耳欲聋的战吼。自从蕾米莉亚和八云紫达成协议,封印自己的军队以来,他们还从来没有能够畅快淋漓的打一次仗,而现在,不仅是等待已久的大好机会,而且对面还是他们渴求的,纯粹的灵魂。

斯卡雷特姐妹的加入,让本就已经错综复杂的战局变得更加难以捉摸,虽然他们同样是对月之都有着深仇大恨的势力,但是没人敢保证,这些源自梦境的生物不会对聚集于此的人类造成任何伤害,所幸,蕾米莉亚并不打算在这种时刻满足私欲,而是在月之民的魂魄当中不停冲杀。

三姐妹手上的弹幕,以及神兵在漆黑的宇宙里交相辉映,她们是目前天上的主角,但是这么做并非是要消灭月之都用于抵抗的有生力量,而是要刻意削弱附近结界的稳定性,利用大量的战斗,以及灵魂活动,在时空里撕开一个能让赫卡提亚的地狱魔军进入的通道。现在,各项数据体现出来的结果,显示了马上已经要到达临界点,只需要轻轻一碰,就可以将薄如纱纸的结界撞破。

“蕾米莉亚,你在这边的工作已经足够了,快去下面支援博丽灵梦他们吧。”

“啥时候月之都的结界破开了,我要和芙兰亲眼看到它化为尘土。”

蕾米莉亚出乎意料的听指挥,当然,或许是因为博丽灵梦已经抵达月面的原因,结界的条件已经满足,只要月表上布置完成的结界信标一启动,这看似微小的能量就可以将整个月球变成地狱恶魔的掠食场。

这些遍布整个月面的彩云,虽然按照常识来说,是同时作为视觉掩盖,以及防御性质的结界使用,但是在下降穿越云层的过程中,蕾米莉亚看到了她一直都不敢面对的梦魇:那个凭依在自己身上的,名曰冈格尼尔的意识体。

一道惊雷将她和芙兰还有莱瓦汀击散,在这能见度只有几米的浓雾当中,她根本无法看到,或者是听到妹妹的存在。想当初,月之都结界内侧的静海上,看到的宇宙就是笼罩在一片红色的天空中,而现在,她四周的云里,闪烁着比这个更加纯粹和明亮的红色,她看到了寄宿在自己身上的冈格尼尔的人形,就和莱瓦汀一样,是复制了自己身体的形态,出现在面前。

“将战争散布到世界各处,你做的很好,但是你的动机,尚且需要调整。”

天底下不存在免费的午餐,对于力量,也是如此,斯卡雷特姐妹得到的冈格尼尔和莱瓦汀,便是通过寄宿在自己体内,来换取能够超脱于平凡,能够与天人抗衡的力量,而现在,她正在要求更多。

“灵梦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但是她和你的关系是,只有博丽灵梦才能够将你的统治永远延续下去,如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话。”

“你可别在这逼逼了,我是因为她救了我才爱上她的,如果你敢染指她的话,我就算是直接把你抛弃,变回那个曾经弱小无助的自己都无所谓。”

“问题是,你做得到吗?”

冈格尼尔在发出一阵诡异笑声之后,就重新退到了云雾后方,下方的静海也已经近在咫尺,但是刚刚惊魂未定的蕾米莉亚,还来不及反应,就一头撞进了已经温暖的月海水里。直到重新被灵梦捞上来,吐了一口月海的水才缓过劲。

“芙兰,你姐姐应该不是一直都这样的吧?”她朝着这副狼狈的模样,向芙兰问。

“可别这样说姐姐了,她在宇宙里比你们都厉害呢。”

“灵梦……啊,真是抱歉啊,我刚才有点走神了,所以就……”

“这身上的伤口恐怕不是走神导致的吧?”魔理沙看着蕾米莉亚,先前在宇宙里留下的伤痕问。

“我都说了啊,姐姐,不要那么逞能啊!”

看着抱在一起的两姐妹,还真是温馨,这要是在红魔馆,那温暖而且带有香气的壁炉边上就好了……一想到这里,博丽灵梦的头就会产生难以忍受的剧痛,之前在这里的同一个地方,也是静海上面,自己被纯狐用一发弹幕击中了头部,然后短暂的失去了意识,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关系。

所幸,其他人没有察觉,自己难道当时已经死过一次了吗?那么,纯狐的内心里为何没有半点歉意?魔理沙看起来也不知道这件事,就只有自己知道,在那短暂的昏迷当中,像是在一秒内经历了千万年的时光。

身后的机动战士依旧在进行信标的建设工作,在宇宙里可能因为没有重量,体会不出它的尺寸,但是到了月面上,这个在收起状态下就有十几米高度的圆柱体,在展开之后,尺寸延展了一倍,用于固定时空坐标,以及具现化灵能的伊奘诺物质机械框架已经布设完成,发电机也已经启动,只需要茨木华扇的命令下达,他们就可以通过吸收云层中的灵能,打开地狱连接现实的通路。到时候,就算是月之都拥有取之不尽的资源,也迟早会在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更胜一筹的恶魔面前屈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的信标架设工作都已经全部结束,而直到现在,月之都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抵抗迹象,他们像是直接从现实里消失了一般,除了那些魂魄就不再有任何的抵抗势力。这实在太顺利了,博丽灵梦也忍不住开始怀疑,难道说,是月之都故意设下的圈套吗?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提前了20秒,你们人类也总算是学会纪律了吗?”莱瓦汀问。

“不如说是被天人教化了……现在,等待奇迹的发生吧。”

蕾米莉亚话音刚落,那只从纯狐手上离开的乌鸦,落到了四人,以及附近的联盟军机动战士的面前,在架设的平台上,按照某种特定的轨迹走出了一个似乎是路线的图案,如果说是想要表示月之都海之通道的话,这样也未免太简单粗暴了。

“灵梦,蕾米莉亚,这只乌鸦已经找到了通往月之都的海之道路,一切顺利的话,你们应该不出半小时就可以抵达月之都城市结界的边缘,我的部队会在那里和你们会合。”

纯狐的声音,从乌鸦的体内传出,也不知道是进行了什么邪恶的仪式才做到的。不过,博丽灵梦发现,这只乌鸦走过的地方,原本是平整的钛合金板也生长出了凹凸不平,类似于月球表面陨石坑一样的细节,将其和附近的卫星地图对应之后,指引的道路,就变得十分清晰。

“我们马上就到,纯狐……按照计划行事。”魔理沙在转身调试设备的空隙之余回答。

“那是当然,毕竟我要你们亲手看到我弄死嫦娥的那一天……这次我绝对不会再失误了。”

如此纯粹的怒火,纵使是通过一只看似无害的乌鸦的中继,都可以让周围的所有人感受到压力,不过,进入月之都的海之道路不可能只是简单的在水上绕几个圈子,更像是一种需要进行多重验证的短距离折跃,只有经过几个固定的检查点才能抵达月之都内,在这之前,需要把信标进行发射。

“就你们几个小不点,也想去月之都里面烧杀抢掠?”

“你最好看清楚点,我们是几个,还是无数个?”

在斯卡布兰德那两层楼高的庞大身躯面前,鬼杰三人组确实有些微不足道,但是只是在身材上是这样,吞噬了从地狱里,遭到分解的极端恶人的灵魂之后,它们的实力早就不同往日。所以,哪怕是身为恐虐冠军的斯卡布兰德也不会随意挑起争端,尤其是现在,大军即将出发的关键时刻。

如果说天人的议会大厅,是充满秩序理性,以及复杂的利益纠纷的市场,那么地狱的则是将纯粹的欲望赤裸裸的表现出来的舞台,在看似根本无法听清的喧嚣里,各方代表的目的却十分迅速而且明确地达成一致,那便是彻底摧毁月之都,终结这个威胁。

四方的冠军和发言人都已经道场,齐聚于这个可以容纳数十万人的广场上,而现出真身的赫卡提亚,以横跨天际的姿态,出现在了所有人的上方,作为地狱女神,她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进行最后动员的主持人,狂呼求战的四方恶魔们,也终于因为这一历史性时刻的到来,达到了气氛的高潮。

“看起来,终于是到时候了,从人类灵魂里分解出的最纯粹的感情,凝聚成的肉身,想不到还真是让我印象深刻,只是,这种提炼到了极点的污秽,尚不能和真正的错误,蓬莱人相比……”

摩多罗隐岐奈,并没有被周围的这份喧闹所影响,依然悠闲地坐在自己的轮椅上,看着面前的盛况,赫卡提亚的恐虐,纯狐的纳垢,鬼杰三人的色孽,还有自己的奸奇,都是自己手下最完美的造物,而且,也在各自指派的冠军面前相处融洽。当他们被投放到月之都的时候,想必月之民一定会体会到从内心深处产生的,最激烈的恐惧吧。

“未来只会因为战争的加剧而更加扑朔迷离,但是月之都的下场是肯定的,他们将会成为我们的盘中盛宴,不仅是整个月之都,整个月球也是如此。”

双头的奸奇传喻使,卡洛斯晃动着鸟头,在过去和未来中不断浏览,他至少在目前来说,都是非常优秀的军师,不仅知晓一切魔法和秘密,还能够窥探到任何人的过去和未来,作为自己手下的冠军,它也会参与到对月之都的战争去。

“赫卡提亚,天人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传送门马上就会开启。”

“那么,就让狩猎开始吧。”

纯狐带着克劳恩皮丝,在广场的正中央现身,对于这场终将完成的复仇,她这次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将不会再有人阻挡她,就算是月夜见本人都没有用。就在她举起右手伸向天空的同时,一道巨大的传送门,倒映着月之都和外面静海的景色,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迫不及待的恶魔们立即一拥而上,在此起彼伏的咆哮声里争先恐后冲入其中,仿佛遮天蔽日的蝗群,正在朝即将收获的麦田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