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17日

地点:SIDE2殖民卫星长安

占卜师或许看到了人类终将要进化的未来,但是人类在什么条件,什么环境下进化,却很少关心,他完全在这个令他兴奋的事实中沉迷,以至于忘记了未来是靠我们去选择,而不是被动的去接受这个重要的事实。

我并非是他,一个已经完全被命运笼罩心智的拜龙教徒,所以在他对我们的族人痛下杀手的时候我也曾经尝试过劝阻,但是没有奏效,早在我们遵循梦境里留下的时间印痕抵达太阳系的时候,我就问过他,当他见到人类时,打算怎么做,而他只是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和我说:“只需要等待。”

“等待到合适?”我反问道,但是他没有告诉我原因,龙神或许告诉了他不属于我的信息,但是同样,我也得到了只有我自己才能够明白的秘密,如果任凭命运摆布,那么人类只会陷入他看到的未来里,而失去抗争的意义。

所以,当月之民希望能够从占卜师留下的指导中寻找到拯救人类的办法时,我选择带领他们从另一条路,从这已经陷入沉寂的现实之外的地方去实现这个目标,这便是月之贤者八意永琳在到达月球之后,和我的故事。

“灵梦,就算当时缺乏沟通手段,你也不能……你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启动月光蝶!你这样做,相当于直接在SIDE 2打开了一个巨大的梦境界的裂口!”

“那不然你想怎么样?用主炮射击核脉冲引擎,引发核爆,连带的碎片还有热辐射把周围的殖民卫星烧出一个大窟窿吗?这才是月之民想要的吧。”

“舰长,周围静光粒子的浓度已经下降到临界值以下,我们已经重新建立了和SIDE 2的联系。”

伴随稀神探女的消失,月之都的残余进攻部队也被全部清除,殖民地受到的破坏虽然并不少,但是还算乐观,在阿伽马到达后的两个小时,秘封社的舰队也已经抵达,虽然作为一个私人企业的下属军队,在数量和规模上没有办法和联盟军比较,但是安装的技术却是当之无愧的尖端,甚至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有宇佐见莲子知晓其真实面目,例如可以直接扭曲时空,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进行航行的曲速引擎,或者是能够整船在电磁波下隐形的护盾技术之类。

对于殖民地的人类来说,月光蝶除了是必死的灾难,没有任何正面的印象,地球上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人类恐惧了,更何况,博丽灵梦这一次是挡着所有殖民地居民的面使用这种受到严格规制的武器。

“就算这里是外界,茨木华扇,但是我还是原来的办法,更何况,月之都根本就不像那些非人类有协商的余地,我有什么选择?”

博丽灵梦在陈述完自己的想法之后,就直接转身离去,身边的魔理沙原本刚想要劝说,但是被委婉地推开,如果是其他人,恐怕会直接被甩在旁边的墙壁上,自从不小心透露了她的身世之后,博丽灵梦就一直在缓慢地发生变化,从平时那个悠闲的巫女,逐渐向八云紫所期望的,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战士转变,正如一千年前,第一世代的巫女。

“灵梦……”

“算了吧魔理沙,我知道的,我说不过她……”

就算是作为贤者之一,茨木华扇也不能对八云紫亲手设计,培养,以及付出沉重代价得到的结果说些什么,毕竟在以往的作战里,她都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现在,十三世代的积累,让这个新人类已经完成了蜕变,或许她确实有自己的想法,和贤者们都无法顾及的考量,而且,博丽灵梦确实没说错,在当时的情况下,除了从内部用月光蝶彻底将其摧毁,没有别的能够让殖民地幸存的可能。所以她除了叹气,也不好对她多加指责。

“算了……SIDE 2有什么消息吗?”

建立起的通讯传来了附近殖民地里的新闻直播,而茨木华扇看到的景象,让她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月光蝶会导致大量的灵能渗透进入周围的环境当中,包括生命体,而无论是在各个直播的画面里,都出现了因为受到灵能影响发生了变异的人类,因为对于非科学现象的恐惧,正在所有的殖民地中迅速蔓延,如果放任的话,恐怕只会让本就因为战争而紧张的秩序陷入混沌。

“情况似乎不乐观……我们得需要帮当地政府尽快维持秩序,不然SIDE2没有月之都也会被毁的。”

“你的想法是什么,八云蓝?”

八云蓝那能够和一整个国家的超级计算机阵列的大脑在飞速思考着,虽然论资历并没有自己的主人大,但是经过大量的调校和优化,已经具有了能够在外界代理八云紫的职责的能力,九根蓬松的毛绒尾巴,哪怕是在冰冷的宇宙里也在散发出热量,或许本就是用于主动式散热,来减轻大量的运算所产生的热量设计的。

“我们应该和古明地觉她们回合,”八云紫说出了自己的演算结果,“她们现在应该在忙于安抚殖民地内的居民。”

“这不是和我想的一样吗……”茨木华扇回到了船长座椅上,“向殖民卫星长安发出请求停泊信号,我们得亲自到那里去,魔理沙,你和灵梦还有莲子先过去一趟吧,我们要提前确认殖民地里的情况十分安全。”

“莲子她不是……”魔理沙突然想到了什么,但是被茨木华扇打断。

“我知道,但是这是命令。”

“怎么了?不想和灵梦一起吗?”

“她啊,好像是跟八云蓝去找八意永琳去了吧,因为月光蝶的问题,要和紫去商量。”

“这样吗?那位贤者大概是不愿意出面?”

“自从到外界之后,就没有和紫说过话了……”

殖民地的停泊港口缓慢朝莲子和魔理沙接近,在几十公里的距离上,还不能感受到它的大小,直到当这些耗时十几年的巨大结构缓慢地覆盖到了视野所及的一切,将她们包裹在内的时候,魔理沙才对这些人类智慧和技术的结晶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宽约四十米的巨大舱门甚至可以直接允许小型航天器通过。

博丽灵梦并没有跟随自己前来,而是直接去了古明地觉所在的府邸,无论是莲子的秘封社也好,天人的联盟军也罢,都无法左右她的行动,趁着这短暂的空闲时间,阿伽马上的所有人都需要休息。

“原来你就是曾经的堇子……我怎么没想到呢?大结界的存在导致时间和外界不太一致,所以外界的人早已经长大也是正常的。”

“不,现在的堇子,只是作为我过去的一个影子罢了……”莲子回答,“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孩了,现实,已经改变了太多……”

“话说我在外界的资料记载里,还提到过一个叫做玛丽贝尔·赫恩的女性,那么,她……”

“她已经不在了,或许整个现实里都不会在遇到她了。”

“这样吗……”

充入空气增压的气流声音在机体旁边旋转着,随后在压力趋于平等后又安静下来,看似将殖民地的内部和外部链接的通道非常危险,但是作为一个能够支持上百万人的巨型空间站来说,这里并非它最薄弱的地方,在沉重的舱门两半向墙内打开后,缓慢旋转的城市,便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显然,因为之前月光蝶的作用,这里的现实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扭曲状况,就和月面殖民地类似,无论是建筑物还是树木都产生了类似于海浪一样的奇特曲面,纵横交错,但同时,刺耳的警笛声提醒了现在殖民地的状况,人类正在因为突然获得的力量而不知所措。

“情况看起来还是要更加严重……我先去找在等我的人,你大概也有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吧?”莲子设定好了自己的目的地。

“真要说,也有……”

“那我们待会见。

莲子大概来这里也有所求之物,立刻就加速向前,朝下方的城市里飞行,城市的广播中已经出现了秘封社进行救援和安置工作的消息,作为独立于政府的社会组织来说,这已经能够算得上雪中送炭,但是,究竟能够让他们有多少的接受度还有待考证。

至少有20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不如先去找爱丽丝和帕秋莉她们吧,距离上次见面怎么说也已经过了好几天,只是,他们会在哪里呢?魔理沙四处张望,但就算是通过殖民地内部的摄像头,想要定位那两位魔女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电视台第一线报道,在城市的中心区域发生了严重的灵能异象,目前,已经受到控制……”

利用余光看到的新闻直播画面,魔理沙看到了那熟悉的影子,紫色的蓬松帽子加上标志性的新月头饰,就是本人,根据定位来看,就在附近,她立刻转过身,朝那里加速前行。

“魔像还真是个好东西,没有人偶那样脆弱,也不会有太多没意义的思考……”

“但是论业务处理能力来说,还是人偶方便,毕竟在外观的接受程度上,人类还是更喜欢一群用冒险编织出来的身体的。”

“前提是他们不知道人偶是用人类灵魂作为驱动的傀儡……”

除了以前用来进行大规模演出,爱丽丝还从未将自己的人偶库存,从十米高到二十厘米大小的所有款式全部派出过,但是现在为了能够尽快将社会秩序稳定下来,她也只能竭尽全力,不过,情况相对于预期更加乐观,这个时代的人类虽然也会产生变异,但是大多数都是可控的,而不是像十几年前的鸟船空间站一样变成了无法沟通交流的怪物。

“你们没事的!”帕秋莉朝旁边惊魂未定的人类安慰,“只是你们的灵魂可能要重新适应一下自己的身体罢了,这种神经上的痛觉最多只会持续个半小时左右,不会让你们变成一滩烂泥什么的。”

“要让他们相信我们还很难,帕秋莉,天人和八云紫设下的结界,恐怕已经创造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常识体系……”爱丽丝提醒了对方。

“但是我们必须这么做,天人对现实做的事情已经够恶劣了,这不是我们去摆烂,任凭它继续向无法看见梦境的荒漠去堕落的理由。”

在两位魔女的身边刮起了强风,随即,是从上方投射的巨大黑影,魔理沙驾驶着钢弹降落到了她们的面前,几乎是见缝插针的调好落点和姿势,避免踩踏到任何的设备和车辆。

“钢弹?不,这不是魔理沙的吗?”

二十米高的身躯缓缓蜷缩下降,直到单膝跪在地面,果不其然,这就是魔理沙驾驶的机体,那个黑白魔法使从驾驶舱里钻出,顺着放到地上的手臂一路滑到了地面上。

“想我了没?爱丽丝,帕琪?”

热情的招呼得到的是意料之中的回应,毕竟是最小的魔法使,所以在见面之后还是被依次送上了拥抱,片刻的相聚时光永远是这样轻松愉快,纵使现在并不是在幻想乡里。

“你做的好啊,魔理沙,看起来曾经一直是学生的魔法使,现在也总算能够担当起责任了。”爱丽丝微笑着摸了摸这个金发小女孩的额头。

“话说回来,那个月兔,就是,你们之前在妖怪之山上面抓获的那个,叫做玲瑚的,送过来了吗?”

帕秋莉所指的,就是之前在阻止纯狐进攻月之都之后,选择留在幻想乡的玲瑚,现在,因为月兔服务器的完全毁灭,已经不再受到月之都的控制,成为了联盟军的战俘,现在按照事先的约定,应该已经被送到了古明地觉所在之处。

“应该是吧,按照茨木华扇的说法是这样的。”魔理沙回答。

“那么,我们一起过去如何?这边可以让人偶和魔像们去处理……”

“那快上来吧!”

魔理沙刚说完,就重新跳上了这个高达七层楼的人形的驾驶舱,帕秋莉每当看到这巨型机械上闪烁的精神感应骨架,就会难免回忆起以前在罗马尼亚的遭遇,当初正是运用类似的技术,让成片的吸血鬼化为粉尘,魔理沙对自己手上的机体认知程度究竟有多少,仍然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

“出来这么久你也累了吧,不如干脆让她带我们过去。”爱丽丝提议。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行吧。”帕秋莉还是勉为其难地坐到了钢弹的手心里。

或许没有比完好而且还活着的月兔战俘被送来审问更加让地球人更加令人兴奋的事情了,不过,为了避免在运送途中受到伤害,尤其是来自愤怒的平民的伤害,整个运送过程处于严格的保密之下,期间避免一切形式的接触和停留。

而且,为了确保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甚至当魔理沙将机体停放在古明地府邸的广场前时,甚至都不知道是哪一台车运送过来的,只是看到这里已经围满了数百名政府高官,以及戒备森严的军队看守,就算是月之都传送过来一架无人机,大概都无法从这里逃离。

“用得着这么费劲吗?”魔理沙有些不解。

“要是用不着就好了,旁边那栋楼就是被清兰拆掉的。”

爱丽丝指向了旁边被损毁的住宅楼,光束的直击直接将这个钢筋混凝土的结构烧融,并且重新凝固出了一个结晶的洞,所幸因为十六夜咲夜的救场没有导致人员伤亡。

“跑到内部的机动战士吗?”

“确实……”

城市里确实出现了因为灵能夺去心智四处破坏的人类的报告,根据前去处理的士兵报告,那些人类的眼睛里都有一种诡异的彩虹色光,而且,他们的神经活动是各种仪器都无法记录的,并非没有产生数据,而是产生的结果都无法进行参考,波形混乱不堪。

是否月之都也是因为这样才会丧心病狂对地球发动攻击呢?魔理沙的内心思索着,因为确实从那些月之都的机动战士身上,能够感觉到精神被梦劫持的混沌,独立的思维被连接成一个整体,不再有彼此的区分,发生那种变质的灵魂,恐怕也再也无法恢复成正常的人类。

“只可惜,月兔是人造的生命体,不具有灵魂,而是通过数据运行的AI,没有办法通过他们去了解到月之民的真实情况,所有目前得到的月之民都是已经结晶化的尸体……”帕秋莉翻阅着过往的袭击记录,“根本没有办法提取记忆,甚至连一点意识都无法捕捉。”

“想要找到能够进去月之都的办法还真是困难……早知道让咲夜备份一份传送的秘钥……”

“那也是没用的。”

八意永琳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看起来审讯工作只进行了一部分,从满头的汗就可以看出,这并不是简单的工作,月兔本身的人格有多少被月之都腐蚀,又有多少记忆可以正常访问,就连这位贤者都不敢保证。

“进行往返月之都的折跃的秘钥,是每个机体自动生成其独一无二的代码,随后被结界接受通过的,也就是说除非我们直接破解这个加密方式,否则我们绝对不可能穿过结界,或者是进入到月之都的槐安通道里,辉夜殿下是使用了我前往地球所用的飞船才成功回到的月之都。”

“就连你都破解不了吗?”

“我希望我可以啊。”

八意永琳打开了门,将三位魔女请进了前面的房间中,她们注意到了清兰和玲瑚,整个头部被直接拆下来了,身体机能也处于停止状态,不过无需担心她们的生命,因为八意永琳很清楚,只要数据能够恢复,她们就可以完美的复活。只是拆卸一地的各种精密零件,还有模仿有机生命所流出的人造血液之类让现场难免有些血腥。

“月之民尝试用编写的程序代码模拟灵魂,来让生命真正从意识到躯体变成完全属于自己的创造……大胆的想法,但是,程序代码终究不是灵魂,这么做,终究是让一个新的生命形态将自己取而代之,以备自己的死亡到来作为继承者罢了。”

“导师,我回来了。”

“他们在寻找某种可以让延续自己的灵魂实体的同时,能够拥有不朽,而且足够强大的身躯和物质进行交互的技术……啊,那我明白了。”

领航员在读取了玲瑚的全部记忆之后,产生了属于自己的理解,虽然先驱者的说话方式里无法表现出感情,但是言语上对于破解月之都的结界的进展还是让魔理沙感到欣慰。

“八意永琳,你对月之都还是有太多不明白的地方,而且对于结界如何创造和维持,以及建立联系的理解还是有很多不足,”领航员的金属义体,带着特殊的脚步声在地板上碰撞着,“我们或许并不能建立一个通道,输送物质进去,但是我们可以让纯粹的灵体在结界之间移动,这是不需要任何的验证手段的。”

“传识……也就是人偶……”

爱丽丝因为对方的话突然领悟,同样是将意识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只要具备足够的条件,就可以直接将灵魂进行转移,这是许多非人类在死前都会给自己留下的准备工作,自己制作人偶也是如此。

“嗯,看起来即使是魔法使,也有自己过人的天赋,对于传识,你知道多少呢?”

“将伊奘诺物质提炼为精神感应骨架,作为装载灵魂的容器……这是我母亲神绮交给我的。”

“不用说,我也知道占卜师交给你们了这危险的技术……”

领航员的视线聚焦在了魔理沙身上,他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魔法使显然有着和她的年龄并不匹配的能力,更不用说,以往与博丽灵梦并肩作战的经历。

“你在说些啥啊?啊……该不会是和天人一样的老古董……”

魔理沙的口无遮拦让旁边的八意永琳内心紧绷,她对于月之都的历史都一无所知,更何况是贤者的导师,如果不是灵梦的强运,她大概早就死在幻想乡的某次异变上了,对于这么不怕死的女孩子,八意永琳一般是不会劝的,然而,她早就不是绝大多数人明面上所看到的那样,仅仅是一个人类而已。

“魔理沙,这可是……”

“对,对,我知道,博丽灵梦和我说过了!”魔理沙继续用她的大嘴巴吐槽,“既然您就是和占卜师一样,身经百战的先驱者……那就给我们提供一个办法,击穿月之都的防御吧!”

提心吊胆的其他三人,在时刻担心着领航员是否会因为魔理沙的直白语气所激怒,然而,他们还是多虑了,无论别人如何恶语相向,先驱者永远都不会表露出任何的感情,或许这就是他们能够在长期的漂流中生存下来的原因所在。

“你是一个,一个非常有趣的样本,雾雨魔理沙……既然这样,我就为你们指明道路吧。”

“八云紫,她不在这里吗?”

“那个老东西平时就会待在现实之间的夹缝中,就算我想要她来,大概也做不到吧。”

虽然仅仅来到现实中只有一个星期,但是恢复流动的时间在博丽灵梦身上的变化,已经能用肉眼可见来形容,她就和自己一样,身材明显更加成熟,一头中发也已经长到腰间,甚至原来的巫女衣服到这里也有些显小。

宇佐见莲子知道,在外界,博丽灵梦是自己能够接触到八云紫的唯一办法,关于梅莉消失的秘密,八云紫肯定知道真相,更何况是那个神秘的二重身。

“就连你都做不到吗?就让她出来一会?”她再次请求。

“我真的没有办法,莲子……我甚至连你说的那个赫恩是谁,长什么样都没有数,就算八云紫真的愿意响应我,你打算怎么办?”博丽灵梦无奈地摊手,“我是真的帮不了你什么,对不起。”

“看起来你还是太着急了,这只会适得其反。”

梦中堇子完全无视博丽灵梦的存在,穿过了她的身体来到莲子的面前,她一直在让自己向八云紫接近,但是,其动机仍然不清楚,或许是二重身同步记忆的原因,她就和自己一样在追寻这个贤者。

“她不听我的,又能怎么办?”莲子反问。

“嗯……或许我们应该改变策略,既然你已经给SIDE 2争取了时间,那么,你或许应该离开这里了,天人是不会放过你犯下的罪行的,人类就算是遇到灭顶之灾也会有纠结于蝇头小利的时刻,那么,你觉得该作何选择呢?”

“让他们从苦痛里彻底醒悟过来吧。”莲子戴上了帽子,转身朝自己的机体返回。

“灵梦——!”目送着宇佐见莲子远去身影的博丽灵梦,被突然出现的魔理沙一把抱在怀里。

“难得看你这么开心,大概是八意永琳她们有进展?”她回答。

“算,但是,也没这么简单……”魔理沙看着远处的巨大透明玻璃后方的宇宙,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