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15日

地点:天界

“SSV-173,战略巡洋舰巴黎号,你已获许可入港,请跟随指示移动。”

在远地殖民地的这一个月,让约翰重新对于一度不被信任的新人类,以及妖怪势力产生了认知,本以为作为天人势力分裂出来的政治集团,本应该十分混乱,以至于民不聊生,但是他确实错了。新人类之间拥有的相互理解,可以从根本上消除人性深处的黑暗,以至于在艰苦的环境下,都能团结一致,共渡难关。

不过,跟随茨木华扇还有阿伽马号的这一个月,并非只是脱离组织行动的消遣,作为天人里最优秀的驾驶员,约翰还负责了对非人类势力的分布情报进行调查和搜集的任务,虽然在SIDE 2的根据地已经证明了人类和妖怪之间和平共存的可能,但是他明白,如此大量盘踞在一个地方,时间一长,迟早会生变数。

和平相处目前只是表象,至于在这目前的宁静下的暗流,他自己也不敢保证能够洞悉一切,很多问题需要时间去暴露,而在那之前,恐怕就算是想要主动寻找也只会是徒劳,在此之前,还是先回到天界,等待新的任务安排。

在月之都的战争开始之前,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宇宙里都有许多新人类社团的活动,这对于从小就不知道父母的他来说,和新人类之间联系,以及合作进行结界探查计划的日子无疑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只是现在,在这战火纷飞的宇宙里,曾经的玩伴也不知何处。大多数在后来都是去了SIDE 2或者SIDE 3,剩下的,大概不是去了更远的地方,那就是已经死于非命。

从SIDE 2回到联盟军总部天界的路上,约翰就一直对于爱丽丝的这个礼物产生过无数猜测,通过适当的配置,一个灵魂驱动的备用躯体可以实现几乎所有能够想得到的功能,不过爱丽丝给人偶留下了一个倒计时,直到他返回天界的时候才会激活,现在应该也已经差不多了。

“还真够久的,不过,总算是能够活动了……”

果然,刚刚进入天界的范围内,这个人偶就恢复了活动,娇小的身体在审视了一圈周围环境之后,看上去因为无需花费心思寻找目标十分开心,约翰听过这个声音,在月面都市执勤的时候,认识的一位新人类,穿着复古但又设计激进,应该是基于西式礼服改造而成,纯红色的不了看不到哪怕一点杂色,而且,特别喜欢草莓。

“冈崎梦美?我去,不会是你吧?”他急忙抓住了这个想要逃走的人偶。

“还真巧啊,约翰,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阿纳海姆是新人类曾经的避风港,虽然某种意义上现在也是,正是在那里,他认识了这个奇妙的女孩,虽然看上去只有十几岁,但是其展现出来的知识,却并不像是这个时代能提供的,以至于她说的一些话,都和如今的时代背景无法对应,新人类能够利用梦境,将意识在不同的时代之间穿梭是很常见的活动,但是没有任何人能够像她那样,清晰地复述出看到的一切。

在冈崎梦美的眼里,时间本身就是可以进行跳跃式移动的双向通道,以至于约翰甚至怀疑过,她是否来自于未来的可能性,而且说实话,每当自己见到他,自己的记忆里就真的会添加许多明明陌生,却又熟悉的过去,难道说,自己实际上也和她一样,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新人类吗?

“所以,你也被月之民抓住了吗?想必爱丽丝把你放进这人偶里面是有原因的……”

“你是真的想不起来了吗,约翰?你回到这个时代,这条时间线是为了什么?”

看着这个人偶关切的眼神,约翰突然回忆起,冈崎梦美以前和自己说的话,以至于在短时间内,那已经被博丽灵梦打得破碎的现实,历历在目,他们并非来自于这个时代,只是此处的过客,为了从源头修复已经无法挽回的现实才会来到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想刚做过的一场梦一样清醒,怎么会忘了呢?

“你……我们,哦,老天啊,为什么我会忘了呢,为了改变无法逃脱的未来,才回到现在的,”他不经意间松开了手,不过还有腕部的牵引绳连接着彼此,“抱歉,要从完全一致的过去里苏醒过来还是很困难……”

“虽然八云紫她们仍然在努力,但是恐怕也已经没什么用了……”冈崎梦美落在了个人舱室的舷窗边上,“灵梦目前仍然下落不明,无论她到底是真还是假,她对于13号现实的破坏正在向其他的平行现实蔓延,然后,又会产生更多无法修复的悖论,这已经不是贤者能够解决的问题了,我们就算再怎么逃,也只是拖延时间。”

“哦我去,你们甚至开始给多元宇宙命名了吗?接下来是什么?多元宇宙的博丽灵梦相互合作的故事吗?”

命名应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但是找回记忆的约翰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这并不是给自己理由在过去逃避未来发生的一切,因为他手里的这个人偶,正是爱丽丝在未来接到他之后,将自己的灵魂转移进入的容器,不过,关于时间穿越的这件事,只会有他们自己知道,话说回来,想不到这才经过了一个月,23世纪的经历却已经显得如此遥远。

“小心你随口说的话,说不定哪天就成真了……”

所以聪明绝顶的冈崎梦美是怎么落得这个下场的?就算是月之都的袭击,也根本不应该为难她,自带有便携式传送装置的她理应不会被任何人阻挡。

“所以,你现在这样子……”

“你不会真觉得我是被月之都的那些疯子抓了吧?我在这个时代并未存在过,所以只能凭空创造一个身体。”

精致的洛基人偶能够准确还原人类脸部肌肉的一切动作和表情,哪怕是作为天才学者所具有的狂妄也是如此,不过,至少在那漂泊的日子中,算是约翰为数不多的安慰,就和宇佐见莲子一般,他总感觉完全独立,而且处于不同时代的两个女人之间,有着不只是知识的传承。

“所以,跑到这里面来也是……?”约翰疑问。

“这不废话吗,如果缺少一个跨越时代的物体进行维系,我就没法停留在过去了,”冈崎梦美仔细检查着属于自己新的身体,“别忘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了解历史是一方面,找到能够破除这个未来的方式又是一方面,不仅仅是打赢这场仗这么简单……”

“约翰·克劳斯中尉,在的话请开门。”

长期和非人类的相处,让约翰对联盟军的规章制度都有些生疏,但他还是很快藏好了冈崎梦美,随后打开了个人舱的门,这艘船上都是陌生的面孔,根据上级的说法,自己以前的战友已经在月面殖民地沦陷时,掩护平民撤离的途中全部牺牲,也不知道自己击落的这么多敌机里,是否就有一台束缚着他们的灵魂。

就连面前的舰长,如果不是事先通知,约翰也叫不出他的名字,天人毫无感情的组织作风正在逐渐向下辖的各个机构渗透,甚至本应该充满人声的训练中心也都是一片寂静,这样对待人类,还能够称之为人吗?不过,只是无意义的胡思乱想很快被长官的声音打断。

“天界刚刚托我帮他们传达一则信息,因为你在这之前一个月优秀而且迅速地完成了所有的人物目标,联盟军总部一致讨论过后,决定将你晋升为少校,并且带领新组建的新人类机动战士突击部队作战,具体细节,等本舰抵达天界之后,将会安排你和联盟军总帅的亲自会面。”

“十分感谢,长官。”

“你应得的。”

军队里的一切就是这样,简短,但是纪律性,没有多少浪费时间的事情和废话,所幸这位联盟军官并未纠缠太久,便直接离开,冈崎梦美被打断的话,也可以继续。

“你还记得,当初自己在这里经历过什么吗?”

“只记得这里好像正巧赶上了贤者们开会……等等,好像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过往的记忆,似乎提醒了约翰,在两个小时之后,有一个十分危险的敌人会出现在天界,而舷窗外映入眼帘的庞大舰队以及空间站,也提示着他已经进入到了这个外界的政治中心,一座漂浮在宇宙中,能够监控着地面的一切的地方,繁忙的兵力调动并没有改变此处重兵把守的现状,在他的视野范围内,可以清晰地看到数百艘战舰整齐排列,拱卫在天人所在的母舰周围,就算是月之都,到了这里也是插翅难飞。

“上一次看到地球,还是上一次……我在废话啥呢?如果要改写历史的话,我们得赶快了。”

“不用你唠叨。”

在冈崎梦美的再三催促下,约翰登上了自己的机体,直奔天界的核心而去,他已经不记得自己面对的是谁,但是具体的位置和时间,却未有疏漏,只是以往的记忆在不断的改写历史之后,究竟还有多少可供参考,大概也只能碰运气才行。

“承蒙您这段时间的建设,我的手下在这里几乎没遇到什么阻挠,这比我想象的好太多了,十分感谢。”

“咱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何必这样客气呢?”

蕾米莉亚恐怕从来没有想到,在明明被科学统治的外界,竟然也可以构造出一片允许非人类生活,而且与人类和平共处的世界。在之前,她就经常注意到爱丽丝来访的次数明显增加,而且是直奔帕秋莉而来,在她和妹妹芙兰朵露都已经入睡的深夜里,还能够听到她们二人在大书库里交谈的声音,甚至因为太晚了,帕秋莉还会让她在红魔馆中过夜。

当初以为这只是在针对八云紫封锁人类的认知,来确保幻想乡稳定的做法提出的意见,却没想到,是在一个全新的基础上,构建一个仍然能够维持非人类生存,但是不再需要高压统治的避难所的计划。而且,在她前往SIDE 2的路上,自己所见的和平景象就已经可以说明,它确实是成功的,哪怕还有许多细小的漏洞。

蕾米莉亚这次前来,便是根据八云紫的命令,充实SIDE 2的非人类兵力,并且强化此地的防备的目的,虽说这里已经有秘封社和联盟军相互协防,但是日益险峻的局势,还是需要更多的防御。太空中的阳光并不会和地面上一样,对吸血鬼造成不适,所以蕾米莉亚哪怕是在白天,都能够自在的各处活动。

“直到目前为止,SIDE 2的反非人类活动几乎已经消失了,说实话,当初我也不相信新人类的潜力,但是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或许爱丽丝和帕秋莉提出的社会体制确实有一定的可行性……”古明地觉说,“只要重新在他们的心中建立起正确的认知,那么就可以接受,并且最终认可我们的存在。”

古明地觉哪怕是到了外界,也是痴迷于读书的觉妖怪,但凡是上了年纪的非人类,都会在渴求知识这一点展现出共性,更何况因为灵梦,红魔馆和地灵殿的两对姐妹的命运也彼此交织。

或许是因为工作环境,蕾米莉亚在古明地觉的桌上,以及旁边的柜子里看到了许多外界的科学技术内容的书籍,本来只属于非科学的神秘侧的非人类,实际上也具有能够接受看似相悖的知识的能力。而在她的右手边,蕾米莉亚注意到了简朴的封面上,醒目的几个大字:相对性精神学总论,玛丽贝尔·赫恩著。

“看起来你的爱好从来不会被时代所限制呢。”她不由得感叹。

“毕竟是和我的能力相符的知识,而且,其中很多的观点,让我忍不住产生许多猜测。”

“比如?”

“赫恩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新人类,被称为秘封组的之一,但是有许多的言论,都让我忍不住想到八云紫,梦与现实的相对性,掌握结界进行长达千万年的时空旅行,以及时空的有理性是否存在绝对等很多可以说是惊为天人的论点,证明过程还有资料都非常的严谨而且全面,根本看不出哪怕一点的伪造痕迹……”

“那个女孩,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蕾米莉亚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在周围的墙壁上,看到赫恩那熟悉的金色头发,白色荷叶边帽以及紫色长裙之后,回忆伴随着震颤身体的惊叹一齐表露,她曾经见过那女孩,几乎和八云紫一模一样,而且,神不知鬼不觉地能够穿过红魔馆的安保,在里面四处活动,甚至连咲夜都拿她没办法。

“怎么了?”古明地觉察觉到了蕾米莉亚的异样。

“我曾经见到过她,就在红魔馆里面,我想叫咲夜去拦,但是她就和八云紫一样,在面前打开了一道结界的缝隙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在永远亭附近的竹林里,又传来了类似外表的人类的消息。”

“这可不妙……”

在前来的路上,蕾米莉亚就已经通过手下提前搜集了关于这个时代的信息,赫恩目前已经失踪了,而宇佐见莲子目前位于偏远的宇宙里,如果她还在的话,自己还想从她嘴里套出些有用的情报来满足好奇心,关于这个时代,人类到底掌握了多少关于结界的知识和技术,或者是否有打算穿透结界,去寻找只存在于梦境当中的幻想乡,不过,看起来目前是没办法。

正当她还在思索接下来的打算,蕾米莉亚却发现身边的古明地觉,正在陷入愈发严重的焦虑,急忙凑上前安慰:“行了,这轮不到我们去担心,不管那个赫恩到底是谁,你听说过一个叫做冈崎梦美的人吗?”

蕾米莉亚这一问,倒是将古明地觉的专注放到了这个出现在了不同时代的人类身上,因为她前几天在阅读关于这本相对性精神学的书籍时,提到过在特定的情况下,灵魂能够跨越漫长的时间距离,前往过去和未来,而不是简单的进入梦中,这种特性曾经被运用在一些原始的巫术或者是占卜当中,但是赫恩却已经将这些破碎而且模糊的印象,集合成了能够精确进行预测以及模拟的程序,这其中一条最重要的引据,就是冈崎梦美留下的书籍,但是,明明是同一个人,但是不同的资料却跨越了几千年的时间。

“实不相瞒,我不仅知道,而且还见过,她的一举一动,以至于言行,都让我认为她频繁穿越时空的说法不是空穴来风。”

古明地觉曾经在千年前见过她,那时候,古明地恋和自己一样,也是个正常的觉妖怪,虽然已经过去了太久,但是她还清晰地记得,那个年轻的教授口口声声要重建前辈发现的魔法,推翻已经被科学垄断的世界秩序之类,甚至还和当时的博丽灵梦和魔理沙有过交手,然后,就在十年前的档案里,古明地觉又在月面殖民地的新闻图片上看到了她,几乎每隔几百年,就有各种各样的报告显示她的踪迹。

这样一个在各个时间上活动的穿越者到底是在寻找什么呢?古明地觉一直找不到答案,虽然她口口声声说要修复自己所在时代的世界,却从来不透露哪怕一丁点情况,百年后的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古明地觉在恍惚间,总感觉窥见过一些极其短暂的片段,但是都不能说的上有参考性。

“博丽灵梦,她提到过这个女人,说是在跨过结界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她……也不知道灵梦现在在何处……”

“直到现在,你还放不下她吗?”

“我不能。”

古明地恋和芙兰朵露相互追逐的欢声笑语,划破了宅邸的宁静,仿佛无风湖面上落叶引起的涟漪,朝周围迅速扩散着,直到一段时间后重新沉寂,妹妹们并不需要担忧姐姐们的烦恼,只需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行,这么一想,倒还真像是结界上现实和梦的两面。芙兰朵露大概是不会明白的。

“话说回来,在我遇上她之后,我一直在那个巫女的心里感觉到对于自己身份的担忧,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不再是人类,难道这是你……”

古明地觉能够洞悉一切的观察力,恐怕是不可能掩盖过去的,事实上,蕾米莉亚对于这个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芙兰都没有透露过半句,当初引发红雾异变被灵梦彻底击败之后,迫切需要依靠的自己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对她做的事情。

“你应该知道,吸血鬼之间能够超越距离的亲族感应吧?灵梦早在那一天之后,身体里就有了我的血脉。”

“什么?!”

古明地觉不可能不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八云紫所需要的,是一个纯正的人类,代表自己的意志去执行公道,而一旦有任何背离人类的迹象,都逃不过被直接抹除的命运,这是她在现实中千年的经历总结出的经验。

“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古明地觉拍桌而起大声质问,“就为了你一个人的私心,牵连了多少的妖怪以及人类?一旦她意识到了,你觉得她的下场会是如何?”

“姐姐……”

房间里的骚动终于还是引来了芙兰朵露,虽然并不理解这争吵是因何而起,但是恐怕不能这样僵持下去。

“对不起,芙兰,我现在没空……”

“既然是灵梦姐的事情,能和我说一说吗?”

蕾米莉亚并不想让妹妹去分担这份责任,但是在对方的软磨硬泡之下,最终还是屈服了,不过,看着被牵着手拉出去的对方,古明地觉在愤怒消退之后,反而产生了一丝羡慕,也不知道古明地恋她何时能够恢复正常,即使是在她突然出现在身后,将自己一把抱住的时刻,也是如此。

宇宙对于所有的非人类来说,都是一片未知的领域,蕾米莉亚曾经担心过因为缺乏重力环境,会导致已经适应了地球的芙兰她们出现各种问题,不过现在看来,她还是多虑了,现在只要等自己的军队在SIDE 2部署完成,就可以考虑救援灵梦她们的计划。

芙兰在这段时间成长了很多,甚至已经看不到多少任性和幼稚的表现,甚至当初蕾米莉亚还会担心她会控制不住自己,在大街上杀人。却没想到,现在还会主动帮自己分担压力,要是咲夜这个时候还在长安就好了,不,要是没有月之都引起的这场战争,该多好。

“从异变体的解剖结果来看,所有的个体都呈现出了灵魂被瞬间抽空,导致身体组织出现了由内而外的烧伤情况,因为没有经过非人类形式的强化,所以迅速地崩解扭曲,无法辨认出原来的身份……”

忙于处理当下事务的帕秋莉,并未立即注意到两姐妹的到来,甚至因为一直泡在殖民卫星的实验室里,所以没来得及接触这几天的新闻,不过,蕾米莉亚也不愿怪罪她,毕竟这段时间大家都不容易。

“十分抱歉,最近比较忙,所以……”

“或许你该休息一下了,帕秋莉,”蕾米莉亚主动走上前去迎接,“你本来身子就弱,最近气色越来越不行。”

“但是,恐怕时间不允许吧……别忘了,月之都还在那里……”

红魔馆在SIDE 2的根据地也已经完成,八云紫的境界之术从来没有让蕾米莉亚失望过,不过,帕秋莉所言不假,时间确实不多了,正是因为自己先前和地狱的关系,才争取到了前往外界,作为地狱在外界势力的桥头堡的许可,所以待后续的计划产生之后,她将会是地狱进攻月之都的先锋,无论在月球上面要面对什么,作为主人的蕾米莉亚都义不容辞。

“就古明地觉那里的消息来看,地狱也不打算再等下去了,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些恶魔一到现实中,根本就不可能维持纪律,无论月面上还遗留着什么重要的信息,甚至是幸存者,都会被当做食物一样吃掉……但是那些天人,却对此唯唯诺诺,一句话都不愿意讲……”

“所以,姐姐就把这里的事情交给帕秋莉和爱丽丝她们吧,毕竟,我也想和姐姐一起战斗呢。”

“我们都有未完成的使命,每一个人都是如此。”

芙兰和莱瓦汀的话语,最终让蕾米莉亚决定不再等待,对于彻底结束这地月之间的恩怨,她已经克制了太久,鲜红的神枪自手心里迸发显现,随后,朝向窗外的月亮高举而起,闪烁着鲜血颜色的双眼里,尽是流转的战意和期待。

“好呀,是时候了。”她露出那恶魔一般的微笑的同时,收敛起的尖牙也一齐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