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米娅扯住我的衣裙,睁着泪汪汪的眼睛叫着:“米斯琪!芳香又在欺负我。”

“怎么又欺负你了?”

“她,她把我关在屋里头……”

小孩子嘛,一旦急了,就会哭红眼找好朋友找理由说说话诉诉苦……我试着像变戏法一样给她“变”了两颗核桃出来,哄哄她:“你可是妖怪,被她锁在门里可以直接掰门出来的啊。”

“我是人!”露米娅急得跺起脚来,紧抿着嘴,开始鼓起腮来。我只得连声说“是是”,把核桃递给她。但露米娅只是一只手就把两个核桃拿来,用力一抓,地上便忽然多了很多碎片,而露米娅的手上则是少了壳,多了果仁。她很快就享用起了核桃的美味。

哦——拜托,这个力气真的不是妖怪才有的吗?我连一颗核桃都捏不碎,你个小孩子就捏碎了,还是一次捏碎两个……我第一次感到作为妖怪的挫败。

“你好狡猾!”不久,远边的树丛飞出来一个穿着红色马甲的女孩,指着露米娅就叫起来,“自己居然把门撬开了!”

什么?怎么撬的门——

“谁叫你把我,我关在屋里面啊?”

“可是那场游戏你输了,你要被关在屋里面啊。”

“你可没说我不能出门哦。”

“愿赌服输,你得再进门锁一遍!”

“那等我一下,我要吃完核桃。”

“什么,你有核桃?”

“米斯琪姐姐给的,坏孩纸不能吃哦。”

“呜——!”随后,两个孩子开始绕着我角逐起来。很像中国的“秦王绕柱走”——无论我走到哪里,她们就绕在哪里,跟到哪里。露米娅扯着裙子,不时地把我扯得东倒西歪,最后我只能放弃思考,干脆站着不动了。

嗯……没记错的话,这个孩子就是宫古芳香了——她是露米娅的一个好朋友,唯一一个好朋友——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才是唯一一个……

不过呢,这也不妨碍露米娅和芳香的友谊。小孩子嘛,总是那样的天真无邪,不会思考太多,即使彼此只有对方这一个朋友,她们也能保持着小孩子的童真。就像这样,她们仍然是可爱的小生灵。因为她们的到来,这个世界也就增添上了一分生机。

或许,她们是上天给予我的礼物吧——虽然她们扯的麻烦也多。

那一年的夏天郁郁青青,虽然有酷暑折磨人,可只要听听流水潺潺,看看可爱的小生灵,心就没有那么热了,不是吗?

但到了最后,这俩实在是跑不动了,又耐不住高温,只得像水一样慢慢地向我流过来。她们也应该后悔为什么绕着绕着俩人就忽然跑外边晒太阳去了。

我看着这俩滩水,调侃着:“你们死了嘛,这么慢?”

“太热了啦……”露米娅奶声奶气地嚷道。那时候露米娅并不怎么怕光,但是细皮嫩肉的,在外面很不好受——这个效应已经表现出来了。

我忽然想到一个很好的笑话,自以为霸气高档,于是吓唬起来:“还不跑过来,小心太阳丢个核聚变下来!”

但是……下一秒并不像我想的“露米娅和芳香害怕得飞进夜雀庵里”。两个孩子是飞进来了,但她们看起来很悠哉,我的笑话跟没说过一样。她们没有领略到我的笑话精髓……她们只是在进屋喝水的同时看着我傻子一样“嘿嘿笑”……我的错,我不了解小孩子……

忽然,芳香好奇地问:“什么是核聚变呀?”我只是扭过头苦笑,回避这样的尴尬场面。不愿回答:“没……没有……呵呵呵呵……”

但接下来我就惊奇起来了——她们陷入了思考。

露米娅边抓头,口中边喃喃着:“核聚变,核聚变……”;芳香则是手脚不自觉地翻动我的厨具,四处走动,走到哪小动作搞到哪,也在喃喃着:“核聚变……”

“噢!我明白了!”露米娅忽然叫了一下,随后高举着碎成渣的核桃壳儿,说道:“就是两颗核桃聚在一起粉碎,变成核桃仁!我刚才就这样做过!”

“真的吗?!”芳香凑了过来,看着壳渣,又扭过头问我:“米斯琪姐姐,核聚变真的是这样吗?”

“呃……”我有些迟疑。

“是不是?是不是?!”露米娅高兴地问道。我有些不忍去揭穿她的说法。

孩子们的想法是天真的,时时刻刻都在学以致用,所以露米娅能想到这个“‘核’聚变”是很正常的——老实说,我挺羡慕孩子们能够有这样的思想,浪漫天真,时时刻刻充满好奇心。

我思考了很久,决定附和:“露米娅真聪明,居然能想到这个。”

露米娅一听,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可是露米娅,这种问题是难不倒我的!嘿嘿嘿!”

“我——我不信!”芳香不服,随后从我的调料台上拿了两颗核桃下来,稳稳地放在露米娅手上,说:“露米娅你可是小孩子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去捏碎核桃?常言道:‘四两拨千斤’,连我爸和米斯琪这样的大人都捏不碎一颗核桃,你难道有大力气去捏碎坚硬的核桃?”

四两拨千斤不是这样用的吧……

“那就看好了,我的力气。”露米娅再一次表演起了捏核桃。随着手的抓合,核桃苦不堪言,只能用撕裂的声音表达它很痛,裂缝一条条地蔓延出来。

“啪”的一声,两颗核桃又碎了。

芳香睁大了眼睛,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露米娅用着得意洋洋的眼神望着我和芳香,满眼睛放光,眼里好像写着“快夸我,快夸我!”

我也学她试着捏两颗核桃,接着我瞪大眼睛,十分惊讶——随着“啪”的几声,两颗核桃在我的全力下也捏碎了。

“看吧。”露米娅很骄傲地说着。然后她递核桃仁给了芳香。芳香刚想拒绝的,低头说道:“我刚才,一直不服你,我是坏孩子……”但露米娅执意把核桃仁塞给她,说道:“你又没错什么呀,咱是好朋友,我对了你错了,又有什么必要去吵?你呀,就是喜欢看书,天天看李白都良香他们的,我看你是读傻啦。”芳香此时仍然不敢直视露米娅的眼睛,眼神飘忽迷离,露米娅就拍拍她的背,把核桃仁塞给了她。

同时,我也将手中的核桃仁分给了两个小朋友,哄哄她们:“都是好孩子,吃啦。都没有错的,那一场游戏赢就赢,输就输,又不是分好孩子坏孩子。”

芳香这才抬起头来,望望我,再看看露米娅,悠悠地吃起了核桃。趁着太阳被云挡住,露米娅马上拉着芳香跑到远边的一处大树下,和芳香做起了游戏。

小孩子就是这样,说变就变,就是那样的单纯真挚。

说回来……核聚变这个东西其实并不是露米娅说的那样。实际上,它解释起来很麻烦的——其实我也不大会解释,我也只是听一个意外神隐的外界人提到过这个东西。我的理解是“太阳里有两种小珠子在互相撞击,许多的小珠子撞在一起变成了大珠子,结果珠子爆炸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珠子其实就像她们两个呢?

不,不可能吧~这种荒唐事我先别想了。眼看当下,就是陪伴这两个可爱的小生灵,继续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