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啪啪。”
一阵阵雷鸣般掌声从人群中爆发开来。今天,人里第一家工业化肥场正式投入生产。在外界,第一次工业革命从棉纺织业开始,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技术的简单以及能快速带来大量利润完成资本的积累。但在人里,资本的萌芽并未产生,乡民们也没有提高生产力的意愿。究其原因,被死死控制在人里周围所造就出的环境,成就了“小国寡民”的制度生态,加上思想的刻意压制,使得幻想乡的人类在一些地方有着符合他们时代的先进性,但又在一些地方落后于时代,但如今这一点也要开始改变了。
【这么久了,终于来到这一步了吗?】
身旁的阿求看着欢呼的人群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是啊,你费了那么久的时间,终于来到这一步了。】
我看着欢呼的人群,里面不止有人类,还有一些伪装成人类的妖怪,只有少数人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这是大概是人里发展所独有的景观吧。
【慧音,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
【要不是你的帮助,人里很难做到在以妖怪为认知的基础上发展,同时又抑制我们“科技爆炸”的可能性,你给了我,给了人里试错的机会。很难想象没有付出血和泪的情况下,在短短几代人内我们就来到了工业时代。】
我看着兴奋的阿求,摇了摇头。
【我什么也没做,工厂是在妖怪的帮助下建立的,各种调度也是你在安排。我所做的只是压制住了人类,而且你也明白人类依然是被饲养的宠物——这是一切的前提。】
【人们能活的更好,更幸福,这就好了。只要能维持现在的和平,慢慢向前发展,受不受妖怪的统治有什么问题呢?】
阿求表达着自己的感情,看着我欲言又止。
【而且……】
【家主,该你出场了。】
有人打断了阿求的话。
【啊,那我走了,慧音。】
我没能看到阿求的表情。这么急匆匆的,看来剪彩的时间很近了。万里无云,晴空中的太阳没有任何阻挡地照在我的身上,刺得我睁不开眼。伸手遮挡,阳光却蛮不讲理地从手缝里钻进来。啊,看来今天一整天都是太阳的天下,这么热的天气,希望她们不要中暑了。不久,更大的欢呼声从工厂传入我的耳畔。

悄悄地离开典礼现场,我走在回家的路上。顺路经过玲奈庵的时候,带有一丝青色的黑发引起了我的注意。
【历?】
我一眼就发现了那个在竹林中的小姑娘,她怎么跑来人里了?
【那这本书不能碰!啊,那是我的珍藏也不行!】
【你这店员怎么回事?这不能碰那不能碰的,这里是书店吧,我要看什么书不是我自己决定吗?】
黑青色的发丝在空中跳跃起来,卷走了一本看起来很古老的书。
【啊!那是……】
【嗯?这上面怎么都是不认识的文字?】
看来历拿到了玲奈庵的特产——妖怪书,我想着走进了玲奈庵。
【慧音老师,你总算来了。这个小姑娘是来找你的,可真是累坏我了。】
【历,你怎么来人里了?】
我蹲下身子摸了摸历的头,一个小女孩从迷途竹林来人里还是很危险的。
【不是慧音你说想找你的话就来人里吗?】
历虽然嘴上回答着我,眼睛一直盯着手上的妖怪书没离开过。
【那你这个小祖宗为什么要来玲奈庵啊。】
一旁看起来已经筋疲力尽的店员——本居小玲,挠了挠已经乱掉的头发,看来真的被折腾的不清。
【店员桑,这你就不懂了。慧音是老师吧?那应该就在人里书最多的地方,于是我就找了个人问哪里的书最多,结果就是这里。】
历似乎已经看腻了手上的妖怪书,把它合了起来,挺起鼻子向我们解释为什么会在玲奈庵。
【一般来讲,直接问学校在哪不就好了吗?】
【......啊,对呀!历居然没有想到,历都忘了人里有开“学校”。】
【你这小屁孩,你是故意的吗?】
小玲愤怒至极,露出了吃人的表情,仿佛能听到愤怒的火焰发出的”轰轰“声。历连忙躲在我的身后。
【那不是因为店员桑不给我看书嘛!历都说了给历一本书,我就乖乖等店员桑把慧音叫来。】
【那不是你老是选不可借阅的书!小孩子乖乖看童话书就行了。】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
我连忙打断两人的争吵,这样下去没完没了。
【算了,我连懒得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我才是!看在慧音的面子啊,暂时原谅你了。】
历说着,将刚才从书架上偷拿的妖怪书还给小玲。
【不就是关于付丧神的书嘛,还给你就是了。历还以为是什么呢?】
【知道就好,这种书很危险的。幸好你看不懂,嗯,你说什么?!】
【啊呀呀,别摇我!慧音,快救救我。】
那还不是你说出了这本书的内容,对于历能看出妖怪书的来历我倒是不惊讶——反正她也仅仅能说出大致内容。
【真是热闹啊。】
在历和小玲打成一团的时候,一个粉头发的女人拨开帘子走了进来,头上两个包子便是她最显著的特征——茨木华扇,经常在博丽神社看见她教训灵梦来着,也常常来人里闲逛,也因如此我和她的私交不错。不过,今天的表情很严肃,看来是发生了什么事。
【华扇,你是来借书的吗?还是小玲又闯什么祸了?】
我看向小玲,小玲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华扇一进屋就用视线抓住了我,我也被她盯着冒出一阵恶寒,我俩是蛇和青蛙吗?
【小玲,借里屋一用。】
话音未落,华扇就拽起我进了里屋。

【慧音,妖怪们要求你和她们谈谈。】
我刚刚坐上椅子,华扇开门见山,直接向我道出了来意。
【为什么?】
【最近,你解除了越来越多的“锁”了是吧?】
【是的,我估计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有什么问题吗?】
【看上去是没什么问题。】
华扇用手撑住下巴,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但是,接下来不是很快就会撑不住了,不是吗?】
【你指的是什么?】
我尬尴地偏开了头,虽然明白华扇也知道一点,但是不清楚她知道多少,还是装**较好。
【唉,我来这也不是为了那件事。毕竟,贤者们对此都默认了不是吗?】
叹了口气,华扇收起笑容继续说道。
【科技的突破对于妖怪们意味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的提升,人口的增加使得人类活动的区域与妖怪们越来越接近。最近,有妖怪对此提出了担忧。】
【这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人里科技的突破是不完全的,工厂的核心技术依然是由妖怪们把持的。至于人口,我觉得在人类建筑学和材料学来到下一个“锁”后,人里会成为城市吸收周围的人口,从而限缩其活动范围,这些我可以保证,妖怪们也应该能理解吧?】
而我的辩解换来的只是华扇的微微一笑。
【慧音,在你的帮助下新一代的人类和妖怪似乎已经完成了某种平衡,妖怪们已经不再担忧科技发展会消减自身了。人类也比我们想象中走的远,这比幻想乡创立之初的预想好太多了。】
幻想乡建立之初的预想是什么样的呢?大概,不是什么和平吧。
【但是,慧音。妖怪们大多数都是很长寿的,从那个时代活下来,现在依然领导的妖怪的她们,是无法战胜自身的危机感的。而且你无法影响那些老妖怪们。】
【你的意思是有妖怪想毁灭人里?】
我顿时紧张起来,但是华扇摆了摆手。
【不,在这点上你要感谢灵梦啊。那边的也明白现在动手的话,要对付的已经不止人类的巫女了,妖怪也没有想象中那样立场统一。但是,相比那群老妖怪,最近有更麻烦的事件出现了,你去了之后应该就明白了。】
华扇头疼似的捂住了脑袋,看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山里发生了不少事。
【总之,妖怪们希望你能和他们好好地谈一谈。】
【我知道了,那么我现在就动身去妖怪之山。】
我站起身,神子她们说得就是这件事吗?
【不,这次有点麻烦并不是直接去。首先,妖怪们要求我们得去河边,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就在玲奈庵等你,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吧。】
【话说为什么是你来通知我,照理来说不是文文也应该是其他妖怪吧?】
【怎么说呢?她们现在大概都来不了。】
华扇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和我走出了里屋。

【慧音!你终于出来了。店员桑好可怕。】
【都说了我叫本居小玲!还有你到底有什么能力,快点说?】
【都说了我什么能力都没有啦!啊啊啊,别抓我的头。】
我从里屋出来之后,就看见历被小玲压制住了。
【历。】
我蹲下把一串钥匙交给了历。
【慧音,这是什么?】
【我家的钥匙,历你从竹林来这里也很辛苦吧。就在我家歇几天,刚刚好我这几天要出门办事,你就帮我看家,怎么样?。】
【吼吼吼,慧音没想到你也有这样一面。居然把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小女孩往家里带,果然历还是太有魅力了吗?呀,好疼。】
【再说些乱七八糟的就把你留给小玲了。】
历看了看背后仿佛在看研究素材的小玲,立马行动起来,迈开步子跑了出去。
【快点,快点。我们走吧!慧音,你快带路啊。】
真的是不一般的快,没几秒历就来到了十字路口。
【啊!研究素材走了。】
【你还真拿她当研究素材啊。】
我对着旁边失落的小玲吐槽道。

【慧音,你要去哪?】
将历带回家后,我开始准备行李。
【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回来的。要是有什么麻烦,你就去博丽神社。】
【博丽神社?】
【嗯,那边有个很强的巫女,她会保护你的。】
历知道幻想乡的历史,我很担心历随口说出这一事实。人类大概会当作戏言一笑而过,但是被妖怪听到了,能保护她的人中。灵梦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还有。】
我蹲下身子将两封信交给历。
【听好了历,一封交给稗田邸的稗田阿求,一封我猜一段时间后就会有个叫藤原妹红的白头发的女人闯进我家,那时你就交给她。】
历沉默了一会,抬起头,青色的眸子流光闪动。良久,历笑着敬了个礼。
【历明白了!那么,慧音你一定要小心哦。】
【我知道。】
说完,我向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