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9日

地点:地月转移轨道,SIDE 1附近

“预计抵达时间是两小时后……”

“全员,二级战备状态,这地方之前可是月之都最活跃的区域……”

茨木华扇所言不假,月球在战争开始的几天有大量难民出逃,绝大部分都是前往地球的,但是,大量运输难民的船,却成为了月之都洗劫和屠杀的目标,整个轨道上,随处可见已经破碎的残骸,还有惊慌失措的遗体,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这里仍然是月之都活动最频繁,战事最激烈的地方,联盟军的伤亡与日俱增,但是胜利的可能却逐渐渺茫。

因为近地点的特殊位置,绝大部分的残骸都会再入大气,灼烧成灰,只有少数会在各种原因下偏离轨道,要么是被回收,要么就是被刻意清理干净,保证航道的安全,以至于已经堆积产生了一片专用的墓地轨道。

茨木华扇可以在前方看到一大片闪闪发光的残骸,大多数都是破碎的航天器残片,但是也有不少是已经脱水的人类尸骨,在无法逃离扑面而来的真空中窒息而亡,随后变得干脆,在碰撞后身首异处,甚至连掩饰自己死前的恐慌的时间都没有。这些木乃伊恐怕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也只会在宇宙的这个阴暗角落中被遗忘,直到在太阳风下彻底电离解体。

船体上用于避免碰撞的对空炮台的开火声此起彼伏,短程,但是高功率的激光束可以直接汽化一切拦路的碎片,在前方引起阵阵火光,月之都,为何已经如此丧心病狂?茨木华扇看到此番景象,心如刀割,这些人类本不应该卷入到一场拖了几千年的战争里死于非命,若是当初能够将计划执行得足够彻底,就不会有现在的悲剧。

“舰长,静光粒子在前方侦测到反应……”

“他们还在这里吗?”

“探测到十几个疑似信号源……”

既然月之都这么不识趣地自己送上门来,那么就没有必要犹豫,茨木华扇立刻下达了出击命令,机动战士推进器的尾焰自甲板脱离后,就朝前方奔驰而去,灵梦和魔理沙自然也不例外。

“全体两两组成小队,分散寻找敌机,”博丽灵梦指挥着这些刚刚结束训练的驾驶员们进入状态,“魔理沙,你和我来,就和当初去月之都一样,还记得吧?”

“拜托,我才不要你照顾……”

四散开来的机动战士们,开始依据探测到的信号,在这片冰冷而且骇人的废墟中寻找月之都的部队,在这片令人窒息的死寂里,明知道可能会无功而返,但是博丽灵梦仍然忍不住回想起自己当初前往月之都的时候,看到的尸横遍野的战场,当初纯狐可以说把它逼到了绝境,若不是因为匆忙迁都会危害幻想乡,和整个现实的稳定,或许八云紫还真会放任她完成复仇。那种让她厌恶,以至于不适的种族主义,配合上危险的先进科技,只会讲这样一个战争狂人聚集的国度的危害放大到极致。

绀珠之药或许可以帮自己和魔理沙免除死亡,但是,和自己一起战斗的人类却不能,为何要进行这毫无意义的战争?就算是因为对未来的理解不同,又何必走到兵戎相见的程度?博丽灵梦的疑问,被钢弹自身的敌机报警声所打断。

“灵梦,左前方向!”

一波光束齐射让博丽灵梦反应不及,左肩受损,所幸影响不大,果不其然是有埋伏。

“真是够了……”

残骸堆虽然会干扰视野,但也是良好的掩体,这种时候,就是让非常规的弹幕战斗发挥作用的时刻。

“魔理沙,这次用以前的方式吧。”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呢。”

“梦符-封魔阵!”

“恋符-极限火花!”

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在了周围人类驾驶员的眼前,彩虹色的能量,自钢弹的机体身上出现并且聚集,随后,具现化为华丽,而且密集的弹幕,朝所有方向同时发射,这种超越科学范畴的力量,不禁让他们恐惧,但是,在短暂的犹豫后,还是继续投入到了战斗里,毕竟这弹幕似乎不会伤害友军。

“这就是钢弹的力量吗?”

“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魔法啊……”

他们并不能理解这样奇异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但是,仍然由衷地叹服,并且,在弹幕的庇护下,似乎月之民的火力有所减弱,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些弹幕不仅会碰撞爆炸摧毁事物,而且还会直接消除月之民的光束攻击。

“那个男人能够明白这些吗?希望如此吧。”

茨木华扇在一边监视作战的同时,指挥舰队继续向前推进,以穿过这片难缠的残骸带,SIDE 1就在前方,作为在月球附近的殖民卫星群,这里毫无疑问是两个世界之间的必经之路,所以也是天人防御最为完备的地方,现在,在机动战士的牵制下,可以利用主炮打开一条安全的通路。

“灵梦!马上要发射主炮了,离开前方区域!超级粒子炮,准备发射!”

“哈?非要用这种暴力手段吗?要知道死在这里的人,恐怕阴魂不散……”

这些月之民似乎是被抛弃在这里的,不过,倒也不奇怪,毕竟驱动这些机动战士的,都是月球上被捕获的人类灵魂,他们从来就是被当做炮灰使的存在,月之都绝对不会关心他们,更何况,自从自己启用符卡攻击之后,她就一直能够感觉到,在这里死于非命的人类的灵魂,因为无法忘却的执念徘徊于此。

“话说回来,我们难道一直杀的都是人类吗……”

“似乎是这样的,撤退了!”

超级粒子炮是将灵能具现化为等离子体之后,压缩发射出去的武器,虽然带领着友军成功脱战,但是博丽灵梦总感觉要在这种灵魂徘徊的地方使用,会有些问题。但是,茨木华扇根本没考虑到会有什么问题。

“华扇啊,我觉得……”

“开火!”

茨木华扇从来都是果断的鬼,舰队的主炮齐射,将高能的粒子束聚集于前方,扫清了一切阻碍,包括哪些来不及躲避的敌机,茨木华扇本来想携带一只月兔,作为侦察的手段的,但是八意永琳一再要求,才没有带走玲瑚和清兰,月兔之间的量子通信,可以无视障碍物和距离,将思维和感觉联动,这也是为何明明是相似的技术,而且在数量劣势下却能够如此棘手。

但是,本应该空无一物的前方,传感器却传来了更加强烈的反应,表现为一个个人体大小的形状,而当她从舰桥前方的强化玻璃看去,却发现伫立在旁边未受波及的残骸里的,是不计其数死去的亡灵,沉默,而且面无表情地看着过往的生者。

这些都是死在月之都手里的人类,博丽灵梦可以明确地感知到,若是要进行千年时光回溯的魂魄妖梦在这里看到,大概也会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月之都并没有带走他们,而是似乎有意布置在此处,就和宇佐见莲子还有八意永琳说过的一样,人类的灵魂,具有某些无法复制的特性,周围的这些残骸,似乎也因为这些亡灵具有了生命。

“母……母亲?”

“我就知道啊,就知道会这样!”

灵魂大量的聚集,难免会让联盟军的士气动摇,虽然他们在前一秒还是笃信科学,拒绝灵魂的存在的人类,但是能够真实地存在于面前的事物,又如何拒绝?

博丽灵梦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如果趁这时被月之都发动突袭,那么他们就要和这些亡灵团聚了,必须要让他们从悲伤里唤醒。

“遭受不幸,在这里死去的亡魂们,你们现在可以前往彼岸了,没有月之民会阻拦你们!”

“灵梦……这样好吗?”

魔理沙并不是很认可这种有些冷血的做法,但是,也只委婉地向她发出提醒:“怎么说也是亲人啊,能不能……”

“不,不用了,他们在这里受苦已经够久了,走好,哥,我们在彼岸再会。”

没想到,率先想通的,竟然是这些原本看似顽固的驾驶员,或者说他们从来就知道,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伪装自己?博丽灵梦在惊讶之余,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等到周围的人类们一一告别之后,利用自己的符卡将其尽数送出了现实,弥漫在四周的迷雾,这才终于散去。

“月之民看起来是在故意囤积灵魂让他们无法转生,用于某种特别的目的……但是,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进行工作呢?”茨木华扇思索着眼前的情景,“还是说,造成这一情况的,另有其人?”

“阿伽马,这里是SIDE 1,能听到吗?”

是目的地发来的通信,残骸带就正好在SIDE 1的前方,因为太过靠近所以需要进行清理,茨木华扇立刻将频段匹配,随后做出回复。

“这里是阿伽马,很清楚。”

“你们已经进入防空识别区,请根据指示进行停泊,并且远离防空炮火锥形区域,到时候会进行下一步指示。”

“明白了。”

和轻松平静的SIDE 2和SIDE 3不同,SIDE 1几乎完全就是一个军事化的要塞世界,看不到多少绿地和花草,更多的是遮天蔽日的工业生产设施,以及战舰的维修,生产以及改装船坞,繁忙的太空梭以及完成修整的军舰和机动战士,如同大海里的鱼群,往返无息。

或许阿伽马是幸运的,几场仗下来并没有多少伤亡,但是在这里坚守的其他联盟军可就没有如此幸运,就在博丽灵梦经身边经过的太空梭上,就可以看到许多在战火里失去了手脚,甚至是部分玻璃化的士兵,那种痛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深入到灵魂本身的折磨,这也是她第一次感觉到,或许还真的有比死亡更加让人恐惧的存在。

而且,这里的人从上到下都是为军队服务的,他们根本就不关心一个巫女和魔法使在这里会做什么,甚至都不如自己的手上工作重要,毕竟他们只需要守住这个地方,那就万事大吉。博丽灵梦能够看到从繁忙的人群和机器间穿行的天人们,不过,没有看到比那名居天子,她现在应该是在地球上。

不过,对于灵梦和魔理沙来说,她们只需要等待命令即可,需要投入精力思考下一步计划的,是茨木华扇,贤者的身份,让她可以指挥一部分的舰队,用来牵制和进攻月之都的据点,但是要从根本上改变现在的被动局面,就需要找到办法打开结界,随后进行总攻压制城市才行,这并非是自己一人可以完成的工作,虽然并不愿意,但是现在必须要和天人进行交涉。

“好久不见了,凯尔。”

纵使经过了千年的时光,茨木华扇还是不会忘记这张黑发,蓝眼睛的犹太人的面孔,天人就和神明妖怪一样,虽然本来具有身体,但是都会选择改变自己的外貌,用于各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者说,所有的非人类,其实一直都在依靠着一张不停变化的皮在伪装自己,甚至有不少,早已经忘却了自己的本质。

“情况变成这样,确实是意料之外,月之民看起来已经完全控制了月之都的结界发生器,实话说,华扇,我们现在处于非常不利的局面,月之都依仗着自己穿梭结界的优势,对我们在宇宙中的殖民地,以及数个空间站发起了多次攻势,导致了十分严重的伤亡。”

情况确实不容乐观,虽然SIDE 2方面的压力已经减少,但是月之都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地球圈的突破,事实上,在灵梦她们在殖民卫星里修正的时候,茨木华扇一直在进行着和其他殖民地区域的联络,就和SIDE 1差不多,整日笼罩在月之都的阴影下。

“打开月之都的结界,我们估计需要更多……至少一周的时间,如果藤原妹红她们顺利的话……”

“茨木华扇,你应该知道,现在是整个地球的生命都在作为你的计划的赌注吧。”

“我知道……”

凯尔一直都是严肃,毫无感情的作风,现在也是如此,茨木华扇可以注意到,因为长期的操劳,他的双手已经出现了轻微的肌肉萎缩。

“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月之都目前因为轨道防御平台的存在,无法直接穿越到地表,只能投放小规模的部队进行骚扰和破坏,一旦将主力抵达伊邪纳岐板块周边,那么一切都结束了,没有任何的悬念,他们肯定是为了这个来的。”

“指的是你那宝贵的挖掘现场吗……”

茨木华扇能够从系统图表里看到,八个直径为120米的挖掘通道正在进行当中,目前应该已经穿过莫霍面了,在地壳上打孔,需要极其高超的技术和耐心,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整个地表先一步变成不毛之地。更何况还有月之民的骚扰。

“我们都知道的,华扇,如果你的计划失败了,我们总得需要找到办法,哪怕这个代价看上去难以接受……”

“但是牺牲掉几十亿人的生命,将它们的思维凝结成一个巨型结晶物的做法,大概也和真的撞上去没啥区别了。”

“但是起码,我们还能找到办法延续下去……”

这种毫无疑问的欺诈行为让茨木华扇也难以认同,但是,她也无法否认,除此之外别无选择,能通过钢弹直接化解这次危机当然是理想中的情况,但是现实之所以叫做现实,就是因为它不会因为某人的思维而改变,无论结果如何。

“姑且当做为最坏的情况做的打算吧……”她有些无奈地回答。

“别忘了,华扇,你,八云紫,八意永琳,还有别的贤者,自从幻想乡的时代之后,留在现实中的就只有我一人了,没有一个贤者能比我更加明白现实的残酷性,它不会听从任何人,只有我们去接受和应用它的一切,所以别指望八云紫的那四个冠军能产生什么奇迹。”

“就这样?就连哪怕一丁点的可能性都不愿意相信?”

凯尔怎么说也是目睹整个新人类研发过程的贤者,茨木华扇能够感觉到,这种否认与其说是源自于信仰深处,不如更像是一种因为资源被浪费的惋惜。

“华扇……你应该知道,幽幽子死去的时候,我是在场的吧?”他在犹豫之后,还是选择了旧事重提。

“我知道啊,八云紫和我说的。”茨木华扇说。

“其实幽幽子也已经看到了的如今的一切,哪怕我们不设计出博丽灵梦,新人类也会取代我们的地位,继承我们的知识,之所以她愿意付出这么多,以至于最终无法承受残害人类的负罪感,完全是因为八云紫而已。”

“你说什么……”

茨木华扇并不熟悉八云紫和幽幽子之间的往事,她虽然听说过发生在西行妖下的情况,但是并未真正亲历,只是感觉从那一天开始,八云紫就彻底摒弃了自己的人性,作为一个纯粹的妖怪生活。

“没有人是完美无缺的,茨木华扇,我和你也一样,恐怕你也需要正视,你寄予厚望的这四人,并不会完美的完成你的任务。”

“但是你也没有否认我的计划对吗?”

“我没有,但是,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凯尔在说完后,刻意抬起了自己手上的表,提醒着茨木华扇,随后就挂断了通信,本身来到外界指挥舰队,就已经是她反复妥协的结果,如果月球的陨落不会对幻想乡造成损害,她也没必要拉这么多人下水,但是现在,泼出去的水,也已经无法收回。

在短暂的修整之后,阿伽马将会从SIDE 1出发,前往月球附近的区域等待下一步行动,宇佐见莲子预设的返回时间是在三天后,届时,无论藤原妹红取得加密程序与否,她们都会变成名副其实的第一线,无论将要面对什么,都只能依靠自己。

不过,在公布命令之前,茨木华扇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不稳定的因素,那就是处于地狱里,已经饥渴难耐的恶魔们,赫卡提亚虽然表露的态度上具有充足的耐心,但是她手下的那些,例如畜生界的动物灵,还有纯狐之类,恐怕已经对月之都垂涎三尺,但是,如果能够不依靠他们解决问题,那就最好不要。

“是这样的,因为大量现实中人类灵魂的死亡,黑帝斯目前也已经有些难以承受,如今人类死亡的速率,是以往五千年里从未有过之高,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但是你们的问题,和我们是一样的。”

“赫卡提亚……”

“我的意思就是,地狱现在已经到达负荷极限了,月之都对外界人类的伤亡让我们都不堪重负,知道吗?算了,如果天人还有八云紫她们不能解决问题,那就必须要我们插手,月之都和地球的战争,已经不是以往两个政治集团的斗争这么简单,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完全破坏掉结界。”

原本已经预定的出征,被人类大量死亡,不堪重负的转生情况暂时搁置,分配转生名额的服务器短时间内就进行了几次扩容维护,但是仍然只能说勉强可以应付,现实中仍然还有无法参与轮回的大量灵魂,他们的存在,对于现实是致命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将地狱大军倾泻到月面上,结束这一切。

“赫卡提亚,那个……”

“不,我没时间和你们去扯皮,地狱要是出现系统崩溃情况的话,后果会如何我觉得你们是非曲直厅不可能不明白,如果都到这个关头了还要因为这种小问题闹矛盾,那我建议你们这些阎魔集体辞职,然后让我们的人来做!”

接二连三的坏消息,原本胸有成竹的赫卡提亚,如今也提心吊胆,地狱不可能在这次战争里独善其身,一旦轮回转生无法进行的话,地狱自身也会分崩离析。是非曲直厅虽然名义上归属赫卡提亚管辖,但是拥有极高的自制度,除了一些决定性策略以外,地狱女神并不会进行干涉,但是,由于其细致入微的审核方式,已经导致等待审判的灵魂严重积压,以至于危害到了地狱的生命力分配的运行。

“纯狐啊,怎么了吗?”在一巴掌拍断了通信之后,赫卡提亚才有时间能够回应。

“之前摩多罗隐岐奈送来的武器已经通过测试了,满意度高达百分之百,除了对于灵魂本身作用于物质的机制还不明确以外,性能均有极大的提升。”

“灵化武器吗?摩多罗应该是直接将罪人的灵魂作为武器的能源了,倒是对于连地狱都无法容纳的恶人的理想去处,灵魂本身就是在人类的神经活动下,聚合形成的意识体,拿来作为灵能供给确实是可行的……但是我担心的是,等到进入现实后,那些恶魔,以及诸如饕餮,吉弔那几个魔兽能不能控制住自己,毕竟进攻月之都对他们来说,如果不能收割灵魂的话,也没有什么动力可言。”

“这种问题就交给我吧,赫卡提亚,我可以处理好的。”

“希望如此吧……”

赫卡提亚已经够忙了,不可能指望她可以准确地负责地狱里面大小事务的方方面面,鬼杰组们负责的色孽恶魔是纯狐一直以来关注的项目,毕竟他们作为一方恶霸由来已久,但是想要自身产生秩序观念,能够听从指挥免不了磨合,不过话说回来,那个为八云紫编纂幻想乡历史的稗田阿求,也早就回到地狱了,距离下一次转生还要百年的时光。

在重新分配资源,包括建筑之后,鬼杰组的办事处也已经转移到了黑帝斯的中心区域,动物灵可以在这里拥有自己的一方水土,虽然并不能改变他们在这里受歧视的处境,但是至少要比居无定所好得多,纯狐直接降落在了大楼顶层,她们三个大概早就已经久等了。

“这不是纯狐嘛,例行视察工作对吗?放心好了,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刚拉开门,就看到了坐在正中的吉弔八千慧,鬼杰组三人都在这里,但是,还有稗田阿求,她来这里做什么?

“阿求?你不是应该去四季映姬那里吗?”纯狐有些不解。

“是四季给我放了假,要我来这里休息一段时间的,她说估计以后也用不到我了。”

“用不到?明明是阎魔,怎么可能说这种主观的话……”

“阿求她可能不太会说话,所以意思不是很明确,但是纯狐,我就实话跟你讲吧。”

饕餮尤魔并非只是贪婪凶暴的魔兽,作为曾经东亚地区活跃的妖怪之一,实际上吞噬了不少的知识,只是因为人形态身材娇小,容易忽略。

“指什么?”纯狐继续追问。

“幻想乡可能撑不到下一世代的稗田氏了,纯狐。”

饕餮的锯齿牙,在她不怀好意的笑声里相互碰撞,发出一连串骇人的喀嚓声,纯狐本不想把这大概是开玩笑的言语当真,但是,稗田阿求那布满忧郁的表情,又让她难免担心,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