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21日

地点:SIDE 3,殖民卫星天鸟船

鸟船空间站,在21世纪建成之后,因为其验证可行的长时间内循环生态处理能力,以及不依赖太阳能的远航能力轰动世界,在不久之后,也成为了许多逃离地球的政治斗争的人类寻求安宁的地方。

鸟船就和位于SIDE 3的其他殖民卫星一样,是我家,也就是宇佐见财团的建筑,关于我家,也就是宇佐见家的故事,我可以说很多,但是现在,我还是要专注于鸟船空间站,以及宇宙殖民地。

我家曾经拥有着庞大的族系,拥有相同血脉的同辈曾经多大数百人,但是,因为战争还是各种各样的事情都逐渐死去了,现在,我是整个家里唯一的独苗,所以,无论我同意与否,我的父母从一开始就给我安排了前往宇宙,随后成家生子延续血脉的使命,他们大概是已经预见到了地球的政治斗争终会摧毁一切,不想让庞大的资产因为缺少继承人而发生混乱的情况。

鸟船空间站,就是在这样的目的下设计的,去作为我在宇宙里的家,以及和我一起想要逃离地球的人们所准备的一个避难所,但是当初我的父母,并没有足够的远见,他们并不明白,新人类正在受到天人的迫害,而鸟船当时的配置根本无法支撑数百万人的需求。

而在那次大崩溃事件以后,鸟船更是一度被废弃,如果不是梅莉带着我进入到了我父母所设下的禁地里,我甚至都不会知道他们为我准备了这么多,我并不知道梅莉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或许别人在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思考,都会被她捕捉,变成可以用于传送的目标位置,现实和梦境,在她面前就像是相互连接的一个个岛屿,而她就是在其中不受阻碍地旋转跳跃的芭蕾舞者。

因此,在继承了这一切之后,我开始思考,生活在月之民和天人的夹缝里的我,究竟能为这个现实做些什么?秘封社团终究只是日本范围的社会团体,而大量的国际合作,也只能是在天人的管制范围里进行的,如果我需要带领他们无拘无束的在现实之外的梦境里遨游,我就必须先给她们找到一个安全,而且独立于天人控制的地方。

这就是SIDE 3的由来,在我的领导下繁荣壮大,但是长久以来,因为梅莉的消失,我想要再一次跨越结界,去寻找梦中失去的过去的想法被拖延了太久,现在,曾经属于我的二重身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我已经能够感觉到,不仅仅是天人拒绝我们能够接触梦境的天赋,同时,我们的梦,也出现了一些奇特的问题,根据梅莉留下来的资料看,利用梦境,可以随心所欲地跳过时空的任何距离,甚至抵达那些类似于幻想乡,从未有耳闻的梦中世界……

哆来咪·苏伊特,那个梦中的魔神,即使是在我最深的沉睡里也无法感觉到她,以前她会通过吸收人类灵魂在梦境界中,获得的部分情绪来安定他们,现在,没有了她,梦境界的一切都会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每一个人类的梦中,纵使现实中仍然困于战火,但是我仍然需要确保梦境界是安全的,如果发生在月球上的事情再次重演,那么无论是现实还是梦中,人类都将走投无路。

“觉,你也知道的,那个叫做宇佐见莲子的新人类,其实就是曾经闯入幻想乡的堇子……改名也太不上心了,就改一个字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这样吗,怪不得恋恋一到这里,表现得就和以往不一样了。”

古明地觉相比在旧地狱里精神了很多,更换了制服以后,甚至焕发出现代人类才拥有的精神,。外界并非是单纯被人类的科技所占据,才会让妖怪逃往幻想乡的,事实上,因为各种意识形态里潜移默化的演变,就算仍然能够在外界生活的非人类,也早已经和几百年前的模样天差地别。正是这种会丢失自我的危机感,才是让幻想乡变成了非人类避难所的真正原因。

藤原妹红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回归外界了,几乎每一次都经过了几十年的时光,从战国时代到明治维新,从冷战到宇宙世纪……无论外界发生什么,她都不会无法适应,就算是完全通过分子打印技术制造的香烟,对她来说也和纯手工做的没有区别。

“那件事情,就是,想要通过新人类的思维来在外界重建人妖之间的信任,有可能吗?”藤原妹红又点了一根烟,“要知道,幻想乡实际的工作时间也有千年了,这个时代对于我们是一无所知的,而且,你也不能指望要从这获取恐惧吧。”

“这事情不是尝试去做,藤原妹红,是我们必须这么做。蕾米莉亚她们为这一天准备了很久了。”

哪怕是活了千年的蓬莱人也会对这种违反常识的做法怀疑,这很正常,古明地觉利用自己的能力,曾经听取过很多人类的心声,很多人并非是发自内心的去否认非科学的事物,他们是因为各种利益关系所捆绑,不得不参与到这个社会的主流当中的,只要在足够的影响力下,这样脆弱的伪装就会轰然倒塌。

那么,要建立起足够深刻的印象,去推翻这种脆弱的支配,就必须有足够强烈而且直接的信息,比如前不久的月光蝶,将一些居民也转化成了新人类,这样直接将他们的常识粉碎的事件,不过,想要真的建立起一个平等的互信关系的话,绝对不能采用这种强迫的手段。

“那行吧,你应该也知道,堇子现在是到SIDE 3去了,记得你们事先约了心理治疗吗?”

“说实话,她是怎么变成那样子的,我有点好奇,如果真的是因为精神创伤的话,那么以新人类的体质,直接将其显化为具体的形象都是有可能的,自从八云紫删除了二重身之后,我就没法继续跟踪堇子的状态。”

“我见过比噩梦更加恐怖的事物……”

藤原妹红在提到那个二重身的事后,依然心有余悸,经过各处的调查以及询问,古明地觉可以确认的是,那个在现实里活动的二重身确实和莲子本体没有关联,但是当她想要窥探其中的内心所想,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像是被火灼烧一样。

“恐怕要弄清楚那个堇子是谁,只能亲自前往SIDE 3去问她本人了,地灵殿的事情,我还可以委托茨木华扇帮忙。”

“那样,就辛苦您了。”

“没什么啦,幻想乡里不也是这样吗?”

自从古明地觉来到殖民卫星长安,几个月的时间,古明地觉还没有出过远门,因为自己的府邸是和幻想乡里,旧地狱相互连接的缘故,可以同时处理两个世界的政务,八云紫的结界力量缔造了许多难以理解的异象,这便是其中一个。

“阿空,阿燐,帮我照顾好恋恋,我出去一会,可能要一两天。”

“诶?”

能够将野性很大的妖怪改造成通人性的仆人,是深谙灵体改造技术的贤者才能够拥有的能力,不过,觉妖怪是一个例外,他们是天生就能够和任何事物心意相通的生物,就如现在的新人类一样。

看着身边已经不再有恐惧或者仇恨,而是理解和欢迎的居民,古明地觉表现出了难得的欣慰,当初自己就是极力反对幻想乡完全隔绝做法的势力之一,最终妥协于八云紫,也只是被地狱放弃之后担忧无处可去的地狱怨灵的危害。

接下来的宇宙殖民地会怎么样呢?如果能在完全自主独立的情况下发展,或许还真有可能变成类似于幻想乡的世界,不会有勾心斗角的政治斗争,也不会因为一点鸡毛蒜皮小事引发不必要的战争,无论神明妖怪都可以和人类和平共处,而不是需要暴力手段维持那虚假的和平,哪怕是稍微进入想象,古明地觉都难以自拔。

正当她还在对着巨大透光玻璃外的宇宙沉思,光滑如镜面的倒影上,却看到了博丽灵梦标志性的红白裙子,以及魔理沙的金黄头发……她们应该是碰巧预见的,因为在SIDE 2修整的这段时间,驾驶员们都想要在这个脱离科学垄断的世界里放松。

“是觉啊,是要出门吗?”

两人降落在了古明地觉乘凉的树荫边上,或许是体质的差异,没有地球大气折射的阳光,虽然会让古明地觉感觉刺眼,但是身为人类的灵梦她们倒没什么问题,宇宙空间随处可见的电离辐射,也是古明地觉一直在研究的课题之一,因为通过千年前妖怪前往月面进攻月之都的战争里,确实发现了因为电离辐射发生变异的情况,而且相比于人类,身体组织的变异会直接作用到灵体上,造成更大的伤害。

“嗯,对,莲子约了我,想要解决一些,心理上的问题。”

“莲子?”

博丽灵梦思索了一会,才想起来堇子已经在外界改名的事情,宇佐见家曾经是一个枝繁叶茂的庞大家族,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如今只剩下了莲子这一个独苗。

“整个SIDE 3都是堇子,啊现在叫莲子的财产啊,如果哪天愿意接受我们的话,或许能够独立成为一个国家也说不定……”魔理沙兴致勃勃地加入讨论。

“怎么说呢,堇子现在的情况有些微妙,根据她自己的说法,曾经的好朋友,玛丽贝尔·赫恩在失踪后一直是她的心结,虽然我估计她说的好友,就和你们之间差不多吧。”

古明地觉话都没说完,就已经从对面听到了如此强烈的心声,就和她们通红的脸庞一样炙热,几乎让她失聪,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真是强烈……或许当初八云紫还真看对了,这两个新人类的素质足以解决眼前的事件。只不过,这种情感,难道是她故意留下来的吗?在她们早已经忘却的前几次生命里,一次次的相遇,恋爱,随后一起死去,这到底是八云紫故意安排,还是命运注定……

“行了,我不和你们计较,毕竟是完全的个人自由……”她从地上起身准备离去,“不过要知道,你们肩上的责任,现在还有整个现实的安危,不要和以前一样,觉得处理完造成异变的主谋就完事了,月之都都是不死不休的战争疯子。”

“那么把希望都押在新人类身上,就是贤者们的做法吗?”

“你的意思是?”

博丽灵梦为何会问这个问题?而且自己的第三眼却没有检测到任何的信号,难道这不是她自己的想法吗?

“我想说的是,这里的新人类并不想参与战争,月之民所引发的,无非只是自己和天人窥探到的事情产生分歧罢了,为什么非要寻求去完全消灭一方?”

“够了,灵梦,在这里说没有用的……”

魔理沙意识到了话题继续展开的危险,将她直接拉到了树后,古明地觉纵使不明白这样关键的信息究竟是从何得知,但是,现在更不能分心去追查,至于灵梦自己,也只能希望她有自知之明,不要往禁忌的地方去探索。古明地觉加快脚步,踏上了前往太空港的电车。

“是这样吗?卡缪,他……”

“我很抱歉,但是新人类的神经敏感程度是常人的千万倍,他现在没有脑死亡已经是万幸了……”

“必要的时候,就用纳米机器修复神经元,SIDE 3的每一个人都不能这样白白浪费掉。”

“是。”

梦境界的侵入一直在持续,但是原本只出现在地月圈的结界破坏,竟然已经扩散到了SIDE 3附近,莲子派出用来回收小行星的队伍,有不少在遭遇了月之民的袭击之后精神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许多都出现了幻觉幻听,甚至连正常的思考能力都受损,经过手下的专业医生调查,发现他们全身的神经细胞都有被烧伤的痕迹,而且是从神经向其他组织扩散,那些遭到过于严重烧伤的,直接由内而外的变成了一具碳化的空壳。

这些新人类想要直接面对梦境界里的魑魅魍魉还是太早了,莲子在痛心之余,将桌上的分析报告放进了抽屉里,十年前自己和梅莉一起在梦中畅游的回忆如潮水扑面而来,他们是缺少了什么呢?为什么自己孤身一人穿越结界的时候没有发生任何问题?

“你可能太着急了,莲子。”

梦中堇子来到了莲子的对面,坐在没有支撑的空中,作为一个梦中的生物,她确实也没必要被现实才有的重力所束缚。

“我这叫着急吗?”莲子看着面前自己的过去反问。

“你想想,当初穿越结界进入幻想乡的时候,你准备了什么?那些足以撕开幻想乡的伪装的灵异珠,那可是伊奘诺古神留下的法宝……”

“那东西?我从来就不是依靠它前往的幻想乡。”

那几颗珠子,自从那件事之后就存放在莲子家中,就在她右手边的收藏柜里,和其他从各种异世界得到的奇珍异宝放在一起。它们本质上都是伊奘诺物质的产物,而经过十年的追寻,同样性质的物体至少在太阳系几千光年的范围内都能够找到。

“不,我的意思是,你至少应该要让他们不至于在一开始就被烧的跟柴火一样,人类的神经要远比你想象的脆弱,灵异珠放大了你的神经活动,使得周围的灵能活动降低到了你可以接受的水平,如果没有他,就算你能穿过结界,你也会和那些悲催的新人类一样死去。”

“让灵能凝聚变得有理吗?或许是我把这个忘了……”

“纵使你是新人类的救世主,也不是你浪费他们生命的理由。”

莲子偶然间看到了桌面上,从地球深处开采来的伊奘诺物质的运输表单,十年的时间里就从日本海盆地下挖掘出了大约一百万吨矿石,经过位于地球上粗加工之后,剩余十万吨产品已经全部运输到SIDE 3,他们会在之后发挥出难以想象的价值,比如说进行超光速宇宙航行,以及在清醒的情况下,肉身穿越结界进行跨越维度的移动等等,所有这些不再需要天赋,无论是任何人,任何事物,都可以自由的经过结界来往于时空的各个角落。

“我明白了……现在,让我处理这件事。”

无论这个二重身需要的是什么,现在她至少能够确定不会构成威胁,莲子来到了殖民地的工业舱段,这是一个新添加的区块,有别于原本的生态舱段,不仅没有任何自转来产生人工重力,并且所有的生产加工结构被精密地堆叠,以节省空间,无论是气态液态还是固态的废弃物都会经过内部密密麻麻的管道分类运输,当然,莲子对这些早已经定型量产的设计没什么兴趣,因为在工业舱段的最里层,是一块单独隔离出来,用来进行SIDE 3最尖端和危险的技术研究的地方,就和自己当初在阿纳海姆做的一样。

一切都在自己的主导下紧锣密鼓的进行,对于先驱者文物的修复和仿制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在足够的能源供应下,现实会被撕开一道口子,并且,任意坐标内进行物质的定向折跃输送已经测试成功,但是,输送生命体却屡次失败,或许就是二重身所说的,需要神经活动的问题……

“晚上好,社长。”

研究人员显然是在轮班制下逐渐开始撑不住了,哪怕空间站有充足的人手三班倒,每个人只需要在岗8小时,都出现了疲劳的情况,大量的试验确实可能还是工作量太多……

“你们还没有开始下一次试验吧?”莲子率先来到了组装好的传送机面前,确保没有人干扰。

“是,但是……”

“啧……再这样下去也只是无用功罢了,应用我的设计,采用包装方式B,这次一定可以实现……”

也不管其他人的谨慎,莲子直接自己上手在实验室的终端里开始配置运行序列,当然,也不会有人会怀疑自己的社长,毕竟无论是知识还是勇气来说,宇佐见莲子的存在无出其二,在一番键盘的敲打之后,她立刻按下了执行按钮。试验用的老鼠在伊奘诺物质的包围下,被送入了发光的结界裂缝当中。

“社长,这……”

“完成之后,给我报告结果,无论成功失败。”莲子在抛下自己的命令后,就走出了实验室。

“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行动派。”

SIDE 3为了节约空间并不会占用殖民地内表面来建设墓地,骨灰一般是由无人机进行太空葬,直接倾泻到宇宙中的,不过,杰出的新人类可以在一片特别的地方,获得留下雕像进行纪念的特权,如果主人生前要求,可以将家人和自己的骨灰合葬此处,在莲子面前的嫩草地上,就已经留下了几位得到认可的大理石雕塑。

而在正对纪念园大门的位置,是莲子和梅莉的双人组合雕塑,她自己的形象脚踏银河,指向浩瀚宇宙,而牵手对视的梅莉,则是在起伏的境界之间穿梭,跟随着莲子不断前行,多么美好的景象啊,只是现在,残酷的现实先一步击碎了这个美好的梦。

“梦都已经碎了,我还有什么必要去掩饰自己吗?”莲子看向坐在雕像下方的梦中堇子说道,“跟那群只知道‘大道’的天人一个德行……”

“梦是需要自己去搭建的,梦境界只是一片没有形体的能量之海,但是你的思维,可以让它开花结果,孕育出无数的可能性,就像幻想乡……不,甚至可以比他更好。”

“你一直在孤立我,却从来没有提到你自己想要什么吗?堇子?”

梦中堇子并不喜欢被莲子用她曾经的名字称呼,虽然自己所获得的这个身体,全部都来自于面前的秘封社长,别的一切她都愿意接受,唯独名字是无法妥协的逆鳞。

“别拿你自己的过去来称呼我。”她再次提醒。

“怎么,是你自己获取了这个身体,难道她不应该是这个名字吗?”

“我们这样的生物不能拥有一个确切而且独特的名字,否则会因为唯一性而无法维持自身的存在,这副身体也会崩塌为一团基本粒子……”

“也就是说,某个模糊的概念或者种类名词就可以咯,还真是奇特……”

“随你便吧!”

所以到底如何方便的记住她呢?也就只有对自我的认识有些不一样,在别的部分几乎完全吸收了这个身体遗留的记忆和人格,或许用一种和本体永远不会脱离,但是又能够区分开来的事物去替代。

“那就叫你‘影子’吧!不独特,但是能让我记住你这个东西……”

“如你所愿。”

梦中堇子将右手伸入了结界裂缝当中,稍微摸索了一阵子,随后将一件闪耀着各种卢恩文字的披风交给了对方,这正是莲子在改名之前,雪藏的魔法披风的原品。这么多年过去,莲子自己也早已把它遗忘。

“这不是……”莲子目瞪口呆地惊叹道。

“我只是你的过去,但是你要接受的,不只是过去这么简单。”

将离别了许久的披风套在自己身上的一刻,莲子顿时感觉精神焕发,那遗失了二十余年的力量,敢于能够正面对抗权威的勇气,现在全都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她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充满活力的女高中生,能够无视重力在空中自在飞行,只是现在,自己同时也拥有着难以想象的资源和财富,足以践行自己的梦想。

“这才叫做完整了,哼,还真不错嘛……”

“莲子?”

梦中堇子的声音被突然出现的古明地觉打断,并且消失,只留下这个觉妖怪,带着困惑与不安看着面前的新人类。

“啊……不好意思……”莲子在冷静下来后,回到了地面上,“或许是因为太开心了吧?找回了曾经属于自己的一部分。”

“现在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会在天人的口中是个疯狂的理想主义者了……刚才我已经通过眼睛看到了你的内心。”

“天人……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打算和他们有任何往来。”

古明地觉此刻,对于面前的宇佐见莲子有一种十分强烈的预感,就和SIDE 3一路上遇到的新人类一样,他们对于那浩瀚的梦境之海拥有极强的求知欲,但是,就连月之都都已经在其中失去了理智,莲子绝对不能重蹈覆辙,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必须将她的理智带回。

“还记得当初想要我来,是为了什么吗?”古明地觉利用转移话题的方式,逐渐接近了对方。

“啊,我记得呢,是关于梅莉……我当然不会忘记了……要是你能够帮我解开心结的话……”

“你是想要知道梅莉背后的人是谁,对吧?”

古明地觉毫无保留的说出了对方内心最深处的伤痕,果不其然,她迟疑了,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对,不……我明明只是想要稍微排解一下……”

等宇佐见莲子重新回过神,她已经暂时远离了SIDE 3,远离了困扰她的这一切,阵阵海风,伴随着浪花在她的耳边回荡,在远处海平面和天空交界的区域,夕阳马上就要落入下方,在她正前方的沙滩上,依稀可见一条足迹,一直延伸到不远处,触手可及的位置,梅莉就在那里,沉默地背对着她。

“这里是……”

“你内心的深处,根据某个你印象深刻的场景搭建出的地方。”

“所以是幻觉吗?”

“不止如此。”

古明地觉就在莲子的身旁,对于自己构建出来的结果,也感到少许的意外,原以为遭受了如此多压力和苦难的莲子的内心本应该千疮百孔,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平静美好的地方。

“让人沉醉,不是吗?这黄昏的边界……”宇佐见莲子凝视着面前的梅莉,但是并没有走上前去,只是停留在原地,依靠着身后的路灯杆,“你要的秘密就在前面,既然都这样了,那就去拿到你所求之物吧。”

“想要探求真相的不是我,莲子,而是你,难道不是你想要弄明白,梅莉为何会消失吗?”

古明地觉拉上了还在犹豫的莲子,带着她朝面前的梅莉走去,确实,追求真相的就是她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莲子朝面前的梅莉愈发接近,内心中莫名的恐惧却让她走出的每一步都愈发困难。

“等等,觉……我感觉有些不对……”

短暂的停留后,莲子还是无法缓解自己的情绪,甚至已经冷汗直冒,呼吸困难,她从潜意识里感觉到了一个自从年少时就无法挣脱的梦魇。

“为什么?啊……这,怎么会?”

梅莉并没有等在原地太久,而是自己朝她们转过了身,但是面对二人的,却是贤者八云紫的面貌,不同的两面呈现出了一人一妖的复杂叠加。

就连古明地觉都对眼前的事物感到困惑,至于莲子,则已经瘫倒在地上,无言以对,周围的内心世界已经开始因为太过激烈的情绪波动而崩塌,她不能再逗留了。而当意识重新回到现实中的时候,古明地觉发现她已经被快速反应的卫队团团包围,莲子则在人墙安全的后方。

“莲子?你……”

“你让我看到的,无论想要表达什么,绝对不可能是梅莉,鉴于我们以往的交情,这次我就当没发生过……你快回去吧。”

难道是自己操之过急了?古明地觉反复检查着对方的心思,然而,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能够解释她性情大变的逻辑链条,直到在莲子的身边,那个行踪不定的二重身再次浮现。

“究竟是去相信一个妖怪给你创造的幻象,还是你自己辛苦发现,可以实在地感受和触摸的事实呢?莲子,答案很明显吧。”

“那东西……莲子!无论她说什么,千万别被她骗了!”

古明地觉着急大喊,但是并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是被周围全副武装的士兵拖住,不让她能够接近到莲子身边。

“简直无法相信,联盟军竟然还有时间来破坏我的实验,而且还是可以造福全人类的折跃实验……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该回去了,女士。”

士兵们不可能再退让,古明地觉心知肚明,在无奈之下也只能掉头,在护送下带着不舍离开,只能听见逐渐远去的莲子的声音,被喧闹的殖民地城市所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