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2022年春,环之章·万言篇的未入围投稿,妄图用3k字挑战打十个成就,然而失败了。

 

虹龙洞异变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若是平日里的相处裹挟了太多的利益和小算盘,合作必定不能长久。昨天,我心血来潮,打算首次以朋友而非合伙人的身份约千亦和百百世一同出游。

我首先向典寻求建议,毕竟她是我的助理。典非常高兴,贴着我的耳朵说饭纲丸龙大人终于有正常的社交意向了。她又问我出游的内容有无计划。我想了想,说一起做料理是不错的选择,做一锅居家美食一起吃,吃完后就扎营看星星。对,那就咖喱吧,简单又美味。

典的笑容有些僵硬。我说你是我大天狗的助理,也得跟着来。这次别挑拨离间,大家一起增进感情,成功就给你加薪。典咬着嘴唇缓缓点头。

这次就不劳烦典跑腿了。我抽时间亲自拜访千亦和百百世,千亦说真拿你没办法,毕竟这可是第一次,半推半就地答应了;百百世也是没多想就欣然同意。我安排她们各自带一部分食材和工具,第二天到到秘天崖的小溪边上来。

氛围真好,大家像真正的朋友一样,我越来越期待咖喱了。

今天下午,四人按时相聚。最后一个上来的是背着小书包的千亦。她见到百百世的时候很惊讶,呆呆地看着我,我才想起来没跟千亦讲这是四人聚会。哄了一阵子,她才说真拿你没办法,转身去和百百世还有典打招呼。

客套了一阵子后,百百世在那儿摩拳擦掌,准备展示厨艺。虽然我自己下厨还没有成功过,都是典帮叫的外卖,但今天我意外地很有信心。

我撸起袖子,典用颤抖的手帮我系上围裙。

身为最高领袖大天狗,我当然要切最重要的食材——土豆。我先是用精湛的刀法去皮,把土豆砍成规矩的多面体,这样能保留至少五成的体积。我本打算为了美观切出相同大小的方块,但尝试一会后还是选择了我最擅长的随机不规则颗粒。

切到一半,我听见千亦和百百世的声音越来越大,便扔下手里的活赶过去。千亦气鼓鼓地指着暗红色的鸡肉堆向我告状。原来百百世挖空了两罐辣酱用于腌制鸡肉。

被千亦抓住手的百百世喊道,龙和千亦你们是站在高位不食人间烟火的老总,你们不懂,没有变态辣的咖喱是异端,那种咖喱只会让人丧失心智。

我说确实有加辣的咖喱,但你在肉还没下锅时就弄成这样,到时候连咖喱味都没了。然后我转头给千亦使了个眼色,她急忙说不是她不能吃辣,而是百百世加的太多了。百百世说虹龙洞里的矿工都吃这么多。千亦马上驳回,说市场之神平时吃的都是清淡的粥,也没对今天的食材指指点点,一个矿工头子不要太嚣张。

平日里,典会主动来调和争吵,不过她现在正切洋葱忙着呢,我还是亲自树立一个大天狗的榜样形象吧。我把扭打的千亦和百百世扒开,说我来处理鸡肉,百百世你去切土豆,这是大天狗的命令。百百世没有再抱怨,拿着一个红色罐子就走。

接着我用百百世的刀剁鸡肉。这些骨头太麻烦,一剁就碎。我只好把包着碎骨头的肉割掉,这样至少能剩下五成体积的鸡肉。

东西都切好了,我们打算先下锅炒一下。我看了一眼自己切的那些土豆,横切面都黑掉了,应该是暴露在空气中的原因。千亦准备的则是红萝卜丁、紫萝卜丁、青苹果、香蕉片,样子很漂亮。典看到这些美丽的食材时也露出了笑容,只是她眼里全是泪,切洋葱确实辛苦她了。

百百世架起锅,点火。我把油烧到最热,把发黑的土豆、各色萝卜扔下去,油溅了我满身,我强忍着手臂上的灼烧感开始翻炒。我才注意到土豆下面都是红色的辣酱,红油溅起两米多高。百百世补充道,她能理解我们不愿给鸡肉加辣,毕竟鸡是重要的鸟类,往土豆加辣是更明智的选择。

典一边抹泪一边请求代劳掌勺。我说典你是助理,炒菜活交给职位更高的市场之神吧。

千亦屁颠屁颠地跑来,说真拿你没办法,一边气呼呼地接过炒勺。她一边摇头晃脑地炒,一边和百百世吵,想在辣的问题上说服对方。见百百世顽固不化,我便试着提出些妥协方案。但千亦还是涨红着脸在争。真麻烦,她总爱较真。

豆和萝卜大概炒完后,锅底粘了层黑色的东西。我从典手里接过鸡肉全部倒下去,千亦继续炒鸡肉。鸡肉炒到一半,我注意到锅底又吸附了好多鸡肉。于是千亦用锅铲一挑,一块黑底大饼抬了起来。

典捏着尾巴说,这是粘锅了,得扔掉。

这样的鸡肉不够四人吃,得补些蛋白质。我拿了些备用的鸡蛋扔下来炒。直到蛋和鸡肉全都糊在一起,炒出来是粉色的,应该弄好了。典被我感动得泪眼汪汪。

接下来得往锅里加开水,我没有事先烧水,就偷偷用水壶里的花茶代替。煮开十分钟后,得加入咖喱块了。千亦这时才说洋葱忘记炒了。我说没关系,生洋葱也一起下去煮吧。然后我把咖喱块和洋葱都塞进锅里。

百百世还想放两个灯笼椒,千亦眼角带着泪,双手平举,拦在百百世面前,怎么也不让她接近锅。她喊道自己要维护市场之神最后的尊严。这时候典过来问我有没有看到一条蓝色的抹布。我小声吩咐典支走百百世,告诉她现在是助理发挥作用的时机,成功的话加薪。她只好转身去劝百百世。

听说牛奶可以解辣,我从千亦的小书包里拿出她的一袋奶粉,也加到锅里面,这应该能让她好受些。辣不辣的,食物品味有别,说真的并不是什么大事。朋友嘛,就是要互相包容,这锅咖喱就是我们友情的象征。

但汤汁好像收得太浓,百百世就又加了一壶溪里接的生水。

大概是三小时后,咖喱煮好了。虹龙洞四巨头合力制作的料理,我觉得至少能代表妖怪之山的最高水平。来吧,汇集我们我热切希望的顶级咖喱!

我掀开锅盖。

水蒸气蒙了我的眼。我首先闻见的是夹杂无数种香料气味的彩虹香气。大概是咖喱味?我不知道,但混合着花椒和芝麻气息的辣酱气味是第二个不速之客,这股辣劲让我脸上有野火在烧。辣味前脚刚侵犯我的大脑,奶粉泡开的香蕉味便接踵而来。假如我去沉没之城拉莱耶探险,不小心摘掉面罩,闻到的应该就是这种东西。别问我水下怎么闻,我只知道这股气味绝对来自一头十八米长的大章鱼。然后我睁开了眼睛,看见锅里沸腾冒泡的那些液体——一团灰绿色、液面凸出的粘稠胶状物,有种水泥的沉重感,也可以说是被困进陷阱的史莱姆怪物。但定睛一看,又不全是凝胶状,有些地方稀得恰到好处,比喻成沼泽可能更加贴切。软掉的萝卜丁、土豆块还有水果如溺水的妖精一样上下浮动,像沼泽里的朽木。一条海蛇一样的蓝色东西在水平面下蠕动。当百百世把捞勺插进这滩东西时,我看见内层的液体呈现出绚丽多彩的色调,随即迅速混合成棕灰色的浆,攀附着捞勺里不规则形状的食材缓缓滴落。液面浮出的泡泡形状甚至都不是球体,那些不规则的表面就跟后现代艺术家画的玩意一样光怪陆离。有那么一瞬间,我想用自己操纵星空的技术来操纵这宛如宇宙异象的存在。如果这锅咖喱身上有什么悲惨的灾难故事的话,我觉得至少是百人遇难的级别。

千亦对我说,真,真拿你没办法,这锅咖喱的所有权就归龙啦。

典二话不说端着咖喱往溪边走去,说是要退治恶魔。我目送着她离开,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或许,一开始就不抱希望的人,接受现实的速度会快一点。

她回来的时候,我们剩下三人正颓废地躺在草地上。今夜,大天狗不再是大天狗,市场之神不再是市场之神,矿工头子不再是矿工头子。我们三个有着相同的职业,叫做饿肚子的蠢货。

典犹豫了一下,说她在挎包里提前准备了方便面。有原味、儿童包装、变态辣口味。

我、千亦、百百世惊坐起,面面相觑。

然后典问我还能不能加薪。

我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