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宿无梦。

睁开惺忪的双眼,向旁边望去。丽兹还在酣睡,我伸出手去怼她。

“哎呀妈……”

丽兹突然一声慌乱的惊呼,猛睁开眼。

“嗬,原来是你……把我梦给杵没了。”

“你又梦啥了?”

“我梦……算了,没啥。”

“咋还不说了?我知道了,准是梦见吃香喝辣的没有叫上我。”

“谁说的!”

丽兹没有说下去。我看着初醒的丽兹的样子,不同往日里风沙侵染的样子,如今她仿佛是原本深陷沙土的美玉,如今被有心人拾起,洗去了泥垢,显露了本真的色彩,是那样的纯净通透。我不觉看得出神。

“咋了,老看我?”

“我想啊,要是能够一直这样,那多好啊。”

“瞧你说的,为什么不能一直这样呢?”

“算了……醒了就别赖着了,穿衣起来吧!”

不一会儿,我们已经穿好衣裳,走出房间。走廊里正好就有一位女仆。

“二位客人醒了?请随我来吧,与大小姐一同用早点。”

那女仆一见我们便说。我们道了谢,随她来到蕾米莉亚的房间。蕾米莉亚坐在房间的另一端,当见是一张桌子,上面摆着各色早点。

“二位来啦!不必拘束,用些早点吧。”

蕾米莉亚非常客气,我们也就不再矜持。桌子上早餐云集五湖四海,贯通古今东西,有馒头有画卷,有大饼有油条,有培根有火腿,有白粥有豆浆,有牛奶有羊奶有马奶,有鸡蛋有鸭蛋有鹅蛋,有白萝卜胡萝卜水萝卜,有腌黄瓜腌芜菁腌苤茢,有豆腐干豆腐脑豆腐渣……怎么老有豆腐渣呢!

“大小姐,这可太多了,我们吃不了。”我连忙说道。

“没关系,先紧着您二位先吃,剩下来让下人们吃。”

我们就这样放心大胆吃起来。蕾米莉亚当然也没闲着,抓起一花卷来就着咸菜那么吃着。

“丽兹啊,咱们既然是实在亲戚,那就不能显得太生分,省得旁人闲话嘛。您说咱们怎么称呼为好?”蕾米莉亚边吃边问。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过去的事情很多都难以回想。您既然是主人,就拿个主意吧!”

“依我看,你我外貌相似,就以姊妹相称吧!您可还记得自己生辰?”

“我不记得了,既然您是主人,那么理所应当地就是姐姐。姐姐在上,且受小妹一拜……”

“不必了,先吃饭吧!”

丽兹原先吹嘘自己是老姑,如今却当上了妹妹。看来她有着灵活的辈分意识。我正心里暗笑,丽兹却又侃上了。

“姐姐在这里属实是享福了。想当年小妹我在外面,那就是事事难。想当初,我刚觉醒血族血脉的时候,连吸血也不会,当然也没人让我吸啊!”

“妹妹真是受苦了啊。”

“可不是嘛!后来我憋得没招儿了,墙根窟窿里面伸手够出来只耗子,拿起来就吸。那耗子还吱哇乱叫呢!——您还别说,后来我听十龄狐说,这还是道名菜,叫什么三吱儿!哈哈哈!”

“哈哈哈!”蕾米莉亚也笑起来,差点拿不住手中的花卷了。

愉快的气氛就这样持续着。也许,这样的故事能够衬托出蕾米莉亚身份高贵,一身的贵族气息吧。这世界上什么东西都怕比较。

“对了,这位十龄狐小姐,在馆里做些什么呢?”不知怎的,蕾米莉亚突然提起我来。

“她,你就让她跟手底下人一起干活就行了。”丽兹回答得很简略。

“不是,我……”

我张开嘴想要反驳,丽兹即刻坐到近前。

“让你干点活儿咋啦?”丽兹小声说,拦住我的话。

“凭啥?咱俩一起来的!”

“是一起来的……你小声点,一起是一起,我是人家妹妹,你又不是啊?再说我也没闲着,我一天不得陪我姐,你以为轻松省力?”

“好吧。”

我没有办法,我的确不像丽兹一样是蕾米莉亚的亲戚。长幼有序,尊卑有别,身份地位有说法,自古如此。但是又一想,蕾米莉亚的仆从是十六夜咲夜,蕾米莉亚妹妹的仆从是我,这么说我在全个儿的红魔馆上下,论身份,也就是比咲夜稍稍微微差那么一点点,比其他手底下人,还是要强不少的。这么一想,我心里顿时舒坦起来。

“怎么说,我就任您差遣。”我对蕾米莉亚说道。

“您有此心,那真是太好了。这样吧,一会儿您去找红美铃,跟她干点事情。当然了,主要的活肯定是她来干,您就在旁边看着,有需要的地方搭把手就行了。”

“那我得感谢您!”

有道是只要放低期望,就不会失望。跟红美铃一起干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嘛。除了跟她一块呆久了会让我对自己某个部位的尺寸产生强烈的自卑之外。

吃完早点,我起身与丽兹和蕾米莉亚道别,去找红美铃。我走的时候那二位依然有说有笑。说起来也很奇怪,我记得蕾米莉亚自己似乎是有一位亲妹妹,现在却不瞧见在一块,但是从外面来了个无人作证,仅仅是血脉相似的“妹妹”,却在一起交谈甚欢,整天要这个妹妹来陪着耍子,其中有什么原因呢?

我想不通,也许大户人家就是这样,虽然只有两姐妹,却依然有一团乱麻似的关系,我们这种外面来的一般小妖怪都是无法想象。

很快,我在院子里面遇见了红美铃。

“您好,大小姐让我跟您一块儿干活。”我走上前说道。

“叫我美铃就行。”红美铃说着,拿起一把长长的大铁剪刀来。“我一会儿主要就是修剪一下枝叶。你边上看着就行,你要想干的话那棚子里面有一把备用的,你拿着一起干。——你叫十龄狐是吧?”

“叫我小十吧。我跟您一块干。”到了这份上,谁比谁高谁比谁低也并不重要,只要能一直在这里呆下去,不犯说道,怎么地都行。我寻来另一把剪刀,与美铃一起干起来。

美铃在这方面还是比我强不少,干活速度较我快上许多。

“小十,你老家是哪的?”

“我黑山的。”

“黑山?黑山老妖?”

“黑山是黑山,但是你看我也不老啊。”我一边干活一边说着。“那可是妖怪的风水宝地!当初我们那里像我这样的狐狸、黄鼠狼、刺猬猬……多了去了,兄弟姐妹众多,日子就快活,修炼也懒散了。后来闹大鼻子,小鬼子,还有胡子,兵荒马乱,死走逃亡……我这才背井离乡,来到这里。”

“哎呀,那可真是造老罪了。”

“可不是吗,那美铃您是那里的呢?”

“我老家义县的。”

“义……”

我好悬差点没喷出来。

“哎妈,这也离得不远啊!你看我才刚还搁那吹呢。”

“噢噢,合着你说的黑山是黑山县!”美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要是这么算的话咱们就是老乡了。”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老乡见老乡,俩眼泪汪汪。千真万确。

“美铃姐!”我情不自禁地呼唤出来。

“哎!哈哈哈……”美铃也双眉舒展,喜滋滋地答应着。再看美铃,就愈发感觉陶醉了。我自己得承认,之前看到她,因为她出众的身段儿比我强太多,因而看她总是带着一种偏见,觉得只不过是卖弄色相罢了。现如今看着却倍感亲切,使得我原本那三俗的思想得到了洗涤,傲慢的心灵得到了净化。

我们一边干活一边聊着。天南地北,无所不包。及至艰难往事,一同垂泪叹息;说到大小趣闻,又一起喜笑颜开。这种交谈,比丽兹与蕾米莉亚的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谈着谈着,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美铃姐,我之前听说,红魔馆除了大小姐,还有位二小姐。我进馆来,还没见过面,没拜访呢!”

“二小姐,的确是不常出来。平时都搁地下室呆着。”

“也没见她跟大小姐一块儿。她俩这怎么回事儿,姐您知道吗?”

“这我哪知道,这都是主人的事情,咱们下人没法知道。”

“也是……”我听美铃姐这样说,也就没有细究。不过这姐俩在我看来是愈发古怪了。不过这倒也不是特别稀罕。历史上,且不说不见面这种程度,就是亲兄弟反目成仇,同室操戈的,又何其多。这也给我提了个醒,在红魔馆就得更加小心谨慎,就应该多学习,想比如美铃姐这样经验丰富的前辈学习。

聊着聊着,枝杈也修剪完了。

“小十,我就去门前站会儿岗,你自己馆里走走,或者跟我站会儿,都行。”

“美铃姐,那我就馆里转一转吧。”

“好嘞!走时候加小心,看着点别碰着!”

“哎!”

我于是自己在红魔馆里面转了起来。之前没仔细看的各式各样的装饰器物,现在看真切了,然而还是叫不上名字,更不懂其中奥妙。这世上还有许多我不懂的事情,无穷无尽。我自己的天地却在何方呢?

走着,看着,想着。忽然,前面的一间大房间映入眼帘。走上前看,原来是一间大图书馆。内里有高大的书架,层出不穷,上面满是书籍。这里应该是帕秋莉大人的管辖,可是我转了一圈,似乎她不在这里。我看着那层层叠叠的书籍,仿佛身处一处沙滩,看着琳琅满目的贝壳,以及广袤无垠的大海。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当然也是我们妖怪进步的阶梯。如果能够长本事,甚至说,学一学魔法,那对于我来说真是意义非凡。之前离开了寺子屋,现在我十龄狐在这里,就要继续学习,继续深造啦。

我走到书架前,拿出一本有眼缘的,记下书架序号和层数,拿着书来到一个光亮的地方,翻开了书的第一页。

“外国字儿看不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