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23日

地点:日本宫城县核电站遗址

比那名居天子,也不记得是第多少次日志了,不过,总得为后人提供一些有意义的资料。

不得不承认,本居小铃试图利用核弹头快速打开下方上百公里的地层,确保计划成功的做法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手段,由于伊奘诺物质在附近地幔的渗透作用,地质结构的稳定性会比其他地方高很多。唯一不确定的风险就是,当如此大量,估计大约有四分之一个月球质量的伊奘诺物质,直接暴露在几十亿人类的思维里究竟会发生什么。

我的担忧,源自于一百年前,宫城县外界发生的一次核电站事故,因为主体结构遭受海啸冲击受损,冷却循环故障,最终导致核反应堆核心融化爆炸,周围十几公里的范围内都变成了致命的辐射污染区域。

按理说,这只是一次可以预测,并且马上就可以处理好的安全事故,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然而,几年前,从隔离区域的内部传来了关于见到人形怪物,甚至是明确提到了“妖怪”活动的传言,科学世纪的人类理应已经丧失了关于非科学侧的常识,如果不是什么确切的存在引发了埋藏于他们内心中的恐惧,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重新看到妖怪?

正巧,作为一项被天人们刻意“遗忘”的技术,我们需要那些核弹头在几十公里的地下远程引爆,而能够聚焦中子,在电磁信号被屏蔽的情况下使用的反射板,就在我们当初自己放弃的核电站里,那个连我们都不敢涉足的地方。

“也难怪天子需要拜托我们一趟,这里发生的,恐怕不只是一次安全事故这么简单……”

“话说,你能闻到吗?文?那种就像是溶解在空气里面,但是又聚集起来的,并非人类的气息……”

刚刚凝聚成型,被赋予了物理形态的灵能,正在以一摊缓慢流动的发光液体的形式,模仿着四周的一切,并且尝试还原出对方的形态特征。伊吹萃香不能更清楚,这便是黑雾中,所有非人类最初的样子,在这之后,无论是男女老少,无论低贱还是尊贵,都是在这之后慢慢分化出来的结果。

曾经,从妖怪到神明,从天人到妖精,所有源自于这些像是粘液怪物一样的存在。并没有等级和身份的划分,非人类之间彼此相互信任,相互合作,共同将现实从魔神的爪牙里保卫下来的日子,仿佛就在伊吹萃香的眼前重现。但是如今,大多数却被自己身上这副模仿人类的皮囊反过来约束了,本就不是源于现实的生物,却被时间反过来迷惑了心智,这到底是命运使然,还是追求权力签订合约自作自受?

短暂对于过去的回忆,让伊吹萃香有些恍惚,她看着这些无论是在地上,还是空中缓慢移动的原初灵体,不免对眼前满目疮痍的废墟感到好奇,核电站本身并不会创造非人类,那么无论当年发生了什么,想必在天人自己的说法背后,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觉得现在,外界还会有妖怪生活吗?除了我们以外?”

“难说,虽然人类利用科学战胜了对于未知的恐惧,但是恐惧本身并未真正消失过,或许……”

射命丸文手上的盖革计数器已经开始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对于大多数的妖怪来说,电离辐射甚至要比枪弹更加危险,但是,鬼却是一个例外,不仅能够抵抗上千摄氏度的熔岩高温并且在里面泡澡,并且就算是受到等离子焰灼烧也可以毫发无损,更不用说这里的核污染。

作为鬼王的伊吹萃香,既不怕辐射,也可以在不进行防护的情况下自由活动,是低调探查的理想人选,况且她自己其实也很感兴趣,如果真的在现实里重新发现了妖怪,或者至少是非人类的话,那么天人一直以来声称的,妖怪只会因为无法适应科学时代的言论就会不攻自破。

“那么,我们得在这里分头行动了,我会在天上监视附近的动向,保持联系!”

伴随着一阵旋风过后,这位鸦天狗便直上云霄,开始在附近的空中盘旋,核电站附近的天气还算好,只是因为长年累月的海浪侵蚀,整个核电站的废墟也破败不堪。伊吹萃香一脚踢翻了挡在面前的隔离栅栏,没曾想,却在旁边的电线杆水泥地基上,看到了一串显眼的,用颜料标注的刻字,是几年前留下的。

//以此纪念,敢于挑战权威,窥探梦境的先驱们。

宇佐见莲子 与 玛丽贝尔·赫恩 留//

纵使是对外界情况略有了解的伊吹萃香,对于这刻字代表的含义,仍然不寒而栗,广为流传的秘封社团的故事的百年前,外界就有新人类的活动?不,更像是某些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误入歧途的人类。

随着位置进一步深入废墟的内部,周围现实被瓦解,以及灵能聚集的程度就更甚,伊吹萃香看到,原本只是类似于史莱姆一样的灵体,此时已经具有了固定的形态,他们正在模仿百年以前,这里的人类的行为,纵使是否真正了解这么做的含义。纵使建筑已经破败,但是在这些模仿人类走动和工作的灵体当中,伊吹萃香察觉到了一些转瞬即逝的火花,那是并未伪装好,遗留在现实里的结界入口,就和幻想乡对外沟通时,刻意在博丽神社留下的裂痕一致。

“你说的对,文文,这地方恐怕远不止所谓的‘安全事故’……”

“太好了,或许在里面有更多的秘密……继续……”

“文文?能听见吗?你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就连防护最良好的通信设备,都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杂音,按照常规的核反应堆的半衰期,一百年不应该会让辐射强度停留在这么高,到底是为什么?伊吹萃香左顾右盼,却看到了一群发光的人形,看起来十分匆忙地沿着通道进入容纳核反应堆的建筑物。而且,伊吹萃香马上意识到这里的异常,虽然表面上是一片破败的残骸,但是在那些自然生长的植被,以及风化的混凝土结构之间,有一部分竟然是光洁如新的,而且,周围的一切,正在被许多隐形的时空泡泡在百年前的完整模样,还有如今的风化面貌之间切换。

时间在这里是破碎且不连续的,伊吹萃香立刻提高了戒备,因为她知道,这只有可能是附近启动了结界法术,切割时空才会留下这些痕迹,或许也正是他们,才导致了灵能被聚集在这里,缓慢地获得形态,乃至思维。甚至在核反应堆大楼的正门下,纵使表面已经腐朽,但是跨过了外面的门,里面却还维持着过去的样貌,内部从墙面到地板,或者是桌椅之类的家具都完好无损,外面的一切,似乎都影响不到内部。

“这可真是有趣……如果说一百年前真的有人发现了结界的话,那么他们现在,应该是……”

“萃香?有雷雨云团靠近……来不及……”

天上的射命丸文,甚至连半句话都说不清楚,就被电子杂音完全掩盖,恐怕真要到建筑内部的话,就会彻底失联,或许应该暂缓计划,退到外面去?

“文文?信号太差了我听不见!啧……”

本来之前还能听到断断续续的一些声音,但是现在,什么都听不见了,伊吹萃香刚想要向外撤离,却发现不知何时,雷云已经来到了自己头上,几乎是转瞬之间,就已经刮起狂风暴雨,雷电交加。虽说射命丸文能够控制风,但是如此剧烈的天气现象,大概还不是她能够应付的。

“这下,恐怕不以身犯险都不行了……”

或许是月球的影响,伊吹萃香甚至能够在不远处的海面上,隐约看到几条从云层里延伸至地面的龙卷风,裹挟着遭受到灵能侵蚀,发出五颜六色的荧光的鱼群直奔此处而来,没别的路可走了,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防弹玻璃制成的大门,就算是上了锁,也抵挡不住伊吹萃香的一拳,在集中的瞬间就支离破碎,但是,在她大摇大摆地走进建筑内部后,外面的狂风大作却又戛然而止,等她回首看去,才发现明明刚才破碎的玻璃,不知为何又恢复完整,这里的一切似乎被永久的定格在了百年前的某一时刻,因为伊吹萃香能够注意到隔壁消杀室里,不小心打翻了咖啡的工作人员,就是处于完全静止的状态。

所以,如果这里是被偶然的困在了时间的夹缝中,说不定核反应堆还是完好的?伊吹萃香思索着,顺着狭长弯曲的通道一路摸到了最深处,她注意到,在本应该保持干净的墙面上,像是用人血一遍遍书写的图案和文字,看上去像是关于一个透露出无穷知识的大门,并且,写出来的字符,包括了人类目前的一切语言,英文,俄文,汉字,日语混乱地杂糅在一起,但是表达的意思却极为通顺没有半点断裂。

“等会,这个门……”

伊吹萃香越是接近核反应堆,这个门扉的符号就越发清晰而且密集,她总觉得在哪里曾经见过,在上古时代,人类还通过图腾信仰魔神的时候,就是用一个简单的图形来代表自己的信仰,而她现在看到的,正是摩多罗隐岐奈使用的后户之国的符号。

“你也是,被困在这里了吗?”

一个看上去像是这里的工作人员的人类,突然出现在伊吹萃香的身后,纵使对方是鬼,而且头上的角差一点就要插到对方的脑袋里,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诧异。伊吹萃香没有从这些人形的生物上感觉到人类的气息,与之相反,反而是不能更熟悉的妖怪的气味。

“怎么可能呢?不如应该轮到我来问,你们这里发生了什么?”她从容地反问。

“我……我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自己是宫城核电站的员工,之前有人因为紧急情况叫我到反应堆舱去,但是我还没到那里,就突然晕过去了,然后我就在这里,想要出去找援助,但是无论如何,我都绕不出去,这栋大楼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无限的迷宫一样……”

“迷宫……嗯……”

伊吹萃香再次确认一遍对方的灵体,完全不是人类,却继承了他们的记忆,甚至还觉得自己是人类,看起来核电站里面发生的事故,将整个反应堆周边的地区封锁在了结界当中,或许遭受这样命运的妖怪,并非只有他一人。

“你叫……噢,你是宇佐见家的?”伊吹萃香看着对方衣服上面的身份牌,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可是鬼诶,你为什么连一点恐惧都没有,不觉得很奇怪吗?”

“等会,我怎么会……”

惊魂未定的员工,被伊吹萃香一提醒,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不是人形,结界内部,被灵能肆意蹂躏的现实结构,让他在意识到的同时,身体就已经开始扭曲崩坏,再这样下去,且不说核反应堆还能不能找到,伊吹萃香自己都会有麻烦。

“喂,别这样啊!”伊吹萃香直接一把抓住了这团已经冒出火星,马上就要爆炸的血肉,愣是直接发动能力一拳将其重新打回了人形,“不管你现在是什么,既然你觉得是这里的人,那就这样吧,不是有人叫你去反应堆核心吗?带我走一趟行不?”

“这样吗……也未免不可,因为潜意识里有人一直在和我说,当时候到了,就会有一个从外面来的人,见证我们发现真相的时刻……”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路上的所见证明了,灵体模仿的对象,是这里已经死去多时的人类,那么也就说明,他们早在生前就受到某个存在的引诱,进行了某些不可告人的仪式,虽然伊吹萃香不愿意相信这一切的主犯是摩多罗,但是稍加防备永远不会是坏事。

“与其说这里是因为一场意外困在这时空的裂缝,不如说更像是有人有意为之……”

如果按照那名员工的说法,自从结界产生以来,这里就无法再和外界联通,那么这些拟态模仿的人类应该早已经死亡了,所幸,监控录像还有设施内部的电源还在正常运转。

但是通过各个角落的摄像机的记录,伊吹萃香发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事实,这里的各种字迹和刻画,是在事故发生之前留下的,而那些员工,也不知为何,像是早就信仰着一位“连接万物后户”的神明。他们一早上最先做的事情,并不是检查维护设备,却是集中在某个工程图纸并未提到的大厅里,集体进行礼拜……

这像是从事尖端科学领域的专业人才,应该具有的思想吗?就连伊吹萃香都感到疑惑。虽然这个宇佐见氏的身份只是一名高级管理,但是伊吹萃香多少还是知道,早在21世纪,宇佐见家就已经通过投资各种高新技术产业,迅速成为了在整个日本都举足轻重的财阀,日本全国各地的工厂,核电站,甚至是航天技术相关都有他们的踪影,百年的积累,才有了宇佐见莲子现在能够和天人分庭抗礼的资本。

“你们这里的员工,大概早已经被某个魔神洗脑了……”伊吹萃香看着不断闪烁的扭曲画面总结道,“这不是什么安全事故,是有人打算通过进行献祭,来获得力量,拉上这里的所有人和他一起陪葬。”

“也就是说……”

“你现在要马上带我去反应堆控制室。”

两人沉重的脚步声,在狭窄的设施内部反复回荡,直到抵达反应堆芯的水池面前才豁然开朗。果不其然,伊吹萃香在这里看到了满地的尸体,都是死于接收了大量辐射引起的后续症状,明明下方十几米深的水池里就是仍在发出蓝光的反应堆,但是这些死者,不仅没有必要的防护,甚至还是赤身裸体,并且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交叠堆放,像是为了满足某种邪恶的仪式。

“不!小岛川,安倍……怎么会这样?”

拟态怪痛苦地跪倒在了这些尸体的面前,或许是因为完美地复制了记忆,能够让它感同身受,但是,伊吹萃香在仔细检查这些身体的时候,却发现不仅堆放的姿势非常奇特,他们的大脑,脊髓以及所有的神经系统在保证完整的情况下,全部不知所踪,留在这里的,仅仅只是无数无意义的空壳。

“尸体摆放的方式,我以前在大江山见过……如果再施加咒术,就可以将其构筑成让人类避而远之的结界……但是这些尸体不仅没有腐坏,而且还少了脑子,难道说……”

伊吹萃香和拟态的眼神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下方的反应堆水池,似乎在这片充斥着辐射的液体里,还封印着在这里死去的灵魂,而且,他们是自愿为之。况且经过灵能长时间的影响,这能否还算是水都难说。

“我可以听到他们,都被困在那下面……如果按你说的,真的有一百年的话……”

“他们就是维持结界的原因,要是能够重启反应堆将其解放的话,你们大概就能够自由了。”

“但是这么长的时间,燃料棒的衰变程度大概不足以重启吧……”

“交给我就行。”

还没有等上面的拟态反应,伊吹萃香就直接跳进了包含辐射的冷却水池,随即朝下方被蓝光包围的方形装置游去,在马上触碰到之前,伴随着反应堆的关停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也不知道自己改变密度的能力,能不能影响放射性元素的丰度?伊吹萃香在心中自言自语着,毕竟以前无论做什么,都没有真正和所谓的科学相互交流,不过就在她试图聚集反应堆芯里的铀时,眨眼之间,她就突然回到了地上,只是,旁边都跪坐着那些原本已经死去的员工,他们都聚集于此处,而台上的人,虽然身着外界人类的服装,但是从对方身上,更准确的说,从背后散发出的气场来看,这正是贤者,摩多罗隐岐奈本人。对方并没有察觉到伊吹萃香的存在,只是继续在这些虔诚的信徒面前,宣讲自己所期望之事。

“宇佐见家的骨干们啊,你们的努力已经得到了认可,天人纵使已经得偿所愿,却不知满足,甚至得寸进尺,禁锢思想,抑制进步,作为敢于挑战权威之人,你们理应得到奖赏。”

伊吹萃香径直穿过了面前的信众,仿佛他们只是虚无的幻象,随即,来到了摩多罗的身边,不受到现实约束的生命,都不会具有能够揣测的道德标准,更何况,是以诡秘文明的贤者呢。

“而你们所得到的,便是永恒的存在,帮助宇佐见家寻找真相,以及推翻天人这陈旧腐朽的体制……直到永远!”

摩多罗隐岐奈似乎只在乎宇佐见家,却对于这些辛勤付出的员工们视若草芥,在众人首先是惊讶,随后是恐惧乃至于绝望的声音中,从她身上散发出了无数的发光丝线,直接插入到了对方的头颅当中,随即伊吹萃香看到了这些悲惨的灵魂,被直接拖入了水里,然后便只剩下了摩多罗那令人发毛的笑声。

“这家伙,不会是……那个叫做酒吞童子的鬼王吧?”

“她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少废话,过来帮忙!”

周围此起彼伏的人声,重新唤醒了伊吹萃香,她似乎成功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做到的,需要的中子反射板就在旁边的地上,而且,她此刻,正处在远离事故现场的海边。

“我可算是弄明白,这一切是谁所为了……”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伊吹萃香重新站了起来,21世纪的日本,鬼已经只是一个遥远的传说,但是在这些惊魂未定的核电站员工眼里,更像是一个猜测得到了证实,常识并没有束缚住他们,就像是自己原以为会和科学相斥的能力,让奇迹发生了一般。

伊吹萃香并不想多理会这群人,只想要拿起反射板尽快离开,但是,从海面上传来的响声,却让她愈发不安,射命丸文应该马上就要到了,但是如此大的噪音,难道是……

“话说回来,如今是什么时代?”

“快趴下!”

也来不及管身后众人,伊吹萃香的视野里,已经看到了几发等离子炮弹飞速接近,幸亏提前发动了巨大化,才勉强将其抵挡住,随后进入视野的,是天人的几台机动战士,只是和常规信号不太一样的是,他们全身都用大面积的黑色涂装,似乎是在提醒她,自己与众不同的身份。

“怎么,现在还有时间自己人内讧吗?”伊吹萃香对这些黑色的机动战士嘲讽道,“也不看自己对着谁开火?”

“萃香?你怎么在那里面?那你身后的那群生物,没有对你产生敌意吗?”

比那名居天子来的刚好是时候,率队集体降落在了伊吹萃香的面前,很少有人知道,能够控制密度的她能够将自己的尺寸变化到多大的程度,只是现在,她就和这些几层楼高的机器人一般大小,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毫不逊色。

“要是你们失手的话,我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她伸出双手按在了天子的机体上,差点将对方按倒,“这些人,之前还被困在结界当中过去了百年时间,好歹给他们一个好点的印象。”

“你应该知道他们不是人吧?萃香?”天子的目光,带动着机动战士的头部,始终看着对方身后的一群人。

“我当然知道啊,但是没想到你们这么着急,总之,这边就交给你们了,最好留点心眼,或许有人会要他们。”

伊吹萃香说完,便化为了一团烟雾,迅速沿着群山消散而去,这时,射命丸文也恰好赶到,这才让尴尬的气氛有所缓解,鬼毕竟不善言辞,但是对于需要传播新闻的天狗来说,说话从来不是什么问题。

“所以,这些‘人’有什么合适的处理方式吗?”天子在指挥队友清理现场的同时,开始呼叫增援。

“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恐怕玉造和袿姬她们会对这些很感兴趣吧?要知道,这可是直接出现在外界的非人类哦?”

看着从空中缓缓落地的射命丸文,这些拟态的心情才稍有平复,相互之间是同类的直觉,很快就扫清了不安和恐惧。

“所以,我们现在还能去什么地方呢?”那个宇佐见氏的拟态问。

“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大概吧。”射命丸文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