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14日

地点:SIDE3

距离梅莉失踪已经过去半年了,但是我还是没有任何说得上靠谱的线索,不过也很正常,本就已经紊乱的梦境界,再加上因为战争波澜起伏的现实,让跨次元通信几乎不可能,更不用说就通过进入梦中这种简单的方式进入幻想乡,找八云紫要说法了。

以往我们所认识的,进行跨次元旅行的办法,都是依赖于十分不稳定的途径,例如身体进入睡眠,使得灵魂能够暂时脱离身体这种状态,通过一些手段引导到我们想去的目的地,这样几乎没有成本,但是准确率和副作用都堪忧,更何况,哪怕是新人类也出现过灵魂被困在另一个世界,无法回归身体的情况。

先驱者曾经为跨维度稳定传输信息和物质提供了方法,而我,是第一个将其重新挖掘出来的人,但是缺乏双向的信号,我没有办法建立有效的连接,目前的当务之急,毫无疑问是重新建立和月之都的联系,结束这场战争。如果有朝一日这种技术可以用在现实和幻想乡之间的话,SIDE 3和非人类的交流程度将会达到无可比拟的情况,包括所有妖怪,神明之类,从天人手里保护下来的历史资料。

既然天人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历史使命,以及传递理所应当给予人类的资料,那我帮他们完成也可以,不过,眼下的问题,还是先要解决面前的月之都军队,我的影子给我提供了能够直接跨越结界,并且从内部破坏其防御的方法,但是基于她难以捉摸的思维,我必须要谨慎。

我当然期望着有朝一日早点找到梅莉,并且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但是,局势并没有给我提供这一选项,更何况,目前最大的反地球联盟军势力和政治团体都在我这呢。

月之都这一次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铺天盖地的敌方信号占据了宇佐见莲子视野里的一切,在绝对的数量差距面前,纵使她把自己刚刚准备好的舰队全部拉出来,也只能是勉强不让它们能够伤害到后面的殖民地。

不过,次元信标对于周边时空的作用,也不仅是反转了星光这么简单,在这片像是宇宙底片一样的区域里,众多原本需要条件苛刻的异象,正在爆发式的闯入莲子的视野,她能够看到无数人压缩到一瞬间的生老病死,也可以目睹恒星诞生和死亡时的烟火,而且从自己手下驾驶员的通信里能够得知,他们的身体正在产生某些微妙的变化,原本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训练才能驾驭的灵能,在这里仿佛如鱼得水。

从船体的各处一直在传来爆炸声,外部装甲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攻击,虽然此处薄弱的现实结界,将战舰反应堆和护盾的出力经过调整直接加倍,但是莲子明白,无论如何,她以及这艘船的船员的精力是有限的,长时间的连续作战已经让所有人心力交瘁。

这艘船,以及舰队里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到达了耐力的极限,但是距离藤原妹红她们预定的返回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看起来如果要继续坚持,就必须超越人类。

“没办法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是不能活着看到她们回来的……布莱德,舰队的指挥权先暂时移交给你,准备好远距传识。”

“需要调整阵型吗?”旁边的副舰长问。

“坚守原地就行,绝对不能放哪怕一个月之民到SIDE 3里面去。”

莲子说完,通过椅子上面的某个按钮,就启动了经过改装的远距离传识功能,原本敞开的座椅立刻向后躺平,随即带着莲子陷入地板的保护夹层当中,随后,各种复杂的集成传感器出现并且包裹在莲子裸露的皮肤上,在转瞬之间就将她的意识传送到了已经弹出舰体的钢弹里。

亲自设计的舰长座椅,不可能会出现故障,宇佐见莲子十分确信这一点,而且,过程并没有出现任何的不适或者排斥反应,以至于刚才积累的疲惫都一扫而空,通过厚重钛合金板保护的夹层可以完美的保护自己的肉身,接下来,就是要解决面前的敌人。

“是莲子大人啊!难道说,舰队那边……”

“再坚持一会,诸位。”

“好奇怪……我甚至都不知道现在已经过了多久……”

看起来传识到新的身体之后,因为缺乏生物信息的输入,会导致驾驶员出现无法辨识自身状态,以及对时间感知缺乏的情况,那么,先前从梦中堇子那里得到的猜想就被证实了……人类的灵魂只决定了他们的意识,但是并不能决定他们感受到的事物。

这或许是一件好事,但也代表着一个坏消息,一旦脱离自己的身体太久,灵魂就会因为某些方面感知的缺乏,逐渐丧失掉自己的人格,甚至在迁移回自己原本的身体后产生更加严重的记忆排异,不过,莲子现在没有时间考虑这个问题。

“等候命令,指挥官……”

莲子并没有在自己的随从里指定一个统一的称号,她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在乎,因为跟随自己来到SIDE 3的,都已经是心意相通,默契无间的兄弟姐妹,所以,在这些新人类之间流通的声音,实际上也只是彼此之间的心声,甚至不一定要说名字,就可以知道每一句话指代的是谁。

“A,B连队跟随我来,其余部队,继续坚守当前阵线!只要能够拖住它们,我应该能够找到办法……”

无线电里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秘封社的驾驶员们仍然迅速按照命令就位,想要扭转局势的唯一办法,就是主动出击,封闭不断输送那些罪恶的结界裂口,说来还真是讽刺,当初和梅莉费尽心力寻找的现实的瑕疵,现在在自己眼中甚至要比漫天繁星还要常见,追求它的人,反而变成了要将其消灭的人。

不过,对于封闭裂口,莲子已经找到了便捷的替代办法,八意永琳的导师,那个叫做领航员的先驱者提供了一种就连她都难以理解的配方,但是确实有效果,虽然对于用强引力场“缝合”现实的裂口这种理论,恐怕她要画另一个十年去理解。

有趣的是,当莲子从钢弹手部的喷口里喷出修补剂,并且封闭裂缝时,那些受到控制的一部分月之都机动战士就好像突然断电了一样,完全停止了运作,或许月之都布置在外界的自动化部队并非是利用的量子通信,借此机会,每当一个裂缝封闭,盘旋在四周的敌机,以及投射来的弹幕就会减少许多。

这实在顺利得有些反常了,就连莲子也开始怀疑当下的处境,周围漂浮的敌机残骸,无不反映出它们接受过某种形式的改造的痕迹,但是对于月之都的技术来说,不应该会出现这种严重的漏洞,更像是有人故意为之。

“我们赢了吗?至少……”

“这些东西根本就杀不完。”

伴随着最后一个裂口的封闭,周围暂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寂静当中,宇佐见莲子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包括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以及身旁队友的活动,有什么东西压制住了传识系统,或者说,是机体的感应器,但是她确实能够感觉到,就在她附近,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如同深海巨怪,正在附近的结界背后潜伏,伺机而动……

“全员,朝四周分散开!”

直觉告诉着宇佐见莲子,来者不善,而且实力超群,然而,下达的回避命令还是没能够保住几个倒霉队友的机体,只见正前方的空间突然又打开了一道裂痕,从中出现的,则是一台身形巨大,状如新月的机动堡垒,几乎是在进入现实的一瞬间,身上的几个炮台就让她连中数炮,向后失衡回旋。

宇佐见莲子能够听到这个骇人的巨大机体在附近队友心中产生的恐惧,量产型的机动战士在它面前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余地,等她好不容易恢复姿态后,在这片焦灼的空域中就已经只剩下了她和这个怪物。

虽然远距传识功能,可以让自己的驾驶员没有性命之忧,但是面前的机动堡垒里,却坐着一个真实的生命,莲子总感觉在某处见过,但是又叫不出具体名字。

“好久不见啊,堇子。”

这个声音……!是以前想要杀了自己的月之民吗?既然如此,那就绝对不能给她再次得手的机会,莲子没有应答,而是驱动机体立刻发起了进攻,只是她随后发现,无论自己和对方如何周旋和开火,都无法造成有效的伤害,是光束立场的效果,而且,就以对方的攻击方式来说,她更像是想要进行对话,而非来取走自己性命。

在她停手的几乎同一时刻,对方也十分默契地沉默下来,不过,仅仅只是片刻,莲子就注意到了对方机体身上的精神感应骨架,散发出的不祥光辉,然而当她反应过来之后,一切都已经太晚,她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那片梦中的海里,或者更准确一些,是在海面上。

莲子曾经无数次在入睡之后来到这个地方,自从地月战争开始之后,每一次都会来到这里,无法联系到哆来咪,也无法到达幻想乡,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地方,要比她所熟悉的梦境界更加平静,或许以前熟悉的地方,是“水面”的下方吗?

“现在你应该记得了。”

宇佐见莲子绝对不可能忘记稀神探女那张作恶多端的脸,立刻做好了准备架势,卡牌弹幕,以及打印枪浮游炮蓄势待发,但是很显然,对方并没有半点动手的意图,甚至脸上那不知真假的笑容,仿佛在嘲讽作为一个新人类的莲子,缺乏最基本的察言观色的能力。

“你还在等什么?这不就是你来的目的吗?”

“如果我真为了杀你,你也不会在这里了。”

稀神探女本来只是想要陈述自己的目的,却突然发现一发光束直扑面门而来,若不是及时侧身闪避,恐怕已经一命呜呼,莲子虽然在经历上还有所欠缺,但是力量却已经完全不亚于任何一位月之民。

相近的实力,使得稀神探女不得不端正态度,选择用更加平等的语气说话:“我这次前来,并非是为了战斗,宇佐见堇子,我和那些已经被梦吞噬灵魂的同胞并非一丘之貉,恰恰相反,我是来给你们提供情报,拯救此处于水火之中的。”

稀神探女能够反转出口之言的能力,宇佐见莲子不能再熟悉,这个曾经被天人放逐的天逆每曾经祸害了不计其数的地球人类,这笔血债让她并不能相信对方。

“那么,我又该怎么相信你呢?”她依旧没有放下戒备。

“你们是在寻找月之都的完整通信加密程序,对吧?不然你们根本无法到达月之都结界的内侧,那是因为结界内和结界外的月球,各自有一道基于恒星坐标的加密设置,光是知道结界外的一半,是不够的。”

“那我又有什么理由去相信你?”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的。”

笼罩在身边的浓雾逐渐散去,在彩云缭绕的天空下,宇佐见莲子看到了似乎是陷于沉睡当中的一些人形,都沉没于这片海的下方,是绵月依姬和绵月丰姬,还有其他月之民的灵魂,看起来是因为周围美好的幻象而不能自拔。

“哆来咪·苏伊特,梦境之魔神,想必你应该不是第一次听说了,自从她失联之后,现实和梦境界之间几乎断绝了所有往来,除了事先布置好的定向联系。”

稀神探女一下就触及了当前问题的核心,毕竟对方是个明白人,所以不打算拖沓,显然,这也是宇佐见莲子极其关心的目标,以至于在提到她时,莲子的嘴角都控制不住地颤抖。

“果然是这样……月之都和梦境界之间,存在着某种复杂的关系……”

“要比你想象的复杂许多,早在你出生之前,早在那个叫做幻想乡的地方从现实里消失的之前,我们月之都就已经和那个地方达成了契约,才有了我们现在引以为傲的一切!槐安通道,跨次元信息和物质传送,在我们为了这些可能性付出牺牲的时候,天人却还在沉迷于自己所控制的微不足道的历史里!”

没有月之民会把自己掌握的秘密拱手让给别人,除非出于自身意愿,这已经足以让莲子信服,伴随着身边符卡的撤除,稀神探女脸上的神色也多少好看了一些。

“那么,哆来咪,你知道她在何处?”

“你只不过是她的一个玩物罢了,但是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却远不止于此……几乎和月之都被重新启用的时间一样长久。”

“说重点!”

“她就在这里面的某处,但是,现在被某个邪恶的存在控制了,月之都和地球本不应该会有这一场战争,你以为是我们所为,但是实际上,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被你叫做影子的那个家伙……”

宇佐见莲子对于那个二重身的所作所为早有预料,利用结界信标进行时空穿越,会对现实的稳定性造成极大的损害,但是,稀神探女一刀见血的态度,还是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本就是最为严厉的指控,更何况针对的是自己的一部分。

“你们月之民做了多少事情,难道就一句话就能让我相信吗?”

“莲子,你自己想想吧!我们月之民所要的,无非就是在月球上面,这个隐蔽的地方证明我们理论的价值,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染指现实本身,我所要的,无非也是让一切重回正轨,让月之都不再受到控制罢了!”

“如此慷慨激昂,却毫无可信。”

梦中堇子悄无声息地降临在两人之间,这还是莲子第一次在现实以外的地方看到她,除了声音不同以往,她还能够在对方看似完美的拟态上面看到许多蠕动的瑕疵,这些细小的颜色或者形体的错位,时刻提醒着莲子自己这个“朋友”的本质。

“又是你?!”稀神探女咆哮,“事已至此,仍然不打算收手吗?有多少人因为你死去,哪怕连拉整个月之都陪葬都不够?!”

“月之都?我从来没有要让他们受苦,难道现在,他们的灵魂不是在梦中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快乐吗?”梦中堇子暗笑着回答,“你们月之都所追求的一切,一个完美纯净的世界,一个幻想能够不受限制的实现的地方,我都能够提供,这些,是残酷的现实能够给予的吗?为何你就是不明白呢?稀神探女?”

“如果真的是你所为……哆来咪·苏伊特,她在何处?我现在就想要见她!”

露出了真面目的梦中堇子,展现出了自己的过去所不具有的野心,乃至于贪婪,现在宇佐见莲子可以足够明确地认识到,这绝不是自己过去的样子,当初还叫做堇子的人生,是宁愿隐藏自我,也不愿意让无辜的路人受伤的女孩,而现在她所看到的,更像是一个觊觎现实已久,并且想要迫不及待将其吞噬的可怕实体。

“为何要执着于一个没有远见的朋友呢?宇佐见莲子?我们明明可以直接拥有她的力量,反转现实和梦境,如果想要找到你的伴侣,那个叫做赫恩的人类,我现在就可以让你看到她……”

梦中堇子的声音愈发变得扭曲和空洞,也让莲子内心的恐惧迅速蔓延,她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还是拒绝这个存在,但是,当赫恩确实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所有对于她的一切回忆和思念,让莲子心中的天平迅速朝着屈服倾斜。

“没错,她就在这里,莲子,你一直在追寻的那个人,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和她永久地团聚……”

“千万不要屈服于孟菲斯,莲子!你忘了吗?赫恩想要和你一同见证的未来?以及她在你身上寄托的愿望?难道是在这里无止境的沉沦,然后让整个现实变成一片混沌吗!”

稀神探女用尽全力的呐喊,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救回了莲子的理智,没错,无论看上去有多真实,这都不是梅莉想要看到的,而且,在对方喊出这个形体的真名的一瞬间,竟然短暂地将其击碎,和那个梅莉的幻象一同化为了一摊不稳定的黑烟。

“这不是梅莉想要的……对啊,我明白了……”

现实是残酷的,而当莲子在彻底醒悟的一瞬间,才猛然察觉到,自己在SIDE 3和地球上面留下的信标,还有各种新人类的活动,在打通天人的认识封锁时,也为这个吞噬灵魂的魔神扫清了活动障碍,自己一直都被他利用了。

“你的谎言到这里该结束了!孟菲斯!”

通过哆来咪曾经讲述的无数故事,稀神探女对于这个和她一样的魔神早已心中有数,作为同样是操纵人类梦境的梦境界生物,不同于哆来咪只摄取在梦中副产物的温和,凡是被孟菲斯捕获的人类灵魂,都会被其直接吞噬,并且用来创造更多神秘莫测和危险的梦魇,两者的矛盾由来已久,但是稀神探女并没想到,能够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啊啊啊啊!”现出原形的孟菲斯痛苦地嘶吼着,“你这家伙,当初就应该和哆来咪一起被永久地囚禁在此,然后看着你的世界消逝!”

“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得逞。”

也不知怎的,明明应该只能以本体出现的宇佐见莲子,竟然在梦境界中也变化成了钢弹的形态,面对着面前尺度和形态无法用语言衡量,如同吞天沙暴一般伟岸的孟菲斯,她毫不犹豫地连开数炮,虽然不能彻底将其摧毁,但是也延缓了对方的行动。

“你快回去,探女!关于这东西,我们日后再谈!”莲子说完,便立刻在身后打开了一道裂缝。

藤原妹红和魂魄妖梦虽然对于三天后现实的状况心中有数,但是她们面前的惨状仍然让她们内心发毛,医院里躺满了因为暴露在灵能下,所以精神错乱的新人类,以至于他们的肉体都产生了不可名状的扭曲,许多人的身上长出了三到四条手臂,或者是眼耳等五官凭空出现在了背上,以及其他本不应该出现的位置,而这还只是比较好的,当她们返回现实时,甚至看到了一个殖民卫星被卡在了半虚半实的结界当中,而里面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就和月面都市格拉纳达一样,SIDE 3也出现了大规模的灵能扭曲事件,被摄取灵魂,沦为行尸走肉的人随处可见,而且,几乎每一个都和月之民一样危险,虽然宇佐见莲子以最快速度关闭了结界信标,并且控制住了事态,但是对于这一次跨越千年时空的冒险行为,她也已经付出了惨痛代价。

“所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藤原妹红尽力克制住不把自己手上的存储单元砸坏的冲动,小心放置在桌上,“这里的人们,看上去就和那些月之民一样……”

说起来,这个存储单元,还是她忍着那令人作呕的仿生血液的味道,直接拆开一个月兔的尸体从里面的大脑里拆解出来的,毕竟要追求兼容性的话没有更好的选择,更何况,就地取材还省事。

“话说回来,那个你的二重身呢?”魂魄妖梦问。

一言不发的宇佐见莲子,总算有了点动静,自从她回到殖民卫星天鸟船之后,大量突然涌入的信息,让她一时半会有些神志不清,关于梦境界,就算是梅莉也从来没有告诉过关于一个邪恶的意识体之类的信息,更不用说,月之都对于梦境界的开发历史由来已久,所有这些情报都证明了她作为一个新人类,在面对这个世界的恶意时的不足。

“莲子,这里……”

又是沉默了几分钟后,面色苍白的宇佐见莲子,脸上才有了少许生气,她缓慢地抬起头回答道:“抱歉,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复杂……但是我知道一件事,我被她骗了。”

“被谁?”

“我的二重身,实际上是类似于哆来咪·苏伊特的另一个梦境界的魔神,被稀神探女叫做孟菲斯的存在。”

“等会,那混蛋自己找上门,还没有想要对你动手吗?”

对于藤原妹红来说,光是提到一个月之民的名字都足以让她神经紧张,更何况,莲子还和她可能已经进行了某些不可告人的交易,虽然就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光是一个还能够保留清醒神智的月之民就已经足够离谱。

“没错,而且,透露了很多重量级,但是需要花时间去分析的情报,”宇佐见莲子将面前的全息投影推到一旁,“月之都并非是出于他们自身的意愿去攻击地球的,他们的心智已经被孟菲斯控制,以至于身体都已经变成了如同木偶一样的皮囊,当然,力量还在的那种,接下来我们的应对办法需要进行极大的调整……”

“恐怕不只是这么简单,快叫八意永琳过来吧。”

莲子顺着藤原妹红手指的方向看去,在旁边的新闻显示屏上,她惊恐地发现出现在自己的空间站的异变,正在以千百倍的速率在地球上面扩散,如同浪潮一般的扭曲行尸正在袭击他们所见的一切,来不及躲避的联盟军和平民们,在信号中断之前毫无悬念地被这混沌的浪潮吞噬,而同样的灾难,正在地球上的每一个大型城市里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