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开张,我跟丽兹俩人接了不少的买卖,可是几乎都是成了给人干杂活,与理想中那种刀光剑影,打打杀杀,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相差甚远。当然我们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我们“沙石”的名声渐渐地为人们所知了。人们开始口耳相传,说有两个特别能干活,一个人顶百十来人使唤,拿钱还特别少的大傻子,这种人几百年也不一定碰见一个,如今在我们乡里遇见了。虽说是得了大傻子的美号,但的确有了一些人能够在讲起我们的时候,心甘情愿地挑起大拇哥的。我们是不论贵贱皆可保的镖师!

妖怪需要人类的认可。这种认可不一定是畏惧,也可以是钦服。乡里的教师慧音,她是受人们钦服和尊敬的,她保护着大家,教授大家学识。她与大家亲近,生活在阳光下,沐浴在春风里,总是那样和蔼可亲。她不像那些妖怪一样,总是说着什么妖怪就是要袭击人类,要让人类害怕,让人类遭难。我们不也是在走她的道路吗!我们都是向人类付出辛劳,无论是消耗力气,还是传授知识,都一样是劳作,以此受到人们的认可。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持之以恒了。只要坚持,长此以往,就能够滴水石穿,我们就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大妖怪了,这转而也会让我们拥有真正的力量。

但是,想要持之以恒,也不能不考虑现实问题。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就是,挣钱太少,入不敷出。我们怎么说也得有个店面,这样才算是有点身份,时刻提醒着我们自己其实是镖师,不然就真的成了普通打短工的了。这就颇需要一笔开销。要是再这样接不到大活儿,就该赔到姥姥家去了。

这天回到店铺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虽然是一身的疲倦,但是我还是照例去检查了门前的信箱,从中拿出大家的委托信。走进屋来,把信放在桌子上,合着日程表一起,安排后几天的工作。

“丽兹,这次有个大买卖!”

我读着信,突然有了重大发现。

“真的?谁的活?”

丽兹一听也来了精神,凑上前来观看。

“是从香霖堂到妖怪之山的,运送关键贵重物品。起价可不低呢!”

“香霖堂?你是说霖之助的买卖?”

“没错,他那里总是有一些新奇玩意,都是有钱人才能玩的东西,你也是知道的。”

“嗯嗯嗯……如此说来,这可是第一笔回本的买卖,咱们可得往前排!”

虽说我们要在全乡立名,但是钱的事情总是得着重考虑。于是我们决定了,明日一早就去找霖之助,挣这一笔钱。为此,我们早早就睡下了,好好养精蓄锐,明天好能打起百倍的精神。

第二日一早,我们洗漱完毕,随便吃了些干粮,换上一身干练的衣服,锁好门就往香霖堂走。不多时来到了香霖堂,我们推门就进了去。

“霖之助先生!您早啊!生意怎么样?”丽兹首先开口问道。

“托福托福……您二位,是来保镖的?”

“没错。”我答应着,走到霖之助跟前。“怎么,您认不出我来了?”

“您是……”霖之助望向我,但是却有些迷茫。

我摘下头上的帽子,理了理头发,也不言语,只是与霖之助对视。

“噢,我想起来了!”霖之助恍然大悟地说道,“当初孩子们都叫你小十来着。你看我这记性……现在你们这是大有可为啊!”

“嗨,我们这是人靠衣装。”我笑了笑,丽兹也随着笑了笑。

“不过我倒是觉得真正的气质是那些不随衣装外表而变化的东西……扯远了,这是具体的地址,你们到那里把这些货交给河童们就行了。河童们交代了,这次送货要做得隐秘,不要被人发现,尤其是不要被妖怪山上白狼天狗守卫们截住,就算遭遇到了,也不要说出来,不能让货物被她们发现。以二位的身手,应该可以做到吧!”

我接过文件来看地址,同时听着霖之助讲这次的工作要点。

“没问题,这是我们的强项!”

我听罢霖之助的话,答道。

“好啊!二位多加小心了。这次工作可非同小可。”

“谢谢了。这回之后,还得请您在各位乡里乡亲面前给我们俩美言几句啊!”

我们于是背起活物包裹,跟霖之助道了别,开始了行程。

刚出发,离着妖怪山还远,路上也没有什么人,大致不需要那么紧张。丽兹于是跟我聊了起来。

“老十,你说这些东西是什么呢?还挺有分量的。”

“我寻思,香霖堂里面最有名的就是外界的物件。也许就是外界的东西吧。”

“你是说那些大家都不太会用的东西?”

“应该是,你想想,河童们也是擅长发明和使用各种精巧器械的,这跟外界的那些精妙的东西都差不多。也许她们就明白外界东西的原理。”

我总是觉得,一件东西如果弄不明白,就简单地用我们原来知道的东西强行类比一番,就当是自己已经知晓了,绝不是正确的事情。有朝一日,这些东西的原理和用法都不应该再是秘密。这就叫上进的心,我们学校里面的小孩子都知道上进,可是大人们“今其智乃反不能及”,难道不令人奇怪吗?

“那么她们拿外界的东西来做什么?”

“我不知道,不过我想,跟她们自己的发明应该也有关系。我应该跟你说过吧,这外界的东西里面有电路板之类的零件,虽然外面看上去是浑然一体的,里面还是由各种基本的组件构成的。也许这些精巧构造,从基本上来讲,都是互通的吧。”

“你是说,她们用这些零件来发明自己的东西?”

“有可能。不过多了我也就不懂了,就连霖之助他也并不懂得许多。”

我们一路走来,到了山脚下。这次要从盘山小路上山,免得惹出事端。

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进,打量着前路的状况,分析着有没有岗哨和巡逻的痕迹。

蹲草窠,钻狗洞,扒墙根,上房梁,这都是我们的老手艺了。一路躲着人,并没有惹出麻烦。可是再往前走,可就都是艰难险阻了。白狼天狗的岗哨多了起来,想无声无息地绕过去,似乎并不好办。

“老十,前面的人太多,咱们得想个法子,吸引一下她们的注意。”丽兹悄声说道。

“好,我来想办法。”

少顷,我在丽兹耳边耳语了几句,随后我们悄声做了准备。一切就绪,我背着包囊,迈着四方步,大摇大摆地向岗哨走去。

“嘿,干什么的!”

果不其然,一个系着细绸子,挂着绒球子的白狼天狗叫住了我。

“不干什么。”

“兜里是什么啊?”那天狗提高了声音。

我没有回答,做出躲闪的样子,转身要跑。

“站住!咱要搜查!”

天狗喝令道。我没有听从她,于是那天狗摆开剑盾,要跟我来比试比试。

我也不含糊,当时催动魔法,运转阴阳五行,策动风雨雷电,一时间电光乱闪,火光炫目。这边是刀光剑影,那旁是火球如蝗,两下战在一处。

之前在庙里打出山门,比这要难得多。如今与一个一般的守卫打斗,自然不觉吃力了。战不多时,我虚晃一招,顺势一发魔法能量,将对方掀翻在地,那天狗的绸子衣服破得跟捞鱼的渔网差不多,里面带着点点伤痕的肌肤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时,一群原本在周围巡逻的天狗都赶了过来。打斗的声音本来就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如今天狗落败的呼痛之声让她们一齐上前。

“大家……一起上,拿住她!”

虽然方才打胜,如今却是双拳难敌四手,饿虎架不住群狼。我就势来了个金蝉脱壳,撇下包袱,然后使了个发烟法,霎时间烟云笼罩,朦胧了一切。有火的魔法,那么稍加调整释放的条件和方式,就是烟的魔法,这就是从原理来分析所能得到的结果。趁着云山雾罩的工夫,我一个脚底抹油,离开了众天狗的视线。

“咳咳咳……姐你没事儿吧!”

天狗们扶起那个与我交战的天狗守卫。

“不要紧……看看那包裹里是什么?”

一个天狗打开了包裹。

“报告,是石头!”

“什么!”那天狗守卫显然是领悟了什么。“不对劲,给我搜!四周的地方,都给我搜到!”

“姐,咱们是分开搜还是一起搜?”

“分开搜!”

“呃……姐,分开咱们姐几个可能打不过人家……您都打不过人家,何况我们……”

“那就一起搜!”

“一起目标太大,被人家发现,不就打草惊蛇了?……”

“……”

众天狗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已经远离了她们,与丽兹重新会和了。

“怎么样,你东西送到了吗?”

“送到了,是一个河童代表接收的。”

“好。她还说什么了吗?”

“她说以后有别的买卖,会差人给我们消息。”

“那可太好了。咱们快离开这里吧,别一会儿被发现了。”

“好!”

这可是我们扬名立万的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