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8日

地点:SIDE 2

“就和我之前所说的一样,凯尔,SIDE 2的独立必须被保证,殖民卫星群的建设,并非是你们天人的功劳,而是我们秘封社,以及无数志愿脱离这一切的人类建设的,你没有理由因为自封为人类的贤者,所以理所应当的统治所有人。”

“那你呢?莲子?难道你对于权力的渴望,让你连SIDE 2都想要吗?那里再怎么样也是非人类的领地,不是你的,更何况,京都,洛杉矶,上海的那几笔账,我还没跟你算。”

虽然在宇宙居民的眼里,宇佐见莲子,这个著名的新人类是他们当之无愧的救世主,但是,在其他的地球人眼里,风评却不如这般美好,很少有人知道,在那风光的秘封社社长的头衔下,究竟还做过什么无法言说的事情,但是作为天人的领袖来说,莲子更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种族主义者。

就在去年一年里,地球上就发生了十几起针对天人的恐怖袭击案件,而几乎每一次,都能在背后发现关于秘封社的蛛丝马迹,7月的东京湾港口仓库爆炸事件,8月在洛杉矶的新人类平权游行,10月在伦敦的国会纵火案,幕后的证据都指向了同一个地方,宇佐见莲子并不如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完美,只是这个时代,很少有人去关心为了“正义”牺牲掉的看似不重要的人命。

其实这和凯尔自己做过的事情没什么不同,都是牺牲少数人去保全更主要的目标,但是损失的是谁不好,却是自己的人民,这是天人绝对不能容忍的,新人类的问题可以退让,但是如果继续纵容莲子为了自己的国度破坏其他人的利益,那么只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难道不是你先把新人类当做素材,去进行惨无人道的试验吗?难道你忘了,当初西行寺幽幽子,为了完成你和八云紫的目标的时候,付出了多少?本就一样是不计代价达成目的的领导,你有什么资格去批评?”

当初占卜师还对莲子寄予厚望,对她倾尽所有,想不到,得到的结果竟然如此,过去的所作所为,仿佛如同绑着刀刃的鞭子,不断将自己的尊严鞭笞粉碎。她必须得到惩罚,但是不是现在,至少要月之都消停之后。

“幽幽子是为了你们能够自由平等的推动时代向前,才会处心积虑地将一切设置到最完美,以至于把自己也搭进去的,结果你竟然不仅不懂感恩,甚至还恩将仇报……”

“对不起,我们不需要,因为你的行为也已经证明了,她做的再好,也只是给你理由去压榨我们的剩余价值而已。”

“你……”

面对对方一再挑衅,凯尔终于忍不住,在自己的办公桌上重重拍响,但是,莲子也完全不给面子,直接挂断了通信,看起来对于她最后的一点期待,都是没意义的,冲突恐怕已经在所难免,正好,因为地球防线战事吃紧,需要重新对军力进行部署,既然她想要殖民地,那就给她好了,没有了地球的补给线,她大概也撑不了多久。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完成对伊邪纳岐板块的挖掘,以及灵能发电的工作,如果茨木华扇那边的舰队失败,就只能以现在的这六十亿人为代价,利用他们的精神波创造出一个足以束缚住月球的巨型构造了,虽然残酷,但是恐怕没有更好的手段。

“既然莲子选择了自己的道路,那么就让她去吧,或许有朝一日,在宇宙里,她们可以证明自己的价值。”

“但是绝不能伴随着更多人类的自相残杀,占卜师。”

“我们目前已经支撑不了这么多人了,凯尔,天人的组织再庞大,也是无法维持不断膨胀的人口的,莲子已经给我们提出了一个答案……”

“这就是你要的吗?占卜师?”凯尔从桌前起身,朝着占卜师的方向走去,“我听从你的旨意,不是为了死板地按照那所谓的预言,让新人类到时间后替换掉他们的……都是具有思维,有自己的情感的人,凭什么新人类就要比他们优秀?”

“这和优劣没有关系,凯尔,新人类就是比旧人类有更加优秀的素质,只是事实而已。”

“那我可去你的吧,没有人可以直接决定,那些还没有进化的人类的生老病死,我就算是要让他们一辈子只能活在科学世纪里,也绝对不能让他们因为灵能遭到病痛的折磨,或者是被当做垃圾一样抛弃掉……”

“如果和其他人一样执着于过去的话,凯尔,那我不觉得你能够胜任这个位置。”

占卜师的话,将正在气头上的凯尔一把按回了冰冷的现实里,没错,有什么能够比自己现在的权力更加重要呢?毕竟要决定的,可是目前的世界的命运……

“保持专注,约翰,灵能的使用需要你构想出足够具体的概念。”

“我在尝试了……”

同样是战斗,人类的思维,是用最快速和节省时间和精力的办法取得胜利,但是非人类,则是比拼形式和技巧的表演,不过,月之都通过将看似华丽的弹幕加入了致命的杀伤力,恰好打在了人类的弱点上。

因此,有必要训练追随莲子的新人类们,关于利用精神骨架释放弹幕的各种技巧,哪怕时间有限,之前接受过博丽灵梦的教导的约翰就成了最理想的目标,不过,学习这种华丽又致命的弹幕,并非只是用来提升战力,对于灵梦,还有背后的茨木华扇来说,想要从根本上去改变被科学垄断的思维,就必须先从技术上让他们信服。

而要能够延续对于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就必须将违背科学的魔法重现,这不可能让茨木华扇,或者是八意永琳这样的贤者去维持,人类需要自己具有创造力,能够完美的发扬这种天赋,那么,首先就要有一个榜样。因此,在远离殖民地的深空当中,灵梦,魔理沙,和代表着新人类之一的约翰,正在进行着残酷的弹幕训练,虽然事先已经积累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但是在面对排山倒海来袭的巨大阴阳玉的阵列时,约翰仍然难免力不从心。

说实话,这是幻想乡里当初打架的方式?如果真的只是切磋出高下的程度还好,但是按照灵梦自己的说法,绝大多数击败的妖怪,那都是踏踏实实的让她无法反抗的程度,大概只要中弹,就会引发猛烈的爆炸也说不定,现在经过放大之后,这每一颗都有几米大小,更不用说还在不停的旋转以及移动。

就按照博丽灵梦之前所说的,将精神集中于前方,并且想象出想要产生的事物……这确实引发了奇迹,因为就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惩戒钢弹的精神感应骨架上,就出现了聚集于手心的流动的色彩,随后,以集中向前发射的光束的形式构成了耀眼的喷流,直接击穿了博丽灵梦的防御。这边是雾雨魔理沙的招牌符卡:恋符-极限火花,只是以放大了上百倍的形式。

虽然按照茨木华扇的说法,这种不经过媒介释放的魔法是被称作符卡的形式,但是对于约翰,这就是传说里出现的奇迹,和传说中摩西开海是同类型的事件,只是这一次,他已经能够确认,并非是具有天赋,已经在生理上产生进化的新人类能够具有这样的力量,每一个人类都应该能做到,不应该被当做某种和种族绑定的性质。

“哦!那不是……那可是我的招牌啊!现在我也必须承认,你确实有两把刷子,约翰,是我低估你了。”

光束一直向远处的宇宙深空里延伸,直到消散,没有人会注意到它,纵使地球和月球这么大的天体,也仅仅只是两个孤岛罢了。不过,倒是让魔理沙大吃一惊,从来不相信外界人类可以拥有和自己同等天赋的她,现在也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

“这就是……奇迹吗?”看着重新恢复寂静的宇宙,约翰这才能够冷静下来,“我现在明白了,你们所说的那些被埋没的历史……”

“长久以来,天人垄断了外界的一切认知,虽然幻想乡本身是为了用来接纳不被外界所容的非人类的庇护所,但是……如今这样的局面,却是他们一手造成。”博丽灵梦说,“千年里,无数的知识,以及关于梦的技术要么失传,要么随着一系列的灭绝行动消失了,这就是为什么茨木华扇想要你和莲子,去故意窥探到幻想乡,以及梦的本质。”

“如果不在人与人之间不断的传承,文化就会丢失,这我明白,但是至于莲子,我已经不可能再和她共事了。”

地球形势的日益严峻,让天人不得不对兵力进行重新规划,其中就包括要把约翰和他的钢弹调回到近地防卫圈去,月之都最近一直在对近地防线进行攻击,尤其是各个轨道防御平台受损严重,完全不是这里SIDE 2的空闲能比的,恐怕这一次回去,大概凶多吉少。

但是在此之前,茨木华扇还要给自己托付一个任务,那就是将幻想乡里的非人类的魔法和追忆,传播给其他人,作为中立区域的SIDE 2,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会变成矛盾的核心之处,恐怕难以独善其身。

“堇子,她……”

约翰能够感觉到相互共鸣的感情,灵梦和魔理沙是知道的,哪怕还没有说半句话。

“你们也知道的吧,莲子她现在是什么情况,”约翰重整姿态,来到了灵梦和魔理沙的身边,“她已经变了,不是那个自大而且天真的女孩了,恐怕现在,对你们也只是当做合作伙伴看待吧,人心一旦沾染上了现实中的污秽,恐怕就不能在恢复如初。”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

“灵梦,魔理沙,你们那边完事了吗?如果完事了就赶快回来吧,准备要起航了。”

时间不等人,阿伽马根据指挥部命令调动,会前往靠近月球的位置待命,打开月之都的结界,需要从外部内部同时协同进行,稍微有任何差错都会让本就紧张的局势更加复杂,在此之前,需要配合其他友军压制住周边空域,这便是灵梦魔理沙她们要做的事情。

至于藤原妹红和魂魄妖梦,则需要回到千年以前的幻想乡,去窃取用于加密月之都结界通信的完整程序,都不是说得上容易的任务,相比之下,反而是自己保卫地球的目标最简单?之后大概也不属于茨木华扇她们管了,也不知道重新回到总部之后又会安排什么事情……虽然自己的时间并不紧急,还能够在SIDE 2逗留片刻,才会有专人来接。

“那么……祝你们好运,幻想乡的少女。”

“有缘再见吧。”

只见灵梦和魔理沙,向着远处已经脱离殖民地的阿伽马号快速远离,引擎的光色也迅速消失在周围的繁星间,随后,跟随着前往月球的舰队一起航向远方,也不知道自己可能为数不多的生命里,能否再见到他们,只是感觉,能够重新在现实里见证曾经消逝的幻想,是所有的物质刺激都不能够比拟的满足。

不过,再走之前,爱丽丝还说要专门留一个纪念品,是一个人偶,被安装了试验性质的,可以远距离通话的功能,约翰并不对那种精巧,但是更适合小孩子玩的东西感兴趣,只是因为确实有和她们这边保持联络的需求,所幸就接受了。

“觉啊,能说下你以往见过的,最难缠的怨灵吗?”

“为何会突然问到这个……”

“或许可能我对于灵魂和物质作用关系的理解上,还存在一些偏差……”

爱丽丝和帕秋莉在蕾米莉亚她们集体搬迁过来之前,一直都在古明地觉的宅邸借住,虽然是地狱风格的装修,但是整体的用料,还保留了西欧的哥特风格,和红魔馆说不上相似,但是也不能说完全不同,只是长期生活在烛光里的爱丽丝,还是不太能够适应地灵殿白色的灵魂火焰以及日光灯,专门请古明地觉给自己改了卧室的照明色调才稍微好些。

原本是要按期交付人偶的,但是在填充灵魂时出现了问题,明明里面已经空无一物,但是本应该被抹去记忆的灵魂,却不知为何带有一段无法追溯的记忆,纵使都已经清空几次了,还是残留在上面,看样子,像是在伊奘诺物质上留下了不可逆的损伤,以至于想要通过重复恢复初始设置来重置都无法实现。

是之前给八意永琳测试灵魂时出现的问题吗?爱丽丝也只能猜测,并不能确定,母亲神绮曾经告诫过她,如果一个灵魂在被抽离身体时有过强的执念,那么它和身体将不能实现完全的解离,会在身体上留下永久性的印记,哪怕是专门用于替代的精神感应骨架也是如此,但是爱丽丝完全想不出任何的理由,去解释为何之前那个灵魂能有这种特性。

“那我说一个吧,那是在旧地狱还没有从赫卡提亚的管理下面脱离,以及,恋恋还没有封闭内心的时候。”

古明地觉拉着爱丽丝,落座于阳台上面的方桌两侧,栏杆的高度刚好可以满足从此处鸟瞰整个殖民空间站,繁忙的交通以及人流,可以一览无余。

“古明地恋,她……”

“你猜猜,恋恋是为何封闭自我的?”

“是因为人类的仇恨吗?”

“不,她害怕的,是我也害怕的东西,是作为生命的我们,无法避免的问题。”

因为觉妖怪可以和附近的生物心灵相通,所以负责家里打扫的灵乌路空和火焰猫燐很快就端来了热气腾腾的红茶和点心,都是地灵殿一直以来的配方,虽然红茶是在红魔馆进入之后学来的。

关于妹妹古明地恋的事情,古明地觉一直都没法放下,没有心智的类人生物到哪里都是个威胁,也只能尽可能控制她不惹事,她清楚地记得,自己看到她目光无神地坐在地上,再也无法思考的样子,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人类导致的。

“你知道,幽幽子为了封印西行妖,牺牲了自己的故事吧?”

“当然,大概也只有那之后出生的才没听说……”

古明地觉并不愿意去回到那些让她恐慌的回忆中,苍白的皮肤,正因为情绪的波动而颤抖着,对于能够主动感知情绪的觉妖怪而言,她们的敏感程度要比常人高出百倍。

“如果不想说的话,也不必……”爱丽丝想要撤回自己的要求,但是被古明地觉阻止。

“不,没啥问题的,在西行妖被封印之后,我们首先要处理的就是其中被吞噬的灵魂,让他们能够正常地回到轮回中去,其中有一个,他的身体已经失去人形,更像是一颗半人半树的模样,这很显然是被外力干涉的,而且,我没有办法直接将其送走。”

“难道是不愿离开……”

“没错,虽然已经死亡,但是他还是要留在这里守护只剩下亡魂的幽幽子,当我进入她的记忆里调查之后,发现他是曾经西行寺家的人,应该是有血缘关系,但是具体哪种就不清楚,而且当我发现了她的尸体之后,我才发现,周围的庭院里所盛开的樱花,那树干竟然也有些像是伫立于此处的人的模样。”

聚集了留恋此处的亡灵,不愿前往来生,聚集于花瓣上,这是白玉楼樱花的特点,但是爱丽丝当初也没有仔细观察过,只是相对于现实里生长的,确实有些不同,它们更加富有生气。

“所以,是什么让你感到恐惧……”她继续追问。

“那就是人类可以决定自己成为谁,以及作为什么去生活啊,爱丽丝,这是我们已经变成了非人类,永远无法拥有的能力,无论我们现在拥有多少力量,那都已经成为了无法改变的事实。”

“这么说,那个人偶……”

“人偶?”古明地觉引起了好奇心,“是要送给那个钢弹驾驶员的吗?”

“啊,是的,十分感谢帮忙解惑,我该回去了……”

这到底是何种特殊性质的礼物,非要这样专心对待?古明地觉就算通过读心,也没办法猜出准确的理由,纵使是觉妖怪,也有她能力所无法到达的界限。

不过,爱丽丝确实很着急,想必是要确保人偶能够按时交付出去,对她来说一定意义非凡吧,古明地觉能够听见从房间里传来的,自动缝纫机的声音,技术的进步,让她可以在一天内就完成一个全新的设计。

蕾米莉亚她们通过折跃过来,预计是地球时间的下午,还要过一会,地灵殿本来就不适合人类生活,现在,灵梦她们又已经离开,显得格外冷清,自己的宠物们,被赋予了心智之后,可以完成启蒙这里的新人类,让他们接触灵能的任务,而蕾米莉亚几个,则可以在一个更加安全的处境下,用非人类的军队保证殖民地的安全,毕竟无孔不入的月之民对于SIDE 2的袭击还会持续。

但是,要担心的,并非只是月之民,作为政治中立的地区,目前来说SIDE 2的思想自由是保证的,但是如果某天天人政府取消此处的自治,这里已经习惯了非人类的,又会面临什么?古明地觉无法想象,虽然知道自己在外界无非是过客,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忍心放弃现在建立的一切。

“姐姐——”

是恋恋的声音,不会又惹祸了吧?只见打开的门框里,古明地恋拖着那个外界的驾驶员,约翰一路走来,所幸没有进行伤害,更像是想要带到古明地觉面前,但是不知道如何表态,所以干脆就抓着手一路拽进来了。

“真是失态啊,想不到竟然在恍惚间,被无意识的妖怪抓了……不过也正好,带我到了该来的地方。”

古明地恋仍然不愿意松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摊上了什么事,袭击联盟军的士兵,如果是一般人的话,不被就地击毙都算好的,恐怕也只有因为是熟人,所以才没事,古明地觉看到此景,哪怕不是自己的妹妹,都冷汗直冒。

“恋恋,你快……你快放开他!”她大声斥责,同时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

“为什么呢姐姐?姐姐不是说最近寂寞了想要人陪吗?”

“不是这种人!”

古明地恋封闭了自我,恐怕是没法感觉到自己所作所为的后果的,古明地觉见状也只能走上前,一把扯开了紧抓的右手,他能平安无事的被带到这里还真是幸运,这要是放在以前,怕不是都已经死于非命。

“姐姐是不喜欢吗?还是说,喜欢……”

“你!啊……你能不能先和阿空玩一会?我现在真的没空……”

从来不听劝的古明地恋,此时总算稍微听进去了一些,大摇大摆的钻进了旁边的门缝里,之所以必须要用钻来形容,是因为她的身体就真的宛如一摊液体一样完全不被空间限制,不过,约翰并没有注意到。

“你妹妹虽然看起来神智有点问题,不过,至少把我带来了,省了找路的麻烦,或许我还应该谢谢她,爱丽丝她就是让我到这里来等候领取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起来非要我带走那个人偶不可。”

约翰靠在地灵殿的栏杆上,高度正合适,可以将远处的殖民地风景一览无余,之前被古明地恋抓到变形的作战服,在纳米机器的修复下已经恢复原状,这是机动战士驾驶员的标配,避免暴露于真空环境。

“恋恋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我们也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所以有些事情和你讲了也无妨,”古明地觉关上了阳台的门,“我之所以主动会来SIDE 2也是因为她,我想要在她面前证明人类可以被信任,以及产生相互理解,或许这样,她就可以逐渐打开内心。”

“这样吗……因为精神创伤而封闭自我这种,其实人类也有,我在阿纳海姆的时候,阅读多一些上世纪90年代的精神病学书籍,如果遭受了过大的精神创伤,那么患者就会完全封闭自我,拒绝一切形式和外界的往来,只是……哪怕彼此本就相同,人类现在都无法相互理解。”

“如果你说的是新人类灵魂之间的共鸣的话……”

“不!从来就不是新人类,只要我们是人,就能做到的,那种阻挡在每一个人之间的,并非是恐惧和自私,而是我们因为那个所谓的预言,被天人设计成如此罢了,只是莲子,还有你们妖怪,从来都不明白。”

古明地觉确实没猜到,自己面前的这个新人类还能有这样的想法,拿着红茶的手犹豫了片刻,又放回了桌上,她想要和这个男人好好交流一番,不过,爱丽丝抢先一步,将制作完成的人偶送到了他的手里。

“正如我所保证的,它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在之后当做保密状态的手机使用。”

“这是……”

虽然仅在短短一天内就制作完成,但是专业人偶师的手艺仍然无法挑剔,衣服细节精密而且还原,面部材质细腻柔软,和真人皮肤无异,并且,全身各个关节活动无阻,完全可以作为一个新的身体使用。只是全身的衣服都有明显的北欧卢恩文字,并非是常见的西欧哥特风格。

“这就是给你的人偶,我取名为洛基,因为茨木华扇的要求,在你回去之后我们可能还会需要交代一些事情,用它内置的长距离通话功能,就可以在避免月之都监听的情况下进行点对点的交流,你会需要它的。”

“如果是别的都好,但是我是一个外界人……就不能给我个类似于手机的……”

“茨木华扇选择你是有原因的,我只是按照她所委托之事去将她完成了,仅此而已。”

约翰仔细端详着手里的人偶,虽然确实做工十分精致,而且是原汁原味的手工技术,但是给自己这样一个投身于战争的士兵,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也只能勉为其难地接受。或许保留一个作为这段时光的记忆也没什么不好。

“既然有这样的心意,那我大概也只能将你们的故事传颂于后世了吧,我没得选。”他无奈地将其悬挂于自己作战服的绳扣上,还好不算大,不占空间。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爱丽丝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八意永琳那里的回忆,“这个人偶,被一个特别的灵魂所凭依,我没有办法改变他,她说想要见你,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清楚,可能你们之间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吧。”

“关系?我记得的人都不算多了,世上活着的也不知道有多少……”

人偶有自己的运行程序,一般情况下,没有理由会表现出除去预设内容之外的行为,就像现在一样,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但是约翰确实感觉到了什么,用于驱动这个人偶的灵魂,并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