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命莲寺回来后,我就绷紧了神经,时刻留意着人里周围的动向,但很遗憾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变的前兆,人间之里的齿轮依然按着它的节奏不紧不慢地运作着。
【说什么3天之内便有所预兆,那两个宗教头子不是故意拿我寻开心吧?】
我盯着手里的吊坠嘟囔着。到底怎么回事?说实话,我现在很烦躁,心头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这种被裹挟进大浪潮的无力感让我很不舒服——可能与我的职业有关。
【你在什么呆呢!】
突然,我的脑袋被重重敲了一下。
【谁啊?】
【还能是谁?你的好伙伴,稗田阿求。】
阿求说完,坐到了我对面的椅子上,我也把吊坠收了起来。
【你今天怎么有空偷偷跑来寺子屋了?】
我装作轻松地打开了话题。
【我听说今天有位教师魂不守舍,上课居然有一半的时间在走神,发呆时间比寺子屋最不爱听课的孩子还长,学生们都怀疑这是不是新式冷暴力了。】
阿求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瞧着我,不用说也知道在暗示谁了。
【这..对不起。】
【嘛,寺子屋是你的地盘。你要怎么教学我也管不住,从命莲寺回来后你就怪怪的,发生什么了?】
【嗯,没什么。只是事情有点多,累了罢了。】
并非我不想告诉阿求,但这件事还不知虚实,而且是关于我自身的事情,把阿求扯进来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最近多出来很多事要她处理,她也不是闲人。
【那你放半天假怎么样?】
【?】
【反正天气这么热,偶然让自己和学生休息会不也挺好嘛。你这样子也不像是能上好下午课的人。】
偷偷跑出来就是给我放假的吗?阿求知道她没有提议的话,我是不可能给自己放假的,这就是她的温柔吧。
【既然是大股东的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知道就好。】
阿求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阳光在竹林的撕扯下变得支离破碎,层层叠叠的竹叶给了人们躲避炙烤的空间。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在迷途竹林散心,因为除了狼和兔子,这里几乎没有人烟,偶尔想远离烟火气的时候这里是好地方。
【咦?这里什么时候多了条路?】
由于和妹红关系好的原因,迷途竹林大部分主干道的位置我已经记下了。但这条路像是凭空出现一般。光秃秃的枯木忽然长出一枝生命的枝丫,就是这么突兀。
尽管突兀,但我却觉得仿佛很久之前这条道路就存在了。相比主干道,这条路的历史更长。抱着莫名的自信,我走进了这条小道。
因为是小道,头顶的竹叶完全没有清理过,所以即使是夏天的烈日也没法把一丝光亮投射进来,视野中只有竹子反射的一点点青色的光指示着前进的方向,整个过程仿佛在深海行走,黑暗的压力让我喘不过气。走了多久呢,我终于来到了水面——太阳能照的到的地方。
【这里是哪?】
我环顾四周,除了竹子,空无一物,而竹叶像是说好了一般。在眼前的方形空地上留出了一个小洞,阳光如聚光灯一样从小洞直冲而下,在地面炸裂开来,照亮了这片空间。
【椅子?】
我走近聚光灯的中央,才发现在阳光下有把小椅子——亮度太高,以至于不走近无法看清。
【抱歉了!哈!】
身后突然传来稚嫩的声音,还有随之而来的破空声,我赶紧向侧面躲闪。下一秒,一本砖头厚的书砸在了地上,发出了厚重的声音,激起一阵尘土,被砸到的话会晕过去的吧。
【啧,躲开了吗?果然不应该为了气势发出声音的。】
一个10岁左右的女孩在阳光中显露了身型,看来刚才是隐藏在竹林的阴影里了,人偶般精致的五官,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透出了几丝青翠的发丝,身上穿着青白色的连衣裙,可惜脸上的表情不太友好,亮绿色的眼眸中透露出深深的警戒。
【别紧张,我没有恶意的。】
【每个坏人都会这么说!看招!】
女孩挥舞着书向我冲来,又是一击重砸。
【总之,不要把书当做武器好不好。弄坏了表饰就不好了。】
听到我的话,女孩停下了手。话说这书真结实,刚才那两下一点也没受到损害。

【好吧,我为我的鲁莽感到抱歉。那么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我的秘密基地?】
【秘密基地?】
【对呀,这里是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基地。只有在这里我才可以安静的看书。】
【为什么要偷偷躲起来看书呢?】
听到我的话,女孩露出了很无奈的表情。
【因为我看的书不太一般,要是被跟我一起玩的人看到了,会变得很麻烦。而且大人知道了,也会差别对待我的,我讨厌那样。】
天才早夭有时就是因为自己的天赋压不过世界的嫉妒和无知,是发觉这个了所以来这了吗?
【你平时都看些什么?】
【唔,反正被发现了,给你看看也无妨。】
女孩从我身边跑开,从竹林的阴影里搬出一叠书,垒起来把她的身子都挡住了。我随手拿起一本,瞪大了眼睛,再继续拆解着这个书山,一本本只有外界才有的书展现在我面前。
【怎么了?不喜欢就别看了。】
女孩有点担忧地看着我,似乎很怕我把这些书没收——看来她也意识到这些知识比人里前卫太多了。
【是香霖堂那个混蛋干的吗?】
【啊?嗯,大概吧。你要没收这些书吗?】
女孩咬了咬牙,站在书山前,再次把手里的“砖头”举起。
【没,这些书你读了多少了。】
【全部都读完了吧。】
【。。。。既然如此,你发现过去的历史了吗?】
我盯着那双青色的眼睛问道。
【大概吧,说不清楚呢。】
小女孩暧昧地笑了笑,随后转了个圈往后跳了一步,地上的竹叶随之飞舞。
【那么,你要灭口吗?还是记忆删除?】
眼前的青色眸子闪烁着,那是看透了什么东西的眼睛——这样想着,我摇了摇头。
【没有必要,事实上知道的人类也是有的。】
【是吗?】
女孩无所谓般地回答了我,但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发出了窃笑。
【啊,是因为喜欢我吗?喜欢我美丽的身体吗?所以才手下留情,以此为威胁让我顺从你。没想到会被同为女性的人喜欢上,诚惶诚恐。】
【对不起,我开始后悔了。】
这小姑娘说的都是些什么有的没的啊,我可没那方面的想法。

【你。】
【我?】
【对,虽然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但是其他人不一定,为了你的安全,你最好能成为我的学生,这样在人里附近你才会更安全。】
【什么啊?居然还玩师生play,果然你是百合吗。】
【你这家伙,我这是为你好。】
我抓住女孩的头,狠狠地揉着她的头发。
【啊啊啊,我知道了。那我就勉为其难让你教我了,那老师你叫什么名字?】
【上白泽慧音。】
【哎,老师你是妖怪?】
【随你怎么想。】
我松开了手,女孩眼泪汪汪地整理着头发,一边嘟囔道。
【半白泽吗?】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你不住在人里吧?】
我一边干着手中的活,一边问道。
【我?嗯,历,历史的历。住在,住在竹林北边的镇子上。跟老师不同,我可是纯正的人类哦,万物之灵哦。】
历挺起了贫瘠的胸膛,在幻想乡,人类可不是什么好身份,也不知道有什么好骄傲的。
【好了,那么开始上课了。】
【啊?】
【这不是当然,成为我的学生就要经过这一试炼。】
我拍了拍手,开始了这与众不同的课堂。不过很快我发觉,这堂课与其说是教学,倒不如说是学术交流。

不知不觉阳光带来的灯光已经变成了橘黄色,看来不得结束了。
【历,差不多要回家了。】
【嗯?不是才谈到笛卡尔吗?哇!这么迟了!】
历抬头看了看天。
【嘿咻。那我就走了,慧音老师。】
历说着,拿着之前准备打我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历,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来人里找我。】
【我知道了!】
历向我挥了挥手,进入了北边的竹林深处。
【真是不可思议的孩子啊。】
我为什么会想教她呢?按理来说,应该不应该抹去她的历史吗?毕竟她看的书里,有些很接近幻想乡的真相了。可能是我傲慢地认为一个竹林北边的孩子掀不起风浪吧。

晚上,我来到妹红家。
【慧音,你下午跑去哪里了?】
【妹红,你知道竹林北边有个人类聚落吗?】
【好像是有几个新建的村落,毕竟人里快住不下了嘛。】
妹红笑着说到,人里已经扩展到那了吗,真是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