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26日

地点:月之都

“姐姐,你为什么没醒过来……不对,如果是你们把我从梦里救出来的话,那么月之都的其他人呢?我看到的只是一大堆空洞的躯壳,我们的人不在这里。”

绵月依姬带着不解,向周围已经濒临崩毁的月之都,以及地上失去动力的无数躯体看去,他们就和自己一样,因为灵能的影响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扭曲,得亏十六夜咲夜是在自己意志最为薄弱的时刻进行救助,否则还没法保证她生命安全。

“他们也和你一样,沦陷于梦境里了,”咲夜说,“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虽然按照铃仙的说法,月兔的损失极为惨重,绝大多数都已经彻底损坏无法重启,但是至少还有几十名生理机能还算完好,可以重新启用的个体,刚才操纵时间想必是直接导致了全城范围的系统重启,等会,那这么说,结界发生器……应该可以允许重新设定功能了。

十六夜咲夜停下了脚步,如果现在不去插入允许莲子她们进来的量子信标,那就再也没有更好的机会,在意识到之后,开始转过身朝身后的中央高塔跑去。

“咲夜?你要去哪?”不明所以的铃仙问。

“结束这场战争。”咲夜在回答之后,便跳入了静止的时间里。

“看起来,并非是所有的天人都和那位叫做凯尔的一样恐惧和憎恨我们,月夜见,你做了一个十分明智的决定。”

“我不是那种仅仅因为恐惧,就拒绝知识和进步的天人。”

金色和白色锦缎编织,配以五色华贵宝石镶嵌的月之民衣服,是月夜见彰显自己不认同于天人拒绝梦境,对现实惟命是从标准的态度的方式,而现在,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毕生追求之物,在绕过了哆来咪苏伊特,赫卡提亚还有摩多罗隐岐奈的巡逻之后,他来到了一片从未有人到达的梦中,没有任何一个生命,在这片时刻涌动着滔天灵能巨浪的诡异维度里走出过如此遥远的距离。

梦境界曾经吞噬过许多事物,甚至连行星和恒星大小的天体也不会例外,月夜见所在的世界,便是一个在长时间的侵蚀下,整体变为了充满着发出蓝光的放射性结晶的行星,这里看不到哪怕一点污秽,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只是在那些闪烁的荧光里,月夜见可以从中窥见无法计量的知识,每一小片所记载的,都比一整个宇宙要经历过的一切事件还多。

就算是意志力最强大的人类或者妖怪,在这这个没有时间概念的地方也会很快就丧失自我,但是月夜见在这里却仿佛如鱼得水,没有任何的月之民到达过他这样的成就,甚至于贤者八意永琳,也只能够在这片无边无际,而且没有过去和未来的维度里稍微停留一段时间,月夜见接近了面前,端坐于结晶王座上的孟菲斯,那个缥缈不定的巨大身影,正在从周围的水晶里,从所有的角度,以至于包括了内部和灵魂的任何一个细节,在审视着他。

“如果只是单纯因为勇气,那你还不值得接受我的礼物。”

“那你需要什么呢?据我所知,在封印魔神的战争里,你受到了背叛吧?”

“如果只是背叛,那还可以接受,我们本就是生于不确定性以及未知的生物,但是我的同胞们,不仅屈服于天人的淫威,甚至还沦为了他们勇于维护统治,建立自己秩序的工具……”

孟菲斯在愤怒当中,一把将自己王座旁边的镜子打的粉碎,只是它又迅速恢复完整,“那些忘本的叛徒,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用来控制人类梦境的力量,随后交给那个叫做哆来咪·苏伊特的,让她负责原本我的工作,那些梦境根本就不可能启发这个世界,更不可能给予给我们足够多的灵魂来生存下去,天人是想要饿死我们,好让他们自己主导一切,如果不是赫卡提亚被分配了人类的生死轮回,她也早就湮灭了!哆来咪,赫卡提亚,摩多罗隐岐奈,全靠着那从一开始就是在侮辱我们的幻想合约苟活着,忘记了他们曾经作为我们兄弟的过去。”

“看起来确实是无法忘怀的深仇大恨。”月夜见意料之外地,和孟菲斯一样能够操纵周围的环境,给自己也捏了一把体型匹配的椅子坐了上去,“我们月之民,也是因为天人拒绝梦境,和他们分道扬镳的,现在,我们处于月球上面,安全的先驱者城市当中,远离一切现实的纷扰,就等待您和我们的合作。”

“先驱者……那群逃避自己未来的懦夫,原来是他们逃到了你们的现实里,才创造了你们和地球上的一切吗……”

月夜见不可能知道关于先驱者的过去,但是对于不受时间控制的魔神来说,他却可以在结界之外看到一切,孟菲斯将自己手里的透镜放大,随即将一切投影到了月夜见的意识里,关于在恒星熄灭后的热寂当中,先驱者是如何见证所有其他文明的灭亡,随后破开了结界,找到了回到过去的方式,在一瞬间就让月夜见得到了全新的认识。

“这是他们经历过的?明明是我们预测的宇宙结局……也就是说他们从遥远未来回到过去的猜测是真的……”

“如果不是他们,我们也不会注意到这个现实,先驱者留下的罪孽在地球上生根发芽,将灵能和生物结合,才产生了你们月之民和一切的非人类,也正是他们的技术,让我们第一次感觉到了威胁,他们在梦境界里设下的结界发生器如同无数的利刃,将我和我兄弟们的领域切割得千疮百孔,随后,将里面的精华偷走,用于他们自己的延续,他们亵渎了我们长达万年,也最终将报应降临在他们头上。”

“那么,我觉得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

孟菲斯看着站立于致命的辐射当中,仍然安然无恙的月夜见,虽然一开始充满了蔑视,但是现在,从这个月人身上表现出来的价值,以及自己可以重新夺回现实控制权的可能性,让作为魔神的它都难免心动,被压榨的屈辱时光,或许可以因为月之民而结束。

“你想要遗失在梦境界里面的知识,逃脱自己子民身上的污秽变为不朽,是吧?那么,你的代价呢?”它饶有兴致地发问。

“整个月之都,都会成为您忠实的信徒,我们将会驱除污秽,直到整个现实本身都被收入囊中,梦和现实将不会有任何的界限,也不再有人需要在绝望里面对残酷的命运。”

如此大胆的提议,让孟菲斯有所犹豫,月夜见的过去找不到任何的疑点,无论是反抗天人搬迁月球,还是对灵能展现出来的知识,以及自身强大的实力,都是值得托付信赖的凭证,在其他生命还无法脱离污秽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到了当初先驱者的境界,能够为追求的目标付出所有。

但是,也正是作为月之民的领袖,他是否会向以前先驱者对自己所做的一般,在许下诺言之后倒戈?人类是极其自私的生物,他们的存在本身便是为了延续自身而设计,虽然月之民已经去除了基本上所有的生命特征,但是他们作为人类衍生的事实依然是不可能抹去的。

不过,月之民无论造成任何的破坏,都不会和自己扯上关系,而且他们能做的十分有限,反而是自己在夺回能力之后,可以将整个现实的灵魂收入囊中,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加吸引人呢?

“哆来咪·苏伊特,她夺走了我对于你们现实的管辖权,让我如今只能在此地徘徊,如果能将她铲除,那么你所要之事,我都可以满足,同时,作为奖赏,我会让你们在无比美好的世界里度过余生……”

孟菲斯原本以为月夜见会察觉到自己言语间的阴谋,然而,它还是高估了对面的智商,十分痛快地答应下来。

“那就一言为定,只是有一个条件,让我的女儿辉夜免于影响。”

“很好,我佩服你敢于和魔神签订契约的勇气,月夜见,希望你之后,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孟菲斯暗笑着,在自己面前的月夜见身上刻下了用于约束的契约烙印,状如深邃无边的梦境一般扭曲的触手,在对方的背上延展开来,而这份深入脊髓的灼烧疼痛,将会让他永远牢记自己的誓言。

“月夜见大人……这真的是你吗?仅仅是为了追求祈求的纯洁,就将我们所有人成为了恶魔的祭品?”

月之都的时间错综复杂,但是,只有时间使才能够将纠缠在一起的历史重新展开,而在咲夜面前展现的,却是她从未预料过的部分,虽然月夜见的死亡实际上是灵魂的消失,但她从未想到,原来离开月之都的目的竟然是为了出卖整个月之都来满足自己的理想……

就是自从月夜见失踪的那天起,咲夜就一直被噩梦所困扰,虽然也不能真的算是噩梦,只是里面的一切都是月之民毕生追求的地方,一个没有污秽的世界,而且真实到难以辨认,稍不注意就会在里面逗留太久无法醒来。而且,也是从那天开始,月之都的网道计划就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进展,在梦境界里的开发速度十倍于以往。

从未有过的知识和技术,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在月之都里出现,关于生命污秽的本质,以及对于妖怪克制的方法,以及那背负罪孽的蓬莱药,按照这个说法,都是从梦境界里,从孟菲斯的手上作为交换得到的。而月夜见丝毫不知道月之都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为了他的理想,地球和月球都生灵涂炭,以至于月之都的所有人都沦为了他的傀儡。

现在,失去了控制的月夜见的身体,正毫无生气地坐在自己面前,在那发出金光的总督座椅上,其表面上密密麻麻的连接端口,可以将整座城市的海量信息互不干扰地送进使用者的大脑,当然,是要他们能够接受的情况下。月夜见就和其他所有的月之民一般,已经变成了一具空壳,只是姿势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像是在和某个存在交谈。

“我别无选择了,月夜见大人,因为您对于知识的追求,已经让月之都走上了歪路,为了我们所有人,还有地球,我现在只能做一些不可饶恕的事情。”

重启月之都结界发生器的控制按钮,就在月夜见的座椅前方,虽然灵魂已经丢失,但是只要身体还在运作,认证机制就可以正常完成,而因为自己先前引发的时间错乱已经激活了安全协议,甚至不需要进行一系列复杂的关机操作。在插入修改结界通行权限的芯片之后,就是最关键的阶段。

她已经抓住了月夜见的手,放到了重启按钮上,但是在马上要按下去的前一秒,咲夜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槐安通道和结界发生器是同时处于梦中世界和梦境界的设备,如果直接重启的话,不仅将会导致结界的隔绝性质改变,同时也会重新将月之都里无数被控制的月之民重新激活,而现在,咲夜手上已经没有可以抵御他们的军力了。

“咲夜,量子信道已经准备完毕,当结界发生器重启之后,莲子她们就可以进来,就等你了。”

铃仙那边看起来是一切就绪,那么现在就只能重启,但是,这么做,将会同时让自己和铃仙还有绵月依姬都陷入危险当中,要是不能坚持到SIDE 3那边的援军到来,月之都将会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倾巢而出,摧毁沿路的一切。

“铃仙,我这里遇到了点问题……”她回复。

“什么情况?”

“是重启系统……如果我这么做的话,会重置月之都和梦境界的连接,所有被控制的月之民的身体将会再次被占据,但是,让莲子她们进来恐怕需要一段时间,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坚持……”

“咲夜,能听到我吗?”

是绵月依姬的声音,从月之民之间的心灵感应里传来,看起来就在短短的几十分钟内,她就已经恢复到了可以行动的水平。

“能,但是我不觉得你能提供什么办法……”

“月之民是被梦境控制了身体,但是他们的灵魂,只是被欺骗,困在梦中,并没有真正成为孟菲斯的食物,在你把我救出来的时候,我同样也带着一部分月之民的灵魂回到了月之都,虽然身体已经毁灭,但是他们可以听从我的命令,暂时附着于月之都那些控制的替身当中提供援助。”

“但是那样,你们也没法保全性命……!”

咲夜试图反驳,但是她确实没能够找到更合适的方法,失去了灵魂的肉体,迟早会逐渐死去,而且如果不重置结界,援军也不可能穿过结界到来,恐怕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咲夜,我知道新人类的能力,如果她们不来,月之都迟早会沦陷在纯狐那帮人手上,我们会竭尽全力支撑的,做你该做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心灵感应的干涉作用,还是咲夜无法放下的责任心,她已经将月夜见的手挪到了重启按钮的上方。

“我知道了,那么,将一切交给时间吧……”

咲夜在犹豫片刻后,最终还是按下了重启按钮,恢弘的月之都,在之后便短暂地陷入到了一片黑暗里,直到贯穿天地的一阵巨响,那是结界重启的声音,重新赋予了这个世界以光明,但是当铃仙她们从根据地的窗外看去,却发现铺天盖地的月之都军队,包括被控制的月之民还有未受影响的无人作战机甲,正在朝此处涌来。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月之都还没有得到消息吗?”

“没有,莲子大人,我们已经从所有目前已知的月之都量子信道上进行了搜索,但是都没有检测到从月之都传来的任何信号。”

“怎么会这样……难不成是咲夜她们掉链子吗?”

SIDE 3的所有人都严阵以待,准备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任何敌情,按照约定的作战计划,SIDE 3首先会发送一支小规模的突击部队,通过远距传识进入月之都,在从内部将月之都送回现实之后,主力部队将会上前进行压制,如果一切顺利,这座城市会在天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成为SIDE 3的财产,包括绵月姐妹在内的月之民也都会和新人类携手合作,到时候,莲子就有充足的实力能够和天人分庭抗礼。

然而,这只是理想情况,月之都已经超时了几分钟,却还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甚至连进犯SIDE 3的敌情都没有,但是在呼啸的梦境界风暴当中,莲子却还是能够看到那些被困在其中的月之民,当他们重获自由的时候,这些原本厌恶生命的人会做些什么?如果让月球坠落到地上,并非只是孟菲斯想看到的呢?

“我觉得把大部队留在外面是多此一举,莲子,月之都现在大概会全力处理内部事务,如果去的不够多的话,怕不是连咲夜和铃仙她们都保不住。”

无线电里传来了藤原妹红的意见,这并不奇怪,她现在恐怕对于撕开结界,了结和月之都,还有辉夜的恩怨早已迫不及待,况且,长时间的战争已经让所有人愈发疲惫,而薄弱的意志,又正好是魔神侵入思想最好的机会。

“妹红,我倒是想,问题是我们能够同时维持远距传识的能力,现在只有200人……不是我不想,是我做不到。”

“那么钢弹可以直接进行折跃,不是应该……”

“为什么我要你们留守在这里,妖梦,就是因为你们作为钢弹驾驶员,是我在月之都里面的时候,保护SIDE 3所有人的底牌,这里几千万人口的生命就托付在你们,还有我的部下身上了,你们要明白自己肩负的责任。”

“莲子……你也知道,我们不可能保护所有人……”

“但至少我们必须尝试,或许总有一些角落我们鞭长莫及,但是如果都不愿意尝试,那么他们只会永远在梦中受到无穷尽的折磨。”

“啧……”

藤原妹红一贯不喜欢这种把自己当做救世主的做法,因为,这种姿态她在天人里已经见过了无数次,无数天人前仆后继,将现实塑造成了一个科学树立绝对权威,而灵能与妖怪绝迹的地方,同时还标榜自己为维护正义的守护者,同样的事情,她并不愿意发生在莲子的身上。

“如果你是要我们一起实现它,那没问题,但是你最好也别忘了,你不能代表所有人,我们不是帮你实现理想的部下。”她说。

“我从来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是在请你们帮忙,而不是在命令。”

莲子注意到了从传感器上,汇报来的联盟军动向,看起来天人的反攻已经就位,如果让他们强行撕开结界的话,那么拯救月之都的计划就会泡汤,自己必须要比他们更快些,将月之民争取到新人类这边来。

“莲子,量子信道捕获到了月之都的信息,还有惊喜远距传识的连接端口!”

“太好了。”

消息被自动投放到了舰桥的屏幕上方,但是,情况却让众人不禁心惊胆战,数以千计的月之都部队正在围攻铃仙所在的位置,就以双方悬殊的装备和人数差距,沦陷只是迟早问题。

“正是时候,妹红,妖梦,这边就交给你们了!我得和这些跳梁小丑好好切磋一下。”

不等两人回复,莲子的意识就已经来到了月之都的结界内侧,冰冷刺骨,而且毫无生机的月之都空气,以及自己下方震耳欲聋的炮火声,无比清晰地从钢弹的机体上传来,其余的两百名新人类友军,也整齐不漏地全数到场,和莲子一齐落入了炫目的交火当中。

“勇气可嘉啊,十六夜咲夜,竟敢违抗自己的领袖,月之都的创始人,而且为那些无用的废材辩护,也不知道亲手把你培养大的辉夜会怎么看你……”

“如果你真的是月夜见,那么是绝对不可能让心甘情愿地追随你的月之民被抓去当做魔神的食物!”

“竟敢如此放肆!”

多年的训练并未因为情感而生疏,几道闪耀的灵能光束不仅没有夺去她的性命,甚至在恰到好处的时机被全数阻挡,并且在时间场里转化成了无害的发光粉末,随即,又在咲夜的控制下,变成了无数的刀刃扎向了自己曾经侍奉的月夜见。

“我为了这一天一直在等待,别以为我这么容易就会死。”

“难道我的所作所为有那么难理解吗?还是说,你身为月之民,最后的时间使,也打算背叛自己的出身?”

仅仅是轻轻的一挥,月夜见就将这些刀刃变化成了柔软的羽毛,随后在空中缓慢落地,咲夜的能力可以将灵能具象化,而作为月之都领导人的月夜见,也可以将现实中的一切事物解离成任何形态,在整座城市的最中心,两个月之民的对决陷入了僵局。

“我这是在将你们从这个命运里解脱,不必再和先驱者一样,在将来的热寂里,在黑暗中陷入绝望,为什么你就是不理解?”月夜见说,“一个完美的符合我们所求之物的世界,可以让我们永远在里面幸福生活的地方,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

“事到如今,还在用他的身体胡言乱语吗?孟菲斯?”

“好好看看我的眼睛吧,咲夜,我没有被任何人控制,也没有在为任何人说话。”

咲夜顺着对方的话,仔细朝月夜见的双眼看去,没错,他的瞳孔是清澈透明的,就和自己还有绵月依姬一般,也就是说,站在自己面前的月夜见,不仅就是本人,而且心甘情愿地为了这个计划投入了一切。

但是,这反而让咲夜更加恼火,一个口口声声要带领月之都的众人找到自由的领袖,竟然会主动选择投靠憎恨一切现实生灵的魔神……如果不是考虑到风险,还有以前对他的崇拜,咲夜早已经忍不住动手。

“说我是叛徒?你才是叛徒吧!原本以为你进入梦中,是为了追求知识,寻找真相,原来不仅没有找到办法,反而让你屈服了……”她掏出了被封印在月之都里的浮游飞刀,在自己身边生成了一圈防御性的矩阵,“在一切无法挽回之前,付出任何代价我都得阻止你。”

“我真的很失望,咲夜,时间使是我们臣服于天人们的耻辱烙印,是对梦拒绝,否认的痕迹,既然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我,那么,也只能把你这个威胁根除了。”月夜见无奈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