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嘎吱,踏着薄雪和竹叶在妖怪兽道上走着。今夜的天气转好,风雪也开始渐渐散去。开春第一天,米斯蒂娅交代我一定要来关顾她小店的。顶着头上的下弦月,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每次这种时候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耽误了行程,希望我还能赶上。所幸我来的并不算迟,很快便远远地望见了那盏印有“酒”字的红灯笼。

【老板娘,抱歉。我来晚了。】
【老师,跟你说了多少次,你就像平时在寺子屋里一样称呼我就好了。】
【可造成过我被认为是摊主,你是服务员的误会啊。算了,今天我就依你所说吧。】
    米斯蒂娅穿着居酒屋的工作服,身后两只小小的翅膀彰显着她的身份——夜雀妖怪,以前的老本行是利用独有的歌声让人致盲然后吃了他们,不过眼前这只比较特殊,更青睐强买强卖解除致盲的八目鳗这种生意,但随着博丽大结界和弹幕规则的建立,现在只是一家正常向人和妖经营的商贩了。
【老师,还是老样子?】
【嗯,麻烦你了,米斯蒂娅。】
    一碟凉拌菜,一杯酒这就是我最经常的搭配,和其他人一起来的时候还会点些烧烤或者关东煮。对我来说夜宵不是为了补充能量,而是吃一种情调,一种态度。有一段时间这鸟脑袋天天给我塞饭团,把我撑的不轻,虽然饭团也很不错,但是果然夜宵不能吃太饱啊。随手拿起酒杯把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临近闭店的时间很少有顾客关顾,我也不用讲究什么形象了。
【唔,好辣。这是什么酒?】
【雀酒啦。老师你拿错杯子了。清酒在这里。】
【那,这杯雀酒是给谁的?】
【我自己的。】
    米斯蒂娅白了我一眼,重新拿个杯子装满酒,又晃了晃杯子,走到摊前。
【我记得上班的时候是不能喝酒的。】
【反正老师你是最后一个客人了,喝点也没什么不好嘛。】
【随你开心吧。】
【对呀对呀,今年开张的第一天,我也庆祝一下不也挺好的。】
【唉,果然这么快就醉了,酒量还是像小孩子一样。】
【嗯?老师你说什么?对了,我给你看看个东西。】
    这只蠢蠢的鸟妖怪,晃晃悠悠地拿着一个小箱子过来,当着我的面打开了它。顿时,一道金光闪过竹林的夜空,击碎了我的醉意,。
【这些钱都是老板娘你挣的?】
【是的,多亏了老师你的介绍,人里的好多人都会来我的店里关顾了。你看,有这么多铜币呢!】
【嗯,真的很厉害呢。灵梦要是看见了,一定会来找你麻烦的。】
【哎,我才不怕呢。我家的地下室还有好几十箱这种铜钱呢。再说了,给灵梦小姐一箱也没关系,毕竟她也很照顾我的生意。老师,你怎么了?】
【头疼了啊。】

    好几十箱,这种资本的积累怕是可以把整个人里,不,甚至包括妖怪山在内一些人类活动的地区都买下来了,而且大量铜钱流入之后带来的通货膨胀,乃至在金本位下人们对铜钱信心的打击,这些问题没有妖怪的帮助,人里可没法自己迅速解决。幸好,米斯蒂娅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财富可以给人里带来多大的破环——幻想乡的小妖怪对于经济并没有什么概念。

【这小酒摊哪里能赚这么多钱?我记得这里的定位是低消费酒馆啊。】
【嘿嘿,老师,这你就不懂了。自从有妖怪看见人类掏出货币来付款后,他们也纷纷效仿,现在这种行为在妖怪中流行起来了,那些大妖怪来我这里的时候常常可以拿出来很惊人的数量呢。】
【这群家伙,不知道私造法定货币是死罪吗?】
【哈哈哈,老师你真幽默。人类的律法怎么能对妖怪有强制力呢。】
【哈哈,是呀。这家店居然又变回“吃人”的本质了。老板娘,这些钱你平时有在花吗?】
【有啊,有啊。但是就是平时买点菜什么的,钱只能越积越多。】
    米斯蒂娅点着头,让我松了一口气。如果她所积累的巨额财富全部用来投资人里,就算不懂经济学,也肯定会有大麻烦。不过,幸好妖怪们对金钱的概念并不高,现在这笔钱不过是谁也不知道的地下室的装饰品罢了。但是,米斯蒂娅的下一句话,瞬间引爆了我的血压。
【不过,那些身缠万贯的大妖怪们听说正打算去人里消费呢。】
【什么?】
【听说是买些房屋作为据点,顺便投资书店啊,农田啊什么的。来印报纸,种黄瓜之类的。】
【谢谢你的情报,米斯蒂娅。】
    我一口气喝干了重新斟满的梅酒,站起身来。这群大人物怎么老是给我找麻烦,好像有点理解灵梦遇见异变的心情了。正当我准备回去善后的时候,一只红白从我身旁轻轻飘过,径直飞到了米斯蒂娅身边。

【老板娘,收摊的时候到了。】
【啊,知道了。这是今天的保护费,灵梦小姐。】
    好吧,是红白不良巫女。米斯蒂娅从小箱子里随手抓了一把铜钱递给了灵梦,灵梦笑嘻嘻地收下了保护费,转头叫住了准备回去的我。
【慧音老师,你的脸有点红啊。是醉了吗?】
【不,我没事。倒是你最近定力有所见长啊,不错。】
【?你说的是这个吗?老师。】
    灵梦举起了铜币袋,露出了自豪的笑容,铜钱相互碰撞发出了叮叮铛铛的声音、
【呀,这可是我想了半天才想出来的方法。天狗,河童中有技艺高超的人,只要把人类货币介绍他们的社会,他们肯定能生产出不少一模一样的东西来,再把妖怪们领到老板娘这里狠狠宰一笔,我收点中介费,很快我就可以横行乡里啦。老师,你抓住我干什么?】
【我为刚才我理解了你感到抱歉。.】
【等等,为什么脱帽子?慧音老师?】
“咚”的一声,灵梦眼冒金星倒在了地上。
【老板娘,把灵梦抬回神社吧。免得着凉了。】
    天狗和河童吗?真的不想跟她们交涉啊,但按照常理她们本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大概很快就会得到很好的解决吧。但很可能以此为由,“敲”我一笔,毕竟是具有社会性的妖怪,很容易想到她们会做什么。
不久之后,河童和天狗联合推出了独属于妖怪的货币格式,灵梦的计划自然也泡汤了,米斯蒂娅的营收也恢复了正常。一切都归于平静,除了……
【哟,慧音老师我按照约定来了。】
    一阵狂风随着一道爽朗的声音闯进寺子屋,不平静的一天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