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12日

地点:日本长野县,古伊邪纳岐板块挖掘现场

虽然主观上再如何不愿相信,但是事实便是如此,博丽灵梦之所以能够知晓自己的不死身份,就是来自于西行寺幽幽子,这个当初这一切计划的幕后主使亲自暴露的秘密,她从来就没有忘却过往,更没有因为成为了亡灵变得轻松过,反而是身为妖怪贤者的八云紫,成为了被欺骗千年的人。

在承载着厚重回忆的白玉楼庭院里,八云紫也不再愿意忍受这种不公和委屈,短暂失控的情绪里,西行妖的无数枝条散落一地,所幸未伤及主干,而等待在对面的幽幽子也并未打算想要干涉,只是默默注视着自己这最好的朋友。

“你为何要这样?!”八云紫大声质问,“如果死亡并未导致你忘却了一切,为什么要骗我?”

“因为我不想你去承受这些,尤其是当你把你自己的人性剥离出去之后,你变成的样子,让我不敢告诉你。”

八云紫在将自身的人性和妖性通过楼观剑分离之后,变得更加纯粹的她,彻底忘记了作为人类的道德以及价值观,对于她来说,幽幽子的死亡已经让她不可挽回的认为人性是不必要的,所以在这之后,幻想乡的众人很少再听到过八云紫是当初拟定合约的贤者之一,更多情况下,是作为纯粹的妖怪活动,贤者的名字,则和她设下的结界能力一起,抛进了历史的垃圾桶。

“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不对,为什么我现在会有这些,感情……”

一直以来的梦,以及现在多愁善感的自己,似乎有某些变化,但是没有被注意到,八云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当初她分离出去的自己的人性,是留在白玉楼里面,几乎约等于抛弃的,但是自从某天,应该说是这一代的博丽灵梦出生之后,她就再也无法找到那一部分的人性,无论是幻想乡还是冥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无法找寻。

八云紫并非没有怀疑过,幽幽子将其拿去作为实验的可能性,但是如果自己在外界做的梦,真的和宇佐见莲子紧密关联在了一起的话,那么那个叫做玛丽贝尔·赫恩的人类,就是自己在外界的化身,或者说,就是自己的人性在演化出独立意识之后,成为的存在。真的可能是她导致的吗?但是,具有这个能力的,只有可能是这位不能再熟悉的朋友。

“我这不是在为我的过去赎罪吗?难道我做错了什么?”

幽幽子并不知道自己经手的这些人性,在外界和一位叫宇佐见莲子的新人类发生的故事,更不可能明白,那个变成了人类的意识体,会对外界产生什么影响,对于她来说,让自己的朋友重新变得完整,比什么都重要,哪怕代表着一个至关重要的人凭空在外界消失。

沉重的事实,让八云紫立刻六神无主,向后倒下坐在了地上,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幽幽子肯定也不会明白,那个叫做赫恩的人类的存在价值,如果真的要找一个源头,那么这一切的起因,正是自己,正是因为对于幽幽子的过分要求,才会导致她的死亡,也正是因为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才会让莲子变成如今对天人包含仇恨的政治领袖,如今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后悔了。

这并非是她的错,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让如今的八云紫陷入了令人窒息的自责当中,所有的这一切,当初都可以避免,为何会获得如今的狼狈下场呢?

“所有人都会犯错,至少,你并不愿意让它发生。”

在飘落的樱花瓣中,幽幽子牵起了八云紫的手,随即将对方揽入怀里,纵使已经因为失去生命变得冰冷,但是最能够缓解沉积许久的怨念的,仍然是对方的怀抱,亡灵所特有的冰凉,柔软的形体,逐渐让八云紫重新镇定下来,不管怎样,她还是代表着一切妖怪,以及他们所存在的记忆的贤者,这并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变化。

“我本来可以避免这一切的,等灵梦准备好之后,就和你一起到幻想乡里,度过剩下的日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这片我不想再待更久的冥界……”

“幻想乡,还有灵梦她们,还需要你吧?”

“我知道啊……”

幽幽子的鼓励让八云紫重新找回了一些信心,她的工作还没有结束,那个世界的妖怪和人类们都需要自己,而且,就在她还想要在对方的怀中稍微撒会娇,一个让她坐立不安的事物,就已经穿过了现实的结界,进入到了幻想乡的上空,八云紫哪怕是在睡梦里都绝不会认错,那是一颗就能够毁灭一整片城市的可怕存在。

“紫,你感觉到了吗?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我得走了,抱歉。”

那是因为被外界遗忘,所以进入到幻想乡内部的战略核弹头,国家和意识形态的概念因为月之都被暂时搁置,但是同样,这些做到纯粹的武器在结界的作用下,正直奔八云紫一手建立的幻想乡而来。

利用它们在空中划过留下的痕迹,八云紫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去定位,这段时间穿过结界,一头砸进幻想乡的,有退役的太空望远镜,也有各种各样的过时枪械和军火,要妥善处理他们很容易,但是至于核弹头,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幻想乡的妖怪们并不知道它们的威力,更有甚者,还试图依靠自己的力量进行拦截,完全不清楚其后果,在她的视野里一共就有三个目标,其中之一就有射命丸文,正试图利用狂风阻止其下落。

“快离开那里,射命丸文!”八云紫朝那些完全不惜命的天狗们大声警告。

“紫大人?一般来说新东西用不着您……”

天狗是不可能明白的,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八云紫立刻锁定了这三个椎体形状的弹头,随即立刻将围上来的其他妖怪传送到了安全的地面上,就在片刻之后,从上空传来的一声巨响,将整个还在沉睡中的幻想乡彻彻底底的惊醒。三个太阳般明亮的火球,出现在天空上,如果不是八云紫提前封锁了结界,大概早已经摧毁了大片的森林,以及未能及时反映的非人类,不过,虽然冲击波和放射性尘埃都完全隔绝,但是八云紫能够感觉到从其中释放的高能辐射,像是万箭穿心一般轰炸着自己的身体,甚至在不久之后,竟然直接导致了严重的内伤,等她注意到时,嘴角已经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妖怪对于电离辐射是极其脆弱的,就算是大贤者,在这样短时间强烈的照射下都难以承受,短暂地恍惚,让她自高空径直向下坠落,直到再重新清醒过来时,才发现是迅速赶来的神奈子和射命丸文等众妖怪神明,让她能够缓慢降落于地面。随即,守矢神社的三位神明立刻开始运转起奇迹,使得八云紫被辐射侵蚀得千疮百孔的身体得以恢复,而八云紫这时才发现,千疮百孔,可能还只是一个用来掩盖真实情况的乐观的描述,她的身体甚至连最基本的形体都看不到,到处都是被灼伤而碳化的空洞,以至于能够整个看穿到另一侧,只有和自己一同历史的灵体在强行维持着这个身体的完整。

虽然对于八云紫而言,损失一个身体并不算什么,但是能够造成这种损害前所未见,这要是让任何一颗核弹头没能控制住,造成的伤亡简直无法想象,直到身体的各个器官逐渐恢复之后,八云紫才能够逐渐听清楚旁边非人类们的话语,无一例外的,都是对这一突然的遭遇感到惊慌和不知所措。

“热核武器?能够毁灭外界几十次的事物竟然已经被遗忘了吗?明明还在打仗,而且都已经这么久,怎么可能会还有残留?”

八坂神奈子也对自己所见的一切感到难以置信,毕竟,这样的技术在她的认知里,应该是早就被外界的各国禁绝了,而且得到了充分的销毁,没有理由去通过八云紫设计的博丽大结界进入到内部,而且,它们是以激活引信的状态进来的,所以在此之前,一定有人至少将它们发射升空。

八云紫的声带也逐渐恢复,能够重新开口说话:“它们是直接穿过结界进来的,那么,肯定是在外界里通过结界的裂缝才脱离现实,现在的外界,恐怕只会比当初的黑雾时期还不稳定……”

“热核武器?那不就是,冷战时候,苏联和美国之类的政权,好像制作了上万颗……”

射命丸文怎么说也是敏锐的新闻记者,当然不会遗漏关于核弹头的任何细节,哪怕是通过流传的各种媒体,都已经让她毛骨悚然,更不用说现在,亲眼看到三颗同时在天上引爆,虽然因为八云紫及时的出场,才不至于让这里变成不毛之地。

“看起来天人没有履行他们的约定,我们需要马上开会商量此事,紫。”东风谷早苗提醒了她。

“果然啊,早在当初他们把我的头砍下来的时候,就早该知道如此了。”

从阴影里走出的伊吹萃香的一句话,让周围妖怪们的情绪瞬间引燃,如果不是为了天人所说的“大局”,他们也不会落得如今只能在结界里寻求庇护的下场,但是如今,背信弃义的却是那些所谓主持一切的天人们。

鬼王的话语权是毋庸置疑的,更何况,幻想乡本身就已经在这件事上付出了很多,虽然人类村落的村民们大多数还蒙在鼓里,但是一旦结界破裂,整个幻想乡都会毁于一旦,妖怪们最后的避难所也会成为历史。

但是,光发泄情绪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伊吹萃香也明白这一点,或许,是时候自己返回现实中,去协助地面上进行更有效和持久的抵抗活动,纵使天人现在有多令人厌恶,幻想乡和外界都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因此在认真衡量利弊之后,她还是必须选择暂时的妥协。

“萃香,你的身份到外界恐怕不太安全吧……”射命丸文提醒对方。

“我知道啊,但是你觉得我们还有得选吗?”伊吹萃香一如往常,嘴对着酒葫芦又是一大口,只是,思维却不曾混乱,“紫,关于几天前那件事,我觉得你不应该继续拖下去了,你在幽幽子那里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看起来,也确实是这样呢……”

首先是幽幽子未经允许对那个分离的灵魂做的事情,然后,外界的安全局势也已经恶化到这种程度,看起来确实需要进行主动干预了,蕾米莉亚和古明地觉她们精力有限,无法顾及地面,并没有别的办法。因此,八云紫最终也只能认可这一冒险,但是必要的行动。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在这里了,即便这代表着会有生命危险。”

通过结界之间的缝隙,天人可以在现实和任意一个梦中世界之间自由行动不受干扰,但是幻想乡也已经有几十年没回去了,如果不是通过射命丸文,天子也并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严重的情况,按照天人内部的说法,所有的核弹头,都已经在21世纪末全部完成封存或者销毁才对。不可能有任何一个能够进入幻想乡。

“事关重要而且紧迫,天子,感觉用这种语气好怪啊……但是,那些弹头能造成什么破坏,想必你应该知道,如果不是有人盗取,那就是封存本身出了问题……”

来到外界的射命丸文,从来没有感觉如此膈应过,扑面而来的科学技术,以及工业化带来的追求效率和准确性,而不是追求形式悦耳的说话方法,让她花了很长时间才能够适应,天狗确实是捕捉新闻的妖怪,但是就连她也对瞬间作用到身上的千年时光感到压力倍增。

不过,伊吹萃香倒是老样子,除了衣服稍微收敛了些以外,天子甚至无法明白,她是怎么在不掩盖自己的双角的情况下,安全地抵达此处的,而且,身上散发的酒气并未减弱,也不晓得如果有保留旧时代记忆的人类看到了,究竟会有如何看法。

幻想乡并不如大多数人类想象的那样封闭,实际上,除了那些被“圈养”的村落里的人类以外,妖怪对于外界的认知程度其实一直都能跟上时代的发展,这其中天狗便是最主要的信息搬运,所以射命丸文能够找到此处也不足为奇。

“你是说,几十年前杀害了几亿人的热核武器吗?”

“小铃?!你为什么在这……”

射命丸文这辈子都想不到,为何一个弱不禁风的人类会跑到这种是非之地,而且,看她身上的服装,大概也已经猜出来本居小铃现在的身份。

“我就知道,你也会这样惊讶的,但是这是我的选择。”

“当初看她那副因为阿求死去,就彻底崩溃的样子早就该知道了……”

非人类是无法体会人类的悲欢离合的,就算彼此之间相处了多久,也只能感受到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对于伊吹萃香来说,稗田阿求的死也不过代表着百年后重新转世而已,甚至还要因为人类的多愁善感,没少说风凉话,就和现在一般。

“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妖怪根本意识不到她,所以才会落得现在的样子吧。”

“小铃,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的是谁呢?难道是仅仅要求和她一起死去的我吗?”

尚未体会到时间的漫长的人,往往都会因为现在的温存而失去前进的动力,天子虽然也已经过去了千年的生命,但是多少也能够感同身受,她不好说什么来反驳,更不可能去帮助射命丸文她们辩护八云紫,只好保持沉默,随后转移话题。

“既然说到了核弹头,如果情况属实的话,确实有必要将它们转移到更加安全的地方……”

“不,我们需要它们。”

本居小铃到底在天人这里学到了什么?会打起那些旧时代的武器的主意?比那名居天子想都不敢想,但是,按照职级划分,本居小铃确实对自己有作战指挥权,大概是凯尔他们别有用心。更何况,事先就已经下达了命令。

“你要那些东西有什么用?每一颗都能直接摧毁一个殖民卫星……”

“按照月球目前下落的速度,直到重力场紊乱导致地球上面的一切生命死去之前,我们永远都来不及把挖掘工作完成的!要省出来时间,就必须采用一些非常手段。”

本居小铃所言不假,就在前几天,月球重新开始了螺旋下落的过程,预计一个月后就会和地球相撞,到时候无论再做什么,都来不及了,但是挖掘工作因为岩层硬度的提升,至少要四十天才可以钻通。

“也就是说你要把它们当做炸药,直接炸出一条通道……”

“你不可能不知道。”

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天子本来就是负责控制地壳运动的天人,但是,将能够造成动辄百万人死亡的核武器丢进地球深处,毫无疑问是在践踏她的职业道德,无论再怎么疯狂的想法,都绝对不能使用这种亵渎的方式。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天子转过身看着本居小铃,“这么做的后果,也不会比月球落下好多少!”

“不然,你想要那些核弹头再因为失窃在幻想乡里面引爆吗?八云紫可不能处理完全部哦。”

“你竟然敢威胁……”

要说靠山,本居小铃那可确实是找对了,天人的身份是一切非人类都避之不及的,谁都不愿意和他们扯上关系,更何况,缺少看管的核弹头确实对于全世界都是个威胁,哪怕不情愿也得去完成。

“射命丸文?萃香?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

玉造魅须丸的出现支开了刚刚到场的射命丸文和伊吹萃香,让天子可以将注意力转移到当下的事情,本居小铃所说不无道理,如果这些核弹头真的处于不安全的状态,重新收容势在必行。

天子并不相信自己亲眼见证的收容措施会出问题,数千米深的地下,并且使用三层致密铅板屏蔽辐射,就算其中任何一个产生意外,辐射也绝对不足以引发其他弹头的连锁反应,更何况,上面还有好几道数千吨的闸门进行保护,一般人想要进去难如登天。

“你最好确定你知道在做什么,小铃……这里面任何一发核弹头,都足以造成外面几千万人死去。”

“武器可以杀人,也可以打开前方的道路,那你觉得我又是为何选择它的呢?”

虽然才刚刚打开第一道闸门,内部的辐射量就已经能够让机动战士的通讯受到严重干扰,以至于让天子听清对方都十分困难,小队必须尽快完成工作,就算机动战士本身能够隔绝辐射,但凡出现一点差错都会让这次冒险变成有去无回。

而且,本居小铃在这一个月里突然转变的冷漠态度,才是让天子感到渗人的根本原因,她不明白,明明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究竟在天人这里遇到了什么,才会几乎抛弃所有的情感,成为和其他人一样类似于机器一般的存在。

“我只是想早点结束这堆烂摊子,然后大家一起回到幻想乡罢了。”她控制着机动战士的双手打开了下一道闸门。

“那么实现它的必要方式,就在门后面……”

看起来这里辐射实在是太大,以至于连通信都无法继续,不过,继续往下走,信号就会被越来越多的岩层阻隔,倒也可以理解,在派遣了小队中其中两名友机在入口监视后,天子和其余的队员们便乘上了升降机,一路朝地底前进。

自从天子踏进此处以来,那些并不能说的上美好的回忆就在身边萦绕,建造核弹封存库,本身应该是造福全世界人民的伟大壮举,但是建设此处的行动却遭到过许多势力的阻拦,哪怕大多数人类已经知道战争的苦难,却仍然有人想要制造更多,好让自己的军工产业能够继续生存,她能够回忆起,当自己脚下的大升降机出现故障,产生大火的时候,上面的工人绝望的嘶吼声,甚至在不经意间,那种毛骨悚然的声音,似乎就在自己耳边。

“各位都仔细检查一下旁边的设施有没有使用的痕迹,虽然可能我多虑了,但是此处几十年没人进入,难说会有什么意外之敌。”

机体上可以自由活动的探照灯跟随着驾驶员们的视野,照亮了前方的黑暗,他们已经抵达了储存核武器的地方,这里远离火山,以及活跃的地震带范围,可以说是在日本这种地方能够找到的最安全的位置,核弹头就在他们前方,那几百米高,整齐排列为矩阵的方格结构里,搬运时要极为小心,就算引信已经卸除,但是稍有不慎也会引发难以想象的事故。

“话说回来,电离辐射能够伤害妖怪的事情,是真的吗?”

一边正在进行搜索的队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提出了这个问题,天子原本想搪塞几句抛之脑后,却没想到,本应该草草结束的一句寒暄,却让她心神不宁。

“按照秘封社的说法,非人类的身体,是经过大量的灵能和现实物质交融产生的,所以好像反而会比人类产生更大的损伤来着……”

“或许这些核弹,可以……”

“你们在说什么?”

本来火热的聊天,被察觉到异常的天子打断,很显然,他们忘记开私人频道了,这是地球人类常见的粗心情况,原本想要好好教训一顿这些敢打起幻想乡主意的人类驾驶员,但是现在,大概不是时候。

“不,没啥……”那些驾驶员急忙试图掩盖,纵使根本就是徒劳。

“哦是吗?下次我再听到,那你们别想活着离开我的视线,硬仗还没开始就有二心了是吧?”

或许自己小队里的讨论也只是无心之举,但是接下来天子在这本应空无一人的隔离区内,竟然看到了无法被敌我识别分辨的信号源,毫无疑问,这不是月之都,就是宇佐见莲子的人。

“全员,进攻阵型!”

这一次,天子必须抢到先手,目标距离不过几百米远,甚至连提前量都不用算,训练有素的四人小队立刻开火,便解决掉了其中之一,随后,在短暂的交火中,天子迅速识别了对方的机体信号,这就是秘封社的产品,毋庸置疑,因为袭击突然,所以没能够进行多少抵抗,三台就悉数残废。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会是你们这群只会生乱的败类干的!”天子立刻指挥小队一拥而上包围了无法行动的三人,“差点就让你们成功爆破幻想乡了,现在还想偷更多的核弹头去捅我们天人的刀子吗?”

“不,等等!听我们解释……”

还装出一份无辜的样子,让比那名居天子更是怒火中烧,如果没有他们从中作梗,地球的防卫本应该能够实现滴水不漏,但是现在,为了他们所谓的保护历史和记忆,早已经有太多人为秘封社陪葬。

“等你们到地狱之后,再跟他们解释吧!”

说完,天子就已经举起了枪口,打算将这些可耻的叛徒尽数消灭,但是就在这时,宇佐见莲子的声音又一次打断了她。

“天子,你还不明白吗?天人只是对他们当下的现实执迷不悟罢了,你自己也明白的。”

“又是你……你还没明白,你对地球做的事情吗?”

“既然你这么想深究,那我倒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莲子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会面的地点,但是,在天子的意识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熟悉的场景,肯定没错,那就是富士山脚下,在那熔岩流过凝结的台地上面,有一个中国援建的新东海道车站。

“放过这些无辜的人,让我来承担这一切。”

在短暂的疏忽后,待比那名居天子重新回过神,地上的三台残破敌机就已经不见踪影,而且,支援部队已经抵达,核弹头会在之后的不久送往挖掘现场,宇佐见莲子并没有给天子留下任何其他的选项,看起来无论有多凶险,也只能硬着头皮单刀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