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925年7月14日

地点:永远亭

人类的思维,判定现实的方法,是基于他们生活的环境,以及所在的世界的运行规则决定的,他们会将自己一直以来生活的地方,已经习以为常的世界认为是主观上的“现实”,纵使他们所在的世界,并不一定是我们如今通过先驱者的定义,赋予了存在意义的真正的现实。

所以,难道我们永远无法做到真正客观理性的认知和分析世界吗?事实上,我们一直在能够真正达到的边缘徘徊,绝大部分的人类,从出生到死亡都是在现实里度过的,他们从来都不知道何为结界,也从来都不知道梦境,实际上是一片实在的,而且潜力无限的领域。人类需要一个机会能够看透结界,了解到除了这个宇宙以外,仍然有无限多的可能性存在的机会,但是,在我们能够达到之前,原本立志要让它成为真实的天人们却临阵反悔,他们毫无疑问是在害怕,害怕我们看到了他们无法控制的事物。

我希望莲子有朝一日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从来就和她不一样,我是一个妖怪,当她彻底掌握利用结界行动的能力后,我对于她就没有任何价值可言了,况且,天人终有一日会意识到我的身份,离别永远伴随着痛苦,但是我这么做是为了她。

毕竟,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贤者,自暴自弃之后留下的影子罢了……从一开始,就只能够作为某个人的一部分存在而已。

“妹红,我到位置了……”

“收到,虽然有一部分脱离了,但是防御还是很严密啊……”

为了尽量不干扰过去的历史进程,所以窃取行动必须尽可能低调,最好采用潜入的方法解决问题。但是,要说潜入,月之都已经在降落的地点周围开辟出了一片空地,在环绕飞行器百米远的地方,无论是月兔,月人还是自动化巡逻的无人机和光束炮塔都极其危险,哪怕是强大的妖怪,只要被集火,那就是必死无疑。

躲在竹林的阴影中,藤原妹红能够看到,这片被烧出来的空地有着和月光蝶一样的迹象,草木凋零化为斎粉,而来犯的妖怪的尸骸散落一地,粉碎的骨头以及灵体随处可见,任何活物都不可能活着穿过这片火网。

“月兔进行换班的时间在五分钟之后,那时候就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半个小时后,八意永琳就会带着辉夜过来,我们可以利用那时的混乱逃离。”

“看起来确实如此……”

蓬莱人的不死特性,可以让藤原妹红吸引月之都注意的同时,保证自身的安全,千年的时间里,她已经受过了无数次伤,无论是被妖怪撕碎也好,被月之都的子弹炸的四分五裂也罢,痛苦什么的早已经麻木,现在她的心里只有尽早结束与辉夜的这问题,如果能让她和月之都一起彻底脱离幻想乡这个是非之地的话,那再好不过。

月之都很显然因为带回辉夜的兴奋,在警戒上有所松懈,但是,一圈圈绕行巡逻的武装无人机可不会有丝毫懈怠,哪怕只要中一发,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大概也就只有藤原妹红敢不顾性命地去吸引仇恨,毕竟,身为半灵的魂魄妖梦要远比自己脆弱,但是刀锋又十分迅猛准确。

心中的时钟在滴答作响,马上就要到了,除开任务本身,藤原妹红也想亲自来看看,是否八意永琳真的按照她自己所说的,真的杀害了前来迎接自己的所有月之民,作为月之贤者,就算是出于无法妥协的矛盾,能够这样坚决的背叛也缺乏可信度。

“要委屈你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这种时候你说这个?”

“我只是有点担心罢了。”

妖梦完全不了解蓬莱人,这种无知虽然不应该发生在白玉楼的庭师身上,但是藤原妹红却自嘲地暗笑,作为一个被幽幽子养尊处优地抚养长大的半人灵,现实里有太多残酷的东西她根本就没经历过,也从来没有意识到,掌握灵魂的生死技艺,需要肩负多大的责任和压力,也只能希望她以后也用不上这些知识。

“你没必要担心你用不上和不了解的知识,妖梦……算了,我该上了。”

随着到点的钟声在心中响起,月兔果然开始不紧不慢地交接班,这时,月之都的自动防位系统会进行短暂的功能检查和重启,至少能够产生五分钟的空档,完全足够藤原妹红在黑夜里摸过面前的草地,炮台不会攻击身后的目标,无人机的弱点,也是缺乏装甲的后方,只要保持月兔们的注意力就行。

在满月的黑暗里,藤原妹红蹑手蹑脚地穿过了空无一人的地面,随后利用包含物资的箱子作为掩体,绕到了距离飞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再往前的话,就全是被照明的区域,没办法再潜行过去,看起来也只能利用自己蓬莱人的身份,承受一些皮肉之苦。

“喂,你们,对,就是你们,都过来,我宣布个事!”

在防御圈的内部居然出现了一个地球人类,这是周围刚刚交接完成的月兔们始料未及的,月兔虽然实际上是由数据人格驱动的生命,但是身体也需要休息,所以,刚刚苏醒过来的月兔们,对于一个突然出现在物资集装箱上的人类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预设的战斗本能,还是让他们迅速将枪口对准了藤原妹红。

不过,这种事情,妹红早就习惯了,甚至乐在其中,还把身后类似不死鸟样的火焰双翼毫不吝啬的展示出来,生怕没有足够多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一般,还随手点了一根烟,一边吞云吐雾,冲着这些批量生产的月兔们开始不停嘲讽。

“你们都是一群弱智!包括那个叫辉夜的月之公主, 还有那个叫做八意永琳的贤者,根本不知道生命的意义,就开始随便胡闹,践踏我的家庭,还有地上的生命!然后呢?现在终于坐不住了?就因为她在你们的价值体系上面喷粪?嗯?”

月兔们显然被这种夸张,但是又极具讽刺性的话语所吸引,这一通地图炮几乎骂完了整个月之都,那后果自然是不用说,在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声里,藤原妹红瞬间就变成了一团烧焦的碎肉,但是,在片刻之后,又重新重组,包括衣服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人。

“哦?,你们就只有这点本事吗?当初杀害我家里人的时候,明明要比现在更加残忍啊!”

熊熊火焰伴随着愤怒,在藤原妹红的身上燃烧,虽然对于她本身是致命的,但是因为是蓬莱人的缘故,可以一直再生,现在,她完全变成了一只灼热的不死鸟,砸进了惊慌的月兔人群当中,在烈焰焚烧之处,一切生命皆化为粉尘,而月兔们一边射击试图阻挡,一边不停后退,想要通过堆积的物资建立起一道防线,起码利用弹头的破坏力,暂时阻止住她,但是,当他们拖着几个被严重烧伤的同伴们回到匆忙建立的掩体后方时,却看到了一对发出白光,冤魂缠身的刀刃,仅仅只闪烁了几下,这些月兔们就已经身首异处。

而当魂魄妖梦的双刀砍瓜切菜一般斩断了面前的月兔时,赶来支援的无人机也尽数被藤原妹红的烈焰焚毁,这些安保力量,只是月之都在绝对自信的情况下布置的最低最简单的配置,所以在视野内看不到敌人之后,两人还得谨慎观察一会,刚才的协同非常成功,月兔们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呼叫增援,并且,月之都派来的飞行器,这个类似于一个白金色的飞梭形状,一栋楼大小的事物,也完好无损。

“我这里没看到还有谁了……”藤原妹红收起了身上的烈焰,身体瞬间就恢复到了常人的模样。

“我也是,话说回来,心灵感应的能力还真是奇特……就好像有人在你旁边说话一样,但是明明不在。”

“用多了,就习惯了,这才是八云紫所说的,我们应该有的能力。”

“能够和每个人之间的灵魂直接交流的能力吗……”

“那确实。”

在魂魄妖梦的记忆里,幽幽子虽然教了很多关于操纵灵魂,以及轮回转生要素的知识,但是从来没有涉及这一部分,无论是灵体和身体结合的方式,还是现在,蓬莱人的存在。蓬莱人就像是一个钉在结界上的烙印,无论是从现实和梦的任何一侧,都无法将其抹去。

幽幽子一直不愿意提到蓬莱人,哪怕是在白玉楼里留下的研究笔记中,也缺少这方面的记录,并且并不是在之后销毁的,而是一直以来就拒绝接触,明明蓬莱人也是从人类变化而来的一种生命形式。

“你是在幽幽子死后出生的,所以不可能知道蓬莱人的事情,毕竟,我应该是因为他们这样瞎搞,弄出来的最后一个,”藤原妹红来到了紧闭的舱门前,开始寻找破解的办法,“讲句不好听的,你可能学了知识,后面也用不到。”

“妹红,现实都已经在崩塌了,你怎敢确定你会是最后一个蓬莱人?”

“少废话,帮我过来开门。”

月之都的技术传承于先驱者,包括了它们的材料学和信息学科技,虽然在天人工作的日子,让藤原妹红对这种加密手段不能再熟悉,但是在破解最后一位密码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

“不会吧?月之都难道真的……”

“你让开。”

不会吧,魂魄妖梦是要直接用剑劈开面前的门?但是,她现在手上有的,只是家里世代相传的白楼剑而已,虽然经过修改提升了常规的锋利度,但是完全不能跟楼观剑相比,它本是用来攻击不具备实体的灵魂,将其驱散遣返到冥界或者地狱去的,但是,藤原妹红确实看不到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妖梦,那东西可不是用来……”

“相信我,它可以。”

确实说不过她,藤原妹红也只好退到安全距离后,紧接着,一道白光就从妖梦的手中发出,精准地切开了可以抗住几十倍大气压的门锁,那便是藤原妹红不能更熟悉的招式:人符-现世斩。

这一击真正造成伤害的并非是刀刃,而是释放出来的灵能波,在分开空气的呼啸沉寂后,厚重的门板应声而倒,并没有任何人在里面,月之都很显然根本没想到会有任何有准备的突袭要应付。

藤原妹红注意到了飞行器内部的摄像头,也没有发出警报,并且,可以直接接入到网络里查看,这样她们就可以拥有一个便捷的方式监视外面,那么现在,就要办正事了。

“如果莲子说的没错,整个程序是处于全时的活动状态,我们需要既复制一份存储文件,然后还要将副本进行同步,才能够获得具有绝对准确度的样本……”

找到子服务器并不困难,麻烦的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同时完成这项复杂的工作,藤原妹红看了一眼墙上的表,她们还有差不多二十分钟,等辉夜被带回来,她们肯定会察觉到这里的情况。

而且,莲子事先也告知过,提取过程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扰,月之都的存储技术,是使用绵月丰姬的技术,将同一份数据同时保存在多个地方的,对本身造成任何的干扰,都会被察觉,随后启动自毁,她们只有这一次机会。

“妖梦,帮我监视一下周围,如果辉夜那家伙回来了……尽可能帮我拖住她。”

“这事情不应该你来做?”

没想到,竟然是藤原妹红自己不愿意再见到辉夜,怎么回事呢?自己刚才难道不是急着想见到她吗?不,那应该是彼时的自己,本该有的心情。

“对啊……或许应该是我……”

“你没事吧妹红?”

同时感觉到自己过去此时的心情,以及现在的自己此时的心情,是一种复杂的体验,魂魄妖梦从来不记得自己被幽幽子进行过怎样的对待,但是她现在就和藤原妹红一般,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混乱。

“你说的对,或许我应该去面对她……”

“不,还是我来吧,别浪费时间了。”

魂魄妖梦立刻转身,朝外面的舱门走去,不知道她能争取到多少时间,但是在这个时代,辉夜本应该对自己就像是一粒沙尘一样毫不在乎,但是现在,藤原妹红却能够感觉到,自己内心中几乎全都是她的影子,并非仅仅是思念,更像是她正在对自己不停地呼唤,并且能够意识到这是一个提前洞悉了千年时光的人类。

“时辰已经到了,辉夜,你可以回去了。”

“永琳?这便是你的计谋吗?那我知道了……”

八意永琳看上去并不是刚从月之都上面下来,那种苍白而且虚弱的状态,在月球上面生活了十万年的月之民,多少也会因为低重力环境的切换感到不适,大概是提前用药物缓解了,但是旁边跟随的几个月之民,并没有享受到这个待遇,辉夜甚至能看到,他们的脚实际上在颤抖,身体上的虚弱并不能改变月之民尚未进化的事实。

“已经找到辉夜了,正在将其带回,结束。”

和当做炮灰使用的月兔不同,真正的月之民,为了应付各种不同的环境,多数都已经放弃了自己原来的身体,隐藏在衣袖下的,是利用仿生材料替换,提升了强度和出力的义肢,就和先驱者一样,而原本还保留的部分,则已经开始萎缩和透明化,八意永琳曾经对于先驱者的来历提出过假说,但是一直没能够得到月之都高层的回应。

明知道回去之后会遇到什么,但是辉夜并没有拒绝,而且显得非常从容,所谓掌握永远和须臾的能力,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能够真正明白,但是,昨晚上的一场漫长的梦境,让她不得不对将要面对的未来端正态度。

为何自己的父亲会下如此狠手,将自己变成了玻璃?为何月之都会集体跌落至那疯狂里?千年之后的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明明只是一场梦,但是辉夜却可以清楚地记得这一切,这便是当初她所看到,并且选择的未来,却没想到,在近乎无限种的可能性里,偏偏是自己选择的产生了这样无法挽回的结果。

现在要挽救这一切的办法,无非就是创造出一条新的时间线出来,但是谈何容易?自己的灵魂已经从未来脱离了,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没法干涉,辉夜需要一个途径,或者说,一个足够产生奇异点的机会。

竹林里根本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甚至连空气都像是凝固了一样,月之都一定是已经肃清了周围的一切妖怪,用纯粹的暴力将其摧毁,才能达到如此彻底的平静,竹林深处的小道,因为竹叶遮挡,甚至难以看到月光,仿佛置身于数千米的深海当中。

自己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类似的梦,每次做梦就会根据看到的景象,选择将要进入的未来,但是这一次,竟然出现了疏漏……不过话说回来,现在前往的方向,好像也不是在以前预知到的,有什么干扰了时间的走向,并非是死物,而是一个她不能再熟悉的人。

“什么情况?是火光?”

前面月兔的骚动,打断了辉夜的思绪,这和她想的不太一样,但是,在道路的尽头确实出现了一道冲天的火焰,是被某人突然袭击,已经过火了的前沿阵地,在此守备的月兔,还有无人机都被破坏,有的被烧焦,有的则被切成两半,更有甚者,两者兼具。

训练有素的月兔和月之民们迅速围了上去,站立于一片狼藉里的,便是那半人半灵的剑士魂魄妖梦,一个来自于未来的存在,出现在了不属于她的时代里。

“切……还挺多啊,这下棘手了……”

面前十几个敌人已经团团包围,恐怕就算要动手,也很难产生优势,月之都的技术,以及他们对于灵能研究的深度,是难以形容的,但是,正当魂魄妖梦思索着该如何应对时,八意永琳和辉夜身边,用于护卫的月兔却都尽数倒下,并不是因为外伤而死去的,而是因为事先混在了补给里,定时发作的毒药,但是,八意永琳并没有任何动作,以至于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如同灌注了铅一样,停滞于永恒的片刻当中,只有辉夜还能够畅行无阻。

“来自于未来的魂魄妖梦啊,无需惊慌,我知道你们为何而来。”

如果想要动手,恐怕辉夜能够在妖梦完全无法抵抗的情况下将其彻底湮灭,但是辉夜并没有这么做,自己在千年后的未来经历的一切,肯定都是真实的,只是因为触发了事先设下的保护机制,才让灵魂回到了千年前,她朝着妖梦的位置缓缓走去,以至于直接用手推开了对方的刀锋。

“你……你都知道?!我们经历的一切?”

魂魄妖梦半信半疑地放下了手中的白楼剑,虽然知道月之公主的能力,但是还没想到,竟然已经能够超越时间,原来掌握永远和须臾的能力,并非只是随心所欲的操控未来,而是在现实的任何一个位置,都能够看到过去和未来的一切,千年前的辉夜和千年之后的,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月之都被绵月依姬她们毁了,所有人都堕入了梦境界美好的幻境里,所以才会让地球生灵涂炭,我都知道,”辉夜不紧不慢地陈述自己看到的一切,“而且,月之都将自身用结界完全和现实脱离,你们无论如何尝试,没有加密程序,是不可能穿过结界的……”

“那我们……”

“藤原妹红,她在里面吧?”

月之民强大的直觉从来不会出错,她也是和面前的魂魄妖梦一样,回到了千年前的时代,这绝非只是巧合,想要改变局势,就必须同时从时间和空间上破解掉月之都的防御。

“你是要……你不会和她打起来吧?”妖梦有些忐忑。

“既然都是经历过这一切了,我想她没有理由这么做。”辉夜顺着被劈开的大门,径直朝飞行器内部走去。

“然后将太阳重力场时空曲率代入到矩阵里……好了!妖梦?”

明明还是那个服务器机柜,而且,拷贝已经完成了,异常的顺利,但是当藤原妹红环顾四周,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身处于一片干枯的白色沙漠当中,被风化的尘埃细腻而且干燥,而且,都是直径极小的玻璃碎片,虽然是沙漠,但是冰冷刺骨。

藤原妹红在这里看不到任何熟悉的事物,但是,又从直觉里感觉到,这里曾经存在过她所熟悉的一切,博丽神社,妖怪之山,雾之湖……一切都被掩埋在了这片沙漠下方,流淌的时间抹去了所有的痕迹,不知不觉间,她就已经到达了更加遥远的未来。

“妖梦?这到底是……这到底是何处?”

“是你们正在努力避免的未来。”

“辉夜?”

没错,月之公主就坐在自己的面前,沙丘的顶上,藤原妹红早就知道相遇是不可避免的,只是并未预料到会在这个时代里,她就和自己一样,在梦中见过了这一切。

本来是仇人,但是藤原妹红此时并无任何的战意,自己能够穿越到千年前的过去,就代表一定有其他人可以,但是辉夜是如何看到如今的一切的,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说,这就是我们抗争的结果吗?最终,还是让月之都成功了……”

“不完全是。”

雪花一样的碎片,正从天空飘落,藤原妹红并不知道从何而来,但是,她能够感觉到,这些一毫米大小都不到的碎片里,每一个都是不同人类的声音,他们的灵魂凝结成了这些破碎的结晶,更像是这个世界的人类灵魂,集体聚集形成的景象。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藤原妹红转身反问。

“这就是月之都想要实现的,让所有的生命失去自己的身体,不再有生老病死的轮回,也不会在需要因为延续自身而担忧,所有人都在梦境里寻求到虚伪的满足。”

“那我已经拿到月之都的结界加密了,只要你和我一起回去,我们就可以改变这一切……”

还没有等藤原妹红说完,周围的沙漠就开始迅速旋转,数不清的事物即刻浮现于沙尘下方,无一例外的都是损毁的兵器,以及战争导致的废墟,目光所及之处,寸草不生。

“但问题是,我现在不知道是否值得……你自己看看吧。”

辉夜并非只看到了一条可能的未来,在其他的世界里,缺少了能够看破现实的能力的人类,因为现实的处境而绝望,逐渐向着自暴自弃的深渊堕落,虽然可能那一天发生的时间前后有差,但是结果都没有区别,最终,都会在一场战争里将一切毁坏。

长期的预览看不到任何的希望,是否,月之都的陨落也只是这样的某种形式之一呢?难道说自己一直以来坚守的信条,本身也只是一个谎言吗?辉夜有些无助的看向藤原妹红,却毫无准备地被对方牵起了手,没想到,原本一直是自己主动的两个人,这次竟然相互调换了位置。

“辉夜,月之都……一开始是为了什么才会前往月球的,你应该还记得吧?”

“是因为不认同天人对于既定命运的屈服和……”

“那为什么不给我们一次机会呢?”

藤原妹红毕竟是在天人待过的,对于两边的态度不可能不清楚,但是,这一次竟让她用自己的立场来反驳自己,简直是丢尽颜面,恐怕就算要找理由反驳,大概也已经不可能了。

“跟我走吧辉夜,我们至少还有机会。”

看着已经变得成熟稳重的藤原妹红,辉夜在不经意间,笑容溢于言表,但是,还是委婉地向后退了几步。

“对不起,妹红,我不能,我需要留在这里。”

“为什么?辉夜!”

藤原妹红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重新陷入到混乱的时间流中,直到在SIDE 3的战场里,和魂魄妖梦重新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