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11日

地点:月之里侧,月之都

“阿伽马,主炮发射!”

从船体深处迸发的巨大能量,咆哮着从正下方的磁力线圈里聚焦,随后向远处发射,再一次将来犯的月之都部队蒸发于耀眼的等离子光束中,或许茨木华扇应该庆幸,这艘看上去是人类工业结晶,实际上使用了先驱者灵能技术的战舰并没有辜负她的愿望,毕竟,她现在手上还有来自幻想乡的两位最强驾驶员,以及无数忠诚的新人类战士。

又是一次成功的防御作战,但是看着前方漂浮的双方机动战士残骸,以及旁边的舰队里传来的通讯,茨木华扇知道,她们现在不过是在为宇佐见莲子的渗透计划,以及地面上的伊邪纳岐板块挖掘争取时间,阿伽马或许是幸运的,因为特别的构造和钢弹的守护得以安然无恙,但是别的友军并没有这种待遇。

“全员,进行系统检测……”

身边线路短路爆发出的火花,飞溅到茨木华扇的身上,虽然鬼是连上千度的岩浆都可以从容浸泡其中的生物,但是短暂的刺痛还是让她因为条件反射躲开。

“进行系统检测,并且统计战斗损伤情况!”

宇佐见莲子并没有食言,她为这艘船提供船员的都是人类当中灵能力的翘楚,船员之间不再依赖于内部网络,而是直接通过心灵交流,甚至有一些资历更深者,甚至已经能够展现出和博丽灵梦一样的灵能力,并且能够使用于诸如维修和医疗的用途,八云紫的设计只是提前实现了必将到来的事实而已。

所以,幽幽子的死亡真的是没有意义的吗?茨木华扇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头一次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动摇。她自己周围的这些船员们,都有着不亚于博丽灵梦的力量,只是需要适当的教育进行点化,就可以拥有和非人类匹敌的实力,或许某一天,应该在莲子那里安排一个培训班,让他们能够在远离天人控制的情况下进行恰当的学习训练。

“左侧防空系统瘫痪,内部变压器绝缘层受损,右上方船体出现部分失压,机动战士2架击毁,6台严重损坏难以在短期内出战……”

“再这样下去,我们也会支撑不了的……船员呢?”

SIDE 1位于阿纳海姆空间站附近,同属于拉格朗日1点,无论何时,他们都能够在这里清晰地看到地球和月球,处于自己身体的两侧,月之民的攻击烈度与日俱增,而且,和SIDE 3的联系受到了严重干扰,应该是那边也发生了战斗,现在的情况下,莲子大概只能依靠自己。

“2名驾驶员阵亡,9名船员重伤,13名船员轻伤,但是可以维持工作。”

“等会,左前方有不明物体,防空呢?”

茨木华扇在前方的宇宙里发现了一个物体,并且,正在缓慢地接近,但是,正好就处在损坏的识别区域内,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在自己的视野里变大,直到能够看清楚细节的时候,在一声巨响里撞在了舰桥的玻璃上面。

在指挥人员的惊呼中,她可以清楚看到,那是一个暴露在宇宙里的人类尸体,因为真空环境已经风干,不过,不只是简单的一个遗骸这么简单,因为茨木华扇还能在上面看到一些奇特的纹身,而且,死者穿着的服装并非是月之都,或者是天人和殖民地居民的任何一种设计。

恰好,博丽灵梦她们还没有返回战舰内,或许将其捕获是个不错的想法,正当茨木华扇打算通知时,她们就已经抵达了舰桥前。

“这家伙哪来的,竟然没看到……看起来事先是被伪装了……”

博丽灵梦小心控制着钢弹,利用空闲的右手将尸体缓慢收容至掌心,她必须极其谨慎,因为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让已经变得极其脆弱的实体压碎,或者锤在舰桥控制室上船毁人亡。

“灵梦,这个尸体,我好像在帕秋莉的图书馆里面见过,这是……”

“宇宙里的死人,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惊讶的了,而且,不要告诉我这些知识是你从红魔馆偷来的。”

“放在主监视器面前让我仔细看一下,求你了。”

纵使十分不愿意,但是博丽灵梦还是讲尸体勉强抬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而魔理沙在仔细辨认之后,得到了一个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结果,身上那旋涡状的图案,以及衣服里独特的六边形伊奘诺物质,证明了其早已被掩埋许久的身份。

“一个时间使……当初拟定幻想合约时,天人里选拔和针对性基因改造的生物……用于修复因为灵能而不稳定流动的时间……最后一个的活动记录,早在两万年前就停止了,当然,不包括跟随月之都离去的。”茨木华扇看着魔理沙屏幕的画面,也对这样的结果感到难以置信。

“月之民因为能够跨越时空观测,看到了未来的命运而恐慌,那么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精通时间能力的人呢?”

一块精细打磨成立方体的铁块,在铃仙的面前褪去锈迹,又风化成粉末,循环往复,而这一切,都是在迅速向前和倒退的时间下,物质呈现出的变化,操控时间,确实是十六夜咲夜的能力,只是作为月兔的她,从未在自己有限的人生里知晓这位红魔馆女仆的真实身份。

反复的训练逐渐让咲夜找回了自己过去的记忆,那些她本想用和蕾米莉亚她们一起生活的时间遗忘,但是如今不得不拾起的过去,时间是影响现实最彻底,和最强大的能力,但是如今,却因为过于危险遭到忌惮,几近失传。

“因果关系你没有搞清楚,铃仙,”咲夜收起了控制时间的力场,“在很久之前,月之民还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天人为了确保遭受污染的现实环境恢复稳定,将一部分成员进行改造,将其变为了能够稳定以及左右时间的时间使,利用他们来将地球上遭受灵能侵蚀,陷入不稳定的区域重新恢复到允许所有生物正常存在的程度。”

“时间使……那都是几万年前了!”

“来到这里的月之民,本就是那些接受了改造,因此可以超越时间去观察的天人们,自从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和留在地上的不是同一种生物,也正是因为如此,两派之间的分歧,也终于无法避免,我们来到月之都,也是命中注定。”

“也就是说,辉夜,依姬,丰姬她们……”

“她们都是有这种力量的时间使,也是作为月人其真正的身份。”

咲夜想到了千年之前,自己在月之都生活的日子,她是在月球出生的,真正的双亲已经没有音信,若不是被月之都的社会公益抚养长大,大概早已经饿死,这份能够在静止的时空里活动的能力,以及快进和倒放时间的技能,都是在辉夜她们的指导下,一点点接触,熟悉,并且掌握的。

“那也怪不得她们不肯告诉我们,关于污秽的事实……”铃仙恍然大悟。

“能够自由地控制时间,会将人的观测能力无限的放大化,但是与此同时,他们对于事实的接受能力却不会改变,月之民看到了生物演化最终的命运,知晓了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逃避的事实,所以才会有现在的一切。”

“那么,其他的时间使呢?比如说,留在地球上面的……”

“全部都死了,或者是失踪了,天人不可能允许他们继续存在的,他们的存在是对其统治最严重的威胁。”

“结果现在,被梦境趁虚而入,夺走了灵魂,成为毫无心智的傀儡,这下可好……”

正是因为对于时间的控制力,人口和资源有着绝对劣势的月之都才有能够和整个地球叫板的资本,只要不是完全损毁的单位,都可以逆转时间直接进行修复,更何况是可以大量生产的各种装备,只要结界本身不出问题,那么月之都的优势就可以永远保持下去。

如果要从根本上消除月之都的结界,就必须同时关闭所有的结界发生器,否则任何的时空不稳定性都会将这里的一切,包括咲夜和铃仙湮灭,但是要夺取控制权,就必须闯入月之都的中心,也就是戒备最严密的地方,随后挟持任意一个拥有权限的月之民将其关闭,简单来说,就是辉夜,月夜见,还有绵月姐妹之一。

如果要制造一个能够突袭闯入中央塔的空档,就必须对月之都本身发动全方位的进攻,以分散月之都的安保力量,随后利用中央防御薄弱的空当全力压上才行,但是毫无疑问,就现在自己手上的兵力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计划,现在又无法和外界建立稳定的联络,除了躲在这个遥远的根据地,一边监视一边尽可能准备好足够多的军备,没有别的能做的事情。

窗外人工种植的树木投射下的阴影,让咲夜不经意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地球上,这些都是月之都对月球进行地球化改造所设计的植物,不仅能够在真空里生存,而且经年累月甚至能够完成月球的大气层,允许一切生命在其中自由呼吸,现在,至少整个月之都范围内都已经是可以不需要宇航服就可以生活的程度。

“或许,我现在已经是唯一还具备资格的时间使了吧,月之都的其他人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本的身份,因为贪恋短暂的生命而恐慌,最终丢失了自我,要是能让他们重新清醒过来就好了。”

咲夜看着窗外的绿植,以及远处的宇宙,难免对曾经的朋友们担忧。虽然结界内外并非是连续的时空,因此她们看到的宇宙,也只是一个无法到达的幕布而已,外面正在进行的战争,每一秒都有人类死去,明知紧急,但是毫无办法。

“要是能够和外界建立起量子纠缠通信的话,那我们就有机会了,但是,所有的主动发射器都无法和外界建立起联系,我们现在只能够等待外面有人能够找得到我们……任何人。”

月之都本身的通讯协议无法修改,但是,这个设施的控制权还是能够轻易到手的,荒废了几千年,里面的各种铸造和精细加工自动流水线都能够正常运转,而且,需要的只是太阳能而已,根据事先从月之都里面偷取的机动战士的资料,以及替身的结构数据,短期内装备上百台机动战士并不是问题。

“我已经尝试修改了这个设施和外界的量子通信协议,打开了至少8个夸克自旋的频段容差,也就是说在目前,我们拥有17的容差,允许外界进行相对模糊的频率发射,但是,这也差不多是我的极限了。”

铃仙自从回到月之都后,学习知识的速度让咲夜也叹为观止,无论是各种先驱者的远古科技,还是对于外界人类技术的逆向研究,都不是月兔本身设计的目的,她们的思维本应该是为战斗准备的,但是或许因为八意永琳的调整,让她至少在智力上能够和宇佐见莲子相提并论。

利用这个设施的发射系统,将其和月兔的通讯进行绑定,或许就能够实现在超长距离上进行量子通信,这边是铃仙目前正在处理的项目,当信号经过增幅,无论是收听还是发射都可以和外界建立稳定的联系。

“说起来,月兔之间本身也可以建立跨维度的通讯吧?”咲夜也立刻想到了这一点

“我想要利用的,就是这一点呢。”铃仙回答,“只是,玲瑚和清兰能不能搜索到我的频率就是个问题了。”

“机动堡垒已经准备好了,探女。”

“嗯,不得不承认,有了它,或许就可以将人类灵的潜力发挥到极限吧。”

矗立在稀神探女面前的,便是黯月号,五十米高,三十米宽的尺寸,配合上各种反光束涂层外甲以及全方位无死角覆盖的光束和浮游导弹发射器,以及背后强力的推进器还有嵌入到机体内部的精神感应骨架,毫无疑问,是月之都工业的巅峰,火力甚至能够与联盟军的一艘战舰相当,而且不失去任何的灵活性,整体形状类似于机动战士的人形,只是下方的双腿被更加专注于宇宙环境的静光粒子发生器替代。

“对于月之都忠诚的战士,我们理所应当会倾尽所有,希望早日在战场上传来捷报,稀神探女。”

绵月依姬现在,只不过是一副被控制的皮囊,只不过记忆是完整的,但是,每当稀神探女和这副透出白光的双眼对视,都会感觉到一双无形的手想要将自己的意识拖出,然后塞进梦境的海洋里,只不过,每一次都会被哆来咪阻止,她现在究竟如何?稀神探女无论如何尝试,现在都没有办法和她产生联系。

“嗯……没错,我会全力以赴的。”

稀神探女也不知道,自己的意识还能坚持多久,直到最终向那无比美好的梦屈服,虽然以往做梦也不乏让她流连忘返的美好景象,但是在离别的时候都是很痛快,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但是现在,当哆来咪被那个堇子的分身控制之后,一切似乎都变了,梦正在对现实积极侵入,夺取着其中每一个生命的灵魂,它自身为何会具有意识?还是说,那个堇子就是真正的幕后主使呢?

稀神探女并不想和这些被侵占的傀儡过多纠缠,但是,基本的礼节还是得有的,不能引起他们的怀疑,或许因为自己是神明的关系,所以无法被夺占身体,月之都应该不止自己是这样接近纯粹的灵体的身份,是否在这个已经陷入沉睡的城市里,还有其他清醒的人存在呢?不能指望咲夜在这个凶险的环境里找到他们。

“净化现实的道路,任重道远,切勿怠慢。”

看起来,无论是什么在支配他们的身体,看起来都对于以往的关系一无所知,至少他们只是在认知上具有记忆,却对如何互动没有任何方法,或许只要对这一点足够清醒,就不会沦为其操纵的木偶,总之,稀神探女现在需要一个办法找到宇佐见堇子,只要能够通过某种办法传递出信息,那么她就可以迅速的进入月之都,随后解救出辉夜公主。

将这里让给一个具有足够资格的新人类,要远比那些根本不重视生命,不允许异端存在的天人要好太多,也相比那群让她生不如死的恶魔支配这里更加容易接受,月之都已经和地狱开战,只要失守,不可能有好下场。

“明白了。”

努力做出一副认真且平静的样子,成功骗过了依姬,似乎她们并不会察觉自己的思想,或许对梦境中的意识来说,这些身体只是一扇和现实交互的窗口吧。

咲夜似乎并不知道存放在这里的机动堡垒,要是被她发现了,大概夺回月之都的计划就会直接泡汤,不过,也没有别的选择,SIDE 3的守备力量太过严密,常规的方式根本无法突破,虽然从月面殖民地上捕获的人类灵魂足够多,但是这样消耗下去,总有一天会用完,月之都也同样等不起了。

不过,捕获人类灵魂这种事情,是稀神探女所不齿的,她无法容忍本应该有选择的灵魂,去被胁迫做残杀自己同胞的事情,无论任何的研究,试验,都不应该对人类灵魂做出如此亵渎的行为,很显然,这也肯定是在被夺取心智之后,月之都做出来的事情。

看起来,咲夜提出的那个计划,或许得真的考虑一下了,继续拖延下去,只会让月之都,和里面的所有人都万劫不复,或许能够找到别的办法去重新恢复辉夜等人的意识。稀神探女随便登上了一台机动战士,就朝咲夜的位置前进。

“所以,你也考虑过了吗?”

“大概是没有别的办法……”

十六夜咲夜,以及铃仙就坐在自己的对面,而桌上是月之都的全息投影,稀神探女已经有几千年没有来到这个废弃的工厂,毕竟,当初想要把整个月面全部地球化改造的计划叫停之后,布置于整个月面的自动化设施也全部陷入沉寂。

月兔或许是至今可以完全免疫梦境侵蚀的唯一候选,他们完全数据化的人格,并非是灵魂所构成,而且,咲夜提出的计划,在认真倾听之后,还确实有可行性,旧时代遗留下来的各种权限和知识会发挥作用,需要解决的,就是提供一个紧急状态。

“不得不说,铃仙,我也低估了你的水平,或许在地上生活的日子确实让你发生了进化也说不定……不过,现在我们来进入正题吧。”她看着对方的二人,送上了自己的筹码。

“这是……这是我?二号?”

自从月之都降临幻想乡的计划失败后,铃仙就再也没见过这个自己的同型号复制品,原先是因为叛逃,所以用来顶替的产物,想不到原来一直处于休眠的状态,而且,一直存放在这里,虽然确实也应该这样。

二号和铃仙是完全一致的身体,只是头发和双耳接收器略有不同,封存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运转,不过,铃仙还是难以克制想要唤醒她的想法。

“我知道你们缺少一个进行跨维度通信的媒介,这个,我可以提供,铃仙二号就在这里,和你进行绑定之后,我可以将其发送到任何你需要的地方,利用她身上携带的传输协议,如果宇佐见莲子真的得到了完整的加密系统,她就可以通过二号身上带有的实时更新的星系坐标,完成同步,恐怕,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等等,那么之前我们得到的……”

不是明明有一份已经存在的加密算法吗?十六夜咲夜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稀神探女从来不会在没有代价的情况下提供帮助。

“十分警觉呢,那是当然,你不会真的以为月之都没有采用双重认证吧?可别忘了,结界外的坐标是一个,结界内又是另一个坐标哦。”

“还真狡猾……”

“这个坐标我可以直接送给外面,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必须是我亲自送达。”

“你……我怎么指望你会在里面动什么手脚?”咲夜咬牙切齿道。

“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会这么做,别忘了,咲夜,你是一个时间使,而这个时代,就是你存在的意义。”稀神探女说完,便带着存放铃仙二号的冷冻仓一起消失在房间里。

“既然你知道了今天的这一切,当初为什么不去阻止幽幽子?而是眼睁睁放任她死去?”

“我是天人,茨木华扇,幽幽子再怎么样也是属于八云紫的,我没有这个权力……”

“你明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就是无动于衷!”

“就算我知道,我又为何要去干涉?她因为尝试触犯生死禁忌,引发了西行妖联通生死两界,使得生死不分,我没有因此责罚都已经是宽容了。”

坐在茨木华扇对面的凯尔,能够很明显地闻到空气中,鬼身上散发出来的愤怒,但是,这本就不是他的过错,所以也只能不为所动,其实按理来说,妖怪是不应该具备贤者的身份的,成为仙人有很多实力更强,知识更加渊博能够成为贤者的候选,让她来纯粹是因为维持秩序稳定的必要。

而且,西行寺幽幽子也确实不是自己的管理范围,自从她和八云紫好上以后,实际上早已经属于那个妖怪了,自己为何要去干涉?无论是于情于理都没有必要,更何况,处理和指挥抗战就已经足够让他头疼。

“而且,茨木华扇,博丽灵梦虽然导致了幽幽子的死亡,但是她对于地球的价值是无与伦比的,毕竟你也明白,她是第一个真正符合定义的新人类,而且经过无数个世代的进化和历练,已经具有了能够挑战我们,以及更加古老的存在的实力,你觉得你还能控制住她吗?”他反过来对这个质疑自己的贤者发出质问。

“你指的是?”

“你到底知不知道,八云紫当初设计的目的是什么?”

“那我还真不懂。”

面对凯尔的质问,茨木华扇竟然开不了口,贤者之间理所应当毫无任何保留,但是唯独这个巫女,八云紫只愿意透露一些非常表面的信息,甚至能力都是简单的介绍为可以在空中飞行的能力,这种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是在搪塞的内容。

“博丽灵梦,是八云紫用来和我的天人们平起平坐的筹码,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天人管理的是空间,而当初那些成为了时间使的月之民,能够管理时间。”

“那么,博丽灵梦呢?”茨木华扇问。

“博丽灵梦,可以决定她看到的一切,幻想乡也好,现实也罢,世界终将会变成她所认为的样子,她的思维,可以决定我们,也可以决定这个世界未来的命运,这也是为什么八云紫对她无微不至的原因。”凯尔毫不掩饰地吐露出了事实,虽然他知道,这是八云紫再三嘱咐不能泄露的秘密。

“所以占卜师想要的,就是她……”

“我们别无选择了,茨木华扇,我不能顾小全而矢大局。”

“他说的没错,博丽灵梦,是你们这些僭越者能够证明自己价值的,最大的努力。”

占卜师那直穿心灵的声音,让茨木华扇如同落入冰河一样寒冷,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自己明明是最强大的鬼,但是面对这一个外星人总有种无法解开的恐惧,现在,他就在自己的对面,正在用那萎缩干枯,而且透明的双手,编写着关系到世界万物的方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