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14日

地点:日本,富士山脚下熔岩遗迹

当我选择叛变月之都,和辉夜躲藏于八云紫的政治庇护下时,我向所有人,除了稀神探女之外隐瞒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梦境界并非只有哆来咪·苏伊特,那样一个魔神可以干涉现实中的生命体,事实上,包括如今的地狱之主赫卡提亚在内的魔神们,实际上才是看似平静,而且美好的梦境的真正主人。

那已经是十分久远的历史了,甚至本不应该是我们这些现实生物的历史,梦境界是完全独立于现实的领域,完全无序的混沌,所以在那里没有过去和现在,也自然无法考证魔神的起源以及数量,我们只能确定的是,他们曾经在现实中,也就是远古时期的地球上面培养过自己的文明和国家,并且,他们就是当初未分裂的天人,想要消除的主要敌人。

魔神虽然不能直接干涉现实位面,但是他们可以通过一些心智较为薄弱的人类,利用他们内心深处的欲望或者执念进行诱惑,随后吞噬其灵魂,借由他们的身体来对现实造成破坏,剧烈翻涌而且活性极高的灵能会从他们的身体里涌出,将周围的现实扭曲成难以描述的诡异景象,妄图将现实拉入梦境界中,使得我们赖以生存的有序环境化为乌有。

天人和魔神的战争,是早于一切人类文明的故事,正是在那场惊心动魄的战争里,我们月之民被改造成了专门针对魔神的时间使,付出了惨痛代价才将他们悉数镇压,逐出现实,也正是在那时,我们意识到潜藏于波涛汹涌的梦中的魔神们并非铁板一块,不同的个体各自对现实有着不同看法,带有和平共处的态度其实不算少数。

随后,才有了现在的地狱生死轮回和月之都签订的,在梦境中建设定向的通道的约定,赫卡提亚和哆来咪便是属于愿意和我们展开合作的代表,通过她们,人类的灵魂可以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不会变质,现实本身也会因为这种维度之间的切换,始终将灵能污染水平控制在最低。

如果宇佐见莲子汇报的情况属实,那么现在我们需要面对的敌人,就不只是一个月之都这么简单,而是自从我们合力驱逐的对于现实最大的威胁,卷土重来的事实。

“想不到占卜师竟然忽视了如此严重的威胁……在他的预言里,从来都没有提到过新人类在梦境界中的投影会被魔神盯上的事实,明明是不能更明显的信号,他更像是故意隐瞒了!”

如果要说能有什么会引起一名先驱者的愤怒,那就只有无法被现实认知的事物,而现在,包裹着领航员瘦弱身体的金属义体,正因为受到欺骗这一事实而不停颤抖,发出清脆的叮当声。魔神是所有现实生命的敌人,更是能够对现实本身造成致命威胁的存在,如果不是莲子亲口所说,加上从她身上的灵能残留下的痕迹证明,他也绝对不可能猜到。

莲子因为长时间指挥作战,加上暴露于梦境界环境,现在还在房间休息,万幸的是,她并没有和其他的新人类一般,出现任何程度的扭曲症状,但是此时的地球,早已经变成了炼狱,八意永琳在电视里所看到的景象,那不停蠕动而且极具破坏性的丧尸们,正是在许久以前看到的,而且,因为当下的人口数量,情况只会更加不可收拾。

“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各自为战了,导师,恐怕我们得回地球一趟……”

“所以说,那个叫做孟菲斯的家伙,是和赫卡提亚一样的存在吧?听说博丽灵梦在她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藤原妹红也不愿打扰莲子,所以只好沿着鸟船太空站的外部一路游荡,歪打正着找上门来。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零星火光,加上蓬莱人的特殊体质,很快吸引了领航员的注意。

“这就是你所说那个,蓬莱药的测试对象吧?”

纵使是藤原妹红这样的脾气,也在对方那深入灵魂的声音里强行镇静,先驱者毕竟是先驱者,自身见证过的漫长时光,瞬间就让藤原妹红端正了态度。

“我还以为我之前和你说过……藤原妹红,这是我的导师。”

“所以,莲子所说的是真的吗?那个叫做孟菲斯的,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八意永琳犹豫了一会,因为以对方的知识储备,她不确定能否简单明确地将自己的语言描述清楚,更不可能去指望自己的导师能够正确对待。

“从目前来说,是的,如果要从更加长远的角度来说,你之所以会变成蓬莱人,并且因为辉夜落得如此下场,都是因为他,月之民早在数千年前就被它腐化了,只是我的学徒八意永琳,还有那个叫辉夜的公主等少数人,一直在抵抗他。”

没想到,领航员先一步开了口,而且,是以八意永琳从未设想过的通俗方式,事实上,先驱者并非一直与世隔绝,只是隐藏在历史的角落中,掩人耳目罢了。

八意永琳并没有指望藤原妹红可以马上接受,但是,在听到这看似扯淡的回答之后,藤原妹红反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反而看上去轻松了不少,八意永琳除了偶尔在竹林里看到她和慧音在一起的时候,这样的表情还从未见过。

“我就知道,我早就知道了啊。”

“怎么可能?你总不会是……”

八意永琳努力猜想着藤原妹红这样反应的原因,但是,无数种的可能性,都没有让她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见对方将一个像是五彩琉璃瓦的瓶子放到了桌上,八意永琳绝不可能认错,这就是当初她用来装禁忌的蓬莱仙药的瓶子,只是在叛变的那一天晚上,她明明将其摔得粉碎。

“回到千年前的过去不只是完成了任务,八意永琳,还解开了我一直以来的心结,”藤原妹红说,“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看到我和辉夜都不会被这样的命运所纠缠,可以选择在某一天死去的可能性,而那个梦,真实到我在其中度过了无法计量的时光……或许那不一定是梦呢?”

“它确实有可能不只是梦,藤原妹红,我曾经和占卜师提到过这个问题,关于产生不同的未来的可能性,到底是难如登天,还是只需一个念头?”

“导师……”

领航员在听到藤原妹红的话后,变得更加兴奋,像是证明了某个他一直在付出,但是始终得不到回报的假说,不过,很快就重新恢复平静,就连藤原妹红也无法确定,他到底是真的喜出望外还是逢场作戏。

“目前现实和梦境界的相互作用确实已经到达了一个极为危险的水平,恐怕,我得重新和占卜师协商才行,八意永琳,你去准备一下随身物品,虽然不能指望天人现在可以反应过来,但是局势紧迫,不容拖沓。”

藤原妹红对于梦境的知识肯定比不上面前的两位,但是她总想要发表点什么意见,关于自己在千年前见到的辉夜,以及她带自己见证过的无数种人类自相残杀的未来,难道那也是真实的吗?如果一场梦能够做到尽善尽美偷天换日,那和现实又有什么区别?她情不自禁捏紧了拳头,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要是自己要寻找的那个辉夜就在千年前呢?难道就应该这样忽略掉吗?

“稍等!”在八意永琳和领航员马上要打开传送门的前一秒,藤原妹红还是选择直面这个问题。

“我们没多少时间浪费,妹红……”

“就一个问题,永琳……”藤原妹红走上前去,“我们在千年以前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是确切存在的过去?”

“时空回溯的原理,就是将未来的你和处于过去的当时的你的状态进行叠加,从结果上来讲,差不多等同于让过去的你具有对于未来所发生一切的记忆,和后天学习的力量……”

八意永琳清楚地记得自己从导师身上获得的一切,不过,她并没有想到,这对于藤原妹红,以及辉夜意味着什么。

“辉夜,她不在月之都里,她在千年前的过去啊!”藤原妹红抓住了对方的肩膀,迫不及待地说出了自己的推论,“我和她见过面,就是她才让我看到的这些,不同于我们现在的未来!”

“该走了,永琳。”

领航员的再三催促,让纵使有所领悟的八意永琳只能暂时选择放下眼前的问题,或许辉夜确实可能在时间轴上进行了移动,但是如果不确保地球的安全,那么目前的抵抗就毫无意义,在短暂的犹豫后,她还是跟随着自己的导师一同跨过了传送门。

“莲子,你现在有空吗?”

房门背后没有回应,但是,魂魄妖梦能够听到从里面传来的,似乎是被困在梦境中的莲子的喘息,虽然明知道不应该就这样闯入别人的卧室,但是约好一起前往地球的时间就快到了,反复纠结取舍后,魂魄妖梦最终还是选择直接开门。

府邸内的安保并不多,更何况妖梦还是莲子明确指出的信任的朋友,所以室内可以允许她各处走动,而且随着时间过去,从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就愈发痛苦悲伤,这大概已经不是做梦的问题了,魂魄妖梦立刻打开了门。

自己的猜想果然没错,宇佐见莲子正蜷缩在自己的床上,而且翻来覆去,床单,被子还有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而且,口中念念有词,应该是那个叫做梅莉的新人类,魂魄妖梦蹑手蹑脚地接近着莲子,所幸地毯是降噪的柔性表面,走上去不会发出哪怕一点声响。

“梅莉……为什么……”

对于曾经在外界如同传说一般的秘封组的故事,魂魄妖梦虽然没时间去深入了解,但是也知道,如今的时代,宇佐见莲子和玛丽贝尔·赫恩是最强大的两个新人类,领导着数以万计的新人类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抵抗活动,虽然不清楚赫恩为何平白无故失踪,但是对于至亲之人离去的思念,她不可能更清楚。

小心翼翼地来到床边,魂魄妖梦才发现,莲子房间的窗外,可以将天鸟船殖民卫星的景观一览无余,射命丸文以前曾经和自己提到过殖民卫星的事情,在这些卷曲的城市中,理论上可以实现完全自给自足的生态循环,或许有朝一日就可以成为另一个类似于幻想乡的地方。

但是妖梦现在没有时间去欣赏美景,在她朝莲子伸出手的时候,对方却突然暴起,一把抓住了她的喉咙,并且摁倒在地上,白楼剑在自己的背后,想要反制都十分困难,而且,莲子看上去仍未苏醒。

“混蛋,你把梅莉藏哪去了? 如果你死也不愿意说,那我就算是要弑神,也要让你……”

“莲子……莲子!”魂魄妖梦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是我啊!”

在即将陷入昏迷的前一秒,宇佐见莲子终于及时恢复了意识,本就是因为担心做噩梦时身体不受控制容易伤人,所以才下了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进自己卧室的命令,结果没想到,差点就因为妖梦的关心,导致了她的死亡。

“我……对不起,这不是我想要的。”

“看得出来,又是因为那个叫孟菲斯的魔神吧?”魂魄妖梦在重新缓过气之后回答,“原本我还不信哆来咪能被挟持,但是现在,看起来我也只能选择相信了。”

明明就已经犯下了滔天罪恶,现在又差点害死了自己的朋友,懊悔和失落相互叠加,让宇佐见莲子无力地坐在地上,自己的力量想要击败等同于哆来咪那样的魔神,完全就是痴人说梦,差点还被反噬控制了身体,她必须冷静下来,重新思考对策,哪怕刚才明明差一点就可以重新找到梅莉的下落。

“希望我刚才没有伤到你……以往我都是不允许任何人进来的,就是怕在不清醒的时候误伤了谁。”

“你这样子,恐怕已经不是把自己隔离起来就能解决问题的吧?”

魂魄妖梦将莲子搀扶着回到了床上,她注意到了旁边柜子里的精神药物,是阿纳海姆开发,用来暂时性阻断人类和梦境的联系,维持清醒的用途,但是能看出来,她至少已经有很久没吃了。

“我当然知道,我现在连自己所做的,哪些是出于本心,哪些是被那家伙控制都不清楚,或许有很长的时间,我就这样过着梦和现实混淆的生活。”

莲子在床头边下达了指令,几分钟后,两杯双倍浓缩冰萃咖啡就通过无人机送到了窗口,她始终忘不了自己当初和梅莉去过的那家咖啡馆,里面宣传的无重力环境下萃取的味道,现在自己甚至还能更进一步,直接从捕获的卫星冰核里获取原料,让每一位有幸品尝的客人深刻体会到宇宙中的味道。只是不知何时,约好一起前往宇宙的梅莉,仍然不知所踪。

房间里播放的音乐,也总让魂魄妖梦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觉,钢琴,小号和鼓点相互交织,共同谱写出了一种欢快却又优雅的旋律,并非当前大量使用数字合成音效的风格,而是百年前未曾改变的记忆。

“这多出来的,难不成……”

“幻想乡并非是和外界完全隔绝的地方,我相信你也应该可以能接受的。”

“然而,你不是外界人类吗?”

“我大概是没有把改名的事情告诉给你们所有人……”

魂魄妖梦对于宇佐见堇子的印象,只是停留在外界的一个高中生而已,但是经对方这一提醒,她才突然发现,自己面前这个已经有三十多岁的女人,在戴上那标志性的红色眼镜之后,还真和当初的堇子十分相像。

“你就是,堇子?所以在外界的这一切……”

“我一直都对你们保守秘密罢了,毕竟在梦中见证了这么多,不可能不将其付诸实践,”宇佐见莲子将那一杯冰咖啡推到了魂魄妖梦面前,“我得去一趟地球,可能晚些时候才能回来,在这之前,你们就暂时在此待命,保护SIDE 3的安全,应该不会太久。”

咖啡并非是幻想乡里无法接触的作物,当初蕾米莉亚在幻想乡安定下来之后,就将之前存放在仓库里的种子重新种植,但是魂魄妖梦面前的这杯,直接从彗星上面挖出来的冰块,不知为何正在散发出让她十分不安的荧光,不过,当她硬着头皮将其咽下后,才体会到了莲子所说的,在真空环境下因为失温结冰,却又同时不停沸腾的感觉,并且,在口中劈啪作响的气泡,像极了在太阳风里,不断电离发光的等离子体。

“说起来,莲子,我曾经读过赫恩的相对性精神学论文,按照她的观点,无数个相互平行的世界不存在绝对的真实的话,那么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难道也是某人的一场梦吗?”

这是魂魄妖梦自从继任白玉楼庭师以来,一直有的疑问,八云紫曾经说过和赫恩一样的话,而且,她现在愈发感觉,赫恩和八云紫之间,有着某些神秘的关系。

“说实话,妖梦,梅莉有时候说的话,我自己也不理解。”莲子回答。

“各单位请注意,检测到大量异变体正在往十号挖掘现场移动,立刻进行拦截和封锁。”

对于“大量”这个形容词,在比那名居天子的心中的定义在时刻发生变化,就在昨天晚上,许多尚且在睡梦中的人类,并没有能够在第二天的早上醒来,而是变成了无数扭曲变异,甚至是能够使用灵能的行尸走肉,他们嘶吼着撞开了自己家里的窗户,从高层住宅或者是房屋中倾泻而下,吞噬着一切虽然仍然清醒,但是不知所措的人类,就和灾难小说里的丧尸们类似。只是他们不仅是被梦境支配了,而且自身也变成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定时炸弹。

突然出现在全球各处的尸潮,让天人政府一时间猝不及防,而且,就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更加扭曲恐怖的变异已经出现,在哪些崩坏的血肉上,凭空出现了各种类似弯曲的金属,或者是大理石材质的结构,而且,身体增大了许多,伴随着从体内喷出的灵能光辉,甚至能够摆脱重力在空中飞舞,并且朝天人士兵们倾泻各种致命的魔法。

常规武装面对他们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但是哪怕动用了机动战士,也需要面对不小的压力,不知为何,在破坏了周遭地区后,尸潮似乎具有某种特殊的群体意志,会朝附近的各个挖掘现场移动,大概是要对其进行破坏,无论如何,那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尸潮当前的位置在富士山的脚下,正好就是当初灾难降临时,熔岩流经过的地方,除了东京都市圈得到修复以外,几乎所有过去遗留的一切,包括古建筑和旧时代的文化历史,都在烈焰中焚毁,比那名居天子曾经亲眼见证过,此刻故地重游,反而已经能够平静。

“你们有看见什么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静光子检测器几乎没有任何活动,不过,在某一个方向上出现了波峰。”

按理说这里就是尸潮活动的必经之路,但是现在,显示器里的画面却显得异常安静,天子看不到哪怕任何一点动作,甚至连野生动物的动静都没有,恐怕也只能顺着前面的信号一探究竟。

熔岩流几乎抹去了一切,但是,仍然有稀少的建筑物幸存了下来,据说在富士山喷发的当天,在附近见到了消失已久的鬼的踪迹,或许在这些被凝固的熔岩化作的黑曜石上,那些倒塌的废墟里还能见到其中之一。追踪信号最终让小队抵达了一片建设在这片台地上的设施,没错,那就是新东海道的列车车站,因为缺乏人流量,早已废弃。

“等会,这不是……”

旁边纵横交错的断裂尸体,还有分割成碎块的异变体残骸,无不透露着有人先处理掉了这波尸潮的事实,然而,之前并没有报告有任何友军在此处活动,所以要么是月之民,不然,就是莲子。

“我一直都清楚天人的优秀品质,如同机械零件一样的执行效率,没有半点的人性能够阻碍,所以已经已经提前帮你们打扫好了。”

若不是天子及时下达命令阻止,恐怕双方又会再次爆发交火,这几天地球各处的新闻,以及宇宙中月之民的模样,都让天子忍不住开始怀疑,这一切是否另有其人在主使,理智最终克服了想要复仇的欲望,但是对方最好能给一些有用的信息。

“那么,我又能指望你给我什么足以信服的解释呢?首先是核弹头失窃,其次是他们在幻想乡里引爆,差点害死了所有人的事情。”

比那名居天子时刻握着两侧的操作杆,以确保在需要的时刻进行攻击,相比之下,莲子就显得从容很多。

“你们天人,应该世代流传着关于梦境界里的魔神的故事吧?幕后主使就是其中之一,那三个核弹头,便是从幻想乡的妖怪内心中最深层的恐惧里显化产生的,我们是在保证它们的安全。”

“魔神,你是指,赫卡提亚和摩多罗隐岐奈他们?现在不还是很安分守己吗?”

作为天人之一,天子对那些古老的传说滚瓜烂熟,但是从未亲眼见过其中之一,不过,就在她还期待着莲子能够给出什么有效的证据时,这片被熔岩覆盖的大地就突然开裂,随后,露出了地下已经被侵蚀的空洞,在这些起码有数十万年的地层里,天子竟然看到了那些原本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事物,希腊的泰坦,挪威的巨人,埃及的阿波菲斯……都是在曾经自成一体的梦中世界里出现过,而且被杀的存在。虽然当她仔细观察,才发现这只是一个通往异世界的结界裂缝,但是所有这些,在天人自己的记录中,都是为祸现实的魔神的化身。

人类一直活在天人安排的历史当中,所以无法察觉到这个世界残酷的真相,但是现在,所有这些都清楚地展现在天子,还有她队友的面前。

“看起来,天人确实留下了一个漏网之鱼,而现在,它现在就在梦境界里为非作歹,控制着月之民摧毁着地球的生命。”

“据说要彻底驱逐魔神,需要时间使的帮助……但是现在,明明所有的时间使,也就是月之民,现在都……”

“实际上,我们还有一名人选,只是现在被困在月之都结界的另一侧。”

“十六夜咲夜?”

天子的头脑里迅速产生了这个结果,整个幻想乡,乃至整个地球还保留着这种能力的,唯她一人,原来竟然作为红魔馆的女仆,隐瞒了这么久。

“那我必须要马上向总部汇报,看看能提供什么帮助……”

“你们要提供的帮助,就是坚守住阵线就行,”莲子在天子即将动身之前提醒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