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人不学习就落后,人不吃肉就得瘦。落后就得挨人揍,走到哪都贼难受。想当初为什么那巫女瞧不起我?虽然我的确在街巷里跟丽兹一样有偷鸡摸狗的行为,但是堂堂巫女的好朋友黑白魔法使不也是如此,而且她偷的还没有咱们有技术含量,分明就是明抢,一点儿也不专业,玷污了我们这门高深的艺术。我跟那魔法使魔理沙差在哪里,就差在我不会魔法上。有本事的人拿人家的东西,大家都说这是人家天性率真不拘小节。像我这样的拿人东西,不挨棍子挨砖头就不错了。

但是现在知识就在我的面前,我却被外国字拦住了。学一门外语是多么重要!

这时我突然想到,我不会,也许丽兹是会的。下次有机会,应该把她叫来。打定主意,我把这本书原原本本地放回去。在外面且不论,到了这里就不能由着性子来,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于是我便起身去寻丽兹。丽兹似乎还在与蕾米莉亚闲聊,她们谈笑的声音在走廊里远远地就能听见,这倒是也对初来红魔馆的我分辨方位有显著的帮助。她们甚至没有关上房门,于是我就直接走了进来。蕾米莉亚看见我来,转过头对丽兹说道,

“这也说半天话了,这样,丽兹妹妹,你跟十龄狐去玩会儿吧。”

“谢谢姐姐!”那丽兹嘴还真甜,说着就来到了我面前,跟我出了房间。

“你咋来了,我正跟姐说话呢。”一出门,丽兹脸色当时变了。

“‘姐’……哎呀,之前还叫‘蕾米莉亚大小姐’呢,现在直接叫姐了。你习惯地挺快啊!”

“她现在就是我姐,怎么着了?我陪我姐,不是天经地义?”丽兹理直气壮,一点不似平日了。

“你陪你姐,人家自个有亲妹妹。”我似乎随口那么一说。

“哎我跟你说啊,”丽兹说着,凑到近前,压低了声音。“我也跟姐说这事儿了。听那意思,这姐俩平时不一起呆着,好像是不对付还是怎么着……你别搁别人那说去嗷!”

“我不说,我这张嘴你还不了解?”

“我当然了解你了。——你找我来是干啥?让你打岔都差点忘了。”

“我找你是这么个事。我才刚去图书馆看了看,有挺多书,还有魔法的。我寻思瞅一眼,结果都是外国字,不认识。你不是老说你会外国字嘛。”

“不是,你看那玩意儿有啥用?”丽兹斜着一双丹凤三角眼,说道。

“有啥用,有啥用,哎呀呀,‘学文化学知识’这话当初都是谁说的?怎么还没过上两天好日子,就开始越活越回旋了呢?”

“我,我那是,我……”丽兹一时语塞,舌头打结。

“别我了,你就跟我来一趟呗,也不费啥事。”说着,我拉起丽兹就走。

三步两步来到了图书馆。我循着记忆找到了之前看中的那本书,拿到光亮的地方,与丽兹并排席地而坐,翻开了书。

丽兹端起书,有模有样地看了起来。半晌,丽兹放下书,开口说道,

“看不懂啊。”

“你不是会外国字吗?”我嗔怪道。

“我不是看不懂它这个字儿,我是看不懂它这个内容。”

“都写什么了?”

于是,丽兹与我讲了讲书中她刚看过的部分的大意。净是些巨龙、公主、骑士、城堡之类的东西,而且即便是按照小孩看的故事书的标准,也是前言不搭后语,不知所云。

“我估摸着,可能是一种暗号,密码之类的东西。”丽兹讲罢,说道,“也许那些大魔法师,有魔法的学问,不想让人轻易学到,就用这种谜语来隐藏起真正的意思。”

“唉,这可就难办了。”

“谁让你非得学……”

“嘘,来人了。”

我听得有人来,于是拦住丽兹的话。我们现在是因为与蕾米莉亚的关系而成为的红魔馆正经成员,可不是小偷,那么就应该与人相见而不是躲着。于是我跟丽兹小心拿好书,走上前去。

来人正是图书馆的主人,帕秋莉。紫色的头发,紫色的睡衣,浑身上下都是紫不溜秋的,好像是大茄子。

“帕秋莉大人!”我先一步开口打招呼。

“噢,原来是蕾米的客人啊。”帕秋莉的声音又缓又软。“二位来有何贵干?”

“这不,看看书。”我说着展示了拿着的书。

“看书好啊。现在人们大都不看书,就连蕾米也不太看书。看完之后,放回原来的地方就行了。”帕秋莉和蔼地说道。

“不过……书我看不懂。”我面露难色。

“噢……也难怪。这些魔法书都是用谜语来写的。你们想看魔法书吗?”

“嗯!”

“想学魔法,好。跟我来……”

帕秋莉说着缓缓地挪动着脚步,把我们带到一个书架前。

“这一系列书,是我编纂的新书,将前任的东西整理了一下,用更通俗的方法来重新讲述。这些想来对你们应该有所帮助。”

“这,这真是太好了。”

“你们好好看,别弄坏了。看完放回去,别少了。”

“好的,好的!太感谢了!”

于是我拿起了最前面的一本,来到光亮处。丽兹想要走开,被我一把拉了回来。于是她一脸不情愿地跟我一起坐下来,好好看这本书。

这一次,可真正是开卷有益了。里面的内容都可以理解,而且生动形象。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种魔法,都可以从时间、空间、灵力等等要素去分析,从金木水火土等等要素去分类。那些看上去杂乱无章,纷繁复杂的东西,竟然都是可以分门别类,有条不紊地分析的。

复杂的东西,可以分解为简单的成分。简单的成分,组合起来又是复杂的东西。我忽然想起之前那个被破开的游戏机。游戏机里面有电路板,电路板上面还有更小的零件。而它们组合起来,也绝对不仅仅是踢着玩这么简单。这与书中所说的魔法难道不是一样的吗!也许世上的学问,都有相似的法门,都有相通的道理。也许将来我们就可以真正地“玩”游戏机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边给美铃姐帮忙,一边去图书馆学魔法。不仅看书,也尝试实践。魔法跟我们妖怪的妖法,也有相通的地方。这真的的快活而充实的时光。虽然是蕾米莉亚收留了我们,但是帕秋莉才是真正我的贵人。雄伟的红魔馆,是人家的。而魔法学到手,那就是自己的,没有人可以抢去。

学了一段时间,自己感觉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没有什么可以检验的机会,我也并不在人前显示自己的能耐。人不能骄傲,不然就生祸端。之前听说书将西游记,美猴王拜师学艺,就是将本领在人前炫耀,结果被逐出师门。有了前车之鉴,自己当然更加谨慎了。

后来,有一日,我跟丽兹正在图书馆研读,帕秋莉大人也并不在。读至精妙之处,忽然听得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我以为是帕秋莉回来了,但是仔细一听又觉得不是。丽兹也觉察到不对,于是我们放下了书。

“是谁?”我对丽兹耳语道。

“不知道。应该看看去!”

我们俩小心翼翼地藏匿身形,悄悄逼近声音的来源。远远地,我们看见一个蹑手蹑脚的身影,穿着黑白的袍子,带着顶大帽子。我连忙拉过丽兹来,附耳说道。

“是魔理沙!之前听美铃说过,这家伙总来偷书,每次拦她不住,就要受责罚。”

“让咱们俩撞见,这可怎么办?要说她把书拿走,回头我们俩说不清楚。”

“怎么办?抓小偷!”

“咱俩打不过她吧!”

“嘘……看我的!”我示意她安静下来,然后从旁边轻轻拿起一根棍子来。这其实原本是一条凳子腿。我打枪滴不要,悄悄地接近,接近,屏住呼吸靠近……

靠得够近了,而魔理沙正在挑选书籍,没有察觉。就是现在!该出手时就出手!我举起棍子,看住了目标,狠狠地砸下去。

“当啷!”

“啊!”

魔理沙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扑通一声,瘫倒下去。

“你,你,你给人砸,砸坏了吧!”丽兹冲上前,脸色煞白。

我一撒手,棍子掉在地上。我伸出颤颤巍巍的手去探查倒地的魔理沙。

“还……还有气儿……”

“那……咋整?”

“喊!”

“喊?”

我与丽兹对视了一刹那。

“抓小偷啦!抓小偷啦!……”

我们俩的喊声响彻红魔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