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26日

地点:SIDE 2

幽幽子大人在训练我成为能够驱动亡魂的庭师时,别有用心地传授了许多关于灵魂以及生命方面的知识,所有这些,都是天人和八云紫大人所掩盖的禁忌,我们这样的半人半灵,从出生就是为了贤者们设下的生死轮回服务,人类的灵魂在身体死亡后会离开身体,随即经过地狱的审查,被分配不同的来生,在轮回当中,维持着现实的灵能稳定。

幽幽子大人正是因为那些知识所折磨,无法面对自己犯下的罪行而死去的,对于大多数生命来说,死亡就意味着人格的湮灭,纵使灵魂经过转世而重生,所获得的只不过是作为毫无关联的另一个人的生活罢了。但是,她却在八云紫的指使下,通过古老的技术创造出了无惧死亡,可以不断重生并且继承记忆的博丽巫女。

我并不怀疑幽幽子大人这样做的目的,她一定是在看到了今天的可能性之后,才会付出一切到那件事里面的,我见证过上一代巫女的死亡,随后重生,八云紫大人一定是在期待从她的身上产生出打破我们被现实拒绝的命运的花朵,只是,她的言辞过于抽象,我不能理解……

人类的生与死的判定是依据身体机能无法维持运转,灵魂脱离身体设计的,那么,如果灵魂被囚禁于某个牢笼里,虽然身体已经停止了,但是灵魂并没有前往地狱的时候,现实又会发生什么呢?幽幽子大人并没有告诉我答案,但是,从叫做爱丽丝的魔法使所作的人偶里大概可以推测,那是一种既不算死去,又不能说得上活着的状态。

那么,袭击我们的月之都的机动战士也是这样的吗?我在和他们战斗时感觉到了类似的情绪,那种想要获得解脱,但是被月之都设下的限制强制绑定在一起,去做他们最不想做的事情……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一个猜测罢了,或许这就是贤者八意永琳口中的“传识”的意思吧,要是能有机会提取其中一个灵魂就好了。

“妖梦,头顶六零方向!”

“交给我。”

虽说阿伽马停靠在此算是相对轻松的状态,但是并不代表月之都对这个炙手可热的殖民地群失去了兴趣,大大小小的战事总会突然发生,只不过,因为有在这里的新人类的支持,所以月之都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但是,每次都三三两两出现的月之都机动战士,终究还是在压榨着钢弹驾驶员们的耐心,这些造价高昂的战争工具仿佛完全没有成本一样,不停地在往这里投送,按理说这样的消耗,月之都是根本负担不起的,除非就和魂魄妖梦假设的一样,在月之都和殖民地里的死难者的灵魂变成了他们的工具。

她已经熟悉了这个十几吨重的机器人的控制,就和活动自己的身体一样轻松,或者更甚,如果将战争看做和灵梦还有魔理沙她们一样,去以弹幕对战的方式解决异变的话,那么现在大概就是差不多的感觉,只不过,解决异变的时候,刀砍过去只会让对方爆出一地的能量点,而现在,则是真正意义的将其四分五裂。

魂魄妖梦刻意避开了最关键的精神感应骨架部分,放大化的楼观剑精准地插入了敌机右肩,随后顺着刀锋朝向将控制模块直接破坏,果不其然,这一击直接就在保证完整的情况下瘫痪了它,随后她对准远处的阿伽马用力一推,将其送出了战场。

而旁边的约翰在击毁了目光所及的最后一台敌机之后,注意到了这一反常的行为,月之都的机动战士虽然确实在材料上有先进之处,但是并没有回收的必要,看着正在抓住那台敌机正在往回拖行的异端钢弹,他立刻追了上去。

“你在做什么?打捞破烂吗?”他拦在了魂魄妖梦的前面。

“我是在验证我一个并不确定的假设……这些机动战士,应该不是月之民驾驶的,而是从别处捕获的人类灵魂。”

“灵魂……据我所知,人如果有灵魂的话,去的是地狱,而不是留在这里……”

“噢,我差点忘了,你是个比早苗还要纯正的外界人,不过,也无妨,若你不信,等我们回去就知道了。”

魂魄妖梦是白玉楼的庭师,精通各种沟通和驱动亡灵的方式,但是,长期浸泡在各种粒子和基本力构筑成的科学常识里的约翰,还是没法完全接受灵魂之类的概念,他或许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知道的够多,但是唯独没有亲眼见过,是否真的有脱离了身体而存在的意识的情况。

不过,为何就因为感觉不合理去拒绝呢?既然她如此坚持,就让她带回去也未尝不可,约翰朝周围的宇宙里四处张望,地球人类脱水破碎的尸体,以及断成几块的飞船或者机动战士的残骸,在冰冷的宇宙里反射出点点微光,无论他们曾经遭受过什么,都会在战争结束之后被遗忘,但是至于它们会不会按照八云紫所说进入幻想乡……大概只有贤者自己知道吧。

其他驾驶员们早已经返回,果不其然,他们也对于拖拽一个瘫痪的敌机回来这种浪费空间的行为感到不解,但是,早有准备的八意永琳,却对魂魄妖梦带回来的这个“战利品”兴趣甚大。

“竟然会想要试图带回完整的精神感应骨架……看起来你们的求知欲还是值得肯定的。”

待舱门紧闭,重新增压之后,八意永琳立刻快步上前,利用无人机开始切割这台机体的外部装甲,就算不是本人操作,也精准地找到了每一个联动的开关位置,不到一分钟内,纯白色,表面类似于陶瓷一样的装甲就悉数脱落,金黄色的伊奘诺物质清晰可见。

然而,光是解除外甲能够感觉到什么呢?灵魂按理说是超脱一切物质的存在,看着八意永琳利用传感器在机体上四处摸索,约翰也没法理解其中的机制,灵魂或许会对周围实在的物质产生影响,但是怎么通过这些影响去证明灵魂的存在,却是科学永远无法解释的问题。他在无重力的房间里缓慢下降,和魂魄妖梦一起来到了月之贤者的身边。

“所以成功了吗?别告诉我……”

“很遗憾,妖梦,这个机体里面的灵魂已经不存在了。”

“可恶……”

哪怕是自己竭尽全力避免伤到重要的部分,看起来常规的手段还是无法保持灵魂束缚的完整,想要破解月之都的结界通行,首先是找到月之都所使用的秘钥,其次就是复制一份完整的月之都传识协议,这都是在八意永琳离开之后发明的,所以就连她也对此一无所知。

“恕我直言,灵魂这东西,要么是去地狱了,要么是处于隐形无法感觉的状态,这样大概也没什么用吧。”

计划接连受挫,本就让八意永琳感到疲惫,现在约翰又来这一句风凉话,着实让她感到不适,她将手中的零件留在了半空中,脸上早已是难忍的烦躁。

“约翰……我没时间开玩笑,几十亿人的生命就看我们了,包括月之都,还有辉夜。”

“我的意思是……为何非要在这里寻找呢?人死后若是有执念不肯离开,难道不应该会在墓地徘徊吗?或者是其他记忆深刻的地方,”约翰根据习惯,将驾驶服的头盔绑在了腰上,“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像这样去用自己的生命去赌博,莲子她以前就经常会在各种墓地或者神社之类的地方停留,为的就是去捕捉各种各样的灵能异象,我觉得我们也可以尝试……”

“嗯……等等,话说回来,殖民地的花,异常的鲜艳啊,而且好像都持续了一个月都没有凋零。”

死去灵魂的聚集,会将自己残余的生命力聚集到现实中的事物上,导致一些违反生物自然规律的情况出现,博丽灵梦回忆起了自己当初在发生结界异变时,自己所经过的那片花海,就和自己前不久在殖民地里见到的一样,本应该各个季节错开的花朵,同时全部绽放,让所有有幸见到的人都沉浸在一片常世无法提供的美景里。

“花……”魔理沙也沉思了片刻,“啊对啊!我原本以为殖民地里的植物,是因为化学药剂的作用,才可以表现出和当时一样的景色,但这种情况……”

“我觉得有必要去进行调查,殖民地建成怎么说也有十年了,在这里度过余生的,恐怕也不是少数……魂魄妖梦,你应该能够感觉到吧?”

约翰虽然并不能直接看见灵魂,但是一种不可忽视的直觉告诉他,就算那不是灵魂,也一定是某种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物,因为它能够听到这些灵魂,想要和别人倾诉的情感和经历,所有这些,都能够在殖民地的档案馆里找到关联的资料。

“或许我们对于这个殖民地的认知还是有所欠缺……”

“不,是我们从来就把这里当做一个想象力已经沉寂的现实去看待,却忘记了……明明还有很多坚持自己幻想的人还活着。”魂魄妖梦回答。

相比于SIDE 3,SIDE 2还是保持了很多人类旧时代的传统,至少有一片完整的墓地,毕竟还是多个国家联合建设,无论是规模还是功能都要比莲子的秘封社要更加完全,不过,墓地是单独建设的空间站,为了节约空间,在这里死去人类的骨灰会放置在立体的矩阵当中,预留出的空间至少够接下来一百年的使用量。

SIDE 2的居民来自于世界各处,因此在墓地形式的规划上达成了从简的共识,但是一定要布置上大量的植物花卉作为装饰,所以当约翰和魂魄妖梦来到其中时,看到了一片极其茂盛而且艳丽的花海,这些本应该在宇宙的低重力环境里生长缓慢的植物,展现出了非同寻常的生命力,并且因为不受到重力的约束,根茎自由地在空中伸展,除了要保证通行的步道必须修剪以外,别的地方早已经挤满了鲜花和绿叶。

但是,大量生长的植物也给在这里盘旋的灵魂提供了诸多便利,类似白玉楼,魂魄妖梦在这些盛开的花瓣里可以听到那些死去之人的声音,不过,亡灵虽然会因为对现实的不舍,暂时逗留人世间,但是这里的灵魂受到的束缚明显要强烈的多,甚至是光凭他们自己的意愿停留在这里的,地狱的转生机制对他们好像根本没有作用。

相对于发生在幻想乡的那次异变里,灵魂是被动跨过结界附着于物质上的,这里更像是这些灵魂选择如此……在死后挣脱了既有的命运。魂魄妖梦思索着众多的可能性,一般情况下,无论任何方式,想要脱离这种轮回,要么是放弃为人的身份,要么是利用某些物体去进行动过手脚的转生,不然就干脆成为纯粹的灵体,不再和物质有任何的纠葛。

“要验证自己家主人一直以来未能证实的学说,还真是辛苦。”

纵使是半人半灵,但是魂魄妖梦一般不会刻意束缚自己半灵的行动,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半灵的活动是完全不会对本体造成干扰的,只是她忘了,作为思维共通的个体,约翰作为一个新人类,可以直接从这个不加防备的部分中探查到对方的思维。

“这都被你知道了吗?看起来古明地觉能够在这里受欢迎,只是因为和你们一样啊……”

不过,妖梦与其是因为秘密被发现而不快,不如说是因为太突然一时间没能接受,博丽灵梦当初也并非是纯靠暴力解决的异变,如果不能理解幻想乡里所有人的想法,那么想要成为维系各方势力平衡的巫女也是不可能的。

“新人类和人类的区别,就是能够通过相互理解,避免不必要的战争呢。”

“那只能说,我确实没有想到今天吧,生死轮回体系大概无法适用到新人类上面。”

通过升降机,两人进入了内部真正的墓地区域,植物的根系,以至于一部分的茎干还是进入了此处,应该是亲属携带的种子,不慎丢失之后在角落发芽导致,同样因为附近灵魂的作用,异常地茂盛。

“既然你说莲子在外界也能寻找感知到灵体……那么,在这里一定会有吧。”

“我敢保证。”

虽然因为战争有不少死难者,但是多数能够来到宇宙殖民地的,都是抛弃了亲朋好友孤身前来的,再加上情况危险,所以虽然已经填充了相当数量的骨灰盒,但是在这里打扫纪念的人相当少,在无重力的房间中,也只能看到两三个人,对于进行工作非常方便。

“既然你这样自信……那行吧……”

妖梦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事先准备好的符卡,不过与其说是符卡,不如说是用灵能获得形态之后的一张透明卡片,上面刻有清晰可见的蝴蝶标识,显然是幽幽子的符卡,妖梦不会施放,所以只能当做消耗品带到外界。

“如果你说的没错,那么墓地因为大量灵魂的聚集,结界的性质会有所不同,那样,你就应该能看到了,最好别骗我,否则死在剑下的,可不只有月之民。”

“你不用担心那个问题。”

看着自信满满的约翰,魂魄妖梦也只能选择暂时相信这个外界人,她将带有蝴蝶图样的符卡捏在手中,随即向上抛出。

“魂符-反魂蝶!”

符卡根据自己的惯性,向上移动了一段距离之后,在空中炸裂开来,周围单调的钢结构,伴随一生类似于玻璃破碎的脆响笼罩上了一层紫色的滤镜,并且,附带着浓密且冰冷的烟雾。约翰意识到,这并非是某种幻术,或者是符卡本身对于周围环境的变化,而是基于现实的结构,凭空打开了一道允许灵魂自由活动的境界。

“这下我可明白了……莲子当初找到的是什么……”

约翰注意到了附着于周围的支架,或者植物上面的发光蝴蝶,或者说某种类似于蝴蝶模样的生物,它们几乎完全透明,只有边缘轮廓发出明亮的淡紫色光,和周围场景的颜色一致,它们并不会因为人类的存在受到惊扰,与之相反的,反而对于还活着的生命感到依恋。

话说回来,自己竟然能够从这些蝴蝶身上察觉到人类的感情,难不成真的如日本的一句俗语:人生百年,宛如蝴蝶之梦?约翰忍不住好奇心向这些蝴蝶接近,却在其中一只的薄翼的拍打中,窥见了这个灵魂生前的一隅。

“现在你应该能够看到了吧?那些灵魂生前的记忆。”魂魄妖梦问。

“好吧,除了一时间有些震惊以外,大概我是没法否认了。”

约翰将伸出的手缩了回去,能够感知到这些灵魂之后,已经逝去的人的过往,将不再是被时间抛弃的废纸,纵使理解还是很不完善,但是他已经或多或少能够了解到了魂魄妖梦这份工作的意义。

“这里安葬的死者里,就有原本居住在月球,但是死于月面殖民地的灵能风暴的人类……作为一个还在运行的墓地,或许我们能够从这里找到被月之都绑架过的灵魂……”

“要是灵魂真被月之都抓了去,那究竟还剩下多少完整的呢?和肉体无关,完全作用在精神上的折磨……恐怕只会比地狱的酷刑还要骇人吧。”

“虽然我不知道月之都究竟对那些人做了什么,但是直接对有意识的灵体进行改造的痛苦,恐怕只有幽幽子大人为了八云紫大人的愿望,创造出符合条件的巫女做的事情能比……”

“巫女?该不会是……”

“不,你别管这个!那都已经过去了。”

魂魄妖梦在提到幽幽子生前所做之时显得十分慌张,大概这是只属于白玉楼,以及八云紫才能知道的秘密吧,总之,对于约翰来说,也没有什么去了解的必要。

既然验证了这里有大量的灵魂,若想要分离出遭受月之都折磨的,并且回收的话,就必须将他们聚集起来,方便进行辨认,就算是对于精通引导亡魂之术的魂魄妖梦,这也并非易事,毕竟死去的灵魂,通常都带有强烈的感情,想要和他们建立起信任,并且探寻他们生前的精力还是需要强大的感知。

“啊,行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的主人,西行寺幽幽子到底做了什么……”

“在我工作的时候,请帮我注意一下周围的安全,多谢了。”

“怎么,你难道是害怕其中一些情感太强烈的会造成威胁吗?”

“你到底想不想搞定这个?”

“啧……”

灵魂会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而劣化,从此失去原本的性质,变成了更接近于妖怪的存在,怨灵便是其中之一,其实早年间发生在东亚的诸多灵异事件大多数就是怨灵所致,只是大多都被天人所平息而且掩盖了。约翰虽然不太相信这类传说,但还是拔出了等离子手枪进行警戒,毕竟,他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疏忽影响到一整个殖民地的安全。

“一会就好,我已经感觉到了,这里有不怀好意的灵魂……”

“那你最好搞快点。”

在约翰的注视下,大量的灵魂,或者说代表灵魂的蝴蝶开始聚集在二人的身边盘旋,作为专业处理亡魂的庭师,魂魄妖梦理所应当要比他快得多,只是为何会有如此大量的灵魂聚集于此,约翰仍然不明白,或许是脱离地球之后,地狱的检测范围无法运用,所以只能在浩瀚的宇宙里孤独的漂流吗?

“无法找到归宿的亡灵啊,我知道你们承受了巨大的苦难,月之民为了他们的一厢情愿,残害了你们的生命!如果内心有任何的不甘或者冤屈,就请向我倾诉吧!”

大量来自于灵魂的声音,让约翰难以忍受,虽然是成百上千的一起向他们倾诉自己的苦难,但是约翰可以清楚地听到每一个人的声音,他们有的是在宇宙中长期航行的船员,好不容易才有了安定的生活结果被风暴吞没;有的是在维持秩序时,不幸被慌乱的人群践踏致死的警察;甚至有的还是十岁不到的孩子,本应该拥有幸福的童年,却被月之民一刀结束了才刚刚开始的人生。

所有的这些经历不受控制地冲击着约翰的意识,但是他还要努力集中精神去保护身后的妖梦,因为她现在是处于毫无戒备的状态,随着自己的感官逐渐能够适应这些亡魂,他确实发现了两个与众不同的信号,就躲藏在这片墓地的角落里,他们不是没有归属的灵魂,反而是在具有实体,但是并非血肉的身躯当中。

“是月之都的替身,妖梦……啊!”

新人类特有的直觉让约翰迅速锁定了那两个傀儡的位置,在露出掩体的短暂空隙里,他连开数枪,将其中之一击中头部而失去行动,但是另一部却灵巧地躲开了电浆子弹,直接手起刀落,利用安装在肢体上面的利刃削断了他的手枪。

妖梦就在自己后面,绝对不能让他过去,所幸事先学了两手幻想乡的魔法,虽然还不熟练,但是起码可以救急。

“灵符-梦想妙珠!”

硕大的阴阳玉自手心发出,利用自身的撞击逼迫这个金属的傀儡不能更进一步,说起来,这是博丽灵梦交给自己的符卡,没想到这么快就学会了,难道说,所有的新人类,都是和博丽灵梦一样拥有灵能天赋的生物吗?

短暂的分心使得替身找到了破绽,竟然直接切断了并不完美的阴阳玉,直朝约翰扑来,只是在最后的时刻,妖梦的白楼剑贯穿了它的身体。

“这次我不会再错过了。”

和这发出白光的刀刃一起拔出的,正是里面遭受折磨的灵魂,缺少了驱动的意志,替身马上就没有了活动。现在,用于解开月之都结界密码的重要部分已经到手,魂魄妖梦小心地拿出了一个瓶子,驱使这个被折磨的灵魂进入到其中去。

“就差一点,妖梦,真的就一点。”约翰看着地上断成两截的手枪,惊魂未定,“我从来不会去接我没有把握的委托,尤其是来自于女孩的。”

“但是你完成得很好啊,而且,灵梦是什么时候教你那一招的?”

自己使用灵梦的弹幕被察觉了吗?不过也没毛病,毕竟都是老熟人了,或许就算是在余光中的一瞥,都能辨认出来。

“这个嘛……说来话长……”

“算了,我们已经达到目的了,回去吧。”

妖梦说完便打算起身离开,但是看着还停留于此的蝴蝶,约翰总感觉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起码,应该给他们一个合理的归宿。

“妖梦,你不觉得……”

“不觉得什么?”

“你不觉得,他们应该还有未完成的事情吗?我可以感觉到,他们想要保护现在还活着的人,想要跟随在他们身旁。”

“约翰,这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

“不,这是。”

约翰从那已经停止工作的替身下拆除了部分的精神骨架,随即朝正上方的开口用力投出,本来已经因为失落而消散的灵魂们,此时全部一同跟随,朝外面的宇宙前进,以至于本应该不会发出,宛如风铃的振翅声中,都是那无法抹去,想要守护和陪伴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