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论走到哪里,最难能可贵的,就是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有了清醒的认识,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而不会走弯路。在人间之里的一个偏僻的街巷,我和丽兹坐在矮墙边,望着天空变幻的云朵。白云变幻着形状,但是从来不会长久地保持着一致的身姿。

我们虽然不属于人类,大的类别上都归于妖怪的范畴。妖怪需要维持自己在人们中的存在感——通过人前呈现威严也好,通过人后散布畏惧也罢,总之要有作为。这就得有势力。另一方面,丽兹作为吸血鬼肯定要喝血,我作为妖狐这种由动物修炼而来的妖怪,也时常保留着吃肉的需求,因此我们还不能完全靠“精神食粮”过活,虽然一时半会挨饿也饿不死我们。这就又得有钱。有钱有势,当大妖怪。没钱没势,就只能是小把戏了。

“丽兹……你带多少钱出来?”我想到这里,转头问道。

“也就零花钱呗,当时从红魔馆里面出来也没寻思这事儿啊。你那里有多少?”

“我也没多少。”我说着把手伸进兜里,把几张票子掏出来。“就这点,你看。”

“那怎么办。你说咱们干点什么好呢?”丽兹说着,沉吟片刻,又开口道,“不管干什么,咱们得先弄明白一件事,那个什么‘违反符卡规则’究竟得怎么解决。”

“我先前在寺子屋的时候,有时候也赶上阿求去讲课。我大概从阿求那里听得,符卡规则跟妖怪发动异变有关系。让妖怪更容易发动异变之类。可是我们之前捉贼,跟异变压根就是两码事。”

“唉,这就跟之前一样——你是妖怪,干什么事情,哪怕是去捉贼,也算是异变,就得按照符卡规则。”

“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魔理沙究竟怎么看我们,全乡对这个事儿是不是重视。更重要的,有没有惊动博丽巫女,这是最要命的地方。”

“那就得打探消息。很显然,咱们不能就这样去打探……”丽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咱们得乔装打扮一番,扮成被袭击的人,去找《文文新闻》的新闻社的射命丸文,说我们也是受害者,要曝光嫌疑人,来探一探虚实。”

“这招行吗?”

“试试吧。射命丸文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小心谨慎,应该能从她那里得到些有用的信息。”

“也只好这样吧。”我叹了口气。“你说咱们得化装。哪里找化装的东西呢?”

“晚上找吧。现在这节骨眼,小心驶得万年船,白天还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躲一躲吧。”

于是乎,我们按照丽兹的计划,白天找了个没人的野地呆着。饿了吃点野果野味,妖怪可不能挑食。好不容易挨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回到了人间之里,去寻摸可以让我们乔装打扮的东西。

“咱们得需要一套新衣服,一些夹板绷带拐杖之类的东西,还有假发套这样的东西。”丽兹这样吩咐。

“行。”

虽然在红魔馆养尊处优了一阵子,看家的手艺总不能丢。不一会儿,我们需要的东西就都齐备了。当然我们不能只拿这点东西,还顺便随手拿了些别的,这样他们就不容易推断出我们的目的。拿着这些东西,回到藏身之所。

接着月光,我们相互端详着。

“嗯……怎么给你扮上呢……”丽兹两眼反射着月亮,徐徐说道。

“这样,你先把这套衣服换上。”丽兹说着,伸手就去解我的衣扣。我并不阻拦,很快原来这套衣服就褪了下来。

“来来,穿这条裙子……你把那狐狸尾巴收起来!化形能不能好好化……”

“哎呀,我知道,我使法力藏起来就是了。”

很快我的衣服换好了,是一套普通的民女服装。

“你把这假发带上,然后再缠上绷带。”丽兹边说便做。

“哎,不错不错,挺像。我一会给你抹点血,明天早上就干巴了,就更像了。这胳膊……胳膊,打个夹板吧。我给你弄上。”

丽兹的手法很麻利,三下五除二就弄好了。

“腿……腿也来一个吧!”

“丽兹,要不腿就算了吧。我不是太会演瘸子!”

“行,那就嫩么地吧。别说,还真像回事儿。接下来就该我了。”

“我不会弄啊,咋办?”

“没事,我就简单弄一弄。我就演那个伤得比较轻的,明儿我搀着你去,这比较合理。”丽兹说着给自己也捯饬起来。很快,丽兹也改头换面了。

“差不多了。咱们想一想咱这台词儿,明天好去。”

于是我们俩讨论起剧本来。剪断截说,太阳再次照耀大地的时候,我们也走在了去文文新闻社的路上。丽兹为了不显得脸太白,也为了防晒,往脸上涂了些灰,搞得灰头土脸。

不多时,二人来在了新闻社。站在大门前,我稳了稳神情,缓解一下紧张,忽然听得门内的声音。

“文,你这报纸怎么发得这么快?比平时快了一天!”

“什么?快难道不好吗?而且这是您魔理沙的事情,我更得加急了。”

我听得真切,连忙示意丽兹不要出声,好好躲在一旁仔细听。

“好……你这是把我给搅和了!我白等了一天。”

“什么?搅和什么?”

“唉,算了算了。这样,要是有那两个家伙的消息,你可得告诉我呀!”

“好,没问题。”

“那就这样吧。过两天有机会,一起找灵梦喝酒去。”

“好,好!”

门开了。我跟丽兹躲藏好,看着那个黑白的背影走了出来。

“真是的,本来还想能抓住那两个家伙,这文文全给走漏了风声。”

魔理沙嘟囔着,驾起扫帚,向远方飞去了。

确认魔理沙已经走远,我俩调整了神情,来到新闻社门前。丽兹搀扶着我,上前叩门。

“您好,是文文新闻社吗?”

丽兹装出一副怯生生的声音。

“是的。请进!”

于是丽兹推开门,把我搀扶进屋。

“呦,您这是怎么了这是?快,快坐下。”文文见我俩这副模样,连忙说道。

“文……文大记者,您可得替我们做主,主持公道……”我还没坐好,就哭诉起来。“那该死的……挨千刀的……”

我没说全,已然泣不成声。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这倒也是咱们妖狐的本门功夫,“媚”中的一部分了。文文见我说不出话来,便转身面向丽兹。

“唉……是这么回事,文记者,我们俩遇见不讲符卡规则的袭击了。本来按我们俩的处境,也无可奈何,但是可巧看见您的报道,知道了您在调查行凶者,这才来您这儿诉苦,提供线索。”丽兹如此说着。文文一听,眼睛里似乎放出光来,立刻来了兴致。

“既然如此,就请二位详细说来。”

文文问来,我们连哭带说,把之前准备好的瞎话说了出来。整个事情跟魔理沙所说的版本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时间地点起因不同了。那个地点当然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但是的确是妖怪常常出没的地方,一时半会你也没法否认。我们说着,文文在一张稿纸上做记录。

“您还记得她们用什么武器吗?”

“大……大棍子,舞起来呼呼的,我当时听到风声,下意识用胳膊挡着,结果……呜呜……”

哭了好一阵,稍微缓和了一下。文文见我喘匀了气息,又说道,

“感谢二位提供信息。这样我就可以做后续报道了。”

“我们得谢谢您。有您把报道发到各处,才能尽早抓到凶手不是?”丽兹面露喜色,望向文文。“等抓住了,肯定不能轻饶!您说是吧?”

“应该。”

“哎,您说,这要是抓住了,得怎么处理?”丽兹开始套话。

“这不好说,但是得魔理沙说了算,当然可能也得找博丽巫女。”文文全当是闲聊,顺嘴说道。

“惊动了博丽巫女,这就算是大事件了,您说是吧!”

“大事?这事吧,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其实就是这么个事,魔理沙吧,她这人比较好面子。被人打了一棍子,心里不平衡,憋着这火儿。灵梦那里倒不一定能怎么样,毕竟灵梦她这人能懒就懒,不一定爱管这闲事儿……”

文文随意地说着。到底是层次比我们要高,灵梦魔理沙的事情,想说就说。要是我们,可不敢就这么当着人说博丽巫女如何如何。

“不管怎么说,违反符卡规则的事情总不是小事儿。先前也应该有过吧。”

“先前?那应该就是追捕天邪鬼那次了。那可是天邪鬼,危险分子,全然不讲什么规则的。”

“天邪鬼?”

“对头。天邪鬼,就是什么都要违反,谁也不喜欢,最后搞到天怒人怨,众矢之的,人人喊打的境地……”

天邪鬼是如此,我们俩一定不能搞成这样。我们可不想人人喊打,我还指望出人头地呢!

丽兹又装模做样的随便聊了聊,文文也侃侃而谈。

“哎呀,时候不早了,我还得带她回去,好好修养呢。这个事情,就拜托您了!”

“好的。对了,二位,可否让我拍张照?”

“这个……这事儿毕竟不太……您光拍身子不拍脸行吗?”

“没问题。”文文说着拿出相机,拍了一张。我们道了别,由丽兹搀着我,向门外走去。

我们挪动着步伐,一步一步地远离了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