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20日

地点:殖民卫星群SIDE 3

“就和之前我所说的一样,这个世界并非是我们所见到的物质能够全部形容的,量子物理学的基本模型在进入超统一理论阶段之后,就一直没能够解决引力的存在形式,以及物质和引力场本身的联系的问题,我们目前的假设,都是将引力作为一种传递相互作用力的粒子产生的基本力进行研究,但是我们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个问题,这种假设是否是理性客观的?”

位于SIDE 3的全球物理学峰会上,各国的科学领袖群英荟萃,作为整个外界最高规格的科学交流论坛,来到此处的基本上都是各个学府资历最为渊博的风云人物,当然,也理所应当都是满头白发的年龄。

不过,这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如今的时代,要达到科学的前沿阵地,对于人类来说实在是太久,也许花费几十年在大量的学习上才有可能踏足未曾探索过的领域,而当自己拥有了这个资质,身体的衰老早已经无法支撑接下来需要的大量工作,但是年轻的助手又和导师年龄差距过大,认知水平的差距让很多工作变得极为困难。

并非是人类的怠惰限制了时代的发展,有时候,是自身发展的瓶颈制约了时代的进步,所以当台下的数百名科学家注意到台上站在聚光灯下,联合国标志前方的人是一个风华正茂,满头黑发的女性时,难免带有怀疑的眼光,虽然新人类的存在已经被科学广泛承认以及公开,但是真的敢于站出来挑战现有科学体系的,宇佐见莲子是第一人。

而果不其然,这才刚走上演讲台,莲子就发表出了这惊世骇俗的言论,引得场下一片哗然,要知道,她第一次在京都大学进行论文答辩的时候,提出的小型化核聚变反应堆的设计就已经让整个业界大跌眼镜,虽然有很多非常激进甚至是危险的设计,但是经过验证全部有效而且安全,现在,这个新人类又一次给出了即将改变整个世界的信号。

“事实上,引力根本就不是靠什么‘场’或者粒子驱动的基本力,它甚至不应该被当做一种和电磁力一样明显的作用去对待……”莲子抬手扶正了自己的眼镜,“引力的本质,是我们所在的现实的时空本身,也就是结界的变化,所产生的空间曲率对于实体粒子的影响,质量引发了结界的伸缩,导致物体的运动受到吸引,才有了我们所认为的万有引力……”

莲子现在已经不再是孤身一人,背后拥有一整个庞大财团的支持,曾经只能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灵能研究,此刻也可以正当进行,发表对现有的科学体系进行根本性冲击的理论演说是一件需要漫长时间准备,而且非常需要耐心的工作,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莲子几乎都没有停过嘴,只有在口干舌燥的时候去接过旁边的助手递过来的水润喉。漫长的答辩时间,几乎耗尽了她的精力,莲子虽然事先知道,进行这种大胆的演说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收获良好的反馈,但是,引发的提问却让她难以招架。

梅莉失踪了,但是自己还是会习惯性的在离场之后想要和她说几句话,只是回应自己的,是自己的二重身。

“啊,看起来这些人类并不愿意去接受你带给他们的知识,真是可惜……”

“你也知道啊?我还以为除了想让我跨过结界去寻找八云紫,你就不会对任何事情感兴趣呢。”

“难道不是你想要去找到八云紫吗?”

那也是在处理完月之都之后,如果现实真的毁灭了,那么梅莉什么的,也就没有意义……我要的是和她一起回到往日平常的生活。”

梦中堇子就坐在走廊里的一张椅子上,莲子清晰地记得此处本应该是空无一物的,不过,现在这种结界被破坏的情况,倒也正常。

“所以你大概也已经意识到了,天人想要做的事情,他们并不是打算要拯救人类,而是将人类能够有理化灵能的能力,利用于他们自己的长治久安。”

“这还用说?不能更加清楚了吧。”

若要说是利用,那都算是轻的,莲子清晰的记得,自己曾经闯入过一个天人的新人类研究所,那些保持身体完整的都算好了,甚至有的会被直接从分子层面上分解,随后提取出完整的神经系统,浸泡在满是液体的培养舱内,通过外部接入的线缆来灌输信号和记忆……所谓求死不得不过如此。

“就是因为你记得,所以千万别上了他们的当……被黑暗的命运所支配,只会让你失去自我,变成不会思考的蛆虫,但是也被像月之都那样,被梦境盲目,以至于忘记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看着自己的二重身,眼睛中放射出的光,莲子突然回想起自己当初和梅莉,在夕阳下相拥的片段,她就和面前的这个生物一样,有着现实中生命所不具备的,能够窥见梦境的色彩。

莲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但是本能地抗拒这个想法,梅莉怎么可能是梦中的事物?明明就和自己一样是真实存在的,她的气味,身体以及所说的话,做过的事,早就在自己的内心和血肉上留下了痕迹。

“开始怀疑你自己所在的现实了吗?不错嘛……看起来当初为了逃避责任而选择封印自己的莲子总算开窍了。”梦中堇子从椅子上站起,顺带抹去了那把椅子,“她想要的事情,和我是一样的,但是,受制于这副皮囊,我没法自己去实现这个梦想……不过,这本来也是你想要做的。”

“那还用说吗?”

“那就别犹豫了。”

莲子径直走向前,穿过了梦中堇子的形体,向走廊尽头的聚光灯走去。

“所以,我再次重申秘封社,以及我们全体新人类的立场,直到天人,以及手下的傀儡政权愿意正视新人类的人权问题,秘封社将会一直保持独立于联盟军的态度,并且不受天人的指挥和调遣,且在必要情况下,保卫不属于联盟军的第三世界中立国家的主权完整独立。”

“莲子,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虽然自己是联盟军的一员,但是因为先前在阿纳海姆里和莲子曾是同时,约翰得到了特权,允许进入SIDE 3殖民地内部,阿纳海姆相对自由的文化创作以及科研环境,就已经让他难忘,而SIDE 3在这个基础上更进一步,甚至要比完美还原了唐都长安的殖民卫星还要令人难忘,因为在这里,各个时代,各个被重新挖掘出来的文化,以及灵能和魔法均不受任何限制,无论是在造型独特,长满鲜花的现代风钢结构上,还是极尽奢华,五彩琉璃色的欧式建筑楼顶,都能够看到自由创作和交流的新人类,在相互比较切磋自己的技艺,五光十色,但又对生命无害的弹幕在天空中持续绽放,未曾停歇,一如已经神隐的幻想乡。

对于想要追求自由的新人类,或者是妖怪来说,这里是毫无疑问的天堂,没有天人政府的文化管制,也没有精确到需要AI图像识别的内容审查,一切都在完全平等的情况下进行,就连长期见过战争,看到无数因为各种矛盾厮杀的人类的约翰,都很难找到理由去反驳就在旁边的广告屏幕上,正在慷慨陈词的莲子。

“你是莲子邀请来的钢弹驾驶员吧?你来评价一下,莲子发表的主张。”

明明是在SIDE 3,却还穿着联盟军的驾驶服,想不引起注意都难,所幸这里的新人类也都是通情达理的,知晓自己的案底,所以都非常理性。

“嗯……这个嘛……大家都是新人类,或许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但是等你回去以后,要向其他人传达的信息,这个是我们没法控制的。”

来到SIDE 3的新人类,毫无疑问都是认同莲子的理念,或者是单纯想要逃避战火动身的,无论目的为何,他们绝对不会对天人有什么好印象,不过,就算是从自己真实的理解来讲,约翰确实找不到自己觉得能够反对的地方,毕竟同样是新人类,为天人服务仅仅是被合约的条框束缚而已。

“反正我也没法撒谎不是吗……”约翰将燃尽的香烟丢进了旁边的垃圾箱里,吐出一股SIDE 3特有产品的五彩烟雾,“事实上,我没有啥理由好反驳的,咱是给天人打工的,若是没有他们,我也希望所有人类可以去自由的表达自我,以及追寻自己所需要的知识啊,但是你们也知道的,天人的政治,是为没进化的服务的,就算认识到了,又怎么样呢?他们不会就因为这样去放弃的。”

约翰重新转过头,才发现这个新人类竟然在给自己录像,不,更像是直播,这算是钓鱼执法吗?见到他恼怒的脸色,这位新人类急忙解释:“啊,请您稍安勿躁,这只会发给SIDE 3的新人类,不会向任何其他地方发布,我知道天人的手里还有其他新人类……”

“你最好言行一致,不然SIDE 3恐怕不会安全了。”

在抛下狠话之后,约翰直接落下了对方,快步向前匆忙离去,虽然从思维的电波里确实没有感觉到任何一点错误的信息,但是这样的做法还是让他有些恼火,不过,莲子现在也应该完事了,若不是经过一个幻影的科普,他还真不知道现在处事圆滑的莲子,曾经是那样棱角锋利,而且坚守原则的人。

有轨电车在殖民地的空中飞驰,顺着连接主转轴和圆筒地面的支撑架前进,重力也随着高度的变化首先减弱,然后又恢复,要是再过个几十年,习惯了殖民地的新一代是否还会记得地球呢?莲子曾经和自己说过,如果无法回归地球,她会让鸟船空间站,以及整个SIDE 3进入逃逸轨道,前往木星,土星,甚至是从未有人踏足过的深空……

莲子的官邸位于鸟船空间站的核心,更具体的,是在整个殖民地的中段,自己的机动战士就停放在那里,整个SIDE 3,都处于秘封社自身的武装保护之下,所以这里更是如此,从武器到人员,这个占地几万平方米的中式庭院内的每一个人都是莲子熟识的心腹,当初在阿纳海姆遭到监视的日子,大概她不想再重蹈覆辙。

约翰穿过了白墙黑瓦的大门,庭院内部,是经典的仿苏州模式的园林,假山,树木,水域,楼阁亭榭一应俱全,几乎是精准地复制到了地球上原址的每一处精华,莲子就在位于中心的建筑里,虽然内部不可避免地加上了很多现代的电气设备,但是整体的装修仍然是复古风,各种窗户用的都是半透明的玻璃,来还原出以往纸窗的感觉,虽然出身是日本人,但是她更加喜欢纯中式的装修。

“啊,是你啊,所以,看到我为他们所做的一切了吗?”

莲子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在一个响指的时间里,她面前堆满文件的桌椅就迅速沉降到地下,并且替换成了用于会客的方桌,除了预先烧好的绿茶和一盆装饰性的绿植以外空空如也。约翰见状,也只好上前落座,毕竟两人也没什么好谦让的。

“不得不说,你花钱是真的大方,无论是对这里的居民,还是对你自己,说实话,我甚至都看不出鸟船当初出事故时原来的样子了。”

“天人的不思进取给我带来了稳定的财富,鸟船外面的那颗小行星,阿克西斯,就是我从小行星带里捕获,并且开发的,天人有做过什么吗?什么都没有,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我一手建造的,我不奢望他们因此而感激,只需要能够理解我的努力。”

就在莲子身边的展示柜上,约翰就可以看到来自各个小行星的岩石样本,都是从已经开发的上面收集的,秘封社并非只是靠技术积累的资本,宇宙采矿才是它主要的收入来源,这是莲子的父母就参与的项目。

“对啊,我明白……”约翰拿起了面前尚有余温的绿茶,刻意分了三次喝完,“所以你要怎么做?天人是不会在新人类的问题上妥协的,不要对他们有任何的妄想,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沦为了被天人和月人支配的战场……”

“鸟船之前就是被拜龙教徒毁掉的,那些都是对现实彻底绝望,选择献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变成被随意支配的扭曲血肉的疯子……月神一号也是如此,恐怕月人和天人也早已经在这样的影响下失了智……就连那个占卜师,大概也是一样的……”

“那你能做什么呢?我们真的没有多少选择,莲子。”

“幻想乡的那几个驾驶员,以及现在进入到现实中的非人类们,她们是决定接下来整个世界的关键,如果领航员说的没错,那么天人大概也是在寻找传识技术,要是我们能够先于他们拿到手,或许可以找到一个办法结束这一切,不需要死人的那种。”

“难道你能接受暂时抛弃自己的身体,去以一个完全不同的身份,乃至记忆去生活?”

实现经过茨木华扇整理的下一步行动,就是根据领航员的情报,去重建传识技术所需的设备,如果这样真的可以让灵魂穿越结界,渗透进入月之都内部,那么目前看似坚不可摧的结界就可以从内部破坏掉,大概是现在唯一可以获得胜利的办法……只是如此冒险的行为,约翰一直都表示反对,因为灵魂丢失在梦境界这种情况,他已经见了太多。

“为什么不从反面来看呢,约翰?这样我们就可以自己选择想要成为的人,能够做的事情,以及所拥有的责任和力量了,这不就是新人类的不同之处吗?”

莲子对约翰的劝说,仅仅能稍微延缓他内心中的担忧,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将自己全部的意识都投入到钢弹当中,化身为纯粹的战斗兵器,哪怕是这样都已经让他难受了。

“不……这样才会导致自我的迷失,以及对于责任的逃避啊……”约翰不愿意在这里再逗留,起身准备离去,“当初赫恩想让你成为的,难道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吗?当初她可是将实现人类能够认清现实,以及结界背后的梦境的愿望全部寄托在你身上啊!”

“梅莉……我知道,她确实是这么说的……”

莲子迟疑许久,本想要追上快步向外离去的约翰,但是在她跨出庭院大门的时候,钢弹机体引擎的轰鸣声就已经升入空中,离她远去。

“这样吗?莲子她……已经不能回心转意了?”

“大概是这样的。”

“我明白了,你先去休息吧,我们应该会在三月离开。”

“是,舰长。”

想要定位散落在宇宙里的先驱者遗迹并不是容易的工作,因为搜索范围甚至包括了火星之类的地方,若不是有必要,茨木华扇也不想翻自己留下的那些堪称垃圾堆一样的历史资料,如果必要的话,就算是木星也得去一趟……

古明地觉和蕾米莉亚在现实中开辟的据点,为幻想乡和现实的交流打开了一道桥梁,如果条件齐全,或许就能让这个时代的人类接受妖怪的存在,这个历史的轮回就可以告一段落,但是八云紫前几天和自己通话的内容,传来的消息很难让她放心,幻想乡因为稗田阿求和博丽灵梦的同时缺席已经开始出现不稳定的状态,虽然通过摩多罗隐岐奈的帮助可以勉强让环境不至于致命,但是时间一长还是会让这个避难所失去功能。

而且,前几天,本居小铃也从人类村落失踪了,八云紫无论如何寻找都无法探知其踪迹,甚至委托蕾米莉亚她们都没有发现,就算是因为阿求的死亡而怨恨,这样也实在过分了,不过,这在目前的情况下都不能算是什么紧要的问题,如果本居小铃真的到达了外界,那就随她吧。

“那个叫堇子的女孩,想不到啊,长大之后连我都要让她三分了。”

藤原妹红一直不太愿意在别人面前提起关于莲子的事情,如果不是在SIDE 2的档案馆里花费几个小时补上了这几十年来的外界历史,她大概绝对不会相信自己之前见到的宇佐见堇子原来就是现在的风云人物。不过话说回来,幻想乡主观上可能才经过两三年吧,外界就已经过了这么久?

直到现在还没能见上一面,不过,她大概也不会记得自己了,毕竟相处的时间没有灵梦还有八云紫她们那么长,但是作为新人类的代表,要是能说上几句话,说不定会对她有帮助,失去了密友的她,就和自己曾经的样子差不多,孤立无援,并且危机四伏。

“被现实逼成这个样子,显然不是我所期望的……”茨木华扇回答,“或许当初,我对天人们的期待还是太高了。”

“不过,我觉得堇子其实没说错,这个世界或许因为彼此之间的偏见产生了无法修补的裂痕,但是并不代表我们没有可能让它变得更好。”

“理论空谈到实际操作,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藤原妹红……”

“我知道,但是我们总得要去试,人类只会不断重复同样的错误,当它们无法挽回的时候,你指望靠你那双手去妙手回春?”

藤原妹红从旁边拿起了约翰留下的SIDE 3烟卷,这种稀奇的工业品,散发出一种连蓬莱人都难以拒绝的混合香料的味道,而且还对健康没有伤害,她用大拇指点燃了火,肆无忌惮地吞云吐雾。

“我们不是为了地球去和月之都战斗的,茨木华扇,我们是为了自己,如果有机会的话,其实我愿意和堇子一起,从上到下去推翻这个陈旧的体制,一把火将其烧成灰……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关于这个古老的合约的故事了。”

“暴力绝对不是最好的手段,妹红……”

茨木华扇是老谋深算的贤者,心思缜密,考虑很多,藤原妹红肯定清楚,但是堆积的知识同样会导致保守的手段,很显然,现在的她还是犹豫不决,因为整艘战舰并不只有幻想乡的非人类,同样也有隶属于联盟军的操作员和士兵,这从来就不是几个人的小圈子就可以决定的。

“对啊,我知道,政治嘛……从来都不是少数几个人的问题,因为如果是只有少数几个人的问题,这个国家就完蛋了……”藤原妹红就和约翰一样,对着远处洒下的阳光吐出了一口彩虹色的烟,“但是,既然你是贤者的话,想必也可以比我做得更好呢。”

“和那些天人打交道就交给我,你先去找古明地觉她们吧。”

“好嘞!”

难得有几天的假期可以放松,但是藤原妹红也明白,这是因为SIDE 2的特殊性质才得到的,接下来恐怕几个月都碰不到踏实的地面了,不如去问问古明地觉,最近地狱的事情。

殖民地现在是晚上,也不晓得觉她休息了没有,只是夜深人静的街道上,总觉得有一股不祥的气息在游荡着。

“在你身后哦——”

“吔——?”

熟悉的声音,是她妹妹古明地恋,她下意识地抓住了对方马上要扎进胸口的刀子,随后向前一个背摔,将其扔飞出去,所幸只是撞进了路边的草丛,不然要是有什么受伤了,自己虽然不死,也会被古明地觉折磨。

“死性不改啊你这家伙……当初差点没把堇子吓死,晓得不?”

都是自己人,藤原妹红反复提醒着不要出手太狠,一般情况下,没有自我的古明地恋都是时刻处于那两个宠物,灵乌路空和火焰猫燐的监视的,从她身后燃起的鬼火,就已经是足够明显的提示。

“啊,非常抱歉!二小姐她只是不太能控制自我。”

“早就知道了,况且,就算真捅了我,也只会恢复而已,没什么影响,只要别危害到这里的人类……”

明明被十分粗暴的对待,但是从草丛里重新爬起来之后,古明地恋甚至连身上沾满的叶子都不清理,又蹦蹦跳跳地消失在了夜色当中,无法感知到自我的想法,这到底是坏事还是好事呢?藤原妹红不禁在心中暗自发问。只见行动更加方便的灵乌路空紧随其后,寂静的门前花园里,只剩下了火焰猫燐。

“你主人,觉,和地狱那边的关系还好吗?”她在确认古明地恋远离以后,朝府邸大门走去,这只宠物猫一同跟随。

“说实话,好不到哪去……”火焰猫燐回答。

“难道是有矛盾,还是……”

“不,地狱打算直接无视我们的意见,想要从梦境界直接发动对月之都的进攻,但是他们和我们一样,对立面的情况不了解,觉大人现在正在努力进行劝阻,但是……”

“难道是因为纯狐吗……这下可难……”

作为千年前出生的日本人,藤原妹红对于那个因为儿子被杀,丈夫背叛而陷入仇恨的神明的故事耳熟能详,甚至当初还是流传在日本的童谣之一,但是,问题并不只是纯狐本人,还有别的问题,她需要和古明地觉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