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20日

地点:天界

“林翎,集中注意!灵能需要构想出具体的目标,才能够凝聚成稳定的物体。”

为了能够更加完善地应对月之都从各处进行的袭击,尤其是灵能方面,天人的新人类部队也应运而生,而作为目前联盟军最为精锐,而且资历最多的新人类,约翰·克劳斯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这只部队的指挥官,毕竟他也明白,相对于宇佐见莲子得天独厚的优势来说,天人这方面虽然物质条件极其充足,但是因为研究进度缓慢,所以在他上任之前,成果收效甚微。

约翰其实并不愿意在这天人错综复杂的权力网络里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就现在的情况,大概也没别的办法,自己接手的这些士兵,很显然拥有着比莲子那里好很多的装备,甚至连集成在驾驶服上面的微型精神骨架都已经配备,但是由于训练不足,他们甚至不能够使用一些基本的弹幕或者魔法,就这种状态,怎么能够和月之都抗衡?

“我在努力了……”

“我可没见到你足够努力,别忘了,我可不是为了什么指标考核,我是要让你能够活下去!”

林翎是刀锋部队中,展现出了最优秀的灵能天赋的士兵之一,刀锋在组建后,会根据不同士兵的新人类能力和参战资历,安排一对多的教学,无论是心智还是体能,都需要提升到能够至少抵抗月之民的灵能攻击的水准。

最优秀的学生,自然需要最好的老师,虽然仍然会掉链子,但是作为一个中国籍的新人类,林翎此刻的表现已经在整个队伍中首屈一指,所以约翰也不好过多责备,无数次在伤亡率过半的战役里生还,并且击坠了上百架敌机,就已经能够说明他的含金量。

“使用灵能的时候,要完全的心无杂念,我知道你可能还没能够到那种敏感程度,但是,就我们之间的身份来说,你没必要为了面子去隐瞒。”

新人类之间没有任何秘密,这句话无论在哪里都实用,约翰在对方未加修饰的精神里看到了一些过去的回忆,在家乡的断壁残垣中,他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双亲死于月之民的枪口下,不过,加入联盟军,却不只是为了复仇。

“那就先聚焦于……你现在最想得到的事物吧,”约翰试图对自己面前的林翎进行引导,“灵能在强大的执念下,会更加容易化为实在的物质。”

“我最想要的……”

“训练室使用伊奘诺物质进行了灵能屏蔽的,你不用担心失控害的我们船毁人亡。”

“那我,试试看……”

从资料库看,林翎是新世纪出生的人,也就是说到现在也才20岁,如果玛丽贝尔·赫恩的理论没错的话,那么如今的环境还会以惊人的速度催生出更多的新人类,而且,越是年轻的思维,越不容易受到社会教育的制约,也就是越容易发生进化。

人类向新人类的进化,并非所有都像宇佐见莲子,以及玛丽贝尔那样完美,虽然大多数都不会在转化的过程中有任何不适或者身体上的变异,但是少部分仍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变化。就比如约翰面前的林翎来说,虽然其他地方都算健康,但是他的左手,乃至半截左臂都出现了类似于先驱者一般,透明化,而且严重的肌肉萎缩,甚至于他的左手,完全和先驱者一样,没有骨骼,但是可以利用细长柔软的五指,进行各种常人难以达到的复杂操作。

“记住,灵能是和你的灵魂一体的,所以要在心中以最强烈的想法,表达出你所要之物。”

约翰再三鼓励后,原本沉寂的林翎,身上的精神骨架开始快速闪烁起来,经过装备的增幅,确切的概念迅速将灵能凝聚成了实在的物体,或者说,生命,那是一坨人形,但是绿色流脓,而且扭曲腐败的血肉,身体各处的溃烂窗口里,甚至能够看到里面的构造和内脏,光是隔着几十米的距离,都让两人闻到了无法忍受的恶臭。

“你做了什么?!”约翰迅速发咒将其禁锢放逐的同时,对这种致命的错误责问。

“我不知道……我明明想要召唤能够让我们免于死亡的东西,结果就是这个……”

林翎没有说谎,却让约翰脸色大变,因为那是一个本应该存在于地狱的纳垢恶魔,是贤者赫卡提亚设计的产物,虽然确实是将不会消逝,而且不断进化的生命力提炼到极致的存在,但是对于现实来说还是太危险了,或许是过于纯粹的欲望,才会招来它。

“看起来日后我还得教你,还有其他人别的内容……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解散。”

恶魔的出现并没有导致十人一组的小队出现恐慌,因为他们早在梦里就见过这些面目可憎的怪物,只有普通人,才会沦丧于孟菲斯的控制,而且,早在前不久,这里还出现过比恶魔还要恐怖的事物,例如一大团堆积、缝合在一起的人类尸骨,或者是一团极度危险的反物质,莲子和赫恩见过的一切,都在天界的灵能训练场里面出现过,主要的问题,还是在召唤和使用灵能的时候,不够克制自己的想法。

约翰并没有和自己的学员们走一条路,毕竟,作为一名新人类,又是地位特殊,自然少不了和占卜师的交谈,直到现在,他也摸不透这个先驱者,究竟对于人类有什么想法。虽然他知道对方能够为了自己的计划不计代价,但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新人类到底是什么,以及在进化完成之后,他又有什么打算,约翰根本找不到窥探的方式。

天界周围铺天盖地的舰队,仿佛一座巨大的移动迷宫,在黑暗的宇宙里绽放出无数灯光,约翰现在拥有的,便是这里所有的新人类的控制权,抗击月之都不可能只依靠阿伽马和幻想乡的少女们,首先进行计划的第一部,就是要在月球和地球之前打出一条通路,使地狱恶魔军团能够登陆月面。

正当他看着面前的舰队沉思时,随身携带的洛基人偶又活动起来,不过,传来的却是爱丽丝的声音。

“看起来天人的反应完全在预期之内,感觉如何?”

“没什么问题,除了莲子的那件事以外,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她的,但是,就这几天的经历告诉我的是,莲子只看到了她所认为的,符合标准的新人类,然后放弃了剩下的所有人的事实。”

约翰不知道爱丽丝究竟使用了什么高深莫测的技术,才能够让人偶发出与真人无异的话语,而且,他也不知道当爱丽丝占用这个人偶的时候,里面寄宿的冈崎梦美状态如何,虽然是一同穿越回到过去的搭档,但是约翰却感觉,真正重新经历这一切的,只有他自己。

冈崎梦美究竟想要从莲子身上得到什么,才会实行如此大胆的计划?难道说真有什么方式能够挽救她生活的时代吗?约翰已经接近了舰桥的位置,前面的安保措施并不允许这样的通话,他只能在大厅里稍微停留片刻。

“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莲子她……”

“像你们这种已经远离现实太久的,根本就无法理解人心的险恶。”约翰把人偶放在了身边,“八云紫并没有错,只因为一点小小的纠纷,就可以导致成百上千的人死去,更何况,是先天能力就有差距的新人类,那些不够完美的,并没有按照莲子所保证的,一起前往宇宙,他们就像是垃圾一样被留在了地球上面等死,而当天人尝试改变这种情况,给予治疗和改造的时候,她却将其称为虐待和非人道的研究!”

“我们现在没理由去自相残杀,约翰,月之都是目前的主要敌人,就算我知道你和莲子之间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我知道,但是等这一切结束了,我要和她算清这笔账,你们大概不会知道,这对你们的未来……”

约翰在将自己的处境曝光之前,突然意识到了问题及时住口,所幸未让对方察觉,不然这次穿越只会以失败告终。

“算了,我得挂了。”

“看起来在外面的这段时间,已经让你进步了不少。”

正好就在约翰准备起身的同时,他就已经到达了占卜师的房间里,就好像是中间移动的过程被快进了一般,而且,他根本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这位外星人就坐在自己的对面,正在仔细端详着这位与众不凡的战士,已经运行了漫长时间的义体,依旧在他被替换的位置有规律地运转着,根本看不到任何老化的痕迹。

“希望没让你失望……”他谨慎地回答。

“事实上,没有,事实上你带回来了非常重要的情报,可以称得上是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或许这算是一种形式的肯定……”

占卜师或许是意识到了约翰内心的想法,从原本背对的朝向转过身来,随即,将自己面具后,真实的肉体展现在了这个新人类的面前,纤细瘦弱,但是双眼却包含智慧和历史的沧桑。

“我知道,你不可能只有汇报任务这种单纯的目的,想必是想要从我的身上索取一些知识,对吧?毕竟,我在你现在的身体里面,看到了本不该拥有的关于一百年后的记忆。”

占卜师仅仅只靠一句话,就已经直击约翰内心最深处的秘密,不禁让他头皮发麻,冷汗直冒,这要是被当场揭穿,那不仅连历史都没有改变,怕不是连自己的命都要被搭进去,不过,对方并没有在意识到之后产生任何的反应,仿佛是对这样的结果早有预料,只是,这样的平静,反而让约翰因为不确定而更加紧张。

他已经做好了应急方案,一旦事情败露,就会马上退回到自己来自的未来里,然而,占卜师更像是对于这种情况习以为常,甚至,从他的思维里,还流露出了某种类似于能够感同身受的喜悦感情。约翰突然想起,占卜师曾经无数次窥视未来,寻求预言的经历,那还是他跟自己亲口叙说的,难道所谓的预知,就是和自己一样,亲身经历之后,然后再回到现在?他是否还记得,自己曾经在未来做过的一切?

“不要觉得我不允许有人试图重复我们冒过的险,约翰,事实上,我很高兴有人不愿意屈服于自己所处的现实,回到过去的尝试。”

“因为你……因为你已经看过了无数种可能性吗?你到底经历过多少……”

“约翰,你大概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去启发你们,关于灵能还有妖怪,神明之类的超现实的故事?”

“我还指望你能告诉我,你们明明可以让现实里的一切不加干涉的自由演化,却非要插手的原因。”

“那就让你看看吧。”

占卜师从办公桌上起身,将自己的双手缓慢地转动,似乎是在拨动一个无形的开关,推动时间流动一样,将周围的一切加速快进。约翰早年接受的天体物理学的知识,并没有出现任何错误,恒星在燃尽之后在猛烈的爆炸里消亡,随后只留下残余的内核,带着余热逐渐暗淡下去,在短短的一分钟时间里,昔日浩瀚的银河,被无尽的黑暗所笼罩。

“我看过这一段,最后的结局应该是归于热寂。”约翰说。

“但是接下来的,你没有。”

没有人类能够拥有如此长远的眼光,在约翰本以为永远地停止的黑暗中,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空间站,标准的同心圆结构,以及各种耸立的金色尖塔和居住区,还有上面仍然在运作的灵能光束和机器……约翰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月之都,或者,至少是某个同种型号的先驱者的城市。

这确实是约翰以往的记忆里,都未曾见过的,月之都是古老的先驱者城市,他不能更清楚,但是,占卜师从来没有提过,这座城市本身也跟随着他一起,经过了漫长的回溯。

“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过去,我们穷极一生的精力和时间,集合了我们所能够得到的知识,才最终能够在已经陷入永远沉寂的宇宙里苟活,这也便是一切的开始。”占卜师将视角拉近,直到约翰可以清晰的看到城市里面的居民的程度,“在漫长而冰冷的热寂里,我们找到了能够改变现实的办法,这便是灵能。”

约翰的目光,跟随着占卜师拖动这投影,在各处移动,占卜师并没有说谎,在那些整齐排列的培养槽中,他看到了许多自己熟悉的生物,妖怪,神,人类,兽人……所有的这些,无论是现实还是幻想乡,还是地狱也罢,全都是已经被占卜师预言,而且推演出来的生命。

“所以现在的一切是你故意为之吗……让人类在痛苦中不断受伤,然后觉醒或者消亡,然后利用自己无穷尽的回溯去寻找可能性……”

“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未来,才能够让过去的人信服,约翰,只有你们亲历过,才能明白我们的良苦用心,所有我们创造的这些,都是为了你们……”

“为了我们有朝一日,在他们不再重要之后,让他们如同垃圾一样被清理掉吗?”

占卜师本以为,约翰在派遣出去之后,能够理解天人在外界灭绝妖怪的理由,结果没想到,他还是无动于衷,或许先驱者能够洞悉每一个人的心智,但是对于这个男人,占卜师却总会有一些阴暗的角落无法感知。

他不解地发问:“非人类对于你们来说本就是制造阻碍的事物,搜集你们的恐惧和信仰来强化自身,让你们因为力量而变的弱小妥协,你自己想想吧,信仰被神明垄断的时代,又和现在科学主导一切的情况有什么区别呢?”

占卜师握紧拳头,随即将周围的一切恢复原状,看起来,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在一百年后所做的一切,又或者,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摧毁的世界,里面的数十亿生命当回事,或许应该要让他面对了。

“所以,你也知道博丽灵梦的下场了吧?”约翰毫不犹豫地点明了自己的处境,“明明知道你所做的一切,却还要重蹈覆辙吗?”

看着约翰手里发光的博丽符卡,占卜师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直接一言不发地向门外走去。

“看起来还是很好啊,芙兰。”

“魔理沙也是呢!”

虽然红魔馆的恶魔军团,让附近的人类寝食难安,但是对于早已经习惯的魔理沙来说,反而是久违的轻松,没有什么能够比暂时从呼啸着,带着扭曲的身体扑向自己的月之民更加难受的了。

博丽灵梦或许是因为蕾米莉亚回来的原因,和她之间有些“私人的事情”要解决,那个吸血鬼自从红雾异变之后就一直缠着她,虽然从来没有提到自己和灵梦之间的感情,但是魔理沙还是能够感觉到,红魔馆的主人,恐怕确实和灵梦之间有着不寻常的关系。抛开感情不谈,无论是在幻想乡里面的任何地方,她都能够第一时间来到身边,而且,几乎每次都能精准的猜中对方正在因为什么困扰,恐怕,这已经不能够用羁绊来含糊过去。

魔理沙曾经在红魔馆的大书库里面看到过,关于吸血鬼之间的相同血脉的联系,几乎和两人之间表现出来的一致,这是巧合吗?还是说,每次和灵梦一起睡的时候,晚上都会从对方的身体里散发出的热量,和蕾米莉亚有关系?

还没有等魔理沙思考清楚,她面前的折光透镜就被芙兰朵露失手捏碎,原本并不是什么严重的情况,但是现在,这破碎的声音以及芙兰的笑声竟然在自己的大脑里反复回荡,而且愈演愈烈,甚至于她开始感觉到头晕目眩,直至晕死过去。

“魔理沙!茨木华扇,这是怎么回事?”

博丽灵梦只是短暂地离开了片刻,等她匆忙赶回来,就只见到不省人事的魔理沙躺在了急救台上,虽然周围的仪器显示生命体征稳定,但是就看着周围众人焦急的表情,她也已经产生了不妙的预感。

茨木华扇作为一名贤者本应该能够掌控大局,但是她现在,脸上也无法掩饰担忧的情绪,甚至咬紧牙关,似乎想要极力避免什么。直到灵梦看到了对方的右手,和魔理沙额头之间的发光,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华扇……嗯……”她抑制住了推开对方的冲动,“所以,魔理沙怎么了?”

“说实话,连我都有点难以理解。”

茨木华扇将手从魔理沙的身上脱离,随后,指向了旁边的大脑扫描结果,基于物质的分析报告,配合茨木华扇感知到的灵体状态,指向了一个让她难以置信的结论。

“别浪费时间了,她到底怎么回事?!”博丽灵梦一把将旁边的显示屏推翻在地,引发的声响,很快也引来了蕾米莉亚。

“灵梦……这是……”

“因为你们理解能力各异,所以我尽量说简单点,”茨木华扇回答,“魔理沙作为一个人类,她的灵魂是不完整的,缺少了某一部分……”

“怎么可能!”

这根本就不像是作为精通灵体的贤者该说的话,更何况,针对的是魔理沙,博丽灵梦在愤怒之下直接朝对方扑去,紧握的拳头,马上就要招呼到对方脸上。

“灵梦!你自重一点!”旁边的八云蓝及时拉住了她,人类的力气终究无法和鬼还有妖怪抗衡,这才让对方稍微冷静了些。

“你叫我怎么冷静?你自己听听华扇说的什么鬼话,魔理沙从一开始就是纯正的人类,怎么可能少了什么?”

博丽灵梦虽然暂时能够克制动手的冲动,但是八云蓝还是察觉到这个房间里浓重的火药味,便朝茨木华扇使个眼色,让她先暂时回避,关于这个金发的魔法使,作为式神的八云蓝,拥有所有自己的主人一直以来保守的秘密。

“灵梦,华扇说的没错,魔理沙和你,确实有一些不一样……”她小心翼翼的开口,然而,发出红光飞速旋转的阴阳玉,就已经到了她的身前,如果有一个字没有表达清楚,恐怕都难免受伤。

“那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魔理沙会平白无故地变成这样子?”

“确实,恐怕,你们八云一家需要给出一个解释吧。”

蕾米莉亚虽然并不理解,但是凭直觉也能够察觉出,八云紫一直在隐瞒着什么,好奇心驱使着她和灵梦一起向八云蓝发出了疑问。

已经没有理由去逃避了,再三确认房间里没有无关人员以后,八云蓝酝酿许久,终于吐露了事实:“如果你还记得的话,灵梦,魔理沙在无数次的轮回里,一直在重复和你相遇,然后才是一起解决异变的过程,而八云紫在一开始,也根本没打算想引入一个魔法使,去作为结伴解决异变的人选,她一开始的想法,是让你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战斗,直至死去,然后重新轮回继承记忆。”

“那倒是没错,当初我遇上她的时候,也根本没想到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居然能让我心服口服,咳咳……”

“但是,灵梦,你还记得吗?你第一次死去之前最后看到的是什么?”

“我亲手杀了她,在半毁的幻想乡里……”

过往的记忆瞬间袭来,让博丽灵梦有些措手不及,她绝对不可能忘记,在当初还没有大结界的幻想乡最后的日子,更不用说,当初还没有扫把,身着尊贵的深紫色长袍的魔理沙遍体鳞伤地倒在她面前的画面。

“灵梦,你不会……你不会真的……”

这是蕾米莉亚从未设想的过去,但是,当初自己侵入幻想乡,带领着恶魔军团在其中势如破竹攻城略地的时候,确实在第一次遇上这个巫女后吃了苦头,这么多年的安稳日子,大概也让这份记忆变得模糊。

她转头看向身边的博丽灵梦,似乎是明白了对方此刻现在的处境,牵起了对方的手:“八云蓝,我听说巫女的全力一击可以直接从灵魂本身彻底粉碎命中的敌人,将其存在本身完全湮灭,魔理沙她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

“正是如此。”

八云蓝的回复十分肯定,没有一丝的编造的成分,随后,继续解释道:“魔理沙在一千年前被灵梦击杀的时候,灵魂就已经破碎了,若不是八云紫和我,还有地狱的多方努力,她早就不复存在,所以我们只能够将她施加和灵梦一样的轮回方式,在既定的未来里,不断的轮回转生,和一代代的博丽灵梦一起出生,衰老和死去,至少理想情况是这样的。”

“所以实际情况呢?”在漫长的沉默后,博丽灵梦慢慢走向了八云蓝的位置。

“轮回的灵魂每一次都会产生越来越严重的问题,恐怕,如果魔理沙这一次出现了任何不测,那么我们可能会永远失去她了。”

“唉……”

博丽灵梦原本想说些什么,但根本说不出来,这一切的局面是自己造成的,而且,之前偷来的白玉楼里的书,也证实了八云蓝的陈述,她找不到反驳的地方,哪怕不愿意接受事实。最后,还是蕾米莉亚打破了快要让她窒息的寂静。

“灵梦,总会有解决办法的,你先不要着急……”

“蕾米莉亚,虽然可能有些牵强,但是有件事情,我可能要你帮个忙,就当是‘那件事’的补偿吧。”

“指的是?”

博丽灵梦没有说话,但是顺着她目光的方向,蕾米莉亚很快就明白了对方所指究竟是谁,因为引发红雾异变,以及对灵梦犯下的错,纵使是作为制霸一方的吸血鬼,她也没有理由去拒绝。

“……这样吗?你别担心,灵梦,我会照顾好她的。”她微笑着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