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26日

地点:地球防卫圈低轨道

“梅莉,有件事情,我很早就想要问了,只是一直没能找到机会。”

“说来听听?”

“你一直说意识是自由的,不受控制的,那能够真正代表我们自己的,又是什么呢?是我们的身体包含的一切吗?还是寄宿在里面的灵魂呢?”

“很少见你往哲学里面钻研这么深了,莲子……”

莲子和梅莉,正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上,不受重力控制,相互拥抱在一起悬浮着,这里距离任何一片陆地都有上千公里的海域阻隔,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打扰,各种脱下的衣物,鞋子,杂乱地漂浮在两人的周围,却不会落入下方的海中,让莲子可以放心地感受梅莉身上的一切。

这便是属于新人类的情趣,在没有人到达过,也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可以凭借自己能够看透结界的能力,得到常人绝对无法得到的知识。或者是体验,虽然一尘不染的天空中,群星闪耀,仿佛跟随银河一起流动,但是下方的海面里,发出荧光的鱼群也毫不逊色。她们就像是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之间的夹缝中,能够用心去体会所有不能错过的部分。

梅莉曾经通过折叠结界,带莲子去过许多地方,无数本应该被遗忘的历史,或者是原本只存在于小说作者想象里的未来,经过梅莉的双手,在莲子的眼前一一呈现。莲子并不知道她的手是怎么做到的,就像她此刻,在自己光滑的肌肤上抚摸,勾引起那方面的欲望一样神奇。

“想必在结界里旅行,已经得到了答案了吧,梅莉?”莲子凝视着对方眼中,倒映着的星光。

“莲子,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是灵魂,也可以凭依在不同的身体和事物上呢?我们真的需要什么东西来代表我们自己吗?”

“不是……我有点没明白……”

或许确实是缺少一个可靠的例证,梅莉在自己的身边打开了一道结界,其中显现出的事物,莲子绝对不会认错,那不是八云紫吗?自己曾经在幻想乡里见过的妖怪贤者。

“那是……?”

话说回来,梅莉和八云紫几乎是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这是巧合吗?但是她的言行举止,又完全没有紫的气场,如果说八云紫是一个饱经沧桑,见过了太多人情世故的贤者,那么梅莉更像是一个利用自己穿梭结界的能力,正在进行一场无止境的冒险的学生,两者之间的相似性多到在旁人眼中,就是同一人,但是莲子知道,这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

莲子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她不愿意将自己内心中的疑问透露给梅莉,更何况,八云紫也并未和自己提到过关于外界分身的事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那是我经常做梦遇到的人,我和她就像是被结界分隔开的同一个人一样,我可以感觉到她的所思所想,以及见到的人和事……有些时候,就像是我在扮演她一样,虽然我不知道这么说合不合适。”

“梦里遇到的,什么都不奇怪吧……”

梅莉刚刚用自己的话证明了莲子的猜想,无论真相如何,她肯定和八云紫之间有着复杂的关系,原本以为改名之后,自己在以前和幻想乡之间的一切纠纷就可以告一段落,但是现在,却再一次踏入了梦与现实的矛盾核心。

“但是啊,莲子,这不就是重点所在吗?”梅莉关上了旁边的裂缝,“梦和现实,本来就是相对的,你可以在一个世界里做一个男人,也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去做一个女人,身份只不过是束缚灵魂的枷锁,如果真的具有这样的能力,我和你是谁,重要吗?重要的是,我和你在一起的事实,以及经过的一切啊。”

“或许……还真没错?”

趁着莲子因为无言以对的短暂空隙,在她能够说些什么转移话题之前,梅莉再一次吻了上去。

“所有敌人已经确认阵亡,干得好,兄弟们,到我位置集合。”

或许是因为向月之都的反攻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往日在防卫圈上肆虐,冲击着联盟军的月之民机动战士减少了很多,但是他们仍然是当前最大的威胁,受到同步轨道上的灵能屏蔽器的压制,各种诡异的时空异象不会在这里随处爆发,但是因为被月之民袭击产生的伤亡,依然没有停止。

战略巡洋舰巴黎号,成为了刀锋们的新家,也是前往各处执行任务的基地,和阿伽马类似,安装了最为前沿的航行技术和武装,甚至能够整舰进入到梦境界当中进行折跃,来快速移动。当然,当前的局势并没有这种必要。

“指挥官,我们在附近曾经接收到一个求救信号,和这里的距离不超过20公里……”

“这样吗……”

漫长的战争已经在轨道上堆积了大量的破败残骸,为了确保在日后的航行安全,每一次宇宙作战之后,都要对战场进行充分的清扫,遥远的残骸会被集中,然后堆放在一些被刻意划分出来的“坟场”轨道里,至于近地轨道,则会通过大量的网兜以及无人机再入大气。约翰下方那蔚蓝的地球海洋上空,此刻就遍布着各种残骸因为剧烈摩擦发出的明亮火光。

“如果我们愿意,可以随时前往并且进行搜救,”林翎提醒,“而且,信号来自于一艘货运飞船,按照上报的轨道参数,原本正打算前往SIDE 3……”

“莲子的殖民地吗……”

自从莲子宣布和天人断绝往来后,就没有任何的货运飞船能够往返地球和SIDE 3,然而,这艘船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许可,在变轨之前不久才被月之民拦截,而且,从光学观测设备成像来看,整体还算完好,只是失去了动力,或许在上面存在着就连月之民都感兴趣的货物?

“根据注册信息,这艘船是属于阿纳海姆公司旗下的货运飞船……只是不知为何脱离了管控……”

刀锋部队拥有可以查阅一切必要资料的权限,自然也在进行任务时拥有更大的自由,受到严格管控的平民船舰脱离了军队控制,严重性恐怕非比寻常,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和搜索。

“看起来不能坐视不管,卡兹,你带其他人先回巴黎号上修整保持警戒,我和林翎先去查看一下情况……”

“收到。”

虽然刀锋们已经是相互熟悉而且默契的精英,但是对于未知的风险,约翰还是不愿意影响到太多的战力,两台机动战士按理说已经足够处理问题了,更何况,林翎,这个名字莫名有些熟悉的驾驶员,是值得自己托付信任的可靠队友。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明知道他是记忆里出现过的人,而且表现也没什么问题,但是总觉得他经历过的历史,不属于自己回到的这个时代。

如果除开复杂的政治局势,以及错综复杂的人妖关系的话,只要稍微冷静下来几秒钟,宇宙空间的寂静,就会扑面而来,座舱里的全天显示屏看不到任何的信号,而要能够接近残骸,还要过一阵子,虽然不太愿意,但是如果就这样一路闭着嘴飞过去的话,未免有些太无聊了。

“指挥官,你做过噩梦吗?我是说,那种你几乎分辨不了究竟是真实还是梦的那种。”

“现在就咱两个人,就不要走那些没意义的繁文缛节了,林翎,关于这个时代做过的梦,我可以跟你说上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没错,以前都没有这样过,在短短的一夜里,却体验了几百年的时光……你说那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林翎拥有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智慧,恐怕,冈崎梦美的说法并没有错,回到过去的,并非只有自己一人。

“啊,那你还真是没有变。”

寄宿着冈崎梦美的洛基人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就突然出了声,让约翰不禁十分紧张,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就贸然行动,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声音……”

“说起噩梦,你还记得我吗?林翎?你最得力的新人类助手?”

“冈崎梦美?你是……那个我梦里见到过的新人类……所以这一切才是真实吗?那我明白了。”

林翎的声音,就和约翰预料一样充满了震惊和不解,但是,又在先前积累的记忆下很快就能够接受,他就和占卜师还有约翰一样,意识已经超脱于物质,能够跨越时间移动的新人类,看起来玛丽贝尔·赫恩所说的,没有绝对的真实,是有它自己的合理性的。

“那看起来你没有失忆,就我们三个在这里,也不需要多费口舌了,”冈崎梦美说,“我成全了你的想法,让你能够重新回到这段历史中去,而且,看起来,你们相处得还挺好……那么我们现在就应该考虑,如何发掘出那段被天人掩盖的历史,也就是博丽灵梦的下落……”

“这个巫女,所以她最后到底去了何处?”

关于“未来”的记忆,开始在林翎的思维里迅速流转,但是始终无法得到确切的答案,23世纪经历的一切一定是真实发生过的,但是他所见到的巫女,更像是一个来自于过去的虚影,一个从既定的过去里分裂出来的碎片,如果要找到一切的根源,就只能把握住唯一的机会,在确定的某个历史时刻遇到她。

“如果我知道就好了,整个时间线正在因为灵梦被搅的七零八落,一旦过去和未来失去概念,时间将会完全失去控制,到时候无论逃往何方都不会在有意义……你们需要想点办法,我先撤了。”

看着再次失去活力的人偶,约翰此刻有各种憋在心里的怨气,但是就是无法释放出去,不过,至少总算经过自己的努力,提前认识到了这个23世纪最伟大的灵能和宇宙物理学家,不用再花一百年的时间去理解透他的想法,还挺好。

“或许我不应该这么着急的,冈崎梦美是我最好的学生,而且,在我很多不敢付诸实践的地方进行了大胆的尝试,所以你最好不要太怪罪她,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她会不计代价。”

虽然在之前,约翰就已经对这个新人类的才能感到惊讶,但是在未来还能继承莲子的事业,就是另一回事,秘封组的工作并没有因为莲子和赫恩的失踪而中断,现在,三个回到过去的人,总算到齐。

“我?当然不会,别忘了,我们都是从未来回到过去的人,如果真的要对历史做点什么的话,也就只有我们了,你想想,现实之外的世界里,有如此多的可能性,更何况,那些非人类,本就已经受到了不公……”

“那就看看我们能挽救什么吧。”

失去动力的货运飞船就在前面,求救信号并没有消失,但是整体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受控制的棺材,缓慢地自旋着,根据上报的项目来看,运输的是一些有机食物,这是在宇宙殖民地里十分稀缺的。但是从货仓的填充情况来看,事实也存在不小的出入。

“总重相比汇报数据超载了近40%.......这合理吗?还是说,这里面根本就不是什么有机食物……”

“释放侦察无人机,我们可能需要看得更清楚些……”

虽然已经公之于众的月之都入侵,让几乎所有的人类团结在一起,但是在这看似众志成城的表面下,分离主义活动仍然层出不穷,事实上,有不少和这个一样的非法移民船,利用贿赂等手段将难民送往宇宙,因此受到袭击船毁人亡的事件也层出不穷。

但是,当无人机成功打开舱门之后,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副地狱般的景象,原本整洁规整的舱室壁仿佛具有了生命一般,将无数人类吞噬其中,甚至有的,上面长出了尖刺,直接贯穿了几个人的头部,堆积成山的尸体,既有枪械造成的枪伤,也有受到蛮力撕扯切割的血肉模糊的断面,大量涌出的血液,甚至让无人机寸步难行。

不出意外,这里也发生了和鸟船空间站一样的事情,陷入睡梦中的人类被夺走了意识,沦为了孟菲斯的傀儡,那么,如今早已经变为坟墓的船体内部,究竟是何处还会有幸存者?得亏他把自己锁在了船体结构最稳定,而且拥有最安全舱门的舰桥,只是看上去十分恐慌,要是再晚一点,大概意识也会屈服。

“运货船角川号,能听见吗?我们已经到达你们周围,请回答。”

说实话,表面上看上去毫发无损,结果内部竟然能变成这样子,说明它实际上并未被月之都袭击过,难以想象在第一个感染者出现的时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约翰通过与求救信号相同的频率,尝试与内部建立联络,万幸的是,虽然无法再次启动,但是飞船的通讯功能依然完好。

“联盟军?太好了……我还以为我只能饿死在这里,”从舰桥传来了幸存者的声音,“我是负责驾驶的,原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跑货,却没想到,征用我们的竟然是一群疯子……口口声声说什么要将灵魂献祭给梦境之主,以求能够进入极乐净土的……还好我把自己锁在舰桥里面,不然我迟早也要和他们一样……”

极乐净土和梦境……这想要不引起注意都难,如果这艘难民船上面有秘封社的人或者是拜龙教徒,那么出现这种情况也不奇怪,如果情况属实,那么就必须要尽快救出这个尚且神志清醒的船员。

“有任何行动不便和受伤吗?能否重新控制飞船?”林翎轻轻推动机体,已经靠到了飞船顶部,准备进行分割。

“我不知道……我自己没什么问题,但是这艘船的航电系统恐怕已经坏了,反应堆没炸都是万幸……”

从对方的无线电里,传来了一阵空灵,却又渗人的歌声,似乎并非是在船体内部,也不是在完全真空的宇宙里,而是从结界之外的另一侧,在众人的内心里回响,约翰虽然不知道其中代表的含义,但是直觉告诉他,来者绝非善类。

“你听到了吗?林翎?”

“听上去就像是,天使在歌唱一般。”

“天使?卧槽别把。”

为什么会对天使这个词如此敏感?约翰和林翎都十分困惑,但是当他们来到驾驶舱的上方,准备开始进行切割的时候,那名幸存者却开始发出极其恐惧和痛苦的哀鸣,像是有某种存在趁他还清醒的时候,带走了他的灵魂。

“什么情况?请回话!”

“别……别让它们夺走这艘船!不然我们都会死……快!”

在勉强说出了一句话之后,就连这最后的一名留有理智的船员,也在梦境的清晰下沦陷,在最后,约翰只能在通讯里听到,类似于野兽一般的扭曲咆哮,而驾驶室里也因为充满了亮光,根本无法探查到任何的情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约翰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原本已经完全失去动力的货运飞船,突然就重新点燃了引擎,而且,朝着远处的一个轨道防御平台全速撞了过去,一旦被毁,煞费苦心的防线就会被直接撕开一个口子。

“约翰,这船看起来像是直奔着那里去的!而且从船体内部的灵能活动情况来看,一旦引爆了反应堆将会波及周围几公里的范围……”

“怎么会有敌人出现在内部……可真是讽刺……”

约翰迅速抬起了机动战士的枪口,目标已经锁定,无论现在做什么,恐怕都只能开火阻止它撞向防御平台,只是就在这时,不知道是幻觉,还是莲子的心声正好到来,在这最不能被干扰的时间,他听到了这个新人类的声音。

“你的眼里见到过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事物,难道你是在试图改变历史吗?”

“莲子!不要在这个时候干扰我!”

“块来不及了!约翰!”

“梅莉之前也这么做过,所以才消失的,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别来烦我!!”

责任感终于还是战胜了内心中的杂音,约翰迅速连开数枪,总算是在接触到临界点之前成功将其击毁,在那遮天蔽日的火球当中,他看到了自己耳边那歌声的来源:一群缥缈的人形轮廓,正在从中心点向外扩散,只是还没有走出多远,便化为了无数发光的结晶,就此沉寂。

“正在接近月球希尔球……说来也奇怪,周围按照报告来说,还存在一些零星的抵抗组织的,但是现在,为何无线电里一片沉寂?”

茨木华扇的视线,在舰桥面前的宇宙,以及旁边的全息投影上反复切换,确保不遗漏任何的细节,但是明明舰队已经接近第一个目标位置,前来接应的友军却迟迟不见踪影,不仅没有任何的信号,甚至连敌我识别上面都看不到任何的标识,而且,距离月面几百公里范围内,没有发现任何活动的人类迹象,甚至连月之都的防御部队都看不见。

实在是太安静了,而这种情况一般代表着将会面临突然出现的意外之敌,茨木华扇深知这一点,想不到月之都竟然真的这样心狠手辣,灭绝了月球周围所有的生命……如果不能及时阻止他们的话,那么下一个就是地球了。

“分析当前的灵能活跃度,我得看看接下来是否需要作出调整……”

“除去月面以上30公里高度以下外,现实结界稳定性可靠,灵能活动和静光子强度处于可接受水平。”

“那太好了……”茨木华扇在听到这可以说是罕见的好消息后,长出了一口气,“各单位按照原计划继续进行部署,预定于标准时间0400开始进行噬月行动!”

话说回来,宇佐见莲子的SIDE 3,已经中止了一切向天人的行动汇报,如果不是有八意永琳还在维持着沟通工作,恐怕就连她都只会对SIDE 3的动向一无所知,虽然一直以来的信任,让茨木华扇认为确实有必要将藤原妹红还有魂魄妖梦留在此处,但是对于一个已经失去控制的新人类来说,她接下来的计划究竟如何?以及,她究竟能否作为一名领袖,去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呢?

“看起来你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灵梦和魔理沙她们也是,”八意永琳从旁边的舱门后现身,“当初我还会担心,长期生活在幻想乡,常识和外界处于隔离状态的你们,会不会出现一些比较严重的认知障碍,不过现在看来,我是完全多虑了吧。”

“谢谢你的担心,但是别忘了,我们是八云紫最得力的支持,也是非人类一方现在拿得出手的最强战力,她在幻想乡里面待的每一秒,都在让她承担巨大的压力。”

莲子已经不需要月之贤者的教育了,或者,至少她通过了自己的方式证明了这一点,然而这也让攻击行动的环境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之前就有情报称莲子正在大量集结军力,但是在现实中并没有具体的动向,只是目击称看到了大量折跃的闪光……她难不成是已经找到了能够穿透结界,进入月之都内部的方式吗?如果这样,或许就不应该贸然行动才是。

“你是在担心她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八意永琳问。

“毕竟你也知道,月之都已经将整个地球圈的结界搅得如同烧开的热水一般,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剧烈的连锁反应,这便是我在担心的,然而,寄希望于一个不具备足够例证,而且现在还关系闹僵的人物肯定更加不靠谱……”茨木华扇回答。

“既然这样的话,我得马上去SIDE 3一趟。”

八意永琳虽然表面上镇定自若,但是任何关于月之都的事情,她都不可能袖手旁观,如果莲子真的找到了重新和月之都结界内部联系的方法,那么她就得马上回去,回到那个自己背叛的地方,回到曾经厌恶和憎恨自己和辉夜的白金色城市当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