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7日

地点:日本长野县,伊邪纳岐板块挖掘现场

在这个时代,被信以为真的科学反而是误导大众的戏码,而看似虚伪的传说却是实在的历史,只要编造的谎言足够完美,就可以误导所有人千万年的时光。

同样,即使我早在许久以前就加入了天人,整日在实际存在的传说当中工作生活,我也从来没有将目光放到数千万年以前的时光,那个人类都不知道在何处的时代里的古老时代过。那个时代,是在银河之间游历的伊邪纳岐古神们,寻找生命的时代。

当然,所谓的古神,不过是对于这些已经完全超脱物质的生命的修饰罢了,作为天人的身份,让我知晓了他们实际上是一个极其古老的文明,并且,和他们一起存在的各种启蒙灵能的产物和技术,被板块运动掩埋在了日本海的下方,只有少数的遗留被日本的火山活动带到地表,才给了地球自己演化出各种非人类,例如妖怪,神明之类的机会。这边是我所知道的,一切的开始。

而如今早已淹没在地壳以下的地幔当中的伊奘诺板块,至今还在向地球环境散发出灵能,塑造出了我们如今所知的一切,无论天人如何去遏制和封堵灵能的作用,终归对于必将到来之事仅仅能够拖延,厚达200公里的岩石依然能够造成如此深刻的影响,若是有朝一日可以将其重现天日,现实又该如何呢?

不过,无论我在担心什么,这一天大概也不远了,如果要阻止下落的月球,或许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重新打开地壳,让里面的事物重新发挥作用吧……这是只有占卜师大人和凯尔大人才能知道的秘密,我或许也只能作为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零件,驱动它成真罢了。

“嘁……你们这些月之民,是真的杀不完啊。”

隔三差五就出现在地上的月之民,比那名居天子已经逐渐习惯了,片刻的休息,永远会被突然响起的警报声打断,甚至才睡下可能不到五个小时,就要重新投入到丝毫不能松懈的战场里。

不过,大多数的敌机更像是被某种人工智能操纵的傀儡,只有少数有着更加难以预测的行动轨迹,大概才是真人在操控,不过,这就更加考验对于自身能力的理解运用,就像天子并未忘记自己作为近战武器的有顶天巨石,经过放大化后,变成了一个兼具重锤和盾牌的存在,将面前的敌人砸倒之后迅速补枪,不给起身反抗的机会。

但是,夜空里出现的一颗虹彩色的流星,让天子愈发不安,月之都已经对地球进行了无数次玻璃化攻击,凡是受击之处,都寸草不生,而现在,就在她的下方,就是日本的另一个重要城市广岛。

“天子,已经来不及了!全员撤出该位置!”

“那下面好说也有几十万人,你好意思?”

天子并不是不知道月光蝶的威胁,但是,亲眼在全天显示屏里见到的光辉更让她害怕,但是明明意识到了危险,但她仍然放不下下方城市里的平民,一旦成功引爆,那么保护这个城市的战斗就会毫无意义。

凯尔在通讯里的再三催促,让天子还在一边开火应付的双手产生了一个不同的想法,她想要直接在高空将这个引发灾难的导弹击毁,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就立刻调整姿态,朝那个弹头下落轨迹最快速度接近的同时,算好提前量连开数枪。

“天子,你在做什么?!”

“就算是我变成玻璃,也不能是下方的人!”

扭曲的光线让瞄准变得十分困难,但是在最后关键性的一发还是命中了弹头的正中,在闪烁的光影里,天子注意到了那个近乎透明的玻璃形体里,躺着一个月之民的影子,不过,很快她就被破裂放射而出的虹彩所吞噬,灼烧全身的刺痛,让她直接失去了意识。

“看起来,之前我确实低估了你。”

是占卜师的声音,天子在重新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这片梦的中心,她注意到了四周,在混沌的灵能流里不知所措,并且痛苦嘶吼的灵魂,很显然,那都是在月球和宇宙的殖民地当中,被灵能风暴直接吞噬,带着肉身落入这深渊里的人类,正在被这里一点点地撕碎和消化。

这个神神叨叨的先驱者,天子已经积累了太多的问题,他究竟是为何会在这里,并且帮助地球人类的,以及,他究竟见证过何种悲惨的历史,以至于对于梦中的事物如此忌惮?但是,天子又没有足够的把握得到自己的答案,只是向对方的位置走去,虽然在这个维度里,似乎自己的移动没有意义。

“又是你……占卜师先生。”

“看起来你对自己存在的意义大于了自己的生命,哪怕要牺牲自己也要完成未竟之事……虽然这是作为新人类的象征,但是,这不是作为天人的你该践行的准则。”

“怎么,难道你看不惯人类会因为理想献出一切的行为吗?还是说因为你终究只是个外星人所以不理解人类?”

天子向来不会给任何人脸面,这和她是不是天人并无关系,就连在被选拔进入组织之后,这种见谁怼谁的作风都一直延续至今。虽然现在,她连自己究竟是死是活都不清楚。

“不,天子,自从你加入天人之后,你的生命就不属于你自己支配了,包括将它浪费在无意义的地方。”

“啥?”

天子还没有弄明白占卜师的用意,但是,周围的一切就已经重新聚集凝结为机动战士的驾驶舱,随后,她看到了一个和幻想乡的妖怪之山神似的地方,不,地形几乎就是直接复制粘贴的,这里是处于内陆的长野县,伴随着紧急开启的反推发动机在诹访湖上激发出的大量蒸汽,天子才勉强在这死而复生的境遇里,重新认清了自己的位置。

“如果古书的记载没有错,八岳的正下方就是一个连通到伊邪纳岐板块的火山熔岩管……八云紫应该就是因为这点,因为周围火山活动聚集的伊奘诺物质才会将幻想乡的母本选择在这里的。”

悬浮在空中的巨型棱锥体构造,向地下发射出炙热的光束,将拦在中间的一切,从水体到岩石全部烧成灰烬,这是一个先驱者的激光钻头,不过,说是钻头还是太大了,因为在地上开出的洞口直径达到了上百米,被加热到电离的空气产生了强劲的风力,将周围的草木都吸入其中,并且烧毁,在周围产生出了一片烧焦的荒漠,本居小铃根本不敢靠近一步,虽然她知道,自己的知识对于贤者凯尔下达的计划意义非凡。

月之都的玻璃化攻击,本质上也是让灵能在思维下凝聚成型,转化事物的结果,如果月球不可避免的陨落,将整个日本海下方的伊邪纳岐板块暴露出来,大概可以产生出足够扭转局势的奇迹……甚至要比伊邪纳岐古神们创造日本还要宏伟壮观。

不过,由于整个结构深埋于200公里的地幔,这个挖掘过程至少要持续一个月,更何况同时还要进行对已经开掘的通道的建设,以及灵能输送,还有释放的各种设备的部署,本居小铃并非是一人包揽这个规模浩大的工程,事实上,对于这个能够拯救所有人的计划,她也只不过是数以万计的相关人员之一。

这里聚集了除去被莲子带走的人类的一切,各国的顶尖科学家,最先进的设备和技术,以及最为严格的安全措施一应俱全,将周边十公里范围的区域全部划作了军事禁区,而这样的挖掘场,环绕着整个日本海还有十五处,相当于要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同样的工作要同时进行,无论是在海上还是陆地,也无论晴天下雨,一刻都不能停止。

冲天的火光,让本居小铃的双眼有些刺痛,明明就已经是繁重的劳动,却还免不了月之民的骚扰,在过去的几天里,就有上百人死于炮火当中,作为一个单纯由于一时冲动来到外界的少女,那些被烧焦,而且四分五裂尸体的惨状让她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

但是,出现在日本的恶性事件并非只有月之民,隔三差五就有不明真相的民众聚集在禁区外围,抗议挖掘现场对周边环境的影响,并且,因为灵能的高度活跃,本应该在外界沉寂的妖怪伤人事件此起彼伏,它们并不会和自己这样,理解这项工程的意义,哪怕八云紫已经在尽力维持秩序也是如此。

不过,就算只有几千年的时间,也足够让整个地表沧海桑田,更何况,因为挖掘工作暴露出的地层逐渐变深,更加古老的历史会逐渐显露在大坑周围的岩层上,更何况是顺着一路上涨的熔岩隧道向下挖掘,所以,每当有新的发现,就会需要有人下去到那尚且带有余温,流淌着熔岩的底部去,而他们的发现,往往都会刷新这个时代已经变得陈旧的常识。

“那是……伊奘诺物质的矿石吗?”

通过轨道运行的矿车,将从地底深处挖掘出的矿石一箱箱输送到地表,随后向不远处的精炼设施前进,这样的设施,在几乎任意一个海上或者陆地的矿场周围都能看到,只不过相比旧时代,没有令人烦躁的噪音和有害化学烟雾,经过提纯之后,会被加工为其他不同用途的零件,从天人们日常所需的兵器,到机动战士的精神感应骨架。

比那名居天子目睹着这些从未停歇的自动化设施,在自己的机体下方通过,直到降落在指定位置后,空气中弥漫的,那特有的金属味道,更是让她陷入了亢奋,人类的思维会和这些古老的物质发生共鸣,哪怕是稍微闪过的一个念头,都可以在周围所有人的思维里如同防空警报一样反复回响,本居小铃就在这里,为什么她就是不愿意收手?

“按照计划,我们大约需要发射一百万吨的伊奘诺物质进入地球大气,并且在雾化之后,均匀地散布在整个大气圈里,随后,利用灵能注入将其具备足够的活性,整个地球会在之后构成类似于精神感应骨架的状态……或许就可以遏制住月球的下落了。”

“但是这个计划需要牺牲几十亿人……”

出现在自动门帘后的,是头顶着巨大水晶的玉造魅须丸,而人类灵方面的专家,埴安神袿姬也在房间里,作为最古老的神明之一,她们当然是这方面的专家,同样,也因为本居小铃和年龄不相匹配的知识感到以外,不过,对于比那名居天子来说,刚才她们提到的某种“计划”,听上去更像是一种自杀式攻击。

“刚才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

天人的皮靴重重落在合金地板上的声音,对于提醒自己的存在已经足够,但是面前的三人并没有打算把天子当回事,只是若无其事地向她瞥了一眼。

“所以,还觉得我是在毫无意义的送死吗?”本居小铃从办公桌上起身。

“就我刚才所听到的来看,你们这个计划,是在拉着剩下的几十亿人类一起为月之都陪葬,和月球真的落下来没有什么区别。”

比那名居天子注意到了玉造魅须丸手里的结晶物,和自己在其他被月之都玻璃化的地方,被转化的人类遗骸一致,都变成了透明,而且坚硬的构造,从外形可以依稀看出,这是一截人类的右手。

“月之都所使用的,只是对于灵能的一种极其片面的形式,但是通过同样的办法,我们或许可以将其用于反制他们的攻击。”

房间中央的全息投影吸引了天子的注意,她看到了一颗巨大的树枝状构造,从地球表面上生长,并且向宇宙延伸,直接将正在下落的月球缠绕包裹,按照比例换算,至少有上万公里。难道这就是玉造她们所说的奇迹?

“指凭空变出一棵树去直接拴住月球吗?看上去就……”

“天子,无论灵梦她们在宇宙里做什么,都不可能改变战局了,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人死亡都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自己亲手培育了每一代博丽巫女,难道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明知道现在的一切是所有人努力坚持的结果,但是玉造魅须丸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每一代博丽灵梦的出生,上任到死亡,她都是这样,或许这就是作为神明,所必须要拥有的神格。

“正是因为我自己和八云紫一起见证,监护每一代巫女的生老病死,我才有充足的把握认为她的能力不够,哪怕是驾驶机动战士也没有意义。”

“哪怕带上魔理沙,藤原妹红她们呢?”

“结果还是一样的,少数几个特殊的个体并不能改变整个局势的走向,甚至是那个叫做莲子的新人类也是如此。”

“完全是胡说啊!”天子对这种悲观的态度感到极度厌恶,“所以对于你们来说,有自由的思维的人类,在你们的眼里终究还是用来计算的数字吗?这样和当初掩盖历史,颠倒黑白的那些战争罪犯有什么区别?”

这一句话或许确实是说到了这两位操控历史的神明的痛处,不过,在短暂的沉默里,先离开的却是天子,相对于蹲在这里被勾心斗角的政治戏码气到吐血,不如还是干自己的本职工作合适,当初成为天人的自己,当初做的就是检测地球地壳活动,并且进行调整的任务,现在无非就是多了一条防御月之都的进攻而已。

不过,现在的处境,似乎也正好证明了占卜师对自己提出的所谓“预测”,四周的一切,正在快速消散,变化为陌生,并且排斥自己的环境,而当属于自己的时代真的过去,那么又能够在何处寻求庇护呢?月光下的八岳,已经被各种工业设施所沾满,曾经的绿水青山,根本无从寻觅,更不用说在其中生活的天狗们。

实在是太安静了,听不到飞鸟的鸣叫,也没有僧人的诵经,这种地方,除了全自动运行的机械还有什么?现实本应该会重新接纳被遗忘的一切的,难道真的只会不断的堕落,凋零,直到一切归于沉寂吗?坐在山顶上,眺望着湖面和对面的群峦的天子,难免对八云紫做出的保证产生怀疑。

“很壮观,不是吗?或许再过几百年的时间,这里的一切又有可能变成完全陌生的样子。”

本居小铃竟然主动找上门来,是把问题想通了吗?不,大概她所理解的想通并不是天子所认为的,不过,也没有表现出敌对的态度,只是来到了她的身旁。

“所以你还是相信占卜师说的那一套?”天子不耐烦地从巨石上起身,“相信我,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我们,哪怕真的阻止了月球的陨落,那我们又会如何呢?没有人去铭记我们的历史,也不再有人敢挑战他们的权威,那么到时候,我们除了彻底从现实里消失,还能怎么办?”

“天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讨论未来的前提,起码是能让现在延续下去啊。”

“你这是妥协了吗?小铃?”

等到天子重新将目光聚集到这个曾经的读书人身上,她才意识到,或许天人确实不止磨平了她的棱角,因为以往穿着的衣服,现在都被统一制式的工作服装替换,据说在组织里,她现在是被称为“哲士”的岗位,大概以往能够自由的收藏和阅读书籍的过往,也早已成为无法触及的历史。

但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天子依然能够感觉到一股不同于这现实的感情,幻想乡的书记员,稗田阿求并未随着幻想乡一起被忘却。

“我这怎能叫做妥协?”本居小铃逐渐也开始失去耐心,“如果不是八云紫,还有灵梦,眼睁睁看着她在面前死去的话,我又怎么会走上这条路?起码……起码在这里,人类可以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而不是当做牲畜一样被宰割。”

“死亡,这就是你害怕的吗?”

“难道还有比死亡更加让人绝望的事情吗?”

答案还真有,那就是天子自己,以及那些被当做傀儡,关在人造的躯体里杀害同胞的人类灵魂们,天子曾经也不相信月之都能够做出如此无下限的事情,但是现在,她不信也不行了。

“试想一下,如果哪天你不想活了,结果发现自己无法结束现在的一切,既不能前往地狱轮回转生,又不能借尸还魂重获新生,只能通过自己的眼睛,亲眼看着尚且活着的至交在无尽的悲痛中,做出背叛当初诺言的事情,一次次向曾经最为厌恶的方向堕落。”

“我明明只是在向八云紫证明自己的价值……”

“这就是阿求现在在彼岸看到的,看着你成为扼杀人类想象力的帮凶,将她努力想要记录的一切尽数抹去,这是你想要的吗?如果哪天你死了,你在彼岸和她相见,她会是什么心情?”

天子的一番话,让本居小铃哑口无言,虽说天子自己也是天人的一部分,但是千年的时光,以及无数次的任务经历,让她见证了没有正确轮回的灵魂,究竟遭遇过多少的悲剧,这个世界确实存在比死亡还要严重的痛苦,只是大多数过于脆弱的生命,并没有机会去提前知晓。

“够了,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

本居小铃最终还是选择不再纠缠,独自朝下山返回的道路远去,毕竟只是作为一个读书人,恐怕要真正触动她,得需要一些更加深刻的方式,不过,对于现在的天子来说,本居小铃也只是自己偶然遇到的同事罢了,因为就在下方的山林中,她感觉到了另一位老朋友的气息,虽然天人并没有停下抹去历史的脚步,但是历史本身,比如那曾被斩去头颅的鬼,以及掀起阵阵狂风的天狗,已经回到了现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