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120年2月15日

地点:殖民卫星群SIDE 2

“以最为纯质之心灵,至此向现实之外,浩瀚的梦境之海中的伟大龙神发出请求……”

“给予吾等足以看透结界之视野,向受困万民展现天人之罪恶,向因为贪欲而堕落者施以最为残酷之惩罚。”

鸟船空间站,是因为新冷战而人心惶惶的日本,联合世界上其他中立国家建设的,可长时间独立于地球运行,带有生态系统循环的第一个超大型殖民地,自2085年建成以后,一直作为绝对中立的政治真空地带存在。

原本是作为逃避政治迫害的庇护所,然而,在长期漂浮于深空中的时间里,居住于此的居民开始听到某种不属于现实的声音,驱使着各种各样离奇的伤亡和破坏事件的发生,殖民地的精神疾病发病频率在短短的十年间上升了两倍还多。许多人都生声称们看到了魔法,比如在自己的手中可以凭空召唤出闪电,冰霜,火焰等,或者是可以感受,并且移动相隔上百米的物体之类的超能力。在一开始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这只是在长期的宇宙环境生活中出现的心理问题,但是,当这种不被认可的现象变得足够平常,早已经被遗忘的宗教,开始在本应该被科学主导的世界里传播。

一个掌握一切梦境,带给人类无限的创造力和探索欲望的龙神塑像,被放在众多虔诚信徒的前方,接受礼拜和赞美,并没有任何人受到了思维上的迫害或者是压制,他们全都是自愿信仰的,而这个看上去呈现出六边形纹理的黑石雕像,则是他们先前在对火卫一的无人探测时得到的以外收获。

“为表诚意,我等献上苟且于现实之人之脑,只求能降下奇迹,改变行将凋零之人类命运。”

对于梦的追求,已经让这些信徒超越了法律的约束,以绝对的数量优势冲入了行政官的办公区域,随后挖出了他的大脑,没有人对此等暴行提出过任何反对或者怀疑,只是因为他生前反对各种旧时代的艺术还有文化创作,就被扣上了敌人的帽子。

数千名信徒让开了一条通路,让运送祭品的人员前往雕像,无论是从小孩到长者,他们都没有任何不适,哪怕执政官的大脑就这样没有任何遮挡地浸泡在防腐液体里。只见当罐子被放在雕像面前之后,本应该处于固态的雕像产生了液化的表面,直接吞噬了它,在短暂的沉默后,一股异样的光辉开始在人群之间流淌。

对于那些对灵能一无所知的人类来说,监控录像里看到的画面让他们完全无法理解,在彩虹颜色的光辉里,几千名信徒们都开始无法抑制地狂笑,因为无上的喜悦而沉迷,他们像是看到了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事物叠加在一起,并且具象化到了自己可以理解的程度一般,随后,身体开始发生变异,或者说是直接从根本上被重塑成了带有各种动物特征的融合怪物,不过,虽然身体崩坏,但是神智依然完好,只是从需要语言沟通,变成了纯粹的心灵交流。

“鸟船空间站何时发现这个先驱者的造物的?为什么没有进行阻止?”凯尔在观看事后的监控录像,朝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责问。

“我们各部门都检查过了,但是……”

“还能有什么理由?”

“那遗物没有通过任何的太空船运输进入鸟船空间站,它……似乎是凭空出现在这里的……”

看着视频中的那个古老的雕塑,纵使极为恼火,但是对于近在咫尺的现实结界崩坏的危险,凯尔也只好勉强压下想要把这个空间站摧毁的想法。

飞船通道里到处都是人类的尸骨,他们像是被有意的堆放到一起一样,专门恶心任何想要进来一探究竟的人,而且,明明已经失压,处于完全的真空环境,这些碳化碎裂成厘米大小的尸块,看上去却还鲜活,以至于还有血液流动。

所幸事先从阿伽马那里得到了月神一号的立体地图,所以想要接近核反应堆控制室十分顺利,不会迷失在这片受到诅咒的废墟当中,但是伴随着博丽灵梦和魔理沙在这布满血腥的通道里越走越深,周围尸体的动作,就越显得难以理解,越来越完整的人体,组成了许多受尽痛苦的神态,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他们的灵魂内部出现,然后将其粉碎研磨一样。此刻,就连见过无数妖怪吃人的惨烈场面的博丽灵梦,握着操作杆的手都开始不停颤抖,而这样的尸体,无论是左右,还是上下的墙体全都仔细地铺满。

月神一号根本就没有这么多人类提供尸体,这都是哪来的?博丽灵梦忍不住猜测,因为很多不仅根本都没有穿宇航服,甚至都不是这个时代的装束,有些光是从照明用灯看来,是15世纪的欧洲宫廷制式,而且胡须发型都丝毫不差,众多时代的产物聚集到一起,这绝不可能是月之都袭击并且劫持这么简单。

“你听说过鸟船空间站吗?魔理沙?”她朝旁边的魔理沙问。

“不是那个莲子用来当做大本营的殖民卫星吗?”

“然而不只是这样,在二十年前,那里曾经发生过很可怕的事情,比我们处理过的任何异变都要可怕,人类被转化成了怪物,植物能同一颗展现出四季不同的面貌,甚至航电系统失控,漂移到了拉格朗日点上……”

“听上去就像是摩多罗做过的事情……”

魔理沙又忍不住想到了屡次劝导自己加入魔神阵营的摩多罗隐岐奈,作为贤者之一,她掌握了几乎现实的全部历史和知识,就算坐在轮椅上,魔理沙也完全不敢招惹,因为对于这个神明来说,只有未知二字,才能准确形容她的存在。

“话说回来,灵梦,最近这段日子我都感知不到哆来咪的存在,明明是掌握梦境的魔神,却在梦里完全不见踪影。”

“哆来咪不是现实中的生物,难道她和月之都,以及现实结界发生的事情有关吗……”

“我不知道……”

正当博丽灵梦打算打开前面反应堆的检修大门时,大门却自己突然被撞开了,只见里面一个由各种各样的人造物碎片构成的,类似于章鱼一样的怪物放出了触手,朝两台钢弹袭来,虽然灵梦和魔理沙反应迅速,开火打断了来袭的触手,但是她们却注意到,这个由灵能组成的构造体,紧紧吸附在了还在工作中的反应堆上,并且,从机体传来的加速度也提醒着她们,月神一号的核脉冲引擎再次启动。

“简直是祸不单行啊……这下怎么办?”

博丽灵梦注意到了旁边的地面上,那些固定在地面上的人类尸体,看上去是对自己召唤出来的对象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感情,而且还没有等她做出反应,那些本该死去的遗体竟然重新动了起来,而且,双目全都散发出让人恐惧的白光,朝她扑来。

“让世人体会到月光蝶的作用吧,灵梦。”魔理沙在别无选择下,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现在吗?”博丽灵梦有些犹豫,但是看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异象和活尸,也只好同意。

“就是现在!”魔理沙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右手。

“SIDE 2……不知道那些高官们看到我是什么想法……”

“十一点方向,莲子!”

SIDE 2的殖民卫星都是参考了鸟船的设计后建设的,在短短的二十年间就变成了足够容纳数千万人的宇宙殖民地,但是此刻,却要被月之都变成他们“伟大理想”的牺牲品。

莲子迅速调整姿态,侧身躲过光束的同时,开火还击,结合了枪炮与能量剑刃的武装,迅速在月之都的包围里打开了一条通路,整个殖民地死伤惨重,因为大多数的防御性军备都是性能较差的老旧机体,所以在这些圆筒形的殖民地周围,四处漂浮着殖民地守卫部队的残骸,只有一些难啃的防御平台还在坚持,但是这样的抵抗,最终也会变成徒劳。

“这些月之民,并非是自愿的……不,她们甚至不是月之民……”

“非要在这个时候打扰我吗?”

梦中堇子再一次出现在了驾驶舱里,不过,只是看着全天显示屏上,危机四伏的战场,驾驶着这些机体的,并非是具有实体的生物,而是和机体融合在一起的灵魂。

“莲子?”约翰并不知道关于这个二重身的事情,所以只能听到莲子在和无法感知的某人说话。

“他们都是一群被夺走灵魂的人类,在抹去了记忆之后作为驱动这些机动战士的程序使用……而身体,则是被拿去作为魔神们的食粮……”

“但是就这样放过他们的话,只会有更多无辜的人死去!”

用念动术推动一块残骸,砸晕了其中一台机体之后,莲子又迅速转身,将旁边的另一台敌机斩断,就在能量剑刃刺入的同时,对方曾经作为人类的记忆却扑面而来,他曾经是一个坚信科学,反对秘封社的科学家,但是现在,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却完全否定了一直以来的信条……他是在自己的信仰完全崩塌的情况下死去的。

“啊!你说的没错……”

“莲子,你怎么了?”

“能够感觉到吗?这些被控制来杀死人类的月之都机体,里面的意识……”

“说实话,我也感觉到了,这难道是传言中的,精神感应骨架之间的共鸣?”

就在两人的迟疑中,一台金色的敌机突然出现在了战场中央,无论是从行动方式还是速度上看来,都不像是这些由傀儡控制的单纯机器。甚至和自己在十几年前遇到过的某个月之民几乎一模一样。

“救援,总算来了啊,我们都还以为……”

“你们都后退。”

“为什……”

“除非你们想死的话……”

带有月之都风格的圆形弹幕,自那台金色机动战士的体内回旋发射,将附近接触到的一尽数摧毁,这并非常规的光束步枪或者是粒子炮所带有的颜色,那折射出梦境的圆形子弹,正是稀神探女的招牌符卡“玉符-众神的弹冠”。

平时只接受过对付高速,但是低密度弹幕的众多人类驾驶员,根本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局面,只见大量的玉弹如同海啸一般吞噬了他们的机体,随后在惊恐当中,机毁人亡。放大到机动战士尺度的符卡战斗,是约翰并不熟悉的项目,也只是利用自己多年来养成的驾驶技术勉强才在缝隙当中找到了一条路径。

“量子和我的惩戒……这是在羞辱我吗?让我猜猜……是你吧,堇子?”

“既然敢使用公开频段……那声音……”

“稀神探女……直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吗?”宇佐见莲子说,“看起来十几年的时间只是让你更加坚定了。”

“抵抗是没有用的……”

“没错,我知道……少废话……”

约翰对这个月之民,事先通过阿纳海姆的数据库有一定的了解,作为月之都管理现实和梦境界,联通两者的网道的主管,她拥有着匪夷所思的操控命运的实力。

“这又是谁?八云紫收回人性之后,因为孤独找的男朋友吗?”

这一句话毫无疑问地同时引燃了莲子和约翰的怒火,得到的回应,便是和她一样的密度,还有大小的弹幕,交织的火网几乎覆盖了附近人类驾驶员的视野的一切,他们从未见过真正意义上的符卡对决,更何况是经过数倍放大后的类型。之间各种形状,大小,颜色的子弹填充了整个空域,将原本黑暗的宇宙变成了一片光的海洋,曾经有人猜测宇宙诞生之初,一百多亿年前的宇宙星空,差不多就可以和此时类比。

“那是什么?好美……”

“但是千万别凑过去看热闹,这种密度的子弹你只会粉身碎骨的。”

“明明只是电子游戏里才会出现的画面啊。”

“电子游戏大概也是人做梦才想得到的……”

神奇的是,这种从机动战士的身上直接发射出来的弹幕,虽然会对有人驾驶的机动战士造成破坏,但是对周围的殖民卫星和建筑物没有丝毫影响,与其说是一种独特的兵器,不如更像是一种只会作用在人身上的魔法,在找回了以往的感觉以后,宇佐见莲子甚至敢让弹幕从自己机体的手脚里穿过,因为他知道,弹幕这种形式的魔法,只会对判定点造成伤害,钢弹在继承了驾驶员的属性之后,也会继承这个位于胸部才会收到伤害的特性。

“莲子?你是怎么?”约翰对这种违反常识的行为感到难以理解。

“你也可以做到的。”莲子提醒道。

“弹幕?不,说是弹幕也实在是太大了……但是确实是弹幕。”

漫天的火光也吸引了藤原妹红的注意,在小行星基地的入口坚守,逐渐让她和魂魄妖梦陷入疲惫,不过,阿伽马也已经接近到可以通信的范围,在从远处的一阵齐射后,纠缠不舍的月之都部队也被完全清除。

“在磨蹭什么?马上就要撞上去了!”茨木华扇质问。

“博丽灵梦和魔理沙进去了,到现在也没回复,我也不知道啊。”藤原妹红无奈回答。

“啧……来不及了,叫她们回来,现在也只能用超级粒子主炮来强行从外面摧毁……进入预热!”

直径约为400mm的粒子主炮,从阿伽马的中间伸出,因为一发就要消耗巨大的电量,所以要提前进行准备,只需要一发,应该就可以让这颗内部已经掏空的小行星瓦解。

“左前方,发现月之都机动战士一台!等会……正在和量子钢弹还有惩戒钢弹缠斗,正在快速接近!”

“是谁有这么大能耐……喂,防空弹幕太薄了!尤其是左舷……”

还没等茨木华扇思考出结果,舰桥前方的飞行甲板就已经中弹,所幸并非关键部位,但是当她看到了那台金黄色的机动战士,同样也在瞬间就认出了它的主人。

不晓得爱丽丝和八意永琳她们在殖民卫星里面情况如何,如果她们只是坐以待毙的话,就不像是非人类应该具有的智慧,但是,管不得那么多了。

“超级粒子主炮预热50%,等会,系统出现了问题,无法充能。”

“别在这时候掉链子啊!”

茨木华扇一把抓住了操作员的肩膀,将他从自己的面前撇开,然而,他所言不假,系统图标上大片的红色,显示出了各个重要部件都无法工作,但是武器本身结构是完整的,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执行层面上强行阻止了它一样。

“正前方向出现等级3灵能事件!是……从月神一号内部……”

这个战场上并不如月球表面那样危险,至少附近的空域都算安稳,凭空出现一个裂缝,那只有可能是……

“发出撤退命令,阿伽马开始最大航速后退,马上!!”茨木华扇突然对舰员下令,从鬼族的身体里发出的喊声足以让每一个人类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会是,月光蝶……”

操作员在短暂的迟疑后,还是如实执行,伴随反推发动机的全力开启,阿伽马一边继续进行对空射击的同时,开始全速后退,强大的加速度将所有人狠狠地摁在了反方向的固体表面上,就连茨木华扇也只能硬撑着,希望不会太迟。

发射出的撤退信号弹,也出现在了稀神探女和其他人类驾驶员的眼中,一般常用的撤退信号弹,是红,红,蓝依次亮起,但是现在的却是代表紧急撤离的蓝,红,蓝,代表全员以最大速度脱离,利用等离子状态的金属,在太空中格外明亮。此时,距离月神一号撞上面前的殖民卫星长安只有咫尺之遥,甚至连遮挡了太阳光,在圆筒形的殖民卫星上的影子都清晰可见。

“撤退了?为什么呢?”稀神探女发出了疑问,“倒是你们……非要和我纠缠不清吗?”

还没有等稀神探女想明白联盟军的异常动向,面前的惩戒钢弹就再度举起手中的马格南枪连续开火,因为短时间的疏忽,给它打中了右肩,在炸裂后露出了受到保护的骨架。

“莲子,是灵梦那边,她们打算要用月光蝶……”约翰提醒莲子。

“那个巫女看起来下手还是不知道轻重缓急……”

“就算这样,我也要让钢弹在这个时代成为历史!”

右臂因为受损出现了故障,但是稀神探女并没有打算放弃,利用仅有的左臂继续朝两台机体发动进攻,然而,从后方的一发压缩粒子炮又把机体的右脚直接打断,当她转过身看去时,发现胜利钢弹已经逼近到了大约一百米的位置,喷射出的光之翼清晰可见。

“是月之都的渣滓吗?你哪里都别走。”

“藤原妹红?”

三对一的绝对劣势让稀神探女也最终只能放弃,本想要找机会逃离,却被三机刻意逼迫到了月神一号的表面上,如此诡异的举动,让她忍不住猜测自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话说回来,藤原妹红的事迹在月之都也早就不是秘密。

“是那个被辉夜诅咒的蓬莱人吗?月之都为了伟大的理想,已经将她囚禁了,如果是为了复仇……”

还没有等她说完,藤原妹红就对着探女脚下又是一炮,将她彻底打到失衡倒地,“要复仇,也是等我救她回来,再考虑的,而你们这群让她陷入如此境地的月之民……”

正当藤原妹红准备了结面前的稀神探女的生命,一边的莲子却推手阻止了她,明明是消灭对方重将的大好机会,但是莲子却选择放她生路。

“莲子,你这是做什么?”藤原妹红感到不解。

“稀神探女虽然现在听命于那些性质被蛊惑的疯子,但是……她参战的初衷并不是月之都的理想……”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管这个?”

“不,我要让她在梦境界里清醒过来,现实的残酷性才是月之民走上这条歪路的根本原因……”

动力系统失效,折跃功能也暂时能源不足,无法发动,稀神探女现在陷入了绝境,但是,对面的三台钢弹并没有选择直接夺走自己的生命,它们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而当彩虹一样的绚丽光色突破了贫瘠的小行星岩石,迸射进入上方的空域,并且将自己团团包围时,她才猛然醒悟,但是现在,一切挣扎,都已经太晚,现实与梦境的结界打开的同时,她和这台破损的机体就如同瀑布上面的落叶一样,无法逃离地落入其中。

月光蝶的彩虹光辉很快就吞没了整个小行星,如同初生的恒星在塌缩的星云的电离尘埃里的啼鸣,闪耀且梦幻,覆盖了了半个殖民地群的巨大范围,透光的透明玻璃将外面的景象悉数展现在殖民地面前。对于这里的居民来说,月光蝶本是代表灾难的象征,但是这一次,却让它们的性命得以援救。

在接触到殖民卫星之前,月神一号开始向内崩塌,外部的结构不停的向内坍缩,直到彻底消失,一座山脉大小的小行星凭空消失在了所有人,包括正在驾驶巨型人偶作战的爱丽丝的面前,明明是自己母亲神绮最为厌恶的存在,却被当做决战兵器去使用了吗?

明亮的光雾,持续了约有几个小时才逐渐散去,这样长的滞留时间已经足以引起殖民地居民的各种生理和精神问题了,她现在就要去阿伽马一趟,去弄明白为什么神绮允许月光蝶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

“依姬,对不起,是我失败了……”

稀神探女恢复神智的同时,意识到了自己正处于梦境界的灵能洪流当中,不过,相比其他地方电闪雷鸣,咆哮不止的地段,自己的周边就像是晴空下的大海一样平静,并且,就在破损的机体正前方,哆来咪正漂浮在该处,只是看上去处于沉睡当中。

“哆来咪?掌管梦境的魔神陷入沉睡,怪不得月之都,会变成这样……”

她爬出了驾驶舱,想要触碰到对方的手,但是,梦中堇子设下的结界,在接触到的瞬间让她如同烧伤一般剧痛。

“你在期待着什么呢?曾经是你抛弃了她,现在后悔了吗?”

就和自己十几年前看到的宇佐见堇子一模一样,这个少女形态的生物出现在了稀神探女的面前,但是,除了这副皮囊,稀神探女尝试窥探内心所得到的,只有和这个维度一样的混沌。

“堇子……我早就知道你不是这么简单的人类。”

“我可不是堇子哦?”梦中堇子带着一副扭曲的诡异微笑回答,“只是因为八云紫融合了记忆让这副皮囊无意义了,我才有机会得到它的,经过这个名曰哆来咪的生物,我逐渐明白了,人类的梦境是如此富有创造力和远见,也怪不得先驱者会选择这个物种。”

“你这家伙,对她做了什么?”

稀神探女正准备教训这个生物一番,但是她忘了,在这个无理性的混沌领域,梦境生物才是绝对的王者,还没有等她动手,就已经被四周赋予形体的物质束缚。

“真是可惜啊,你们自己从来就不理解,为什么不能摆脱所谓的污秽,也不能明白,一旦走向了这条不归路,世界万物就只会按照龙神的旨意在死寂中消逝,如果害怕黑暗笼罩的那一天的到来,为何不投身于光明?”

“你这家伙,难道是你才让月夜见大人……”

“好好反省自己吧!”

等稀神探女再次醒来,她已经回到了月之都,但是,并不是在机动战士的驾驶舱里,而是在月之都会议厅的办公桌上,旁边就是绵月姐妹,以及领主月夜见,他们的双眼里,全都有和自己不同的彩虹光色。

“这一刻,我们已经等待了一千年,去让地上的生灵偿还自己所犯下的罪孽,伟大的龙神已经给予了指引,提供给了我们,对于破解那个看似无解的预言的希望,但是,在此之前,我们必须扫清面前的一切障碍,天人也好,神明还有地狱也罢,只有在纯净的世界降临之后,我们才能够进行这项伟大的工作。”

月夜见曾经在带领月人前往月之都之前说过类似的话,当初自己就是听信了他们才会来到这里的,居住在此处的十几万年,月之都从来没有亏待任何承认拥有公民权的存在,但是,现在,一切似乎都不复以往。

“现在,月之都的举动将会决定这个现实以后的命运,我们绝对不能向地狱,向天人,以及未来屈服,所以,奋战吧,月之民们,为了我们共同的生存空间,将那些反对之人尽数清除。”

月夜见话音刚落,中央塔下方的广场上,立刻响起了铺天盖地的掌声和欢呼。