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快给我进来。】

    呼啸而来的风声吸引了许多人驻足观看,在这只大妖怪吸引全场目光之前,我急急忙忙把眼前这位记者大人拉进屋里。
【哎呀,慧音老师。不用慌张,乡里人是不可能识破我的变装的。】
【.....1年前,在玲奈庵外。】
【那次是被臭狸猫揭发的,不算不算。】
【两周前,你被灵梦....】
【啊,等等,我知道了。所以说我才讨厌编写历史的,连新闻都不好写了。】
【在我看来你的那些文字与其称之为新闻,不如称为舆论煽动如何?】
【哎呀,话可不能这么说,至少我可没有在素材上胡编乱造的兴趣,充其量也就是没有把话说全罢了。嗯呢,也就是慧音老师你的“春秋笔法“那么回事呢。】
【我编写的历史可没有那么强烈的价值导向,只是为了让人们了解过去罢了。】
【被篡改的过去呢。】
【这我不否认,但我不认为“真相”能被现在接受。】
没有理会射命丸文的挑衅,我向在寺子屋的办公室走去。
【走吧,我们去办公室谈。】
【哦,“校长室”吗?】
【毕竟是与天狗的交易,还是隐蔽点好。还有,我不是校长。】
    穿过几间教室,登上二楼,我和记者小姐来到了我平常办公的地方。
【哦,才几个月没来又多了这么多书啊。啊,居然我的报纸也好好做了整理分类。好感动啊,慧音老师跟其他人对我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呢。】
【正如你所说,你的报纸除去完全没营养的主观陈述,上面客观事实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资料,毕竟我能去获得一手史料的地方还是有限的。嘿,找到了。】
    我拿出一本《寺子屋校史》,提笔一划。顿时,满屋的书页纷飞乱舞,螺旋向上,遮蔽住了视线,仿佛要裹挟着整间屋子腾空而起。而后骚动很快就平息了下来,太阳消失了,窗外就只剩下隐隐约约的两个小亮点,在一片漆黑里闪烁,却照亮了整间屋子。
【只有在这时候才真的能感受到慧音老师你是我们这边的人啊。】
【我确实是妖怪这边的,但不是“你们”这边的。】
【知道了,知道了,那么开始谈正事吧。】
    文文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办公椅上,脱去了记者装束,露出了头上的红球头饰和标志性的黑翅膀——这次她是作为天狗代表而来的。

【首先,很感谢你们能理解不能破坏人里的经济秩序,说服河童一起放弃了铸造人里货币的行为。】
我也坐在文文对面,照本宣科地念出了我准备好的开场白。
【嗯,其实我们也明白这种行为会对人类造成不小的麻烦,事实上我们天狗内部出了些问题,有些人一时冲动做出了这种行为,对于她们我们已经下达了处分,请您放心。】
【但之后却想着用这种手段跟我这里拿到好处?】
    我瞟了一眼文文,那晚从米斯蒂娅那回来后本想去妖怪山交涉,结果却是天狗主动来找我解决这件事,这可是稀奇事。
【我们可能做的有些不厚道,这我不否认。但是,上面的意思是这样的,我也爱莫能助。】
    文文摊开手,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这就是中层管理层的悲哀吗?
【可事实上你们不可能真的击溃人里,因为人类是你们的生存根基,而且在你们天狗之上还有各种势力,他们不会坐视不管的。】
【是的,我们不可能破坏人间之里。但是,我们可以赦免一些不听话的家伙,甚至暂时“流放”她们,虽然她们造成不了什么破坏,但是的的确确可以造成一些麻烦,而且与我们天狗无关。】
【就算造成了损害,最后还能以正义的名义“收服”她们,是吗?】
【真不愧是慧音你。】
    文文小姐轻笑了一声,翘起了二郎腿,她果然是准备好了才来的。
【但是这些“小麻烦”我完全是可以不管的,无论是巫女还是魔法使都可以解决,没有必要由我….】
【啊哈哈,你不可能不管的,慧音老师。】
    文文像是听见什么笑话,拿着枫叶扇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我也由不得露出苦笑。
【看来调查的很充分啊,记者小姐。】
【我也和慧音你打过不少交道了,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据我所知最近几代人里的居民都是你的门生,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办到让   他们不记得你教他们的事实,但是你的性格是不可能让你的门生无缘无故遭受迫害的,哪怕只是暂时的。】
    笑声停止,文文摇起扇子,戏虐地看着我。
【 “英雄“们只会在最危机的时候出现,但她们可不负责掐灭火苗。我说的对吧,慧音老师?】
【我投降,提条件吧。】
    我卸下了双肩的力气,被看穿到这种程度也没办法了,本来站在人类的立场上对于强势的天狗社会就没什么机会,不过对方是那个射命丸文,正如她了解我一样,我也了解她,所以轻易做出让步不一定是坏事。

【那么,这边的要求是天狗和河童要加入在人类教育中的影响力。】
【想指染教育吗?这不可能被接受的,就算我同意了,先不说阿求,来自其他势力的阻力——人里的人数可是有限的。】
【等等嘛,让我把话说完,上面并没有要求具体的措施。】
【你的意思是?】
    文文从随身挎包里抽出了我早已见惯的报纸,伸手递给了我。
【只要把文文新闻以天狗参与的身份放在寺子屋的教材就行了,至于孩子们要不要读,慧音老师你如何讲解内容,我一概不问。毕竟“加入”就行了嘛,我也不想惹太多麻烦。】
    文文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戴上了记者帽,在森严的社会秩序下掺杂着自己的小心思,这就是射命丸文。
【积极自由啊。】
【?】
【没什么,刚好我最近准备加强人里整体的信仰,差不多也该准备往下个时代前进了。】
【增强人们对妖怪的认同?】
【也增大恐惧,毕竟妖怪正式加入“教育”编写,会让人感到思想被控制了,即使是这没什么营养的报纸。放心,既然我有新闻的解释权,我就可以把恐惧控制在人和妖不发生矛盾的度上。】
【说话真难听啊,还有我可没有把解释权给老师你啊。只是允许你像一般人一样在教学中表达自己的看法。】
【好好好,合作愉快。】
    无视文文的抗议,我抹去了书上的划痕,一切恢复原状,将文文送出了寺子屋。临走之前,文文突然转过头来。
【慧音老师,走之前我还想问一件事。您到底是哪边的人?】
    我愣了一下,记得之前她也问过我类似的问题,为必又问一遍呢。
【是代表妖怪们问的还是你自己问的呢?射命丸文小姐。】
【如果是代表妖怪们呢?】
【人类。】
【如果是我自己呢?】
【我可是“后天性妖怪”。】
【嘿,我明白了。】
    射命文丸对我鞠了个躬。
【“后天性妖怪“可是很辛苦的哦,慧音老师。而且作为突然出现的”不稳定因素“,你可…】
【不用你说我也明白。】
【唉,那我回去交差了,拜咯。】
    “呼”一阵狂风呼啸,只留下了一地残雪。 。
【人和妖的立场吗?算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把妖怪的新闻教给孩子们后,人类对于妖怪们的认识一定会增加吧,通过半官方的途径,报纸上再离奇的事情都有了可信度,得想办法好好遏制各种情绪啊,怕是还得遭阿求一通抱怨。
【这次事件结束后,去竹林休息一下吧。正好春笋也长出来了,顺便去帮个忙。】
    幻想乡在“后天性妖怪”的维持下,即将迈入樱花纷飞的暖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