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3月3日

地点:SIDE 2

我们的意识,以及一切精神活动,是否有实在的物质作为依托?或者说,思维是否在时空当中具有自己的存在形式?这个问题,自从我成为月之贤者之后就一直在被它困扰。

在这之后,利用生命体对于灵能独特的聚集方式,我们知道了灵体的存在,作为一种高等生命体独有的特性,类似于人类,狼,狐之类的动物会在原本的生物质的基础上,叠加上自己的灵体,由此即使在身体遭到破坏,也可以保留完整的意识,或者是进行恢复的可能。

因此,具备了灵体的生物,意识不会在身体死亡后消失,根据不同类别的结合形式,在身体毁坏后的结局也会不同,这其中,人类由于具有最为完整的灵体,所以在身体死亡后会直接脱离物质以纯粹的状态维持自身,这种特殊的灵体也被称作灵魂,也正是因为在黑雾事件之后,死去人类的灵魂堆积于现实的危害,才有了地狱的生死轮回机制。

天人虽然已经不朽,但是并不够完美,这种对于自身存在的延续的恐惧,造就了我们月之民口中的污秽,如果有朝一日,我们既可以和人类一样,灵魂完全脱离身体,能够完全自由的决定自己的外表和身份以及力量,那么借由月之都,我们就可以拥有和时间本身对抗的资本,通过里面存储和迁移意识的服务器实现永生。

但是,在那之前,我们需要避免任何可能的错误,而付出的代价,实在太高,我们不可能让一个又一个月之民用自己的性命去尝试进行迁移所带来的副作用,但是,我们又必须通过进行直接的迁移去进行试验,因此,我们创造出了一个危险程度低,成本也在可接受范围内的生命形式,也就是月兔。

月兔并没有灵魂,意识是完全由活动数据产生的,即使死了也可以通过备份来恢复功能,说白了只不过就是拥有血肉的机器,在为期五千年的测试当中,它们完成了我们所设置的各个目标。但是作为一种具有独立意识的生物,在将其完全销毁这一点上,我反悔了,月兔虽然被创造出来就是被我们当做工具去使用,但是它们拥有的独立意识,会伴随着存储在服务器里的记录不断延续记忆,也就是说,纵使在这个过程中无限次的死去复活,它们都会带有这份记忆,就这样直接将其抹去,我于心不忍,更何况,对于月之都的现况,我也需要他们作为一支可以控制的有生力量。

月兔拥有可以跨越时空进行量子通讯的能力,这会对我的另一种技术拥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也就是从相隔几百万公里的距离,甚至是两个世界的唯独,将灵魂定向瞬间输送到一个特定躯体的传识能力,或许在某一天,我们会需要这种技术。

“爱丽丝,能借用你的两个人偶身体吗?还没有填充的那种。”

“你不会真的要做那个……”

“恐怕别无选择了。”

魂魄妖梦在SIDE 2公墓里截获的灵魂是个巨大的发现,根据其短暂透露出来的记忆片段,可以断定是被月之民控制,并且成为杀人工具的人类之一,现在正装在经过特殊处理的瓶子中,确保不会逃逸。

因为亡灵聚集导致的生命力爆发,经过和地狱方面的协商已经得到解决,现在宇宙居民在死亡后,其灵魂也会正确地进入到地狱参与轮回,但是因为人口数量的膨胀,地狱能否承受大量的灵魂涌入仍然是未知。

想要直接和被捕获的灵魂进行沟通并非易事,就算是这方面的专家,古明地觉也并不能保证能够做到百分之百的精确,如果能让它进入到一个事先准备好的身体,那么还能够顺便验证传识功能是否已经正常。

“你确认这样真的没事?虽然刚才清兰和玲瑚已经成功唤醒了,但是这可是活人的灵魂……”

爱丽丝已经摆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人偶身体,和上海蓬莱是一个型号的,可以在能力所及范围内进行多种任务,看似能够自主行动的人偶,实际上都是用灵魂才能驱动,就和那些古老的替身一样是埋藏已久的秘密。只是,以往制作的人偶都是在抹除记忆之后才投入使用的,而现在,爱丽丝会故意保留这个灵魂生前所经历的一切,无论等待着她们的会是什么。

“如果你现在都还在考虑所谓伦理道德,那我觉得你不适合这地方,爱丽丝,月之都已经不给我们选择了。”

“行,行,我知道……”

人偶身体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测试材料,不仅可以轻易控制,并且还有完备的功能,现在,只需要等待奇迹发生了,八意永琳将束缚灵魂的瓶子放在了试验器材上,在设定程序完成之后,那隐约可见的微光便凭空消失,于此通知,人偶也突然拥有了生命,很显然是因为自己一系列的遭遇,在极度的恐慌和痛苦里不停挣扎嘶吼,若不是爱丽丝事先用控制引线束缚,这个只有二三十厘米的身体也会造成不小的破坏。

因为灵魂不能直接和物质界进行互动,所以在一旁的约翰听到的,只是人偶自身被设定的女性声音,没有办法辨识其原来的身份,不过,在逐渐适应和熟悉周围的环境后,这个人偶就逐渐安定下来。

“各项神经信号表达正常,意识片段连续而且清晰……应该是成功了,现在他应该能够通过这个身体说话。”

人偶在环视四周,再次确认情况后,开口说道:“这一切结束了吗?如果我是死了,难道不应该是在地狱……”

仔细监视人偶的各项参数的八意永琳来不及对这个人偶问话,在这紧张却又尴尬的沉默里,总得有人说点什么。

“你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一切吗?包括从死去到现在的一切……”

爱丽丝小心翼翼地对这个被占据的人偶发出试探,灵魂本身是超脱物质的,所以不可能直接推导出它之前的身份和遭遇,不过,人偶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感,现在它所感知到的一切,或许在他眼里只是死亡后的世界而已。

“啊,对,我都记得……反正我都已经死了,那么之前那段经历总得有人知道……”人偶回答道,“我是月面殖民地的一名警察,在被那五颜六色的风暴吞噬之前,还在维持治安……在我重新醒过来之后,我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不听使唤的金属躯体里,同时,我的面前出现了一群着装复古,但是行为举止诡异的人,看上去就像是只存在于想象当中的天人一样……”

“大概是月之民……她们有说什么吗?”爱丽丝立刻追问。

“有,其中一个是紫色长发,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她的眼睛里,就像是有一颗太阳一样,发出让我十分恐慌的光,她对我说,如果我不反抗,可能会稍微轻松一点,当初我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但是将我传送到地球,以及别的地方后,却眼睁睁看着自己对原本应该保护的人类开枪……看着他们被烧成灰。”

“感觉我们不应该折磨他太长时间。”后面的魂魄妖梦提醒。

“但是……嗯……还有没有看到别的?关于那个地方的。”爱丽丝说。

“那个世界里面的人几乎都是眼睛里带有那诡异的光芒,唯独一个人不是,是个有白色短发,而且只有单边白色羽翼的……她看起来还具有理智。”

“稀神探女?”

“谁?”

旁边的博丽灵梦注意到了这个关键的信息,但是马上被八意永琳所阻拦,避免太多不应该知道的信息让这个外界人知晓。

“行了,爱丽丝,我觉得我们知道的已经够多了……”

“那能让我解脱了吗?大概只有我,才体验过什么叫做求死不能吧,我已经受够了。”

“确定吗?永琳?”

“快点!”

难得见到作为一个贤者的八意永琳还能这样着急,既然如此,那也不应该继续拖沓,爱丽丝将手放到了控制开关上,只要按下,就可以让这个本该归于地狱的灵魂按照命中注定的道路前去。

“不,这里我好像见过,难道说……”

“再见了,可怜的亡魂。”

“等等!你们有见到过一个叫做约翰·克劳斯的人吗?是个钢弹驾驶……”

爱丽丝并没有再多浪费一秒,在按下开关之后,努力想要挣脱束缚的人偶又一次失去了动静,回归于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件,无论这个灵魂和那个叫约翰的新人类有什么关系,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稀神探女竟然还清醒吗?月之都如果真的所有人都丧失了理智,那她是怎么做到的……”

灵魂所提供的情报,可以用重量级来形容,月之都本身并非出于完全失控的状态,或许可以利用稀神探女尚且清醒的理智,用来给失去联系的两地建立关联,不过,前提是能够建立起一个足够稳定的连接。

“恐怕是梦境界里的哆来咪吧,毕竟她们平时关系挺近的,但是现在,根据外界人类频繁出现的噩梦来看,她大概是也遇到了什么问题……话说回来,我需要对你们其中一个人进行直接的传识试验,就用刚才这个人偶。”

“你怕不是在开玩笑……本来把一个健全的灵魂塞进去,就已经够危险了!”

八意永琳并非是在开玩笑,作为当前唯一可以穿透结界的办法,她已经尝试了一切可能的途径,甚至做了大量的试验作为准备,就比如旁边被不知情的灵梦还有魔理沙随手拿起的两个看似完全一样,借由宏观量子纠缠,无论是温度还是完整度都保持完全一致的苹果,在灵梦一口咬下去的时候,也会在另一个上面呈现出清晰的牙印,让魔理沙忍不住惊呼。

“你觉得我有办法?现在幻想乡和现实之间的连接,纵使八云紫在努力维持,也已经摇摇欲坠,到时候我们就会真正意义上的无家可归了!”

“那也不是能够冒险的理由……”

爱丽丝的谨慎并无不妥,就算是迁移灵魂的行家,对于自己不熟悉的技术,她也不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更何况,如果要进行远程传识,就必须是灵梦和魔理沙这样的新人类才能实现,无论身在何处,都必须实现百分之百准确的传输。

“让我来吧。”

博丽灵梦推开了身边的爱丽丝,来到了传识躺椅上,纯金丝制成的表面,细腻且柔软,若不是因为金属自带有的冰凉,她根本意识不到这竟然是用的黄金而不是丝绸。

“灵梦,这太冒险了!”

爱丽丝还想要阻止,然而,这个巫女的脾气她也了解,若是真的确定了,是劝不住的。

“爱丽丝,永琳她说的没错,这个险必须要冒……你也知道的。”

将灵魂脱离身体,到钢弹的精神感应骨架内,博丽灵梦已经熟悉了,但是,传输到一个可以独立活动的新身体倒是头一次,在机器启动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一个漩涡抽进了冰冷而且冻结的海底,随后在充满各种各样怪异事物的洋流里被裹挟着前进,直到在片刻后,被重新拽出水面,等她回过神来,自己就已经来到了这个人偶的身体内,而原本的肉身,此刻正躺在那个椅子上,仿佛陷入沉睡一般。

不由自主地喘气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这种感觉说不上难受,但是也不能说舒服,毕竟在这个无机物组成的娇小身躯内,视角突然变得矮小,以及手指被毛布所替代这一点还是需要花点时间来接受,相比爱丽丝,魔理沙对于这种待遇产生了更大的兴趣。

“灵梦!灵梦,你不会……你不会真的在这个人偶里面吧,或者说,你现在就是这个人偶……”

“看起来是的。”

魔理沙还是难以自制,忍不住一把抓起了人偶身体想要把玩,直到八意永琳一句严厉斥责才停手。

“魔理沙,你要是导致这个身体破损的话,灵梦就死了!”

“噢……”魔理沙在无奈之下,只好不情愿地将其重新放回桌面。

“唉……早知道,我应该在出发之前多教育你一点的,对比灵梦你真的很天真。”八意永琳感叹。

“所以说,这真的可以让我们穿过结界吗?大概做不到像上次我来到外界这么简单……”

藤原妹红对于外界的科技发展并不陌生,毕竟就算跟随永远亭一起进入幻想乡,也一直和外界的天人组织保持联系,头上卷曲成圆筒状的城市,在人工制造的夜晚里绽放出比繁星还要耀眼的火光,并且在人工云雾里折射扩散,化作五颜六色的流明,就和当初自己和堇子在外界战斗,所看到的城市灯火一致。

“在你们不知道的这二十年里,我可不是在浪费时间的。”

莲子所言不假,作为这样一个天资聪慧,并且富有远见的新人类,她现在就是整个外界的焦点,就在藤原妹红身后的这间实验室里,曾经被视为秘密的技术,经由她手得到还原和改进,结界的阻隔,在她的面前终究只会变成过去,届时,现实和幻想将不会存在界限。

殖民卫星天鸟船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幻想乡吗?藤原妹红忍不住思考,如果堇子真的打算建设一个完全平等自由,而且允许非人类存在的国度,那么天人不可能坐视不管,或许月之都还没有战败,人类之间就可能因为这种分歧爆发冲突,重复历史的循环。

“穿越结界进行定点折跃,这我已经不能再熟悉了,但是你现在告诉我,要跨越上千年的时间,相当于回到过去,那说真的,我还是有必要谨慎些。”

“妹红,你是对那个时代最了解的人,虽然对于曾经的往事我无疑冒犯,但是……”

“行了,你的困难,我明白,毕竟我和你都有人被困在了现实之外的地方……”

莲子之前虽然成功连上了月之都的网络,但是仅仅只有短暂的一瞬,因为自身的天文数据库相比月之都还是过于渺小,目前只有极其微小的概率进行同步,除非能够找到一个完整的程序副本并且带回来,所幸,当初八意永琳击毁的那个,搭载着月之都高官,用来接回辉夜的飞行器上面就有一个,那个时候,大结界也未开启,因此利用连续的时空回溯到千年前的过去,并且偷取副本是完全可行的。

这也是八意永琳在研究后提出的方案,只要能够避免某些悖论的发生,就可以保证未来不被改变,或者说应该是这样……藤原妹红并不是不知道平行世界的假说,通过八云蓝的讲述,她明白,在某个未知的条件下,平行世界是可能产生的,现实会因为某种事件发生分裂,从而从同一个过去开始产生不同的未来,不过,这样的特性只有现实拥有,梦中世界的一切,例如幻想乡和月之都还有地狱,都是多元唯一的状态。

不过,或许她也不应该担心,毕竟就算真的发生了某些无法控制的情况,大概也不会影响这个未来,自己要做的,就是遵循当时的记忆,在被八意永琳摧毁之前盗取结界同步程序,只要得手,月之都的结界控制权就如同板上鱼肉,任人宰割,辉夜也就可以找到了。

“虽然要是能够找到八云紫的话,这个问题大概所有人都能轻松点,”藤原妹红随手丢弃了用完的烟盒,不过还是被反应迅速的清理无人机接住并且带走,“只不过时间这东西……不是月之都那些人大概搞不明白吧。”

“在梦境界中,时间和空间都是没有意义的,因此回溯千年的时光理论上可以做得到,因为前几天我已经试验过传送一个物体,到原地的三天后,哦,等等,好像时间要到了。”

把物体经过折跃送给三天后的自己?听上去就像是某个搞笑漫画才能做到的行为,不过,也就只有未来才能够有连续的记录,藤原妹红跟随莲子来到了预设好的地方,一个布满伊奘诺物质屏蔽灵能的实验室中,那个被传送的物体预计会在一分钟之后出现在试验台上。

“时空穿越或许对于你们还比较陌生,但是对于月之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我也一样……我晚上入睡后,不止去过幻想乡,也去过很多被八云紫封印在梦的泡沫里的异世界,随后,我才意识到,八云紫创造的这些世界,每一个都是将时间固定在一个年代,确保其不会因为变化而失去特征。如同一个个博物馆里,处于静止状态的标本一样,只是,里面的都是活生生的人类,以及非人类。”

“你难道觉得,这样循环往复的生活不好吗?”藤原妹红问。

“我不觉得,如果不是无法面对未来,或者说放不下眼前的过往,怎么会拒绝每一秒到来的新鲜?”莲子监视着倒计时荧幕回答。

“你难道没有珍惜的人和事情吗?比如……那个叫做梅莉的女孩。”

“不正是因为我时刻把她放在心里,我才会肩负着这份拯救新人类的责任前行吗?”

旁边的显示器里,标注着除天鸟船空间站以外,其他的殖民卫星和小行星改造殖民地,十几年的发展,已经聚集到了上百个城市规模,几千万人口的状态,并且,通过各种高深的先驱者技术得以实现资源自足,宇佐见莲子宣布独立的底气,正是来源于敦实的经济和军事基础,并非空穴来风。

“要来了,妹红。”

短暂的自由落体发出的清脆响声,回荡在具有特殊反射性质的伊奘诺物质墙体周围,直到半分钟后才逐渐消去,那是一个草莓,如此质量的物体,竟然还能发出这样清楚的碰撞?藤原妹红忍不住疑问,这个草莓是否里面灌了铅。

“草莓?大概是因为又小又易碎吧。”

“看起来试验是成功了……分子扫描没有问题。”

宇佐见莲子抓起了那个草莓,没有多想就放进了嘴里,这个草莓是三天前的母本的复制品,同样,也因为要进行多方面的测试,也被莲子吃掉了,而结果,无论从客观上的数据分析,还有从主观上的味道口感,没有任何区别。

“作为一个科学家,你还真是不拘小节。”藤原妹红感慨。

“这叫做,主观和客观的统一检查,事物的客观存在,以及我们的感知里,它所提供的信息,其实是两种不同的存在形式。”

莲子在完成实验之后,果断将报告导出,下面的部门应该会对它很感兴趣,更何况,穿越一千年的时光,还需要确定很多参数。

“如果我有的选的话,我不想把钢弹去作为杀人工具使用,你也看到过月光蝶了,如果他们能够变成我们改变现实的手段,这世界就不会再有人因为贫穷,因为战争等灾难受苦,一个人人平等,而且绝对自由的时代,不是很有吸引力吗?”

“两百年前,外界有人发起了一场长达150年的革命,就和你一样试图改变世界,但是他们最终在变化的时代里失去了方向,最终只能妥协。”藤原妹红提醒着莲子,“你最好知道你在做什么,而不是为了一个朦胧的泡影在做无意义的牺牲。”

“如果我是错的,那就不会有几千万人相应我的号召来到这里了,京都,上海,旧金山,东京,西雅图,巴黎……整个地球都有支持我的人。”

“希望如此吧。”

“那么,这边的工作也差不多完成了呢,大小姐。”

“没错,是时候了。八云紫在宇宙里应该已经给我们预留好了位置……地上明明有那么多古老历史的建筑物,结果人类却对科学的怀抱更加彻底……”

蕾米莉亚,芙兰朵露,莱瓦汀经过魔法的伪装,游荡在京都市区的街道上,宵禁政策彻底扼杀了一切可能的地下文化活动,这里的居民,大概也因为天上巨大而且闪烁的月亮而不安,蕾米莉亚能够感觉到,正流淌在城市之间,如此浓厚的恐惧,若是自己以君王之势驾临此处,该是无比风光,然而,妖怪的时代早已过去了。

接下来要把整个红魔馆搬迁到SIDE 2,也就是古明地觉她们所在的地方,在不受重力约束的环境里,虽然更加艰苦,但是思想反而更加自由,有朝一日,对月之都的进攻,也将会从那里开始。

“大小姐,我担心,月之都恐怕已经无法阻止了,被缥缈梦境蛊惑之人,只会在其中越陷越深。”

“我知道,就算这样,你和芙兰,就到上面去好好放纵一下吧,知道你们早就不耐烦了。”

“姐姐,我们会小心的。”

莱瓦汀,这个古老的构造体现在已经和芙兰算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了,若是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脱离体内冈格尼尔的控制,或许就可以和妹妹永远幸福的生活下去,无论是幻想乡,还是宇宙里都好。

看着天空中不时落下,在大气里发出火光的流星,蕾米莉亚知道,那都是在月之都手下死去的人类,再入大气的结果,他们的存在,终会像这些流星一样在短暂的闪耀后消逝遗忘,但是作为吸血鬼,大概她还需要为了灵梦,芙兰她们再辛苦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