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25日

地点:日本长野县,伊奘诺板块挖掘现场

“核弹头已经维护完成,随时可以投放使用,指挥官。”

“好,你先回去吧。”

虽然比那名居天子一再反对重新启用核弹头,但是,本居小铃还是将它们拉到了挖掘现场,不过,将它们毁天灭地的力量施放在地底,或许也是它们身上背负的罪恶,能够偿还的最好方式。

“所以你还是想要这么做吗?小铃?”天子朝面前还在工作的本居小铃发问,“在尚不清楚这样后果的情况下引爆核弹的话,由此产生的地质活动……”

“不然你以为你在这里是干什么呢?天子?据我所知,二十年前的那次地震就是你主使的吧。”

想不到一介书生,竟然能够对面前的天人的背景摸得如此透彻,比那名居天子虽然火冒三丈,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那次几乎将整个日本化为废墟的地震,确实是天人所为,其目的本就是要消灭盘踞在此处最后的旧时代文化。若不是宇佐见莲子,科学世纪会早就在2100年到来。

天人从来不会因为怜悯而停止过,即使是几千万,甚至是上亿人类的生命,对他们来说也只是一张纸上的数字而已,天子也查阅过相关部队的人事档案,本居小铃根本就不应该在这里,但是,却被上级单位越权操作,强行安插了进来,之前听说她父亲也属于天人的一员,大概是想要为女儿谋取安全的手段吧。

“一上来就把别人老底给揭了,你可真行啊。”

看起来如果不给她点教训,这一整个挖掘场不是被她毁掉,大概也要死伤过半,天子抽出了手里的绯想剑,纵使不至于伤人性命,也能让对方深刻的体验到嘲讽自己的后果。

“所以在天人工作的这段时间没让你清醒吗,天子?你只不过是个炮灰罢了,就和他们对待人类一样,从来都没有真正关心过,凡是不符合自己预期的,都会直接在机缘巧合中安排他们走向死亡,新人类是人,难道旧人类就不是吗?为什么要质疑我?”

绯想剑的剑柄,在天子的手中咯吱做响,她已经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劈头盖脸地将其把小铃砸成肉泥,直到她听到玉造魅须丸的声音,伴随着身上的大玉环绕的蜂鸣一同在身后响起,才稍微冷静了些。

“已成为事实的,就没必要再为过去纠缠不清了,我们还有一整个世界要救。”

“所以,我们距离伊邪纳岐板块还有多远?”

长野县的挖掘点,确实是目前最困难的一个,大量的变质岩层层叠加堆积,并且聚集了大量的矿物质,使得岩石异常坚硬,本就已经进度滞后了,最近再加上各种各样的异变体袭击,产生了更多的干扰,那些行尸走肉每天都在给天子的队伍造成伤亡,但是无论如何,她们还是等支撑下去。

“说实话,天子,我可以理解你对于小铃的不信任,但是用核弹来开出道路的想法,我是真正的主使。”

玉造魅须丸将周边地形图的全息影像向上一抛,视角便随着她的双手迅速下沉,直到莫霍面以下的地幔当中,作为天人的天子理所当然的知道关于地球内部的事情,但是他看到的,并非是一圈正在缓慢流动的岩浆,反而是一颗从伊邪纳岐板块的巨大空洞里,向地表不断生长的巨大树木,上面的注释表明,这颗高达200公里,横向延展范围达到几千公里,东西从中国东海直到关岛,南北从勘察加半岛一直延伸至台湾的巨型树枝状结构,整体都由伊奘诺物质构成。他就像是一颗在地球内部发芽的种子,马上就要破土而出,直入云霄。

“你现在看到的,便是伊邪纳岐板块的真实面貌……”玉造魅须丸将视角缩小,到达能够看到全貌的程度,“并非是一个巨大的空洞,或者说,一个可以轻易分割的整体,而是已经和地球相互结合紧密的一部分,而正是它,引导着地球上的灵能聚集,才获得了实体,才有了我们妖怪和神明。”

“听上去,这里就是一切的开始……”

“因为它确实是,日本长野县之所以被选择为贤者们的东方计划里,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是幻想乡的母本,也就是因为它正处于整个板块的最中心……”

“等会,所以我们只要直接启动它,不就可以彻底阻止月之都了吗?”

比那名居天子看着这在地下蔓延的巨大伊奘诺构造,不免对黑雾出现,甚至是先驱者到来之前的过去产生好奇,按照玉造的说法,那么早在先驱者之前,地球肯定还出现过难以计数的非人类,他们如今又在何方呢?是否有一部分逃离了灭绝的命运,进入了辽阔的宇宙深处?

“然而还真不是这样,不然我们早就已经……嗯……怎么说……”

“恐怕地球早就被你们玩坏了吧,”本居小铃精准地找到了切入点,“或许应该感到庆幸……”

“整个伊奘诺板块曾经在地幔中生长了几百万年的时间,但是突然就陷入停滞了,正好就在突破地表前……似乎是有意为之,控制了对于地球环境的干涉程度,但是现在,我们需要他彻底地生长的话,就需要足够多的能量从中心激活它……这也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

“用上千颗足以毁灭人类文明的核弹头,作为救世的圣树发芽的火花……听上去还真是充满了哲学意味。”

“不过,先驱者遗留下的资料里,只提到了足够的能量去点火,却遗漏了一个最重要的部分没有描述……”

“什么?不是几十亿无辜人类的生命吗?”

“那还是次要的,先驱者们讨论的驱动核心,一直是在某一个新人类的个体身上,但是并没有直接告诉我们,这个新人类是谁,只是就在前不久,我从西行寺幽幽子在天人这边留下的实验数据总结之后,发现了一个事实……八云紫想要的新人类,在灵体特征上和启动伊奘诺板块留下的空缺呈现出了近乎完美的匹配关系。”

“说人话,虽然我知道你是神。”

比那名居天子虽然并不明白玉造魅须丸各种神乎其神的名词,但是八云紫还有幽幽子的故事,她当初可不仅仅是听说,而且还亲身参与到周围的重建工作里,生死之境反转所带来的结界崩坏,几乎夺走了所有的生命的同时,却又让亡灵在周围肆虐。而且,这次事件纵使让数万人死亡,也因为天人的一系列操作,变成了无人知晓的秘密。

“虽然我自己也不愿意相信,但是那个新人类,就是博丽灵梦,不断轮回转生,维护幻想乡秩序的巫女。”

“等会,八云紫抓走了无数无辜的人去当试验品,然后又因为幽幽子导致更多人死亡,就为了她?一个明明人畜无害的……”

“玉造说的没错。”

本居小铃不愿意再保持沉默,而是直接从办公桌上起身:“白玉楼进行过无数有关灵魂方面的研究,其中之一,正是流传到铃奈庵,导致那个易者得以超脱人类的材料……虽然这听上去很离谱,但是……灵梦她本就是一个背负了无数人的性命的试验品……无数次继承记忆进行转生,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里积累经验,直至到达让众多妖怪臣服的境界,这都是你能看到的,天子。”

“要启动伊奘诺板块,我们就必须在引爆核弹的同时,让博丽灵梦处于此处的正上方……天子,你是个天人,所以你应该能明白,我们这是为了地球……”

首先是对自己身份的蔑视,然后又是对朋友博丽灵梦的利用,积攒已久的怨气,在此时终于爆发,天子迅速拔出绯想之剑,即使对方是实力悬殊的神明,她也未曾畏惧,燃烧着的剑风直指对方的喉咙而去,直到与立即召唤出来,防御性质的勾玉剧烈碰撞,火花四溅。

“玉造!你可是训练和抚养每一代博丽巫女的神明,教会她们生存和处世的导师啊!难道千年的感情还有付出,就只是为了让她去当做一个零件,完成你们所谓的预言吗?还是说,你所有做的这些,都只是为了现在,她能够满足你的想法?”

神明毕竟要有能够成为神的力量,仅仅只是对方身上一个勾玉的爆炸,就将天子毫无悬念的震飞出去,将小铃面前的桌子砸的粉碎,就算是本身刀枪不入的天人体质,也仅仅因为这一击七窍流血,动弹不得。

“天子,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没有配得上你作为天人身份的思想觉悟,那你最好还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完整的过完这一生,明白他们在面对灾难时的绝望再说吧。”

玉造对自己造成的局面丝毫没有悔意,在留下了余下几日的行动计划之后,就从身后的大门里从容离开,天子本想要追,但是才刚刚抬起右手,才发现甚至连四肢的骨头都已经折断,如果对方真的不留情面,她早就已经一命呜呼。

“你可能操之过急了,玉造……再怎么样,天子她也只是一个小孩罢了,真有必要大动干戈吗?”

“如果她确实只是个小屁孩,那她的死活我都不会在乎,但是她是个天人,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我这是在确保她不会真的掉链子,总之,从宫城核电站废墟里转移回来的灵体,也已经分析完成了,虽然他们对于现实的危害程度还有待确认,但是从各种方面的结果来看,他们和你们妖怪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那些拟态成核电站员工的妖怪们的安置区域,就在玉造魅须丸和射命丸文面前,足以抵抗强力魔法的厚重钢门的后面,虽然处于安全考虑,他们的生活起居都处于严密的监视下,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任何的暴力冲突。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除了灵体的不同,他们就和那些员工在生前是同一个人。

在确认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从这些记忆的活化石身上提取出更多有用的情报,就比简单的收容要重要许多,这便是玉造目前在负责的事情,之前从那个宇佐见家的拟态身上获取到了莲子乃至阿纳海姆的许多历史,但是对于要找到能够制约莲子的更多线索,就还是得从他身上付出更多的时间。

“我们找到的这个,‘人’,叫做宇佐见安彦,根据户籍信息查询,是宇佐见莲子的高祖父,也正是从他开始,整个家族开始在能源和航天领域进展迅速,并且最终得到目前的地位的……在短短一百年时间里,从一个平凡的普通工人家庭变成如今走在科技最前沿的家庭,很难不让人怀疑这其中是否接受过来自现实以外的援助。”

玉造带领着射命丸文,到达了收容安彦的房间,为了确保安全,同样也是使用了伊奘诺物质进行灵能屏蔽,他就在单向玻璃的另一端,射命丸文在一开始还有些许怀疑,但是看到他和人类毫无区别的外表和行为之后,最终也只能认同了玉造的说法。这就是一个妖怪,和自己没什么不同,只是相比于经过千年的学习和积累,才建立起的智商还有礼节,对方所花费的时间仅仅只是短短的一瞬间。

“难以相信……虽然现在也不得不相信了。”她只好承认。

“然而,我们同样也在日本的其他地方,找到了更加令人恐惧的事物。”

两人向着隔离区域的更深处走去,本就已经森严的戒备,在这里更上一层,而在那些不透明的监牢当中,正不时传来让射命丸文都心惊胆战的吼声,并且,就算是重达千吨的牢房,都因为里面的碰撞不断震动。

“异变体?”射命丸文问,“听说那是在梦里被偷走了灵魂的人类,身体在灵能的影响下失去控制,乃至扭曲崩坏的结果……”

“不止如此,这种精神上的瘟疫正在无视距离和时间,在人群中快速传播,隔离墙之外,也已经出现了不少这种东西……我虽然尝试用伊奘诺物质进行屏蔽,但是你也知道的,这样坚持不了多久。”

“所以,宇佐见家和梦境侵蚀这件事有关系吗?”

“不然你觉得我带你到这里干什么?”

为了这一天,玉造魅须丸已经等待了太久,十年的情报搜集,以及拜托天人配合调查,终于在最重要的线人落网之后,将真相浮出水面,玉造打开了关押着众多异变体的观察窗,射命丸文惊讶地发现,在那些可能连四肢和五官都难以辨认的扭曲肉块身上,无一不是宇佐见家的员工身份标识,或者,带有明确的支持宇佐见家言论的物件。

而且,射命丸文还注意到,虽说这些个体的思维已经消散,沦为了遭受控制的奴仆,但是他们在看到宇佐见家的成员时,却表现出了极其反常的举动,甚至短暂的还表现出过理智,纵使身体早已残破不堪。

“难不成这都是他们导致的……”

“事实也没这么简单,只是,根据宇佐见安彦的口述,为了谋求子孙后代的事业和名利能够一帆风顺,他曾经碰巧在梦中遇到了贤者之一,也就是摩多罗隐岐奈,大概是经过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交易之后,他确实取得了难以想象的成就……”

“也不能就这样妄下定论吧?和魔神交易这种事情,基本上是人类常见的行为了。”

“我说了,我从来不可能在空口无凭的情况下产生结论。”

射命丸文在静下心思考之后,发现确实如此,在这些人类身上显现出的扭曲形状,并不同于先前被占据身体的月之民表现出来的特征,有不少的异变体都是各行业的尖端人才,并且都是公开反对天人进行的文化革新运动的坚决支持者。最关键的是,有相当数量的异变体,身体上都呈现出骇人的紫色或者蓝色,而且有变形产生鸟类的羽毛,利爪和翅膀的趋势,这与摩多罗手下的恶魔形象高度一致。

“用这些人的性命作为交换,来换取能够得到进化的知识和财富……你是想这么说吗?”射命丸文问。

“文,我们看到的,并非是人类在艰难困苦下发生的进化,反而是他们走了不该走的路,才会有如今的下场,莲子确实为这个世界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她同样,也背负着不计其数的人命,我只是让你拥有一个更加全面的视角,免得失去理性客观罢了。”

玉造原本以为自己的想法,可以在非人类之间畅行无阻,现在最需要的,无非就是团结一致,但是就在她感到满意的时候,射命丸文却表示出了相反的态度。

“但是我觉得,这样也有些不妥。”

“为何?”

“难道我们以前,不也是做出过这种事情吗?”

“所以,赫恩告诉了你这些,而不是你主动发现的吗?说实话,要是我知道你在外界找了这样一个女朋友的话,我或许会在她还在的时候好好和她谈谈。”

莲子和梅莉携手的照片,贴满了宇佐见莲子房间的墙壁,每一张都是对于过往的时间里,被称作秘封组的传说的回忆和证明,就连藤原妹红,也不免对于这个神秘的女子感到好奇。是怎样的力量能够让她无视现实和梦境,在不同的异世界里自由活动?她和八云紫又有怎样的联系?

“就这么说吧,妹红,我之所以能够从一片沉寂的现实里,重新燃起挑战秩序的斗志,全都是因为她……”莲子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挂到旁边的衣架上,“这个时代的人类,思维的一切都是基于自己亲眼所见的事物,而她不仅将我重新带回梦中,更是将梦中的事物,带到现实里。”

“所以这也是你想让其他人类看到的,原本被科学否认和排挤的存在,直接以最真实的形态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吗?”

“你这么说,那也没错。”

藤原妹红面对着远处的月球,长叹了一口气,曾几何时,被转变成蓬莱人的她,也希望地上人能够主动反击,清算月之都犯下的罪?

“那你也看到了,那些人类是什么下场了,莲子,他们都是因为你变成那样的,或许梦想很伟大,你也很有能力去建设,但是你忘了最重要的一点,或许他们从来就不需要你去拯救,就像我们,还有那些妖怪一样,他们不仅不需要,而且本来就没有办法去接受这个事实。”

“所以你是在批评我吗?”莲子问。

“不,我只是提供一些建议罢了,我是个不死人,莲子,我见过太过这样的例子了,算了,等月之都那边信号发过来,我们也应该准备行动才是。”藤原妹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