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25日

地点:月之里侧

“好的,各位同学们,昨天我们学习了灵能在时间作用的束缚下,通过有理化,凝聚为实在的物质的作用,那么本节课开始之前,我先要问几个问题,第一个,灵能穿越结界和现实发生交互的主要途径是?”

“经过具有灵魂的生命体,利用其同时存在于两个维度的纠缠状态。”

“非常好,下一个问题,现实束缚物质,使其能够具有稳定的形态,以及具备确定的演化方式的具体机理。”

月之都中心的高塔里,传出了一片和周围并不相称的读书声,不会有地球人会想到月之都还会需要学校,毕竟,他们也从来不会知道,月之民的目光究竟抵达了多遥远的未来。

这些出生在月之都的孩子,不仅拥有纯净的人类身份,并且经过分子层面的身体改良,不会再有天人的无法生育,或者是精神会被梦境界扭曲的问题,虽然月之民从未提到过关于自己的“新人类”计划。但是实际上,因为月之都的先进设备,他们可以将其更进一步。

月之民的教育方式要远比地球人先进,而且高效很多,他们并不依靠书本,或者是传统的媒体进行,而是首先将定向改造大脑的纳米机器人注入体内,随后在梦境中进行绝对全面客观,而且细致到位的学习。所以十六夜咲夜,以及她旁边的这些孩子,别看只有十岁不到,拥有的知识却已经远超地球上曾经出现过的最强大的魔法使。

通过梦境构造的中式传统学堂里,便是十六夜咲夜所在的班级,而在对面的讲台上,便是贤者八意永琳,作为公认的贤者,八意永琳不仅领导着最先进的科学研究,同样作为一位老师也毫不逊色。通过熟练操控这个小型的梦中世界,让自己所需的一切具象化,从一颗恒星到单个电子,现实,和非现实的一切都可以通过她的思维产生和消失,同时也在学生眼里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

“时空决定了静光子的排列组合形式,随后通过这些具体的组合产生相互作用,在宇宙里产生各种“基本粒子”,然后构成分子,原子等等。”

十六夜咲夜是整个班级里最优秀的学生,不仅在控制时间束缚灵能上有远超同龄人的天赋,而且早在6岁时,就能够做到通过心算解开描述一个物体在折跃前后的时间空间坐标方程,所以这种在八意永琳故意刁难自己学生的场合面前,总是可以抢先回答。

“从来不会让任何人失望呢,咲夜,那么,我们开始今天的正式内容吧。”

进行对于时间和结界控制的教学,并非只是为了接下来的战争,而是为了月之民的存续,或许只是一场梦,但是对于贤者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未来的可能性?地球已经不需要时间使了,但是或许总有一天,世界会再次需要这样的能力。所以纵使绵月姐妹表示反对,也必须要把知识传承下去。

对于咲夜来说,无聊的理论知识已经没有办法再吸引她的注意了,需要一些更加惊险刺激,但是又有实战价值的活动,八意永琳深知这一点,咲夜是目前学习了月人的时间能力最快,而且最优秀的后代,或许有必要让她参与一些更加有挑战性的任务。

“早就知道,你已经对平常的作业感到厌烦了……既然这样,就让你提早一百年看到只属于我们的秘密吧。”

月之民不仅能够依靠先驱者的技术,在城市里塑造出类似于地球的环境,他们实际上还可以在梦中切身体会,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处于结界背后的维度,很显然并不如大多数人所认为的美好。

“这里是……”

咲夜的灵魂,在短时间内便穿越了千年的时光,她看到了自己信任和热爱的月之都,在魔神的摧残下破败不堪,月之民变为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的画面,直觉告诉她,这并非是看似缥缈的某个不确定的未来,更像是已经注定的命运。

“月之都,只是你将会面对的时代,记住我说的话,咲夜,你是继承我们身份的时间使。在梦中,过去,现在,还有未来,是没有意义的,只有我们,才是决定时间的因素。”

跨越千年的话语,让十六夜咲夜突然醒悟,月之都就和幻想乡一般,正处在被结界包裹,不会受到限制的梦之世界里,只要她愿意,千年前的月之都,就可以直接在她的眼前展开。

“月兔们已经就位了,咲夜,随时等候命令……”

“收到。”

就在刚刚,利用莲子她们建设的量子通信,十六夜咲夜得知地球方面的舰队已经出发,已经不能在拖沓了,不过正好,月之都也因此防备空虚,原本很多重兵把守的要道,现在都只有零星的守卫,是进行渗透行动,夺取传识阵列的机会。

咲夜认得那些被占据的身体,即使千年过去,月之民的身体也不会老化或者病变,昔日同窗,如今只剩下了一具成为傀儡的躯壳,正在操控下于月之都的街道上巡视。在静止的时间中,咲夜却仍然能够听到从里面传来的,让她神经紧绷的杂乱低语。

“等我进去之后,等我信号,记住,铃仙,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希望你们对于外面的人渗透进来,窃取这里的机动战士不会反感……”

铃仙已经带领月兔部队在伪装下,抵达了最近的安全区域,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稀神探女可以作为接应,带领众人直接穿过安保夺取权限,但是当众人触发之后,她就完全失联了,无论是各种手段,都无法取得回应。大概现在只能依靠自己了吧,咲夜在四处观察之后,从旁边的一个井盖里消失在了路面上。

咲夜曾经和其他的月之民一样,对于月之都地下复杂的管道网络一无所知,所有这些通过磁场约束,自动运输物体的通道看似四通八达,却又可以一一对应,彼此之间看似相互连接,却又完全独立,当然,作为最优秀的时间使,她对于其中的运作机制也已经熟知一二。

没有了稀神探女的协助,咲夜就只能直接穿过这些四通八达,而且变幻莫测的网道系统,前往城市的不同地方,在这暗无天日,而且冰冷刺骨的狭窄空间里,她也只能尽量避免自己在其中迷路,所幸,最终她还是看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个巨大的自动化工厂,而自己进入的地方,不是其他,正巧就是运输伊奘诺物质进行加工,或者修复的通道出口。

“铃仙!不,等会。”

得亏在切割刃落下的前一秒,咲夜及时停止住了时间,否则就会直接被高能光束拦腰折断,虽然月之都外面全都是被摄取灵魂的月之民,但是地下部分却未见任何的活动,八意永琳曾经说过,整座城市为了抵抗各种因素的破坏,其内部是处于严密的保护下的。除了这些千万年都在不停运作的机械,咲夜没有看到任何人,或者应该说,能叫做生命的东西。

“铃仙,我已经进去了,帮我争取一点时间。”她在找到了一个安全角落之后,朝月兔们下达了命令。

“明白。”

在短暂的时间过后,原本四处巡逻的哨兵无人机,很快就被地上的战斗吸引,通过管道前往地面,将一个完全不受保护的工厂内部留给了咲夜,使其能够接近观察,这些被抓来的灵魂受到的遭遇,他们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故事,以及不同的牵挂,但是在机器的作用下,一切的记忆都被抹去。咲夜不明白,绵月姐妹什么时候丧心病狂到开发出这些直接扭曲灵魂的工具,又或者说,是这个地方的存在本身,就是为了如此邪恶的目的设计?

然而找遍四处,也未曾见到传识的服务器究竟在何方,不过,稀神探女提供的坐标里,除了一串房间信息,在右边还有一串不明所以的代码,咲夜认得这种组合形式,那是先驱者用来记录时间的二十进制信息,而她在简单的换算之后,发现正好就是千年之前,辉夜公主被逐出月之都的前一晚。

“是在引诱我吗?不,如果八意永琳说的确实没错,那么,就必须要回溯时间……”

既然没有活人在场,也就没必要再隐藏实力,从咲夜的双手,产生出了一圈类似于仪表的光环,通过轻轻旋转手臂,就可以调整自己所处的时间前进和后退,如同录像机倒带一般,在独立的空间里观看一切的变化,时间很快就来到了那天晚上,周围的机械,还有内部装修确实已经天翻地覆,但是让咲夜出乎意料的是,辉夜就站在自己的对面,仿佛早就知道这次回溯是必然的结果。

“公主殿下……难不成……”她不禁自言自语。

“告诉我,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吗?”

在咲夜的记忆里,她过去从未来到过这个地方,更不用说被辉夜亲自接见,但是对方的态度,竟然没有半点意外,更像是在专门等待自己,这并非幻觉,毕竟是用时间回溯到达的时代,在反复确认之后,咲夜这才能够放下戒心。只是自己说的话,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总感觉也在什么时候说过。

“是的,公主殿下,月之都已经沦陷于梦境当中,魔神吞噬了月之民的灵魂,而他们的身体,正在和地上人产生无意义的斗争……”

“那么看起来我做的没错……蓬莱仙药,还有地月战争,都是它一手操控的戏码……”辉夜仿佛早有预谋一般,直接就将自己手中的授权令牌交到了咲夜的手里,虽说月之公主被传拥有能够控制无限延伸的永远的能力,但是直到现在,咲夜才总算对这种玄乎的介绍有了少许的认识。

“就算是要我交出权力,也绝不是给那些已经被蛊惑的愚者手里,想必在你那个时代,你迫切需要它吧。”

“我那个时代……公主殿下,难不成……”

“你在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还没有等咲夜反应,被人为回溯的时间,立刻就被辉夜向前快进,咲夜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当下,只是,她从辉夜手上得到的授权令牌,确实地存在着。本以为是最困难的一环,想不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铃仙,你们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好……”

咲夜注意到了工厂中心的机器,无数的灵魂便是通过中央的水晶进行绑定,随后驱动那些杀人机器帮助月之都作战的,只要将其修改,或许就可以化敌为友,甚至不止如此……咲夜并不明白具体的操作方式,但是现在,无论有效与否,大概也只能闷着头上。

“机动战士部队,瞄准敌方供电设施,预备……”

接下来成功突袭的成败,就决定在需要进行超远距离炮击的机动战士驾驶员身上,月兔对于这些兵器的适应性是无可比拟的,不过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没有了人格数据的备份服务器,她们就会和真正的人类一样,在身体毁灭之后迎来真正的死亡。铃仙甚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当远程炮击暂时摧毁供电之后,要处理的单位就只有那些遭到控制的月之民们,也就是她们曾经誓死保卫的主人。

和自己同型号,也被称作“铃仙”的月兔就在自己身边,原本以为早已经死亡了,但是现在,却是状态最好的一个,本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身体,恐怕也只能够通过头发颜色来进行区分。

“还真没想到啊,我们还有一天能够再会,并且一起死去,”铃仙二号感叹,“探女大人这么久没有回应,恐怕已经遭遇不测,这梦境,恐怕已经夺走了所有人的理智…….”

“这就是我担心的啊,不然你觉得呢?”铃仙在掩体中缓慢移动,抵达了最近的安全区域,“总之,拜托了,另一个我。”

“啧……现在我确实开始讨厌丰姬大人给我的这个名字了……”

铃仙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无线电网的运转是周期性的,在合适的时刻进行破坏,可以创造出最长的宕机时间,她看准了在负荷接近满载的前一秒,下达了命令。

“开火!”

从城市边缘埋伏的机动战士发射的远程光束,精准地打在了空中的中继器上,在烈焰燃烧的残骸轰然落地的同时,那些被夺取了控制的无人机械也立刻停转,随后,按照先前的准备工作,隐藏在大楼内部,做好伪装的月兔部队还有机动战士一拥而上,很快便将周围零散的月之民打得措手不及。

虽然明知道是已经被占据身体的傀儡,但是在经过一轮齐射,死伤惨重之后,他们并没有立刻进行回击,似乎是潜藏于潜意识遗留的记忆,在和控制身体的梦魇相互拉扯,争夺控制权,这不禁让铃仙也开始思索,难道说,月之民仍然有被挽救的可能吗?

但是,计划不能因为这种小问题被阻止,伴随着进行第二阶段的信号弹发射,铃仙带领着月兔们迅速向前,进入到近身肉搏,精英义体自带的灵能抵抗力,让她可以免于月之民释放的魔法伤害,但是就在同时,铃仙身边的几个月兔,却在同时支离破碎。

面对已经失去自我的曾经主人,月兔不能有任何怜悯,铃仙当即手起刀落,剁下了对方的头颅,只是,从断面喷溅出来的,并非是鲜血,而是一团恍惚缥缈的灵体,随后,立刻对着它连开机枪,这才彻底将其摧毁。这便是控制着月之民的存在,铃仙不能从这个类似于灵魂的实体中感知到任何的想法,但是表现出来的恶意,无论是对月兔毫不留情的进攻,还是对于召唤出各种扭曲事物的能力,都代表着他们绝对不能信任。

“二号,在你身后!”铃仙及时对着一个从尸体中浮现的梦魇开火,这才避免了铃仙二号的伤亡,看起来,对方就和自己一样,对于被别人帮助这种事情感到自责。

“啊,真可惜啊,我原本还以为做的够好了。”

“少说两句吧!”

虽然任务目标是要向前推进,摧毁掉月之都能够产生无穷尽增援的灵魂枢纽,铃仙也已经能够看到目标就在前方的不远处,从四处劫掠而来的灵魂,正是通过这里被改造为月之都的战争工具,但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月之民,却使得本就已经险象环生的火网更加危险。不时出现在脚下的巨型触手,或者是凭空产生的火墙和霜冰,都让月兔们寸步难行。

“如果你现在有什么好主意,最好告诉我……”

“给我五秒钟……”

铃仙的机械大脑在飞速运转着,她知道,每过一秒,都会有月兔死去,她必须做点什么……

“所以,答案是?”

相互背靠背开火射击的两个铃仙,在枪林弹雨里奇迹般地向前推进着,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八意永琳所谓进行的改造技术,两人惊讶地发现,周围的一切似乎正在逐渐变慢,原本看似无法躲避的弹幕,如今也已经足以侧身从缝隙中钻过。然而,这并非是感官上的反应提升,而是周围现实里的一切,真的慢了下来,最后竟然处于完全的停滞。

“看起来咲夜已经给出了答案……但是,为什么呢?”

正当铃仙二号还在犹豫,时间从本就静止的状态,开始快速倒退,咲夜作为时间使,确实有能够左右时间的能力,但是,倒退的速度,却在快速加强,随后,月兔们就和咲夜一般,回到了千年之前的月之都。铃仙认得这个地方,虽然在未来面目全非,但是在当初抵御妖怪入侵的时候,她便在此处,接受绵月姐妹的检阅……

铃仙和铃仙二号迅速醒了过来,她们发现,自己所处的战场,原本就是月兔部队在出征之前,接受月之民高官检阅的地方,绵月姐妹就在上方的天桥,对自己所在的部队进行讲话。

“各位,月之都从建立到现在,从未遭遇过如此严重的威胁,我们原本以为天人们在我们远离地球之后,能够放过这段过去,然而,他们不仅没有醒悟,甚至还得寸进尺,派出联军侵略我们的家园!”

“等会,铃仙,你看到了吗?丰姬大人后面的影子……”

“我们月之民,为了还地球安宁,牺牲了太多,但是,贤者八云紫竟然伙同辉夜和凯尔,悍然发动入侵!对于这种背信弃义,甚至是恩将仇报的行为,我们必须进行严惩!要让他们尸横遍野,通过足够多的伤亡,才可以让他们从自大和狂妄中清醒。”

铃仙确实注意到了绵月姐妹身后,那不寻常的重影,她从来没有在过去看到过,或许也只是因为自己当时兴致高涨忽略了,但是现在,她确实看到了一个看似是重影,但是更像是凭依上去的寄生生物的半透明的轮廓,正在对着自己发出诡异的笑容。

这场阴谋,难道千年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吗?铃仙不禁疑惑,如果这样,一切倒是都能解释通了,月之都试图通过灵异珠的迁都计划,以及纯狐的复仇,所有的一切,都是孟菲斯在梦境界里的操控,月之都独立于八云紫,摩多罗之类的贤者的控制,在梦境界面前几乎毫无防备,这或许才是为何变成了最先沦陷于梦境当中的原因。

“怎么了,铃仙?你看起来有些迟疑。还有你……”

绵月姐妹已经察觉了两个月兔的异常,咲夜曾经说过,关于月之都结界内部的事情,如果时间真的不受现实干涉能够自由前进倒退的话,那么只需要改变历史,不就可以让这一切从根本上结束?

“丰姬大人,真正的敌人,不在这里,而是在城市内部,在……”

铃仙原本还想用更加委婉的言辞,但是,能够允许行动的时间,大概也就只有现在,显然,那两个灵体也已经察觉,只是想要控制依姬和丰姬做出任何应对之前,两发等离子体就已经直接贯穿,将其在一阵痛苦的嘶吼声中粉碎消散。

突然的背叛行为,与其说是改写历史,不如说更像是把历史打得粉碎,月之都在铃仙开火的同时,像是破碎的镜子一般,开始向着四周崩塌。但是,两个铃仙并没有就这样回到未来,而是被送往了更加遥远的地方,一片无数个现实相互交叠,随后逐渐风化凋零的荒漠。

“好安静啊,看不到令人作呕的污秽,天人的存在也已经消失殆尽。”

“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吗?所有的生命都已经逝去,你们这样还有什么?面对着这片荒漠永远的徘徊吗?”

十六夜咲夜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本以为只是对地球憎恨的绵月依姬,如今已经彻底堕入生命的厌恶,就连现在,她甚至还能够看到对方站在堆积成山的玻璃碎渣里,纵使身体已经遍体鳞伤,但还是看不到哪怕一丝后悔。

“咲夜!你终于还是来了吗?”绵月依姬带着一副极为违和的笑容,流着血泪看向了咲夜所在的位置,“我就知道,伟大的任务,一定会……”

“我可去你的吧!知不知道现在月之都,正在屠杀无数的新人类?那些不是我们发誓要保护的吗?”

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将绵月依姬打翻在地上,虽然已经算是不择手段,却成功地让对方恢复清醒。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信任的伙伴,能够将原则贯彻得如此彻底,只是在恢复神智的瞬间,先前身体已经受到的损伤,也一并袭来,让她在万分的痛苦中叫喊不止。

“不,我这是做了什么?”她惊恐地望向四周的荒漠,以及天空中,月球本应该所在的空洞,“丰姬呢?难不成她也……”

“很遗憾,我没有发现她在哪……但是恐怕我们现在得走了。”

“咲夜,依姬大人?”

铃仙和二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后,咲夜便看到她们自沙丘上滑下,直至到达身边,从她们身上破旧的衣服和义体的情况来看,在此处已经流浪了几十年都有可能。

“你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她急忙上前,搀扶住已经奄奄一息的铃仙们。

“我们在这里找了好久,以至于都不知道究竟多久才找到你们,这里什么都没有了……人类,妖怪,天人,或者是灵梦她们,什么都没有啊!”

“咲夜,当初你来到这里之前,是否有刻意操纵过月之都的时间?”绵月依姬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不废话吗?不然我怎么来的……”

“那我们得马上回去……”

绵月依姬已经拉上了咲夜等人,准备进行撤离,但是,就在她们视野的前方,姐姐丰姬的身影却若隐若现,而且不幸的是,她并没有从这个噩梦中醒来,甚至就在她的脚下,白色的砂砾竟然开始重新融化,组合成其他月之民的身形,与其说是被骗进了梦中,更像是自愿沉溺。

“怎么了妹妹?难道是你的信念动摇了吗?”

“依姬,我们得走了!”

“姐姐……”

对方眼里闪烁着的梦境,几乎将要把四人再次拖入其中,只是在最后一秒,她们终于还是回到了月之都,虽然在她们身边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的,是不计其数的月之民和月兔残破的尸体,她们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能看到在一片死寂当中的月之都,她们现在成为了仅存的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