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之里,大雪纷飞,寒冷的天气使得乡民们早早地备好了柴火,做好了在这一天闭门不出的准备,又或是几个单身汉子约好在一家小酒馆相聚,借助烈酒和周围人的体温来度过这极寒的一天。
因此,大街上空空荡荡的,除了满地的白雪和三三两两行人,就只剩下几缕从烟囱缓缓飘出的炊烟能给这座城镇带来一丝丝生活的暖意,今年的冬天比往年要冷的多,但听说外界最冷的地方已经整体有融化的趋势了,是那些寒气泄露进来了也说不定。
【总算到了】
    望着眼前这古朴庄严的宅邸,我收起手上的伞,把上面的雪抖落干净,之后对着门轻轻敲了3下,再怎么说接下来要见的人也是这人里的象征,基本的礼数是要做好的。
【啊,是上白泽老师呀。快请进,家主正在等你呢。】
【多有打扰了。】
    开门的侍女一看到我便把门拉开,把我迎进了稗田邸。
【家主大人,上白泽小姐来了】
【啊,慧音老师,你可总算来了】
    眼前这个笑着招呼我的少女便是这个宅邸的主人——稗田阿求,此时她正窝在被炉里,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看来今天不是家主模式啊。
【你这个样子没问题吗?】
    仆人走后,我关上了推拉门,拿了块垫子正坐在阿求对面
【什么意思?来,橘子】
【还能是什么意思?你放个明显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被炉在这里,让乡里人看到了要怎么解释?】
【啊,你说这个呀。我还以为慧音你又要给我念叨什么封建礼数啊,什么待人接物的了。慧音你这个人就是这样,古板的很,跟自己朋友相处……】
【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真的不介意跟你念叨念叨。】
    说完,我掰下一小瓣橘子塞到嘴里。嗯,果然冬天和橘子很搭呢,顺应自然的东西果然才是最好的。听说最近乡里有人在鼓捣什么反季节产品,虽然我没有资格说三道四,不过不是秋末冬初收获的橘子想必也不如冬天的滋味吧。
【放心吧,在这稗田邸,我作为家主,仆人们不可能轻易探知到我的隐私,我的贴身亲信也过我严格的训练,口风都严的很。而且这被炉也不是在众目睽睽下运进来的,我可是借助一些“特殊渠道”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安全的很。】
【特殊渠道吗?】
    说到特殊渠道我只能想到那个没有什么人气的神社或者是某个离家出走的大小姐了,考虑到阿求平时的社交圈子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说不定到现在仆人们还认为被塌底下是个熄灭的火盆呢。虽然事实是个自带超级续航蓄电池的电暖炉,妖怪们对这东西好评如潮,前几周还在神社那边看到过。

【话虽如此,你也得谨慎点,小心你这宅子哪天变成本能寺。】
【怎么可能?我对下属又没有那么严苛。】
    阿求笑着挥了挥手,之后又用一只手抵着下巴盯着我。
【再说了,不是有慧音老师你作为保险吗?】
【我也说过了,我的能力不是万能的。】
    我叹了口气。的确,我在人里以人类身份生活了那么久,实际上是头半兽白泽,一般时候的能力是吞噬历史,如同字面意思可以将某段历史抹去,无论是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抹去的历史都不会被认知到。
但大概是我作为白泽的能力太弱了,这项能力仅仅能对人类和一些小妖怪生效罢了,对于那些强大的妖怪,所谓“吞噬历史”不过是障眼法,她们往往能轻易找出我隐藏的历史,或许对那些妖怪来说从一开始人类的历史记载就太过短暂,甚至她们本身就在历史之上吧。
    听到我的话,阿求露出贱兮兮的笑容,拿起《幻想乡缘起》。
【所谓的历史究竟为何物?单纯事件的发生无法称之为历史,只有经过某人之手,将其记载传承为“历史”才能称之为历史。事实上并未发生,凭空捏造的事实能成为历史,反之客观发生的事件也能从历史中被抹去。从一个方面的视角所看到的事实就是历史。白泽的能力对于一国之君而言,是再好不过的辉煌史创造工具。】
【别念了,当初你出版《缘起》的时候,我都在想寺子屋能不能开下去了】
    阿求通过特殊渠道得知我半白泽的身份的时候,我一度想用能力改写历史,可是稗田家却是我无法干涉到的血脉,似乎幻想乡的某个存在已经默认了稗田家作为“正史编写”的资格,同级的历史我无法轻易撼动。
【可是事实是大家都接受了你是妖怪的身份,甚至有好多人现在都在怀疑慧音老师实际上是不是妖怪,是不是我冤枉你了。大家把你看成了是一谜团重重的人物,对你又爱又怕。】
【呵呵,这也难怪。毕竟月圆的时候,我不是闭门不出,就是不在人里。】
【无法证明不存在就能证明这东西是存在的,反之亦然。虽然是个诡辩,但是人们还是容易陷进去。】
    拜此所赐,我在人间之里的人望空前提高,人们对我越发尊敬,说实在的让我很困扰,甚至有人亲自求我展示神迹,要为我建个神社,结局自然是被我断然拒绝,顺带教训了他一顿。
【言归正传,就如你所说记载传承为“历史”才能称之为历史。一般来说这项工作是你和我来做的,所以我通常能够迅捷地在事情扩大前吞噬历史。】
【在我看来,慧音老师你现在说的话对人类是真的不温柔呢。】
    幻想乡有很多从外界神隐进来的东西,有些器物有着明显不属于人里科技水平的特征,或者是妖怪们搞出来的奇奇怪怪的产物,被出乡的村民捡到了,还有香霖堂那位脑子不清醒的时候会卖一些危险的东西。这些历史都应该被抹去,跳过自己的发展阶段只会造成更大的灾难。与此同时,爆炸式的科技发展将会消解恐惧和未知,宗教和信仰也会随之消退,兴起的“科技教”并不是妖怪们想看到的,那时妖怪们恐怕会在事情失控之前“重建”人里。
    目前,人里的科技水平依然能容下未知和恐惧,而且我也在不断地给人里的孩子们输送存在妖怪的历史,为的是将人们对妖怪的印象坚定下来,以为之后人里的发展铺路——这也是我办立寺子屋的目的,但是说实话有没有成效我心理并没有底。
【如果人里真的发展到成为威胁,我会站在我的立场上“不温柔”的处置一次的。】
    似乎是我的表情太过认真,阿求也不由得苦笑,发出了“真不愧是你”的感叹。

【但是,慧音你不也一直强调不要太小看人类吗?】

【是的,虽然我能够吞噬历史,但是吞噬历史并不像篡改记忆,或是催眠那般能像泥巴一样重塑一个事物。而更像是把刚体硬生生抽走一块,断裂的两端并不会自动愈合。所幸大部分人意思不到这一点。】
【啊,就是人们所说的“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吧?站在历史学家的角度,我听到这话真的很头疼呢。】
【可也有人能认识到这一点,察觉违和后,通过各种痕迹和典籍证据等等,在这些人的努力下不断向真实的答案前进,最后无限接近真相,用当代人能理解的语言文字表诉出来的,这些人就是历史家。正因如此,我吞噬的历史涉及范围越广,人数越多,次数越频繁。造成的历史断裂就越大,可考究的蛛丝马迹就越多。那么迟早会有人将无限接近于“被吞噬的历史”的真相发现。】
【这时候就是我们稗田家的任务了,在最有利人类的立场上对空缺的历史进行填补,从而完善历史。现在整个人里能做到这点的就只有你我二人,与其让不懂的人破环平衡,不如自己成为“历史家”。嘛,虽然失败的后果很惨。】
尽管说着危险的话,但是阿求却轻啜着茶很平静地看着桌子上的几册书,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
【新的“历史”我已经收到了。多谢你的招待。】
    我对阿求点了下头,把桌上的书收了起来,正准备离开,见到一个女侍急匆匆的跑进来对着阿求说了什么。随后,她的表情变得精彩了起来。
【慧音老师,我们可能要加班了】
【本能寺起火了?】
【不不不,可不是我家。博丽神社,命莲寺,守矢神社都有人体验了神奇的无火升温装置,其中也包含一些,额,学识涵养比较高的人。】
【………好吧,我明白了。】
【慧音老师,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可怕。】
    在这之后,听说三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营业威胁,而且各家的主谋者也受到了训斥,这些都是后话。
    今天,人间之里的历史家依旧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