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奇怪的人抓走之后,我便失去了意识。随着脑子逐渐清醒,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面前似乎有两个人在谈话。
【没想到真的有一点点在里面呢!不过太稀薄了,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根本不可能察觉到。】
【我记得我是拜托您把人请过来的吧?】
【是呀,我把人请过来了呀。】
【我觉得这不叫请,叫抓。】
【反正最后结果都一样嘛。】
【你…算了,知道您的性格还拜托你是我的问题。】
【呵呵呵,别这么丧气嘛。要不是我你也没法确认吧?啊,她醒了。】
虽然没能很清楚的听到她们的谈话,但是两人嘈杂的声音加速了我清醒的进度。用手撑着地板,我很费力地站了起来,视线依然很模糊——这种脱力感跟被下了蒙汗药一样。集中精神,我勉强凝聚出符卡攥在手里。
【不用紧张,慧音老师。我们没有恶意的。】
一道亲切的声音伴随着一股奇怪的力量,冲走了我身上的束缚。力量回来了,视野也变的清晰,这才让我能够观察周围——墙上挂满了画卷,列成一排的香炉生出的烟气清香却又不让人烦躁——这烟气似乎能跟空气一起让人镇静,各种各样的器具摆在正前方的案上,最为瞩目的便是挂在案后正中央的四个大字“以和为贵”,我立马理解了现状。
【神灵庙请人的方式真是特别啊。不过,我很荣幸,丰聪耳神子大人,一般人想见您都不容易,您却愿意来绑架我。】
无论谁被莫名其妙拖进地里,还被恶劣的上了符咒,心情都不会好吧——我也不例外。但面对神灵庙的当家人,我对于丰聪耳神子还是相当敬重的,她可能是历史上很重要的人之一。
【慧音老师,这关于点,我们道歉。可能我们的接送人有点任性了。】
【我这可是用最快的速度把她运过来了,不然从命莲寺后山到神灵庙不知要多久呢?】
神子狠狠地瞪了旁边的青衣女子一眼,青衣女子却完全不为所动——看来就是她在地上开了个洞把我绑架过来的。

【言归正传,慧音。你已经见过那不良杀马特和尚了吧?】
【您指的是白莲?】
【是的。】
【您怎么知道的?】
【通过人的声音,动作等等,知道人的过去和未来,某种程度上的读心术吧。】
神子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说起来是听说过她有这种能力。
【那么,您想问什么?我和您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嗯,我几乎不会去人里,也不热衷让弟子在人里传教。虽然有很多人会尝试跑到我这里来打杂就是了。总的来说,我和你没有交点。】
是的,没有任何交点。虽然神子对幻想乡的政治有些兴趣,但也只停在兴趣上。因此显得更可疑了,不会是把我抓来炼丹吧。
【呵呵呵,神子是想把你收为坐骑,来提升道行呢。】
【啊?】
【霍青蛾,你能不能别随便诋毁我的名声。慧音老师,你别慌。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哦,说起来你还有一匹马来着,但是在我的故乡只有钟馗那样的道行才能骑白泽哦,那可是威风凛凛。】
【是吗?】
【为什么沉默了?神子大人?】
神子陷入了沉思。喂喂喂,别认真考虑那个呀,我可是半白泽没法变成兽的,而且也不可能让人骑在身上的。

【哈哈哈,慧音老师。我可以叫你慧音吗?】
被称为霍青蛾的仙人向我问道,之前略有耳闻,但这还是第一次见其真容。
【请便。青蛾仙人。】
【不用加仙人了啦,反正我们也算朋友了不是吗?】
【第一次见面就直呼仙人大名,是否有些不礼貌?】
【我们修仙的哪来这些繁文缛节,不必拘束。而且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何时的事?】
青蛾笑了笑,把手伸进袖子里鼓捣了一会,拿出了一本书。
【偷这本书的时候真的是刺激啊,算是我在人里找乐子的时候,最难偷的东西了。】
【原来那时候是你!】
我眯起眼来,看着青蛾。有一段时间,人里失窃案频发,索性丢的东西都不是贵重之物,也没引发太大的波澜。我的家也不例外地遭了贼,在看到那个黑影手上拿着书的同时,我立刻吞噬了被偷盗的历史,那个小偷立马陷入了迷茫——估计在疑惑自己为什么在屋子里,而不是在门口吧,在她的视角里本应该偷到的书不见了——如果是月圆,我应该可以做出时间回溯一样的事,但是这点迷茫的时间已经够我把她拿下了,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来者取下了头上的簪子,被盗走的书也重新回到她的手上,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很有意思的能力呢,要不是你力量太弱了,我大概就被你唬住了。】
【仙人去做小偷什么的,你不觉得有点不务正业吗?】
我用言语表达我的不满,被偷走的是当期寺子屋的练习册原件,还没送到玲奈庵就没了,导致之后我又加班加点了好久。
【我可是“邪仙”,这么说来那时我和你的缘分就结下了吧。下次我给你介绍个孩子,冷冰冰的哦。】
【这样的缘分还请我敬谢不敏。】
【先不管你和青蛾的缘,这边有东西要给慧音你。】
在我和青蛾谈话的时候,在一旁的神子回过神来,递给我一个吊坠。

【这是?】
【你已经听过白莲说谜语了吧?】
【嗯,说我要度人里的人什么的。】
【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只需无为,若水一般顺流而下即可。】
【嗯嗯,慧音很有修仙的潜质呢。很容易达到坐忘的境界呢。】
【是呀,为什么当初没有注意到这个好苗子呢,终归是缘分未到吧。】
青蛾和神子一唱一和,我有修仙的潜质?我身上的可连接着人和妖之间种种红尘纠纷啊,这群仙怎么回事。
【啊,你三天内会去妖怪之山,去的时候记得带上这吊坠。】
【一般这么说的时候,往往都不会带吧。】
【那是因为那种故事的主角都是反抗命运之人。】
【就算是我,也会反抗命运。再说了在座的各位,不也是反抗命运才能站在这里的吗?】
【嗯,但是我说你不带上的话会因此发生灾难性的改变呢?】
神子盯着我,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我明白了,话说你为什么肯定我3天内会去妖怪之山。】
【因为大道,或者说命运。】
【….这说法还真有道教的风范。】
【那么慢走。】
神子正要送客,我制止了她。
【能透露些什么吗?】
【三天内你会知道的,会发生什么就如同你带不带吊坠一样,取决于你。】
神子说完,不等我回答,手臂一挥,把我传送到了命莲寺的门口。
【这群神棍搞什么啊!】
我不禁叹息起来。

【真没想到你居然要配合妖怪呢,本来你应该是中立的吧?】
【没办法,向死而生。要根本解决问题,这是很好的机会。】
【哎,没想到“它”也愿意掺一脚。】
【我只希望能和平解决,不然就会出大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