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鸣带来的烦躁被轻柔的晚风勾走,太阳在地平线上落下大半,失去了中午时的光辉变得温顺起来,橘黄色的光线映在平静如镜的雾之湖上,让人心之一暖——这是少数阳光可以进到雾之湖的时刻。
本应该是这样的,但为什么我要在休息日跑来雾之湖旁给我的学生写板书啊,真的是不可思议.。
【当人类做出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我们就得停手了。好了,下一科,数学。】
【啊,有破绽!冰符「Icicle Fall」!】
【………】
我默默地转过身,抄起身边的书本当作球拍,随手打飞了飞向我的冰晶,手腕轻轻一转,反手将书投出,正中对我突然发难的妖精。“咚”的一声,蓝色的冰精捂着额头从椅子上栽进湖里,激起一阵水花。
【琪露诺,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的人类适应性考试多少分?你可是来补课的。】
我压下心中的怒火,走到湖边,插着腰向湖面问道。一阵沉默过后,湖面淡出了一层薄冰。忽然,一只小手打破了冰面,拽住了我的胳膊。
【呀,抓到了!慧音老师你也下来吧!】
妖精的力气不大,话虽如此,这也是针对其本身的身体素质,琪露诺这一下实实在在用上了妖精的能力,那只小手是冻结而成的——否则那个笨蛋学生的手可够不着我。
【哇。】
就在快要被拉下水的时候,我不得不释放了平时不常用的“非人”的部分,借助向下拉的力,往湖中心的方向做了个后空翻,硬生生地折断了拽住我的冰手,最后将身体稳在了空中。
【好险,差点把腰闪了。看来以后偶尔还是要在人类状态下锻炼点战斗技巧啊。】
我心中嘀咕道,毕竟我很少跟人战斗,特别是在人类状态下除了吞噬历史外,没怎么使用过“非人”的能力,至于头槌,无论怎么说都是正常人也会用的技能吧。
【好耶!既然老师飞起来说明老师要认真了吧?】
琪露诺也从水中窜出,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刚才那一下要是一般人可是会被毫无反抗地拉到水里的,至于会不会被淹死完全取决于琪露诺的心情吧——妖精们大多都喜欢恶作剧,甚至连莉莉偶尔都会玩心大起把花瓣塞到人的鼻孔里。我自然没有遏制这种天性的想法,但是恶作剧是要有限度的,所以为了妖精和人类和谐相处,我特意在寺子屋给妖怪们开了们人类适应学的课程。
【啊,是呀。按幻想乡的规矩,对不听话的学生,只能用弹幕来教导了呢。】
压下心中的怒气,我用“魔力”创造出了书页,幻想乡空气中都充满了高度的“可能性”,作为幻想造物的我们随手创造出自己的象征物犹如呼吸一般简单。当然,对现在的我来说从“可能性”中能挖掘的“魔力”是有限的。
【打倒老师,我就能向世界第一前进了一步了吧!】
琪露诺没有发射弹幕,而是向我直冲过来,这孩子还是这么莽撞。
【不好说呢。不过,这么拉近距离。琪露诺,先说好了,论体术,你可是打不过我的。】
我将书页抛出,为了追求速度,琪露诺几乎是呈一条直线横冲直撞,对谁来说都是一个活靶子,漫天的书页汇聚成流交叉着冲击那一条冰星,尽管冲击力抵消了一些伤害,但化为弹幕的书页依然有条不紊的削弱流星的气势,像是雕冰雕一样,平滑的纸张成为锐利的雕刀,最后流星停在了我面前5米。

【哈…哈,老师居然把我放到这里了。】
【废话,我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学生下死手啊。】
琪露诺虽然浑身都是纸屑,衣服也破破烂烂的,但一点皮肉伤也没有——我可不想我心爱的学生受伤。
【嘿嘿,也正如我所料。这回我一定要让老师你使出全力。】
【!】
我虽然也觉得这次琪露诺的进攻很不寻常,她平常都是老老实实拉开距离互射的,但是没想到这次居然花了这么多脑筋。现在,我被数不尽的冰晶所围住,或许用冰幕称呼更合适——并没有所谓的空隙可以通过。
【原来如此,为了把我引到雾之湖,才故意不及格是吗?在战斗上你脑子转的还挺快嘛。】
我眯起眼扫过那一个个冰晶结成的三角锥,这种密度结晶密度不在水汽充足的雾之湖,单单凭琪露诺的能力是不可能的,这冰幕可足足包了我5层。
【啊,那个只是我单纯没有复习好而已。】
【….算了,拼命靠近我是为了聚成这个球是吧?】
【老师很聪明啊。没错,我没法聚成直径大的又密集的冰阵,但是拉近距离就不一样了。这个距离,老师你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
【琪露诺,答应我。这次打完好好学习好吗?】
叹了口气,将手上的书页化为粉末,随风而去。
【慧音老师你也就嘴硬吧,现在向我下跪求饶还来得及哦,我会帮你安排好医生的,哈哈哈。】
【说完了吗?】
【慧音老师你也只有现在可以生气啦,尝尝我的新符卡!冰符[Ice tomb….. 】
不等琪露诺咏唱完,我在1秒之内狠狠对她来了一发头槌。
【我说过你体术打不过我吧,下次记得别把自己和敌人一起困在球心啊,你个笨蛋!】
周围的冰锥如沙般崩溃,消散在了空气中,我拖着眼冒金星的琪露诺回到了临时教室。

【慧音老师,你在看什么啊?】
在经历地狱般的过程后,我终于让琪露诺暂且认同了99乘法表。此刻,进入休息时间,琪露诺好奇的从我的肩膀探出头来。
【童话书,给人里比你心理年龄还小的人准备的。】
【哦?老师你现在看到哪里了?】
【是一个叫精卫填海的故事。】
奇怪,是谁把这故事编辑进去的,我明明没有做过这个事啊?这种非日本史的故事按理不应该会出现在这里的。
【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讲的是精卫鸟原是炎帝的小女儿,名叫女娃。女娃到东海游玩。淹死在东海里没有返回,就变成了精卫鸟,常常衔着西山的树枝和石子,用来填塞东海。漳水从这座山发源,向东流入黄河。】
最初的版本就是如此,我的记忆里还有更有情感的民间版本,但不知为何这本书只记载了这最基本的内容。
【很让人敬佩呢,这种意志坚决,不畏艰难的精神。不过如果是我的话,自然就直接把大海变成冰块了,那还需要填呢!】
【嗯,是个很悲伤的故事呢。】
【唉?老师,为什么?这不是很励志吗,单人立志填海什么的。】
【说的也对。不过还是把这故事删掉吧。】
我将这几页故事撕掉,拖着鬼哭狼嚎的琪露诺继续开始了补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