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25日

地点:天界

上一次我能够随意在地上活动是什么时候?大概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当初的世界,在我的脚下颤抖,因为家里人受到天人认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明明只是个小毛头的我也被提拔成为了他们的仆从之一。

虽说论资历和力量,我都没有办法和这个主导人类命运的组织的核心相提并论,但是若不是他们,我也不会知道关于这个世界的许多真相,妖怪,神明,乃至灵能的起源也好,以及在我们的时代之前,描绘了未来图景的伊邪纳岐和先驱者们。在漫长的生命里,我一直都对天人想要挽救这个世界的想法深信不疑。

当然,那是在他们真的和对我说的完全一样,肩负起这个责任的前提下。天人是拥有不朽身体,并且心智不会随时间衰老的生物,但是,在一次次前往地上执行任务的途中,我对他们的价值观逐渐产生了怀疑,如果真的是为了维护现实稳定和人类的延续而存在,那么为何在这个人类已经展现出能力的时代里,仍然对新人类拥有的灵能惶恐,以至于深恶痛绝?他们到底在梦境界里看到了什么,才会让他们对于灵能有几乎绝对的恐惧?

通过月之公主辉夜的描述,月之民曾经在自己的宫殿深处发现了某些“东西”……某些不为常理所容,但是就是真实存在的事物,它是一切梦真正的起源,也是月之民梦寐以求,能够脱离自身污秽的关键……虽然我对于这位月人的说法有多少真实性保持怀疑态度,但是现在,我的同伴,永江衣玖也表示某个让她极度不安的事物,就出现在我们的首领,凯尔的身边,是它赋予了天人,以及我们的不朽吗?还是说,先驱者一直以来传颂的龙神的传说,不仅仅是虚无的故事?

“伤亡和沦陷地区报告汇总如下……”

“月面殖民地,全部沦陷,除去确认撤离人口以外,其余失踪,死亡人口约为4500万人。”

“近地殖民地,损毁程度15%,各站点报告伤亡和失踪总和约800万人。”

“殖民卫星群 SIDE 1,SIDE 4,SIDE 5,平均损毁程度25%,伤亡人数总和约1200万人。”

“SIDE 2,SIDE 3以及火星殖民地情况不明。”

“损失惨重啊,超出了预估的数量足足两倍……”

整个月球已经消失在了混沌的灵能风暴下方,同时,各处的殖民地也都出现了被梦境里出现的魅影夺走了灵魂,身体则沦为傀儡的情况,无论是核战争也好,小行星撞击也罢,没有什么能够比现在更能够称得上是人类的灭顶之灾。看着办公桌上的全息影像,凯尔内心如同火烧一般,自己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在否认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地球联合军在数量,质量乃至于战术方面其实并不逊色于月之都,但是对于现实之外的那些难以形容的生物,他们仍然缺乏准备,以及对抗的意志。

本来以为月之都仅仅是因为梦境界的事物侵蚀了灵魂才导致失去控制,但是就现在看来,远不止这么简单,如此大面积的灵能泄漏事件已经根本性的危害到了现实本身,这正是自己成为天人以后,一直在担心的世界末日的开始……

“告诉我吧,龙神,我该怎么做?月之都如今已经被狂妄而且荒谬的梦境所盲目……”

古老的先驱者记载中的龙神,进行沟通的方式非常晦涩,并非是通过言语或者图画,而是将知识直接灌输到对方的思维里,不能接受的人,轻则神志不清,重则灰飞烟灭,下场都极其悲惨,自己能够和龙神,或者说其中一个化身直接沟通的能力,也一直以来是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

先驱者传说中的龙神,为了让现实在平衡的环境下发展,两一个维度各自拥有自己的化身,白色的半身负责掌管梦境,黑色的则是掌管现实,不过,就算是这个古老的文明,对他们的理解也止步于此,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许多因为得到认可,允许和龙神进行交流,以及使用一小部分力量的存在,当初建设幻想乡和梦中世界,也是请凯尔出面,在结界中设下允许稳定世界的机制才实现了长期运行的可能。

现在,这个黑色的身形就站在自己的对面,一言不发,没有人能够理解龙神的全部意志和思维,甚至也没人知道自己的意愿唤出的形体究竟会给予自己什么答案,其实接受这个化身,本就不是自己的本意,只是当初在那片笼罩地球的黑雾中,为了生存,凯尔并没有什么选择。

“现在你应该能理解,你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了。”

占卜师从门外进入到房间中,显然,就连他也必须对自己所崇拜的事物十分恭敬,在察觉之后,立刻退到房间的边缘,避免和它有过多的接触,在小心翼翼地到达凯尔的桌边才召唤出了一把椅子落座。

“现在,你看到了什么呢?”凯尔朝自己的导师提问,“月之都……到底如何才能击败?”

“基础课程,凯尔,灵能和我们所熟知的有理性的物质的联系是什么?”

“灵能在接受现实宇宙的稳定之后,会被赋予形体和性质,并且会在生物神经活动下可以进行有目的性的有理化,即为灵能力的根源。”

早在千年前就开始接受占卜师教育的凯尔,花费了漫长的时间才逐渐了解作为先驱者庞大而且古老的知识体系的基本架构,物质和能量确实是一体的,但是在这之间的联系,远不是一个简单的公式能够衡量,灵能的存在就是对现实宇宙秩序的违背和破坏,这也是为什么他对于目前的战况如此担忧的原因。

“那么,答案就已经很明显了,这种认可并不是你被动获取的,凯尔,而是你本身拥有的某种能力证明了自己,以及人类的价值。”

古往今来,数万年的历史在这位天人的眼前迅速飞逝,人类因为可以理性的认知和分析世界的能力,是他们拥有这个天赋的根本原因,不被作为动物的本能约束,敢于探索,发现自己不同于飞禽走兽的地方,随后,将这种品质以灵能的形式展现。并非是人类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这种能力,而是他们本就应该拥有的权力。

“精神感应骨架,传识技术……原来你一开始设下的局就是为了今天……你是要完全放手,让他们去拯救自己!”

如此冷血的结论,明明应该是触目惊心的,但是占卜师在说出自己的想法时却仍然毫无感情,虽然知道他为了让未来走向正道,不惜屠杀自己的族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但是嘴上又把自己称作预知未来的占卜师……

“有什么问题吗?我的徒弟?”占卜师的金属义肢的双手在放到凯尔的办公桌上时,清脆的碰撞回荡在整个房间内,“人类就是要通过他们自己的努力去证明,他们有这个胆识和资格去发现和运用现实之外的事物,如果他们在获得这个资格之前就灭亡了,那么他们本来就不具备资格去拥有我为他们安排好的这一切!你们的这个世界,无论是七位贤者,还是月之都,还有八云紫之类的妖怪,那只是在黑雾后产生出的无数个可能性之一罢了!”

“平行世界……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一直在所有人面前隐藏的秘密吗?”凯尔勉强稳住不停颤抖的手,在自己的面前执笔随意涂画,“不是把人类当做自己的后继者,而是作为验证你理论的试验材料……”

“你只是我在无数的现实里遇到的其中一个,让我感兴趣的样本罢了……凯尔,胡里安……我们需要人类来验证自己的理论,证明他们在这样的灾难面前,能够表现出足以自己选择未来的能力。”

“抱歉打扰了,但是,在月之民的交战区域内出现了妖怪的……”

比那名居天子“例行”的进行情报汇报,恰好出现在了两人的谈话中间,甚至是闭着眼睛走进来的,直到察觉不对劲才慌忙退后,原本为了获取情报,打算装作失误,忘记事先问候进入办公室,结果却在不经意间发现了自己一直以来怀疑的龙神的存在。

她本来做好了在“不小心”闯入之后的应对方法,但是她面前的情况还是过于特殊了,在短暂的犹豫后,想要马上离开,但是身后的门早已紧锁。

“我相信这看似出其不意的相遇实际上是处于对知识的渴望吧?比那名居天子?”

凯尔急忙撤走了龙神的投影,但是秘密已经泄露,就算将她杀死,经过提升的灵魂也只会在别的地方复活,与其因为事迹败露匆忙掩盖,不如选择用一种潜力更大的方式去开发这个仆人的价值。

“原来你们早就和龙神相互沟通了……看来八云紫和辉夜所说并非空穴来风,当初建设幻想乡,原来龙神是你带去的……”

凯尔和占卜师都没有预料到,作为一个低层干部,知识面竟然如此广泛,看起来是在幻想乡的生活让她接触到了很多禁忌的知识……两人在对视片刻后,很快就在如何处理这个好奇心和能力都非同寻常的下属上达成了共识。

“所以,他们就这样让你出来了?都没有经过什么特殊的流程?”

“事实便是如此。”

天界,本就是用来形容天人居住的世界的名词,实际上是漂浮在宇宙里的庞大舰队,并没有多少神明真正接触过这片地方,更不用说在人类文明史里才出现的妖怪,借助难以到达的界限隔绝,通过故意散播的民间故事进行伪装,天人得以通过类似于神明的身份在地上进行活动。

永江衣玖和比那名居天子,就是代表天人前往地上,负责维护现实环境和治安稳定的干员,以往的工作都是通过引发地震,来适当释放地球板块内部的压力,避免某一天地壳出现塌陷之类的情况,通常天人和妖怪无论是生活范围,还是能力管辖区域都没什么交集,不过,时过境迁,天子现在有了新的任务。

“所以,龙神的传说是真的咯?虽然我还是很难接受这种荒谬的东西……”

永江衣玖这次会和自己一起前往地面,月之都虽然不能从正面突破地球轨道的防御,但是直接通过折跃输送少量游击部队到达地表还是有可能的,无数次发生在城市的月光蝶事件已经证明了,就算放出一丁点月之民的势力渗透进入地球,都如鲠在喉。不过,占卜师交给自己的任务,并不只有这些。

“我亲眼看到的,衣玖,他就在凯尔和占卜师的面前……近乎纯粹的理性和命运的体现。”

“所以月之民确实是因为这个才选择前往月之都吗?那么因为意识到无法改变的命运,而变得不思进取,整日沉醉在片刻的逍遥的堕落,确实能算得上是一种‘污秽’……”

从巨大的透明舷窗向下看去,湛蓝色的地球一览无余,偶尔还可见向宇宙发射的火箭尾焰的余烟,那些都是意识到这悲惨战争的真相以后,选择离开地球前往宇宙里避难的人类的航天器,无论地球发生什么,只要能够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就可以得到生存的可能,至少,他们是这么想的。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在地球上面,还有幻想乡里的大家……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不回到地面上大概没法知道,静光粒子完全阻隔了通信……”

“现在我们倒是有机会了。”

天子拿出了自己刚刚拿到的权限符号,作为一个半途上路的天人来说,这是毫无疑问的破格提拔,通过它,就可以在地球表面不受限制的活动。对于要联络上回到现实中的非人类自然也提供了极大便利。

“这肯定不是随便就能拿到的……”永江衣玖思索着。

“是啊,为了他们的理想,所有人都要付出属于自己的东西,有时候甚至原本视为不能妥协的。”天子回答。

玻璃化痕迹的碎屑,在天子的脚下咯吱作响,随即断裂,在成为天人之前,比那名居天子其实有另一个名字,只是在漫长的时光之后早就被淡忘,包括她作为一个普通人类的记忆,全都随着旧京都的遗存逐渐消亡。

虽然自己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是,生活在过去的人,就应该因为时代的更迭而只能退隐,不再露面吗?正是通过不懈的努力,才有现在的地位,但是凯尔下达的命令却是要在现实里抹去关于旧时代的一切,书籍,数据光盘和硬盘之类,这些上百年历史,可以被称为文物的资料在天子的面前被成箱的从收缴的仓库里被拉出,其中有一些的存在记录,甚至可以追溯到20世纪晚期。

天子当然不会明白那些已经不朽的生物的想法,同样,对于月之都为何非要选择通过战争这种手段去结束争端也不理解,她只知道自己身上有任务在身,待又一批运输车队完成装箱离开后,坐在机动战士驾驶舱里的她,便轻微调整姿态改变机体朝向,确保全天显示器不会错过任何的细节。

“既然要做领导人类未来的天人,又为何要急于掩埋自己的历史?”天子小声发问,“如果不从过去吸取教训,何来在未来避免重蹈覆辙……算了,我怎么知道呢……”

这些百年前的电子数据会被集中到城市郊外,一个偏远的垃圾处理厂进行销毁,在几万度的等离子体灼烧下不会有任何的残留,没有人会关心那些早就被淘汰,但是又不符合如今时代的电子产品,就和关于妖怪和神明的记忆,早就已经被工业革命后的人类社会所抛弃一样。

永江衣玖和自己一起来到了地面,但是由于只是下属于天人的妖怪,所以只能在城市内进行侦查监视之类的情报工作,虽然不如天子能够驾驶机动战士威风,但是也因此处在更加安全的位置,不会被人类和月之民当做首要目标。

“或许只是为了避免同样的冲突再次发生吧……”无线电里传来了她的声音,“人类从来就不会吸取教训,或许抹去历史才能够让他们不会重复已经犯下的错。”

“不,绝对不是这样啊!”天子在切成私人频道以后,提高了声音,“如果人类忘却了过去的错误,那么他们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做那种事情!战争,如果没有人去铭记参与的双方受到的灾难究竟有多痛苦,那么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就不会带有恐惧,难道现实里发生的例子还不够多吗?”

“行吧……但是又有什么用呢?我们都是天人的干员,就算想要拒绝,也……”

“各单位请注意,运送货物的第二车队在京都郊外失联,由于卫星受到干扰,只能估测认为有交火出现,请相关安保单位立即前往探查支援。”

“哈,我就知道,月之都怎么可能会放过它们不管呢?能够如此迅速地袭击戒备森严的车队的,也就只有它们了吧!”天子立刻控制机体转身,准备起飞。

“但是你不觉得奇怪吗?天子?月之民怎么会对历史感兴趣?”永江衣玖提醒。

“要是我们能够理解它们的想法,也不至于跟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被她们当做羊群一样捕食吧!待会儿见!”

新世代的机动战士,拥有通过变形为近似于固定翼战斗机的形状,并且改变推力模式获得在大气层中高速飞行的能力,对于长期在天人组织里接受培训的天子来说,学习这种复杂但是高效的战斗机的驾驶并不困难,根据导航点,沿着高速公路一路向东南前进,可以清晰看到许多被烧毁的古建残骸,根本没有得到妥善修复,这个时代的人类,甚至都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以及背后的历史,明明当初还不是天人的自己,就在其中玩耍过。

远处的地平线上已经可见燃烧产生的硝烟,但是,无线电里安静得可怕,卫星也没法提供事发地点的光学成像,这让原本胸有成竹的天子此刻也开始不禁疑问,如果这不是月之民,还能是谁?秘封社吗?

不过,天人给了自己自由行动的权限,大概就是为了这种情况,虽然同行的也有联盟军的机动战士,但是受到组织约束的他们很显然更不能理解现在的情况,在沉默当中,精神紧绷的天子,注意到了从远处出现的一道闪光。

“回避!”

天子立刻就意识到了危险,在用力推操作杆进行回避的同时,向其他友军发出警告,然而,这对于一般人类来说,还是太快了,从远处发射的光束并没有击中他,却正中了一台友军机体的驾驶舱,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被光束直击而汽化的感觉,身体的每一个分子都在无法反应的情况下变成了尘埃。

这种远程光束武器并不是月之民的配备,或者说以隐蔽性为主的设计根本不会配置这种长距离的军备,难道是秘封社?但是,宇佐见莲子在前往SIDE 3以后,就和天人保持中立的关系,带着这个疑问,天子加大了发动机的出力,以最高速度向侧后方绕开火网,以接近到对面的近身距离。

她注意到了那些被拦截的车队,几乎都是完好的,但是货箱已经被搬空,守卫的士兵也全都被害,而那些准备进行盗窃的敌机,甚至手上就有那些本应该被销毁的资料。黑白色的涂装确实并非月之都的设计,更像是秘封社,这毫无疑问让她内心中的疑问更多一份。秘封社虽然之前在新人类权利问题和天人有过冲突,但是公开进行敌对活动还是头一次。

“明明都是人类,这个时候还要这样自私吗!”

趁着被突防导致的短暂空档,天子迅速控制机体变形,手中的绯想之剑手起刀落,直接将已经被抱起的货箱拦腰斩断,随后赶到的友军便迅速合围而上,用数量优势包围住了这四台罪魁祸首。

“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些都是不被这个时代接受的资料,让不该接受的人发现了,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是因为你不理解它的价值,比那名居天子。”

突然出现的夺目绿光,让天子一时间难以招架,但还是本能地后跳拉开了距离,直到眼睛能够适应之后,她才发现这不是秘封社长,宇佐见莲子的机体,量子钢弹吗?自从SIDE 2的月光蝶事件以后,她就脱离了联盟军,在遥远的宇宙里活动。

“莲子?”她在辨认出对方的声音之后,有些迟疑地回答。

“你现在还是天人手下的人,对吧?”莲子主动上前,将自身阻挡在了天子以及后面已经得手的密封社机动战士中间,“你明明也产生了怀疑,对于我们新人类,以及这个世界原本该有的面貌,那么为何要助纣为虐呢?”

“你这样破坏我们天人的工作又是如何?你自己看看月球吧!如果不能阻止它落到地球上,那你带着那点新人类去宇宙里逃亡,又有什么意义?”

在天子说完之后,莲子确实有所迟疑,但是从她眼里,看到的悬挂于宇宙里的那个彩色的星球上,并没有和天子一样只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灾难,天子并不知道,这个新人类曾经和自己的伴侣梅莉经历的事情,同样,她也不知道,月球对于这个世界究竟还有多少其他不曾发掘出来的价值。

钢弹的头部跟随着主人一同凝视着月球,明明是在思考,却让天子更加恼火,再次朝对方一剑刺出,只不过毫无悬念地被莲子防御住,对方并没有想要攻击的想法,只是通过言语进行一再劝导。

“你自己想想吧,关于天人做过的那些事情,他们真的是在接受人类这份能够运用灵能的天赋,并且让他们能够穿透结界的能力吗?还是说因为梦境里的事物而恐慌,所以拒绝着一切呢?当初的你是为了和这样违背自己诺言的小人一同生活,才成为的天人吗?”

“虽然我可能还不够明白,但是,博丽灵梦她们绝对不会同意你……”

“与之相反,她们是最懂我的人,也是你一直以来以为自己不能再熟悉,却从未真正愿意去了解的人。”

莲子在说完后,完全不管天子如何劝阻,直接带上自己的同伴消失在了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