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顾陌

    下雨的天 ,碾碎的地,朦胧的云挟着无羁的风,噼里啪啦的雷电尖叫着,咆哮着,阴影之下的妖怪山撑起一层大大的幕布,牛车在小路卷起稀乱水幕,灰黄带红的碎土被水幕劫走,刚伸头的蚯蚓只漏了一端,便撞碎了飞来的碎土块,灰的土黄的土红的土掺着脏的水四处撒,车轮歪歪扭扭的碰撞,曲曲折折的嘚着声压过小石子,天的咆哮声伴随着淅淅小雨声追赶着雷公电母的嘲笑声,龙神高昂的吼叫驱散了些许乌云,朝着天老爷子宣战。

  云不彰显其神力,雨的气力倒是犀利了起来,细细的水箭越见粗大,吧嗒在身上的感觉更重,我不得不躲避至一处树荫下,我那老牛却是不屈,哞哞着奔出了树荫范围,我见它只是拉屎,便不再试图阻拦,只是疑惑一边淋雨一边拉屎真的很舒服吗?

  牛的牛粪坐了花,路边很脏。粪上的花刺时不时的隐现,花瓣四处飘扬着,或掉落在粪边,飘到另一朵花的根处,带着红的黑的黄的绿的的便水,溅在路人的脚上,溅在牛屁股上,溅在激情的菊花处,直溅的和斜飞的,熏臭的和芬芳的,有时也被风吹歪,颤抖着,扎实了花躯,在牛粪里直直扎根,有时便水轻轻的涌动,向外吞吐着黄的水,臭的香的交杂,使牛也感觉熏臭无比,蹄子一扬,朝着某处烂摆着的红衣便是冲锋,谁料地上有坑,坚挺的朝着柔软的前进,潮湿的似是倦了,坚守着一层土,阻止蹄子的侵入,却不如牛的气力大,深深的陷入一刹时,坚挺的牛屈倒在阴冷的潮地上,这时大雨倾盆,粪水泄如泉涌,整只牛便深深地陷入了水世界里。

  那傻牛让我止不住的笑,我又看这郁郁雨天,我还是止不住的笑。

  最后,我看到脚底下的牛粪,稍微收了收笑容。

  此时,在粪水里挣扎的牛在我眼中仿佛变成了一盆香气喷喷的全牛宴,臭烘烘的牛粪水传出了一股鲜美的肉味儿。

  我一边低诵着“下雨天,天下雨,正是吃牛好日子,牛上牛下雨点砸,嘿,真他娘的会蹦哒”,一边儿止不住的笑。

  顿了顿,我的语气激昂了起来:“远看牛头屎来兮,上头粗而下头长,若是中间一竖劈,左边右边都对称!要问全牛宴做几个?一桌二桌七八桌,三桌四桌五六桌,粪水要往何处倒?隔壁的天狗有话说!淦!叫你偷俺的老婆娘!在你的碗里下牛粪!大妖的烟头会冒烟?不如我牛屎里滚!牛滚屎,牛滚尿,牛滚天公爱下雨!哈!牛尾甩了甩,好似诹访舞,如果不是诹访舞,巫女的蛇饰是狗屁?他娘兮来兮又去!“

  我踩着粪水,走出树荫,拽着牛,步伐歪歪的朝着牛车走去。

  熏臭的,芬芳的,牛味儿的此刻全在我身上了。

  我颠颠的大笑,牛似乎也怕我了,抵不住我的力,乖乖的拉起马车,朝山上奔去。

  大雨下,癫狂的大笑声传遍山下。

  “什么东西眼里飞,臭气来临香又来,原是今晚吃牛宴,此刻粪水变了味儿!

  “天上雷,天上电,天上云啊天上天!天公助我全牛宴,来年请你吃粪水!

  “好个妖怪山,大天狗能坐一坐,老子为何做不得?东送一壶酒,西赠一头牛,南丢一泡屎,北掉一板钱,前不见河童犯上,后不见山童偷奸,念本天狗之内心空幽幽,独你妈而泪下!

  “今晚的全牛宴谁也别想吃!都是额哒!额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