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22日

地点: SIDE 3

“没想到要你这么久……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吗?”

“似乎没问题了……大概。”

“你不会还在因为那个男人的事情而焦虑吧?算了,当我没说。”

宇佐见莲子在走之前,本来还是一副扬眉吐气的面貌,但是当藤原妹红再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却像是笼罩上了一层阴霾,她很明显仍然被同一个问题继续困扰着,关于那个叫做玛丽贝尔·赫恩的新人类。

赫恩和八云紫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藤原妹红同样也被这个问题困扰着,她曾经亲眼见过那个女孩,在一望无际而且危机四伏的竹林里乱跑,最后通过和八云紫一样的结界裂缝逃离,如果莲子真的和八云紫扯上了关系,那么后果想必难以想象。

“我现在真的不想讨论这个,妹红。”

“这样吗?八意永琳没跟着你回来,那倒也能理解,所以,也该告诉我们,从过去偷来的这份加密程序的意义了。”

“如你所愿。”

宇佐见莲子带着藤原妹红,一路经过了鸟船空间站的核心地段,直到安装着量子矩阵通信装置的房间里,或者说,是一个长宽高都有几十米的巨大空间,先驱者使用的是量子纠缠通信,而不是无线电波进行跨越次元的联系,所以她面前漂浮在半空中,类似于魔方一样的复杂装置里,每一个方块都要同时解算大量的数据。

“我们要做的事情,和当初梅莉所做的差不多,寻找到结界的弱点,然后将两者连接到一起……不过,是通过机器去实现。”

“别告诉我,这都是你一个人设计的……”藤原妹红不禁感叹,“要知道,天人到现在一直都还是用当初先驱者遗留下来的设备,从未能够从头到尾完美的仿制……”

“那肯定不是,妹红,人类之所以能够超越命运,就是因为他们懂得合作,SIDE 3接受了各个国家的顶尖科学组织和专家,你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有他们的贡献。”

长期以自己为中心的藤原妹红,确实忽略了在两人身边不停忙碌的其他新人类。不过,当她的目光在这房间里四处扫视时,还是能够发现,在这些全都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大多都已经白发苍苍的科学家里,唯独莲子还是和自己一般,完全就是一个少女的形象,虽然实际上,她也早已经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少女。

被现实磨砺之后的莲子,多了需要面对各种处境的客套,少了当初能够无视困难的执着,这便是现实的特性,伴随着各个单位相继报告准备完成,莲子和藤原妹红也来到了总控开关面前,这个庞然大物在全速运行时,会将这个空间站所有盈余的电能消耗殆尽。

“观测阵列,开始输入目标数据矩阵,100秒后开始进行量子纠缠状态尝试。”

屏幕上不停跳动的数字和字幕,是藤原妹红所陌生的,她以前并非负责的是情报和黑客工作,不过,通过同行之间的只言片语,她起码知道,对于这种基于空间坐标的加密算法需要极其精确的数据,并非是按照光年或者公里,至少得需要到厘米级别才行。

而就在此时,矩阵也开始缓慢地旋转起来,并且在运行的同时,发出一种神秘的低频共振,像是交响乐团厘米的大提琴声,回荡在整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并且因为不停变化的输入和计算步骤,似乎正在演奏一部未曾有人创作出的乐章,展现出了某种特别的升降音调的规律。

“开始进行第一次尝试。”

虽然宇佐见莲子看起来胸有成竹,但是藤原妹红仍然难以抑制内心中的担忧,毕竟,她们现在是要在缺乏引导的情况下,将两个彼此独立的子程序相互连接,而且还要通过梦境界实现这一过程,就算稀神探女是真心相助,梦境的不稳定性也有可能在转瞬间就将这里的一切变成具象化的扭曲,她们是在试探自己绝对无法承担的风险。

“接收端得到了信号,尝试稳定和增强!”

在前排科学家们的操作下,原本保持立方体状态的矩阵,开始向外扩散,构成了圆环状,随即,将确切的信息,投射在中间的空洞里,莲子确实从其中看到了另一头的信息,但是,并不是月之都,而是一个橙色头发的女性,正在抱着自己死去儿子哭泣的画面。

“莲子,我觉得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这当然不是月之都,而且,这个橙发女性在藤原妹红的眼里,愈发的眼熟,那不是纯狐吗?难道说这是当初她儿子伯封被杀害的过去?

“羿,我早知道你和月之民有染,却未曾想到,你竟然可以如此冷酷无情!”

“明明知道天人为非作歹篡改历史,迫害人类,你却仍然毫无悔过,和他们当一丘之貉?”

虽然理论上来说只是过去历史的投影,但是宇佐见莲子能够感觉到,这个矩阵投射出来的,并非是影像,她们和实际内容的联系要远大于一道屏幕。眼看着纯狐手中蓄积的魔法马上就要发射,宇佐见莲子立刻下达了指令。

“关掉连接,快!”

在里面喷发的火光马上就要吞没众人之前,矩阵及时恢复到了立方体的状态,所幸,并未造成任何的伤亡,稍微被耽搁的魂魄妖梦,也在危险关头及时赶到。

“不等我来就急着要测试吗?要是被纯狐的能力命中了,你们会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敢想。”

“因为我们等不起,抱歉,妖梦。”

“下次可别再犯了……”

妖梦的到来,让宇佐见莲子的心情更加踏实了些,刚才应该只是因为误差导致的时间点错误,经过修改之后,理应十全十美。当然,藤原妹红也只能希望如此。

“进行第二次尝试,这次应该不会出错了。”

事实并没有超出莲子等人的预期,在圆环重新构筑后,月之都的景象,清晰而且稳定地出现在了她们面前,各项数据显示,她们确实成功地透过了月之都的结界,接入到了当地的网络中。

“莲子,我们成功了?”魂魄妖梦谨慎地发问,“我还以为会比这个困难。”

“至少目前来说是的,现在我们只需要等待一个呼叫请求……”

正当莲子还在琢磨着如何能够去的联络,接收端里就已经传来了一个十分清晰的信号,藤原妹红没有理由不认识,因为早在永夜异变的时候,铃仙就是通过它得到的信息。

“莲子,我认识这个信号!直接接入,肯定没有问题!”

藤原妹红一直以来的习惯,就是先做事而后思考,虽然嘴上还在请求,但是手已经不受控制地放到了操作界面上,直接不管任何的风险,将其接通。屏幕上面显示的,也确实是失联许久的铃仙的画面。

“喂,铃仙,能够听到吗?是我。”

“妹红?咲夜,我这里接通了!是外面的信号!”

铃仙直接一把将旁边的十六夜咲夜拉到了镜头前,看得出来,对于这几乎不可能的事件发生,两人此时的状态,都只能用诧异来形容,以至于许久都难以平息。

“铃仙,锁定对方的机器身份……妹红,真的是你们?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咲夜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外界还真的有人能够直接突破月之都的结界,这是之前纯狐都未能做到的,藤原妹红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况且,这个设备识别码,她在以往的记忆里也从未见过,是一个完全从无到有自行搭建的量子矩阵。

“我们得到了一些,嗯……小小的帮助。”

藤原妹红将镜头的视野向四周拉伸,直到能够完整覆盖自己和魂魄妖梦,以及莲子的范围:“你应该感谢这个新人类,如果没有她的话,我们也束手无策。”

是宇佐见莲子,十六夜咲夜十分肯定,如果是她的话,倒也正常,月之都的结界内部和外界并不相连,所以首先要做的,是确认外界的情况。

“已经过去多久了?不……灵梦她们呢?天人最近有什么动静吗?”因为迫切想要知道情报,咲夜示意背后的月兔,立刻进入到各自的岗位里。

“怎么说呢……灵梦她们已经去天界了,马上要重返月面,天人那边见我们进展缓慢,准备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藤原妹红回答。

“自己的方式?”

“也就是将地狱恶魔直接召唤到月面上,强行在现实里撕开一道通往月之都的道路……”莲子补充道,“我能理解他们的做法,但是这样对于现实带来的后遗症,大概不会比月球陨落好多少,我们大概只能独自为战。”

来自现实的信息,让咲夜原本高涨的情绪瞬间跌落谷底,天人和秘封社已经完全脱离合作,更糟的是,如果天人真的打算借助地狱的兵力强行打开结界,那么无论是月之都,地球还是幻想乡,掀起的能量波涛将会同时在两个世界剧烈涌动,摧毁将近半个太阳系的范围,到时候月球是否真的坠落大概也不重要了。

“就没有办法劝得住他们吗?”咲夜在尝试最后的可能性。

“我也想,但是,咲夜,根本就没用,贤者们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回事,恐怕,是害怕自己的权力哪天被夺走吧。”

“咲夜……”

“怎么了?”

咲夜顺着铃仙的声音看去,注意到她正在处理的数据流里,新增了多个可以支持远距传识,以及单独开设槐安通道的协议。至于接下来藤原妹红她们想要做什么,她此时也很快就心里有数。

“虽然你们打开了量子通信,但是月之都仍然拒绝一切的实体物质进入,除非……你们要只投送自己的灵魂进来吗?”

“真不愧是月之民,直觉还真是敏锐。”魂魄妖梦说,“要是当初在地上你就告诉我们这个秘密该多好呢……”

“自己还是太少了,咲夜,我们要投送的,是几百个新人类的灵魂,进入到月之都里面,通过他们驱动月之都里面尚未赋予意识的替身,将月之都在完好的情况下拉回到现实里。”宇佐见莲子开始解释自己的行动计划,“灵魂的转移会通过槐安通道进行,以避免被梦境中不怀好意的存在盯上,同时,那批替代身体和机动战士,则需要你们这边提供协助。”

想要通过外部传识遥控月之都的军备,从内部破坏结界吗?相对于现实中的战火连天来说,这的确是一个无论可行性还是伤亡都更能接受的方案,但是结界的控制权,连稀神探女都不具备,这么做相当于需要直面现在控制着月之都众人心智的瘟疫根源,也就是月夜见。

十六夜咲夜出生的时代,月之民早已经远离地球生活了万年之久,除了偶尔能在庆典上看到那位月之都的创建者,其他时候更像是一个遥远的传说,更不用说遭到梦境支配之后,他究竟实力如何也是未知,贸然行动,只会招致严重的损失。

“风险有点大,莲子……而且,我们需要进行一些事先准备才行。”咲夜回答道。

“明白了,问题不大,量子通信是一对一的,不会被侦测到,我们这里也要进行一些先前的工作,到时候再联系。”

在莲子挂断之后,忐忑不安,以至于难以平息的内心,让咲夜在起身时差点被旁边的台架撞到,想不到,天人和新人类之间还是无法磨合,甚至已经能说是分道扬镳,要说时间不多的,明明是月之都才是。

“铃仙,能够监控到外面的舰队活动吗?”

“SIDE 3几乎提供给了我们所有的地月系的情况,目前天人还在SIDE 1进行集结,预计的出发时间,是五天后。”

铃仙将自己面前的其中一块屏幕转到了咲夜的面前,情况就正如她所说,在地球和月球之间,大量的战舰如同鸟群一般,正在准备朝月球出发,纵使月之都如何抵挡,大概也只是暂时延缓其行进路线而已。毕竟,就咲夜从画面里看到的,少说也有上百艘,将近几十万人的规模。

“还真是紧迫……”咲夜立刻开始将注意力投入到接下来的行动规划里,“通知所有部门,立刻开始进行装备清点和人员状态检查,我们得需要先发制人夺取月之都的生产车间和替身仓库。”

月之都是因为对地球,以及天人的仇恨,被孟菲斯抓住了把柄,所以才会丢失自己的灵魂,如果要抵抗他,就必须克制自己的一切欲望,哪怕他代表的并非只有单纯的坏事。稀神探女一直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作为一个神明想要抛弃一切人性变成纯粹具象化的概念,恐怕是不可能的。

而且,为了避免任何的松懈让魔神得到机会,稀神探女只能逼迫自己不睡觉,而是利用冥想的办法来减少身体的疲劳,但是,这也不是万全之策,只要思维有稍微的破绽,梦境就可以趁虚而入夺走自己的身体。更何况,如今已经遭到支配的月之都,根本没有能够称得上完全安全的地方。

“到底还要多久呢?哆来咪……不,我不能放弃。”

安保系统的后门已经留给咲夜她们了,只要她们愿意,就算是几十名月兔从地下通道经过,也不会引起任何的注意,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咲夜说还要准备一会,也不知道现在究竟准备得如何了。她提心吊胆地从身边被占据的躯壳间通过,虽然无法得到结界发生器的控制权,但是如果能够偷走黯月号,那么自己生存下来的可能性就可以提高许多。

如果要说什么能算是稀神探女的软肋的话,那么哆来咪·苏伊特毫无疑问,自从她失踪后,无论是自己,还是月兔,又或者是人类都未曾安眠,人类并不知道如今的时代,能够安全地做梦的原因,更何况自己,也无法在梦境中自保。

稀神探女拼命地躲避周围已经被夺舍的月之民,双眼中那散发出的光,哪怕只是对视的瞬间,她都感觉到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正在将她的意识抽出身体。而且,也不只是精神方面一直承受压力,孟菲斯正在缓慢改变月之都的一切,将各种各样闻所未闻的事物和形体具象化,稀神探女既不能说它们是真实的,也不能简单认为只是幻象。现实和梦,正在逐渐彼此融合,化为崩毁一切的混沌,她曾经看到过自己和绵月姐妹一同工作和巡查的地方,她们留下的过去的痕迹,甚至能够看到自己的影子,永远的停止在某一时刻。

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无法抵抗的,考虑再三后,稀神探女最终还是决定,自己必须要彻底离开月之都,如果不能逆转当前的局势,那也不能变成其他人的负担,只是在动身的前一秒,她又一次看到了哆来咪,就依靠在天桥走廊的玻璃幕墙上。明知道是幻觉,但是,情感正在逐渐替代理智对自己的控制。

“好久不见了,稀神探女。”

“如果你想要故技重施,孟菲斯,这不会有用的!”

稀神探女快步向前,试图忘却这个影子带来的影响,但是才刚走出几步,就已经被对方抓住,就算说是一个欺骗人的投影,那它也太真实,或者,他不一定只是一个投影这么简单。她现在没法再向前走出一步了,哪怕知道事实也是如此。

“你到底想怎么样?嗯?”

稀神探女不耐烦的转过身,哆来咪,或者说,无论是谁模仿出来的形体就在她的面前。

“我几乎用尽了一切努力,才在月之都里能够创建出一个影子,恐怕,这样的时间也已经不多,”哆来咪的投影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说道,“但是,探女,你还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相互要遵守的诺言吗?”

“那个新人类?”

月之民虽然憎恶天人,以及地上的一切生命,那是因为贪恋生命的污秽所致,至于预言中的新人类,却是要保护的对象。这是稀神探女在来到月之都的时候,就被反复熟记的律法,也是哆来咪和自己在建设槐安通道时的约定。

“孟菲斯偷走了我的力量,并且妄图通过梦来吞噬现实中所有生命的灵魂……我已经没有办法保护堇子了,恐怕在接下来的时间,只能将她托付给你……一定不要让她,还有剩下的人类沉迷于梦中,否则……”

哆来咪说的话,并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但是就在这短暂地时间里,稀神探女却注意到,周围用极其坚硬的月岩,合金还有强化玻璃制成的走廊,竟然如同水一样在缓慢地溶解,就在她疏忽的片刻里,自己的双脚就已经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与此同时,哆来咪的影子,也在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之后立刻消散。

“伟大目标不允许任何的干扰,稀神探女,对你的容忍已经够多了。”

被占据身体的绵月姐妹,或者说,被控制的绵月姐妹的身体,是困住稀神探女的扭曲根源,双腿被突然融化的墙体吞噬,稀神探女此时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你!我就知道!你就算是在这里弄死我,我也不会屈服……”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变得粘稠的地板,突然将稀神探女吸入了其中,等她重新睁开眼时,她看到了自己一直以来正在努力逃避的过去,因为自己的任性遭到反转而死去的人类和妖怪们,以及当初因为惧怕作为天探女的力量,对自己退避三舍的朋友们的唾骂,嘲讽,在眼前循环上演。稀神探女并非是无辜的,与其说自己被天人一箭射死的下场是冤屈,不如说罪有应得。

而现在,在这些不断循环叠加的愧疚,后悔以及苦难里,稀神探女还看到了正在遭到折磨的哆来咪,她正在因为自己这些无法遗忘的过去受到无尽的折磨,所有这些都来自于自己,不会有任何人去帮她辩解。

她麻木地坐在了地上,因为,这确实是自己的错,那种扑面而来的,让她无法呼吸的悔恨,正在逐渐夺走她的意识,将其投入无边的深渊当中,因为时间的约束,所有这些都已经烙印在了自己的内心。

“感到悔过了吗?那种明明一切早已经过去,却无法挣脱的痛苦?”孟菲斯的声音再次响起,“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可以彻底放下它,随后,享受无可比拟的幸福?梦能够满足你的一切,又为何需要去追求所谓的真实?”

见稀神探女没有回应,孟菲斯再一次将哆来咪放到了她的面前:“只要你屈服于我,你现在就可以和她永远在一起,超越时间和空间,不会再有任何人去阻挡,也不会有结界能够让你们分开。”

这一次,稀神探女真的接近屈服,现实是何其残酷,长时间的斗争又看不到结果……不过,正当她差一点就要放弃时,她却听到了哆来咪的声音,这里是梦境,所以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去冒充她。

“探女,要记得你当初保证的事情!”

“对啊……为什么呢……”

这直接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梦境就算再好,也无法和现实相比拟,如果充满痛苦的现实没有存在的必要,那么里面出现过的几十亿人,还有几万年的历史,又有何意义?

“但是,我拒绝!”

稀神探女挣扎着,从落入的梦中苏醒过来,但是代价也是惨痛的,此时,他发现自己正被掩埋在一片废墟当中,旁边传来的,不是咲夜,也不是铃仙带领的月兔,而是在濒临崩坏的现实里,正在空中飞行,喷吐着烈焰和疫病的恶魔们咆哮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