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微风带来阵阵凉爽,东升的太阳洒下万丈光芒。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丽兹给自己弄了套洋裙,戴着飘丝带的帽子,我则整了身精干的小西服。打眼一瞧,那可是狗熊穿大褂,人儿了。

我对丽兹在太阳下活动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她的确是吸血鬼,我曾经见过她吸血和使出一些血族特有的法术,比如变燕巴虎什么的,但是她似乎的确没有那么惧怕太阳。顶多是有些反感阳光直射而已。也许这说明她的吸血鬼血统确实比较强大,她大有可能的确是斯卡雷特家的亲戚。只不过不一定是她一贯认为的红魔馆馆主的老姑罢了。

我们就这样朝着红魔馆的放向走,一路上欢声笑语。

“哎呀,这到了人家那里,咱们遇见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做,可怎么办?”我边走边问。

“这有什么,照葫芦画瓢,你还不会?”

“你倒不在乎,那你紧张什么?”

“谁紧张了?”

“没紧张你脑门子咋冒汗呢?”

“谁冒汗……冒汗,我那是天热……太阳晒的!不许啊?”

“许许许!”

我们就说这样‘有说有笑’地来到了红魔馆门口。

红魔馆看门那个是一个大高个,大长腿,俩大发面馒头要蹦出来还没蹦,绿不禁儿的旗袍开叉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这位我知道叫红美铃,也是妖怪。老年间,小妖怪是没有这种大名的,都是随便叫个什么绰号。须得是大妖怪,才能跟人似的有名有姓。因此红美铃大小也算是大妖怪,比我就强。

先前丽兹实际上来过一次,让人轰走了。不过那一次跟这一次的造型可是天差地别。我们俩往前面一站,红美铃抬起头来看我们,似乎没有认出来。这就好。

“您二位是?”红美铃开口问道。

“我们有事求见您家家主,还劳烦您通报一下。老十,我让你写那帖子呢?”

我吧帖子掏出来递给红美铃。

“麻烦您给呈上去。”

“好,您二位稍等片刻。”

红美铃把我们二人领进院里,示意我们在一条板凳坐下。她则走到洋馆门口,把帖子递给一个女仆。我们坐在板凳上,眼巴巴地望着洋馆正门。

“怎么还不来,你那帖子写的没毛病吧?”

“应该没吧,我检查好几回了。”

“那怎么这半天还没来?”

我俩正你一句我一句的唧各,红美铃突然走上前。

“这个……我冒昧问一句,您二位找我家主人,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嗯……我们来是为了之前的一些私事……”

丽兹说的含糊,糊弄过去。想来也是,这次来就应该低调些。不能上来就认亲戚,不然我们在大户人家露了怯,也让人家没面子。

“也是,咱们做下人的,也不用知道那么多。”红美铃见我们不愿多说,也就没有追问。这个时候,洋馆大门开了,一个女仆招呼我们。

“行,您二位进去吧。”

我们起身进门,跟随那个女仆一路往前走。屋里各色装饰,我当然没见过,可是不能多看,不然就显得太土。从大厅往楼上走,有一间大屋子,大概是会客厅之类。

走近会客厅,宽敞的房间里面,一张沙发上坐着那个血族少女,一副华贵的样子,好似浑身上下流淌着亮晶晶的东西。这位应该就是红魔馆的馆主,蕾米莉亚·斯卡雷特。乍一看上去好像跟丽兹长得的确差不多,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她们这种少女吸血鬼大概都这模样。在一旁站着的是个银发女仆,想来也许是女仆长十六夜咲夜。

“大小姐,客人到了。”给我们领路的女仆说着,然后便退出了房间。

“二位请坐吧。”蕾米莉亚开口说道。

“多谢,多谢……”

我俩行了个礼,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这玩意儿属实是喧呼,得劲。

“二位的帖子我已经看过了。这么说,这位小姐,是我蕾米的亲戚?”

蕾米莉亚的目光扫过来,与丽兹四目相对。她们的目光中似乎有一种特别的东西,一种属于血族的力量。我先前大概听丽兹说过,吸血鬼毕竟是一种强大的种族,仅仅是目光中就包含血魔法的力量。她们现在确认了眼神,大概就是在打量对方作为一个吸血鬼的段位吧。

“不错……”蕾米莉亚点了点头,随即呈现出微笑。“二位远道而来,应该还没吃饭吧!咲夜,叫厨房预备饭。”

“真是谢谢……”

咲夜去了厨房,房间里剩下我们俩和蕾米莉亚。

“这饭菜还需要些时间,二位稍安勿躁。”蕾米莉亚依旧是笑着说道。“对了,您说您跟我是亲戚,那么咱们怎么论的呢?”

“这个……这个还真说不好,这么多年了,起起落落,沧海桑田……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这个还请见谅。”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血族的传承,都是一家人。”

这会儿丽兹可完全不像是平日里跟我吹牛那样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蕾米莉亚的老姑了。

“这位就是您的随从,十龄狐小姐吧。”

“是我。”为了来红魔馆,我成她随从了。没办法,谁让我不是血族呢。

“您二位在外闯荡,不容易。二位先前是做什么营生的?”

“这个嘛,我跟我家小姐是……嗯……做买卖!虽然不入流,但是也没办法不是?”我小心答道。想不露馅可不容易。

“噢,二位一般都买些什么?”

“这谁知道啊,那得看别人那有什么。”丽兹随口一说。

“买别人的东西?”

“是,别人的……别人用过的,二手的,二手交易!这么个买卖。”我好不容易把话圆过去,好悬没全秃噜了。

“哈哈,二手交易,好哇。能够物尽其用,提倡节约!”

“对对对对!……”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拉家常。当然我俩并不避讳我们是在外闯荡,而不是养尊处优。这并不是劣势——虽然蕾米莉亚知道的大部分东西我们都不懂,我们知道的很多东西其实她也不懂,只是这里面有些东西不好讲出来罢了。

“在外边,属实是不容易。没关系,现在二位来了,就不用再发愁了。血浓于水,我蕾米莉亚不能怠慢了二位。有不周到的地方,手底下人有冒犯的地方,直接跟我说!”

“瞧您说的,我们壮着胆子来投奔您,已经是给您添了不少麻烦了。”

这时,咲夜走了进来。

“大小姐,饭菜已经齐备。请二位随我来吧!”

于是我们跟随着咲夜,来到另一间屋子,应该是叫餐厅。

大家分宾主落座,桌子上已经码好了一碟一碟的菜品,可谓是琳琅满目,看上一眼就令人口舌生津。

“吸溜……”我跟丽兹都咽了咽哈喇子。

我正注视着这些菜,却见一位女仆端着一个盛水的小铜盆儿,来到跟前,靠近了丽兹。

丽兹微笑着向那女仆示意,随即接过来,举起来对着嘴吨吨吨吨……

丽兹大概还没注意到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显然她这样不对劲。她一口气喝完了,笑盈盈地向大家一亮盆底儿,然后把小铜盆还给那位女仆。

我知道她整岔劈了,心想应该先看看蕾米莉亚怎么做再说。可是那女仆却紧接着给我递了一小盆水。我悄悄看向蕾米莉亚,可是她却面不改色,什么也看不出。看来我只能自己想办法。

我接过这盆水,稍微一寻思,端起盆来喝一口在嘴里含着,咕叽咕叽几下,漱了漱口,然后又吐回盆里,还给了女仆。

接着,我忐忑不安地看向蕾米莉亚。这时那女仆给她送水了。只见蕾米莉亚把手探进去,洗了洗手。我与丽兹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脸上写满尴尬。

“二位,二位!匆忙之间,只能备些粗茶淡饭,不成敬意,还请二位不要见外!”蕾米莉亚说着,动起碗筷来。看来蕾米莉亚这样的外来大妖也学了用筷子。

主人动了筷子,我们也再拘束不住,抄起筷子向那些菜肴发起了冲锋。我第一眼瞧见的就是油豆腐,旁边有大白菜炖豆腐,小菠菜熬豆腐,海米咕嘟豆腐,松花凉拌豆腐……以及豆腐渣饼。我这辈子算是离不开豆渣饼这玩意儿了。

再往这边看,那可就更热闹了。血豆腐,溜肉段,酱蹄子,溜肝尖,溜肥肠,炒腰花……这些个都不如中间这道菜硬,正中间这一大坛子里面,酸菜白肉血肠!……

老带劲了。

之前费那些个劲,哪怕就只是为了吃这一顿饭,都算值了。

吃饱喝足,蕾米莉亚又言道,

“二位用过膳,想来之前旅途劳顿,也挺累的吧!二位可以先沐个浴,我给二位准备卧房,好好休息一下。您二位来几件房?”

“一间!”丽兹没等我开口,抢先答道。

“好好!那就请二位这边来。”

简言之,我们接下来先洗了个澡。洗澡没什么好讲的,是吧!

总之我沐浴更衣,穿上柔顺宽松的衣服,往那软床上一躺。丽兹见状就也要扑上来。

“哎哎,你上那边去。一股血腥味的。”

“啥?平时一起那么长时间,现在你还挑了?”

“废话,平时哪有这条件。现在讲究了!”

“你还讲究?一股骚狐狸味。”

“哪有!才刚洗半天了,用下去半块胰子。”

“那我也洗了啊!还用完了剩下那半块。”

“咳,我跟你开玩笑那。上来!”我笑着说道。丽兹也即刻舒舒服服地往这床上一倒。

“哎呀……舒服!这就叫,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丽兹自言自语。

“不是,我怎么听你这话这么含糊?你到底是不是人家亲戚?”

“是……也不一定,说不好。”

“合着你自己都含糊那?自己你都不知道?”

“实话告诉你,我压根没见过自己爹妈,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不过我稍微长起来,显出血族的力量,这很明显就是打血脉里面带的。我后来打听了,我们那里有一支斯卡雷特家,是富贵人家,传说他们家里出吸血鬼。虽然没有相认,但是我估摸着八九不离十。他们家里不定哪位血族贵胄,在外面风流,留下了种……”

“这,你不怕人家跟你掰扯起来?你这也没有什么像样的证据。”

“是,但是也没人证明我不是啊。我前段时间一直打听,据我所知,咱们幻想乡里面除了我,蕾米莉亚和她妹妹,再就没有吸血鬼了。这就没人能够证明我不是,而且这么大地界好不容易有一个同族,她怎么能不认下我呢?”

“噢……我说你这段时间都干什么了呢。高哇!”

“那是……睡觉吧!”

于是我俩眼一闭,然后就不知道然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