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了青灯古佛,我,十龄狐,与“丽兹”伊丽莎白·斯卡雷特,再次走在了全幻想乡这也许不算特别广袤的土地上。如同吹拂的清风,倾洒的阳光,我们不受拘束地行着。但我们心里清楚这不是长久的自由。因为,我们总得想办法来闯出个名堂来。

白莲师父很好心地给了我们一些盘缠。这些钱两不算多也并不少,总归是要精打细算,用在刀刃上。不然,就白费了师父的一番心意了。但是眼下,刚得了自在,想要稍稍放纵一下原本严肃紧张的心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我们又来到了人间之里,走街串巷,踏着旧时的足迹,寻找过去的影子。原本与我一同游玩的小孩子们,现在不知了去向。也许他们都有功课要忙。路口的小吃摊子依旧红火,我们也毫不吝啬地破费了一把,犒劳犒劳我们许久未沾荤腥的肚子。那些受我们“光顾”的店铺,有的还在,有的则关门了。这些关门的,我们也并不觉得可惜,反正不是因为我们而关门的。

无忧无虑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我们很快结束了用来回忆过去,抒发感怀的故地重游活动。是时候想一想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怎么样,丽兹,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我开口问道,目光却仍眺望着远方。

“咱们俩,按说做什么都行。也学了文化,也学了打架,咱们现在算是能文能武了。学成文武艺,货卖与识家。咱们得靠着这文武的本领打出名堂。那些大妖怪,不都是能打而被人们所记住的吗?”丽兹答道。

“靠打架来闯出名堂……怎么感觉弄了半天,还是街头混混那种程度?”

“打斗谁说一定是街头斗殴了?你看看那些个自命不凡的‘英雄’们,不是都要打架吗?退治妖怪什么之类的,还拿这个挺骄傲的感觉。”

“咱们也是妖怪,退治妖怪不合适吧?”

“退治妖怪,为什么挨退治的就一定是妖怪?”丽兹说着笑了笑。“妖怪就不行有好妖怪?人就不行有坏人?咱们打的就是恃强凌弱的坏家伙,管他是人是妖呢?”

“这话不假,命莲寺里面各位师姐,就都是好的嘛。好人好妖好说,可是,坏人坏妖也不会把坏字儿写脸上啊?”

“那咱们就多看多想了。要不然为什么要有文化呢?没文化,被人蒙了都不知道,那多可怕。有文化,有见识,自然就渐渐分得清好坏了。”

“有道理。但是咱们也不能成天风餐露宿,总得有个老家吧。”

“这个我想过了,咱们应该开个买卖,办个镖局。是个靠武力的营生,而且也可以挣得名望。”

说实在的,这个主意还真不错。江湖豪侠的故事里面,镖局往往都是有着重要的作用。镖局的人,印象之中都是武艺高强,广交豪杰,名震一方。

“太好了,咱们就干这个!”我称赞道。我望向丽兹,丽兹也不约而同地望向了我。真是温暖啊。

就这样做出了决定。我们寻了一间相对便宜的小房子租下,稍微改成了一间店铺。店里的东西,至少前面门脸里面的东西,都是花钱买来的,毕竟是要在人前显露的东西,不能犯说道。当然,后面的生活用品,那就还是发挥传统手艺,“拿”一些了。毕竟早期创业不容易,能省就省。再说了,还是那句话,魔理沙都能“拿”的,咱们有什么不能“拿”的?魔理沙还能成为英雄,咱们凭什么不能有当英雄的念想呢?

镖局安排妥当,咱们得起一个名字。起名字是个学问。你要是说咱们比肩三山五岳,日月星辰,能够顶天立地,就言过其实,那反倒成了玩笑。须得是不高不低,响亮又实在,才最稳妥。

说实在话,虽然我们算是读书识字了,但是真正跟读书人比起来,还是差上许多。绞尽脑汁,搜肠刮肚,怎么想都不理想。想到最后,俩人坐在店里面对面硬生生地看着对方,硬是没有辙了。

“实在不行,就用你的名字跟我的名字各取一个字,凑成一个名字吧。”没奈何,我只好这样跟丽兹说。

“也只好如此了。看来,咱们的墨水还是有点缺啊……”

伊丽莎白,十龄狐。怎么凑呢?伊十,丽十,沙十……凑来凑去还是没个准注意。

“要不就叫莎十吧!”我不耐烦地说道。

“那也不是个词啊?”

“那就改成谐音的,沙子的沙,石头的石,沙石镖局,怎么样?”

“这……人家保镖,保的都是满堂金玉,咱们好家伙,净保沙子石头是吗?”

“也别看不起沙子石头,谁家盖房,管他是一般人家还是富贵人家,不都用得着沙石吗?你说咱们要打恃强凌弱的坏蛋,保护好人,难道好人就都是富贵人,坏人都是穷苦人吗?想当好妖,也该为穷苦的好人说说话吧!那就是咱们的跟别人不一样的独到之处。”

我这样解释道。虽然有些强行,但是讲完之后,我自己却觉得好像还挺有道理的。我突然想起白莲师父临行前嘱咐我们的那个“无论身份与种族,真正属于众生的法门”。如果有这样的法门,那么穷苦人必然在列。虽然并没有事先想起来师父的话,但是师父的话似乎已经促使我做出这样的言行了。也许无论今后走到哪里,这些话总会深藏在我的内心之中吧。

“你说的对。如果金玉不需我们代言,我们自己扬起沙石之旗。”

丽兹也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我们在这时终于想到一块儿了。

沙石镖局。订做一块便宜的招牌,张挂开来。接下来要想办法发出广告。广告得登在报纸上。射命丸文的报纸就算了,怕被认出来,全乡还有许多家别的报纸,都可以一一投放广告。广告得有广告词,还得有我们俩的照片。

“沙石镖局隆重开业:

不分贫贱富贵,哪管男女老幼,全乡之内,承包各式保镖业务,保金银保铜铁保人畜保店铺,打强梁打贼寇打小偷打恶霸,伸张正义,弘扬正气!本店人手齐备,能文能武,技艺高超,诚实可靠,有意者请访问店铺议价……”

我大概其写了那么几句词。丽兹看罢也并不觉得不妥,反正咱俩的文学水平也就半斤八两。随后,我们去了趟城里的照相馆。照相机这种东西,人类大多并不会用,都搞不懂怎么就能从里面出来相片。只有天狗或者河童之类的妖怪,才知道怎么使用这种复杂的工具。因此这照相馆实际上是妖怪山的附属营生。我们给钱,她们自然也不多问,照相就是了。面对着镜头,我们昂首挺胸,气宇轩昂那么一站,闪光灯咔嚓地一闪,便照完了。等冲洗出了照片,我们拿着照片和广告词,去各家报社登广告。

报纸是天狗的营生。那些头上挂着绒球的家伙们,见到我们俩穿得像模像样,递上去广告词和照片,只打眼一扫,无一例外地都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有不太矜持的,当场就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们倒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害臊的,反正我们花了钱,就该给我们刊登。她们看不起我们的想法,那是她们不知进取,不图上进,不知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道理。

广告就这样发了出去。我们回到店里,等着明天开张大吉。

第二天我们起了一大早。坐在店里,心中依然有些忐忑不安,毕竟究竟这买卖到底成不成,咱们心里其实也没底。

不知等了多久,终于有一个主顾找上了门。

“呦,来了您那!您要保哪路镖?”

我们一起迎上前,拱手致意。

“噢,二位,久仰久仰。”来人是一个短打扮的普通做工的人的样子,此时也拱了拱手。“我家主人请二位保镖,地点在这里写着呢。您二位看得懂吧!”

我伸手接过那人递上来的纸条。上面的确写着地址和大车的数目。

“知道了,包在我们身上!您看看这价钱怎么定?”

“这个数吧。先付三成定钱……”那人比划着价钱说道。

“呃……”我见了那人比划的数目,凑到丽兹耳朵旁边,“是不是太少了点……”

“没事,谁能一上来就发大财呢?咱们得循序渐进。”丽兹小声地回应我。

“怎么样,您二位意下如何?”

“这活我们应了。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启程!”

“有劳了!告辞!”

于是我们离开家,前往定好的地点。那是一处河边。远远地就能看见一驾大车,满载着不知什么东西,只是没有牲口。还有一帮工人不知道在忙什么。我们直奔大车而去,没有留意那些忙碌的人们在干什么。

“您二位是来送货的?”看车的人见了我们,开口问道。

“不错,放心交给我们吧。”

“好嘞!”

那人说着把车驾交给了我们。

没有牲口怎么赶车呢?那就只能靠我们自己拉车了。这对于身为妖狐和吸血姬的我们俩来说拉个大车当然是小菜一碟,不过,保镖真的是这样的吗?……

来都来了,管它呢!我们二人使出妖怪的气力,拉动那满载的大车。倘若是两个人类受雇来干这个活儿,估计就挣不到这笔钱了。

“嘿咻……”

拉着车,望着哨,也并没有什么坏人。以妖怪的妖力和魔法来探查,也没有什么埋伏。到底是头一份工作,还算是比较简单的,只要拉车就好了,不需要有什么打斗。

不多时,我们已经到达了终点。一群伙计卸了车,一个领头的过来跟我们俩搭话。

“您二位辛苦了!接下来还请拉着车返回去,还有些要拉的呢。”

“啊?还有?”

“是啊,这点儿可不够,还得再来。”

没有办法,咱们得讲究全始全终嘛。我们只好拉着车回到河边。

“噢,您们回来啦。请稍候,等我们把车装好。”

那看车的招呼一帮人装车。我和丽兹等车装好的时候,不免四处观瞧。这一看,我才发现这里的工人们都在干什么。原来是挖沙子!

那我们就是运沙子的!

我转过头看向丽兹,丽兹也正巧转过头来。

“瞧你给咱们起的这破名字,还沙石呢,现在真成拉沙子的了!”

我还没开口,丽兹首先怪声怪气地说起来了。

“呃……咱们……不是要做好事,当好妖,帮扶弱小嘛……那么不就得从基础的事情开始干起,就得深入了解广大穷苦人的现状是吧!……”

我开始强行解释。没等我解释完,车已经又装好了。丽兹虽然一脸的不甘,但是还是跟我一起拉车去了。

我们拉了好几趟,天都快黑了,才终于是回到了家。虽然这些对于我们妖怪的气力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劳累,但是还是觉得有些别扭。过去的那些故事里面,可没有把镖师干成力工的!

不过,也许这就是与前人不同的创新之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